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十五章 那抑制不住的……冲动啊

第二十五章 那抑制不住的……冲动啊

第二十五章那抑制不住的……冲动啊
  关于这个问题,赵仙师也有解释。他马上回答:“师祖,凶兽之间的打斗直到昨晚才结束啊,小镇附近盘踞的三头凶兽我们都知道,它们很凶猛,不是我们能对付的。这打斗持续了一天一夜,到昨日上半夜才稍稍平息……这不,昨日一早我们就出门了。”
  紫音真人追问了一句:“昨日从小镇上出来,现在才到这里啊?”
  赵仙师立刻羞愧的搓搓手,不好意思的回答:“师祖,这不是穷嘛,小镇上没有多少收入?我原本带着狩猎队步行,想着今天晚上能抵达这里,后来实在没办法,才拿出飞行舟来……这个,使用飞行舟,是要耗费灵石的。”
  赵仙师的对答如流,降低了紫音真人的怀疑。
  这时候,云朵已经被人叫入了仙人近处。迈动着小短腿、手里杵着木枪的云朵,好奇的东张西望的,观察着地面上的野兽脚印,观察着爆炸造成的地面。
  爆炸时,爆炸中心温度一定很高,地面上的沙土已经出现琉璃质,岩石表面像涂了一层油一样。距离爆炸中心一里之内,地面都∟↙顶∟↙点∟↙小∟↙说,是这种琉璃质,没有一点草木存活……这该多么高的温度啊?!
  快速走到紫音真人身边时,云朵突然感觉到肚子里的什么东西跳了一下,隐约当中,西南方向仿佛有个什么东西呼应肚子里的跳动,这种呼唤像是一股股冲动,仿佛是瘾君子戒烟后遇到极品香烟,那抑制不住想抓取的冲动,不可抑制的涌上云朵心头。
  云朵情不自禁连咽几口吐沫,闲着的左手不由自主的屈伸着手指……其实,等云朵走到了紫音真人身边,紫音真人已经没有询问他的欲望了。
  该说的赵仙师已经说了,这小孩——只看对方矮小的身躯,就知道对方没有啥能力抵抗妖兽,所以……
  但紫音真人不问,在场的唯一女道士还要问几句。没办法,云朵的长相太萌了,他习惯于装萌扮傻,过来的时候,一副阳光男孩的喜悦,浑身上下写着“终于见到仙人了”的快乐与舒畅。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云朵……”
  云朵扭了扭甚至,不好意思的赶紧解释:“这名字有点女气,但我家中长辈没啥文化,只能指着周围的东西给孩子命名。嘿嘿,长者赐,不敢辞。”
  话音刚落,云朵赶紧又着急的补充,神态很傲娇:“仙姑,我可是三房长子,家族里近百号人,只有两三个人有名字,其余的叔叔伯伯,兄弟姐妹,都是用排行来称呼的。”
  那位女道士态度更和蔼了,她随手从储物袋里摸出一柄小匕首递给云朵:“好可爱的孩子哟……拿着,这是一柄俗世的武器,对我没什么用了,但你用正好……真是好孩子,拿去防身,这匕首也算是削铁如泥。”
  云朵左手伸出,想拿不敢拿的样子,这位仙姑看到这种情景,赶紧在储物袋里又翻了一下,掏出一块材料,急匆匆的做了一个简易刀鞘,而后将刀连鞘递给了云朵,嘴里说:“我忘了,这刀子太锋利了,难怪你不敢抓。现在好了,有了刀鞘就不怕割伤了。”
  说到这临时制作的刀鞘,云朵注意到另外五位男性道士,眼角都跳了一跳,似乎用来做刀鞘的那块鳞甲兽皮很不寻常。
  云朵意不在此。
  如果这时仙长心中还有怀疑,会注意到云朵伸在空中的左手,不是向刀鞘方向伸的,他是在向林中吸引他的东西曲张五指。
  不过,云朵意志力很坚强,一时的失态让他马上掩饰了过去,他一脸幸福的左手接过对方赠送的匕首,右手使了一下力,将木枪插在地上,然后腾出两手来,乐不可支的将刀鞘系在腰上。
  趁云朵沉浸在幸福在,趁云朵低头系刀鞘,仙姑又开口了:“小朋友,听说不远处那个蜂巢是你的,说说看,你怎么学会养蜂的?”
  这个,这事说起来就是一本书了,这是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云朵立刻抬起头来,喋喋不休的,炫耀着他如何驯化蜜蜂……但是仙人不是来听他讲述养蜂经验的。
  仙姑打断了云朵的话:“这样啊,原来养蜂就这么简单,你是说只要动作慢,蜜蜂就不会叮咬你……嗯,听说你在林子里生活了五年,你大约天天住在蜂巢里?”
  原来他们把我的树屋,称之为蜂巢啊。
  云朵雀跃的回答:“哪能啊,蜜蜂这东西,酿出来蜜并不多,它自己也要吃,况且蜂蜜这个东西吃不饱肚子,所以我每天还要捕猎、采集什么的。至于那些蜂蜜嘛,我每月在固定的日子割一次蜜。
  每次我割得蜂蜜也不多,因为我不能饿死蜜蜂,要留一些让蜜蜂自己够吃,这样蜜蜂也不会饿的凶猛起来……”
  仙姑马上追问:“你每月什么时间割一次蜜?”
  云朵掰着指头算了算,做出自己年纪小,不太清楚“纪年法”的模样,他困窘的望向赵仙师。赵仙师马上解释:“一月四十天,一年十二个月,每月二十日左右是采集日,云家小九常在采集日那天,在镇外把蜂蜜交给家人,或者进镇子进行交易,多年如此从未改变。
  所以,他大约在每个月十八到十九日割蜜,今天是三月二十八。”
  这就是说,面前的孩子早在十多天割了蜜,距离下次割蜜还有十多天,所以爆炸火拼发生时,他不在蜂巢里——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仙姑还是不甘心,她又确认一遍:“最近这几天,你听到什么动静没有?”
  云朵已经系好了刀鞘,他抬起脸来,一脸稚气的摇了摇头。
  仙姑再问:“前天晚上,你在林子里看到了什么火光没有……嗯,当时我们在数百里外,也看到了这里的闪光,你不可能看不到那股冲天的焰火?”
  旁边始终没有说话的李仙师插了一句嘴:“师祖,我当时在小镇上,但我并没有看到这个方向的焰火,后来还是赵仙师提醒了我,说这个方向曾经发生了激烈的打斗。”
  李仙师这话,含糊了赵仙师告诉他的具体日子,听到话的几位仙人自动脑补为事发当天,故此,李仙师这一番话反而与赵仙师,以及云朵的话相互应证,而且,丝丝入扣的毫无破绽。
  于是,赵仙师更摆出一脸坦然的神情,小心的问:“师祖,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紫音真人一摆手:“你们不需要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这里发生的事情与你们小镇无关……你刚才说,附近有三头凶兽发生了火拼,现在你带我去那三头凶兽那里,看看那里的情况如何。”
  赵仙师赶忙解释:“师祖,那三头凶兽盘踞镇外多年,当中最弱的凶兽,也相当于五级妖兽(金丹中期),我们,真的可以接近吗?”
  紫音真人略微沉吟了一下,回答:“三头凶兽火拼,失败者一定受伤不轻,胜利者未必保持完好,我们远远的看一看,如果可能,就冲进他们的老窝里,如果没机会,我们就转头离开。”
  赵仙师心中一阵遗憾,他想去那三头凶兽窝里转转,也是打着相同的注意,但是自己去,与跟一群大佬去,却是两回事。
  自己去,可以拿别人当炮灰;跟别人去,那么自己就是炮灰。
  赵仙师皱巴着脸,艰难的说:“师祖,弟子本事低微,这次出来只是想看一看此处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既然知道此事与小镇无关,求师祖高抬贵手,容侄孙带领队伍返回镇子。”
  赵仙师真要拒绝同行,紫音真人真还拿他没办法。
  总不成杀了赵仙师,那么自己一个金丹中期的真人,就要跑去小镇做守护官,这也未免太笑话了。
  紫音真人眼珠转动着,目光移动到云朵身边,这时云朵脸上笑开了花,手指频频抚摸着腰上的匕首——实际上,他满脸的笑容,是为了掩饰面部肌肉时常浮现的抽搐——他渴望去那片林子里,找寻一下哪里诱惑他的东西。
  紫音真人目光移动到云朵的木枪上,心不在焉的说:“拿龙血树的枝干作武器,真是难得的聪明,可是你怎样隔绝龙血树的毒性?”
  云朵挺了挺肚子,骄傲的回答了两个字:“蜂蜡”。
  在场的几位仙人恍然大悟。
  难怪整个木杆上看起来蜡光隐隐,光滑亮洁的,原来是在树枝表面涂了一层蜂蜡。
  蜂蜡也许是最好的封闭毒性的东西,被蜂蜡浸泡的龙血树,自然只有烧过的枪尖含有毒性,因为枪尖的那层蜡已经被烧化了。
  紫音真人心中一动,盯着云朵问:“你,什么灵根?”
  云朵的肩膀迅速耷拉下来,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旁边的赵仙师急忙帮云朵解释:“这孩子还有九个月才满十岁,至今灵根还没有浮现。”
  紫音真人轻轻地摇了摇头,回答:“我在他身上,分明感觉到一丝淡淡的灵气,这灵气怎么带着一股甜香味?”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