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十六章 你敢不敢再假一点

第二十六章 你敢不敢再假一点

第二十六章你敢不敢再假一点
  赵仙师一脸的恍然大悟:“这没什么,云朵虽然年纪小,但他酿造的蜂蜜嘛……冬季是玉冰花蜜,春夏秋季是二品的绿煌蜂蜂蜜,来的时候我们在……蜂巢停留了一下,云朵刚好割了点蜂蜜。”
  紫音真人悚然动容,他仔细打量了一下云朵的穿着打扮,马上又责备的看了一眼赵先生……这次,连李仙师都有一点脸红了。
  刚才赵仙师说的两种蜂蜜,都不是凡俗之人所能享用的,这两种蜂蜜卖出去,年纪幼小的云朵不该打扮的如此穷困,那些卖蜂蜜的钱别说养活云朵了,哪怕养活全镇的凡俗人,估计也够用了。
  小镇上的三位仙师,盘剥可够狠了,分明是欺负云朵人小不懂事嘛。
  “凭这小孩养蜂的本领,哪怕他没有灵根,进入仙门也足够了”,刚才那位仙姑不满的插嘴。
  赵仙师赶忙解释:“这孩子酿的蜂蜜主要送给了罗师弟,罗师弟是我们镇上另一位守护,今天我跟李师弟出镇子,罗师弟留在镇上……师祖,你知道的,规则是,小镇必须时刻有仙师守护。”
  规则几个字,赵仙师咬的特别重,实际上是在提醒紫音真人:作为小镇守护,仙门当中是有规矩的。小镇属于-顶-点-小-说,守护仙师的自治领,无论仙师在小镇上做什么,其余的仙人们都不得干涉,也不能干涉。
  所以,云朵的蜂蜜卖了多少钱,你们根本管不着。
  仙姑脸上露出愤愤不平的神色,她想说话,但不知道该说什么。
  转眼间,护短的紫音真人已想到了对付办法,他招呼身边一名男性仙师:“流花,你拿试灵球出来,让这位孩子测一下灵根,也许小镇上的试灵球测不准。”
  被叫到名字的仙人脸上露出不舍的神情,他张嘴恳求道:“师叔,这里灵气太暴烈了,刚才已经毁了我一个万应寻宝盘,这试灵球……”
  流花说话的时候,手指地面上那团融化的铜液,看来那是仙人们随身携带的寻宝设备,但这个寻宝设备有点水土不服,到这里一使用,寻宝设备突然被高温融化了。
  当然,所谓的被高温融化,只是云朵自己的猜想,仙界自有另一番解释。
  仙姑再度插嘴:“师叔的意思是说,这小孩身上有明显的灵气波动,也许这孩子灵根才刚浮现,也许是小镇以前的测试设备不准确,一个试灵球不值几个钱,你拿出来试一试又能怎样,大不了我赔你。”
  流花仙师怏怏的拿出一个水晶球,张嘴命令云朵:“你,把手放在这个球上。”
  云朵忐忑不安的伸出手去,轻轻地把手放在球上……许久,水晶球没任何变化。
  怎么会没有变化呢?
  爆炸现场的灵气非常活跃,哪怕云朵真的没有灵根,这水晶球也应该感应到暴躁的灵气,而后出现一点症状……
  诸位仙师瞪大眼睛,盯着水晶球,刚才那位仙姑一跺脚,提醒云朵:“孩子,你的手真握上水晶球了吗?你认真点,再试试。”
  话音刚落,水晶球浮上了一抹淡淡的蓝色,这蓝色很微弱,其实还带一点紫色,它们几乎是一闪而逝,紧接着,整个水晶球无声无息的爆裂开来,变成了一堆粉末。
  旁边的仙姑心中直竖大拇指:“好一个流花,师兄你手脚做的太出色了。”
  另一位仙师脱口而出:“居然是单一水灵根,但为什么……”
  为什么显示的蓝色如此短暂,如此细弱?
  更奇怪的是,明明呈现的蓝色非常细弱,偏偏用来测试的试灵球却突然粉碎了。
  这种细弱的水灵根,明明弄不碎水晶球的呀。
  好,也许是现场灵气过于暴躁,使得水晶球碎裂,就如同刚才寻宝仪器一样。
  这是紫音真人打破规则的一个方法,他出手测出了别人的灵根,可以当即表示,代门派某人收此人为徒……更何况,云朵貌似显示的是单一的水灵根。
  好把,也许云朵没有水灵根,但就像仙姑刚才说的,哪怕云朵没有灵根,仅凭他那一手养蜜蜂的手艺,也能在仙门混下去,所以收下此人,大家也没什么损失。
  好把,水灵根比较鸡肋。单一的水灵根更是这样,哪怕修炼到高阶,也几乎没有攻击力,反而被人认为是最佳鼎炉的材料……但这都不是事,重要的是赶紧把云朵拐骗走。
  这样一个小孩,如今还不到十岁,弄到门派里,无论拜在谁的门下,都能给他的师父带来每月至少五块下品灵石的收益,如果孩子再长大一点,也许收益更多。
  五块下品灵石,是一个练气师的月供奉。至于门中的俗人嘛,他们是不需要发灵石的,只需要发放世俗的金银财宝就行。
  这也就意味着,十岁的小云朵,仅凭现在的技能,就能养活门中一名门徒,如果他的本事再多一点,比如他还能种植灵米什么的,那么,云朵养活的人就更多了,如果他能种植灵药,那云朵的价值将更不可限量。
  养蜂这活,不需要长年累月盯着,没听刚才赵仙师介绍吗,云朵这小孩子三个月才割一次蜜,剩下的时间,自然可以干一点别的事。
  这徒弟,黄山派收定了。
  刚才那位仙姑抢先下手,她从储物袋里摸出一块令牌,将这块令牌快速硬塞进云朵的手中,嘴里文不加点地说:“决定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黄山派流月的徒弟了嗯你叫什么来着?”
  刚才的那位流花修士,不满意的撇撇嘴,插话道:“流月师妹,你一个女人,收一名水灵根的男性为徒,传出去不好听?”
  天地良心,流花知道自己刚才没有在试灵球上做手脚。
  刚才云朵摸上试灵球的时候,流花分明感觉到,手中的试灵球突然产生一股剧烈的灵气波动,当时他以为自己眼花了,因为云朵身上没有一点灵气变化,变化的只是手中的水晶球而已。
  紧接着,那水晶球碎了。
  现在流花回忆起来,隐约觉得刚才发现的灵根波动确实来自云朵身上……当然,这波动也可能与周围环境的灵气波动攸关,但显然,后者很难以解释,因为环境中各种灵气都有,不可能发生单一水灵根的波动。
  不过,这种事,流花能解释清楚吗?
  在场的几位师兄师弟,望向流花的目光都是一脸赞赏,连紫音真人脸上的表情也是“你做得好手脚”……流花真是有口难开啊。
  也许对方真有水灵根。如果是这样,带回门派里,让对方帮自己种植灵药,也是个好主意。单一水灵根种植出来的灵药,真期待早日能看到。
  所以流花才插嘴争抢云朵,但显然流月以为流花的话是在做戏,是在配合她。于是,流月赶紧翻了个白眼,半真半假的说:“师兄,你既然知道这话不好听,干脆就别说,小妹我今后如果再听到类似传言,那可就是你的事了。
  流花心中叫苦:别人想说什么,我哪里管得住。
  流月转向云朵:“这孩子,这么小的年纪,不该来这里。师傅,我带他先一步回镇上,这里你们慢慢玩。”
  云朵站在那里,一边把玩手中的令牌一边好奇地问:“师傅,黄山是……,你们住的那座山,岩石活着泥土是黄色的吗?”
  其实云朵想问:你们那座黄山,是我记忆中的黄山,山上是否有一株漂亮的迎客松?
  流月好心情的结婚时:“这黄山啊,还真是黄色的。以前它叫黄金山,寸草不生的,山里全是岩石,因为山里有一条金矿的矿脉……后来,掌门嫌黄金山俗气,所以把它改名叫黄山。”
  云朵脸上的表情很别扭,他不知道听到黄金山这个名字,自己应该做出贪婪的表情,还是一脸的懵瞪,或者故作无知。
  “那山里,还有黄金吗?”好奇,纯属好奇。
  流月耐心的回答:“没有,一万年前金脉就已经枯竭了,山上早就挖不出黄金了。嗯,当时山上被挖的坑坑洼洼,许多地方还有很深很深、深达几万米的矿洞。
  ……后来,不知怎的,寻金脉的人掘出了灵脉,从此黄金山上有了修仙门派。各门派开始移植栽种,填满山上的坑洞,那山才变得郁郁葱葱……
  现在的黄金山上有六个门派,除了我们黄山派最大,并以黄山命名,其余的只能称之为黄金山某派。不过,我们跟黄山其他门派没什么关系,等回到山上,你见了其他门派,也不用过于热情……咳,有些门派跟我们还是仇人。”
  令牌到手,云朵又转向李仙师,呼扇着大眼睛,充满期待得看着李仙师——说好的仙师府临时居住权呢?
  这个,李仙师是不会赖账的,反正这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所以他一翻腕子,一块令牌缓缓的飘向了云朵。
  赵仙师自然知道这块令牌是干什么的,他手里面的乾坤袋已经现场交付了,所以无债一身轻的赵仙师耸耸肩膀,转身对狩猎队其余队员下达命令。想了一想,他又叮嘱李仙师:“你也带队回去,流月师叔回镇子上,总要安排一下……”
  留守小镇的罗仙师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流月这一伙人的来历,李仙师本领低微,真要有什么危险,他绝对逃不出去,所以,让李仙师带队回去才是正确的选择。
  这队人马离开爆炸现场时,云朵使劲浑身力气,才抵住林中那东西的诱惑,远远地,林中那东西让他充满好奇充满占有欲望,他控制不住想过去看看,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就是个小人物,真要找到有价值的东西,恐怕他也保不住秘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