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十三章 美景中隐隐的杀机

第二十三章 美景中隐隐的杀机

第二十三章美景中隐隐的杀机
  其实这件事,只要有经验老驴客都知道——简单地说,就是用尿液划分地盘。
  动物都有领地意识,动物的嗅觉都特别的灵敏,不过,要让动物分辨那是人类的尿液,那是猛兽的尿液,大多数动物还没有这个智慧。
  云朵当初能在这片丛林里生活下来,凭借的不单纯是运气,是……知识。
  他也曾在森林中经历过无数磨难,无数艰辛。为了应对危险,他把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幸好他有足够的知识。
  他比面前的仙人还要多一些专业的野外求生知识。这也是当初他宁肯走入丛林,也不愿继续留在镇上的原因。
  刚出来的时候他年纪小身体弱,见了野兽只有躲的份,而陷阱什么的收获也不多,等他逐渐大了,等他连续捕获猎物之后,他开始用自己的尿液划分属于自己的“野兽领地”。
  随着他捕猎的不断成功,结果附近幸存的野兽以定这里居住着一头很强大的凶残野兽,等级差一点的野兽闻到他的尿液,会自觉远离了这片土地,以免一不留神,被这家伙“坑”了……
  当然,以上的种种手段,只是对付普通野兽的,对付妖兽则需要依仗不远处那头蜥蜴的威2≠顶2≠点2≠小2≠说,风。
  那头蜥蜴是二阶妖兽,相当于炼气期鼎峰。而云朵与这头妖兽和平相处的秘密,在于他已经跟这一头妖兽形成了微妙的共生关系——蜥蜴喜欢吃蚂蚁,蜂蜜可以引来蚂蚁。
  赵仙师走到云朵所指的方向,冲那个方向打量了一下,那头蜥蜴的窝是一处浅浅的洞穴,赵仙师伸着鼻子嗅了嗅,他放下窗帘,若有所思的说:“是角蛇蜴。
  洞穴离这里太远,超出我的感应范围,但我觉得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头蛇蜴是不是也走了?”
  赵仙师接着打量树屋几扇窗户上摆的蜂箱,如今这树屋里只剩下蜂箱没搬走了。
  “附近还有什么野兽?”赵仙师皱了一下眉头,又好奇的加了一句:“你当初怎么想到摆弄蜂蜜的?”
  云朵咧嘴笑了起来:“仙师,一个角蛇蜥已经够厉害了,附近除了飞禽,其他的野兽都不敢来。至于我摆弄蜂蜜的原因嘛。仙师你忘了,我告诉过你,在这个森林里我什么都吃。”
  难道我会告诉你,采花酿蜜的蜜蜂其实是这座林子里,最不具备攻击性的动物吗?
  难道我会告诉你,蜜蜂看似蜇人,但我曾经在电视上看过:有人让蜜蜂趴在身上,如同穿了一件虫子衣服,蜜蜂却没有叮咬这个人,而我幸运的记住了他说的诀窍。
  三个字:不要慌。
  只要自己动作轻柔,即使蜜蜂落在身上,肌肉也不要突然抽搐,一般来说,蜜蜂不会发起主动攻击。
  不,这些秘密,云朵当然不会告诉赵仙师。
  他憨憨的回答:“……仙师,我当时才五岁,这林子里,我唯一能欺负的动物就是蜜蜂了,嗯,能让我饲养,能给我赚钱的动物,除了蜜蜂还能有什么——当时我那么小。”
  两位仙师无语了。
  这时候,如果不考虑森林的危险,但看景色,森林里的景色简直美极了。
  晨曦中,树屋前的缓坡草原上,各种鲜花盛开,蝴蝶在花间飞舞,蜜蜂穿梭其中。蝶闹蜂忙看似喧哗,但草原整体很寂静,没有野兽的猎杀,没有飞禽的啄击,和平的时刻很难得。
  这里的生态环境接近蛮荒时代,树木长的很茂密,也非常高大,许多参天大树笔直地耸立着,树尖似乎要戳破苍天。树林前的缓坡草原上,花很香,草坪绒绒的像地毯,溪流涓涓,润物无声。
  面前的草坪是一种嫩绿,背后的森林是一种苍绿,天空是蓝色的,云朵是白色的。苍天之上,蔚蓝里偶尔夹杂几朵白云,映衬着,让天空显得更高更蓝,这是一种完全没有污染的天空,完全蛮荒的蓝,像是克什米尔蓝宝石一般醉人蓝色。
  茸茸的草坪想使用各种色彩织成的画卷,世界上色彩最丰富的就是花的颜色,各种各样的色彩,人工是无法调和出来的,许多色彩绚丽的难以用语言描述。
  在这片缓坡草原的尽头,在树屋下,高大参天的树木旁,约六七十余人分成了七八个团队,他们点燃篝火翻烤着食物,他们手中可没有火焰符,刚砍下来的木材又湿,因此垂杨苗苗的,一幅田园牧歌景象。
  人一多起来,食物的分配也是麻烦。
  云朵现在相信了,据说古时候的军队,做一顿饭需要半天时间,因此一天只能吃两顿饭。其原因不过需要排队取水、排队领饭、排队生火等等,时间都耗费在排队等待上面。
  树屋上,赵仙师与李仙师也在俯视脚下的狩猎队,他们没有从中看出什么田园牧歌的闲适,只觉得队伍散成这样,恐怕今日的目的实现不了。
  脑海里盘算了一下,赵仙师转头与李仙师商量:“按这个速度,我们今晚都赶不到那里了,不如让她们一半人运送伤员,由仙仆带队回去。我们挑二十个人,最强壮的二十人,加快步伐赶过去看看。”
  李仙师望着云朵,阴冷的笑着说:“人少了,恐怕不够。”
  赵仙师回答:“既然森林里这么安静,我们就不怕飞禽攻击,我手里有一个飞行器,最多能装下二十个人……你我,加上他云小九,另外再挑十七个人,我们先赶过去看看。”
  李仙师眼珠转了转,慢慢的回答:“既然这样,只能这样了。”
  云朵心中突然冒出一股不寒而栗的寒颤,这寒颤从他脑门直通尾椎骨……不会,李仙师与赵仙师竟然如此恶毒?
  他们带着狩猎队这些人,分明不是为了捕获猎物,而是准备在危急时刻,将狩猎队里的人当做食物扔给猛兽。
  唯有这样,眼前这两位仙师,才会计较人的多少。
  云朵现在能做什么?
  别看赵仙师十分看重他的符箓,但他其实自己知道,赵仙师是被他唬住了,他画的灵符威力只是一般,瞬发的时候看起来吓人,但持久性不够,对付普通野兽没问题,对付妖兽……
  云朵可不是一个圣人。树屋旁的那头角蛇蜴,他早就垂涎其这家伙的一身鳞甲,一阶妖兽的鳞甲啊,据说非常坚硬,刀枪不入的,把它的皮扒下来制作成铠甲,这种铠甲在俗世里,是供不应求的。
  到目前为止,他之所以跟角蛇蜴保持互不侵犯状态,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对付不了蜥蜴,自己手中的所有符箓对那头蜥蜴没有效果,所以他只能看着那一头蜥蜴,成日披着一堆金币,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妖兽会发射法术,法术这东西是瞬发顺至,云朵一个肉体凡胎,肌肉反应速度并不快。如果他与角蛇蜥翻脸,等他的反射弧想好怎么对付妖兽,肌肉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被妖兽击中。
  严格的说:云朵目前的本事也就是比普通人高一点点,但也高的有限。以这样的身手,跟大部队过去趁火打劫没,那他就是两位仙师在钓鱼前洒下的鱼饵而已。
  可是他敢不去吗?
  云朵现在没有拒绝的缘由。
  这一刻他无比痛恨自己的弱小。
  曾经的云朵,努力变得强大,努力不让自己背这座森林吞噬,努力想填饱肚子,他以为自己做到了,但现在看来,自己不过是别人手中的鱼饵而已。
  做鱼饵,还要摆出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还要用仰视的目光,看着准备拿自己当做鱼饵的仙……云朵觉得自己已经成为演技帝了。
  等他顺着绳梯下到地面,赵仙师已经从队伍里挑出十七位身强力壮的人,让伤员撤退的命令已经下达,刚好,李大牛需要背着罗石头回镇子,有云大丫作伴他觉得轻松许多。
  送走了其余人,赵仙师右手一翻,掌心躺了一枚核桃大小的小木船,精致的像艺术品。
  这小木船迎风就长,不一会儿,长成了可以容纳二十余人的飞行舟。
  赵仙师一脸舍不得的从腰上又摸出一个乾坤袋,而后小心翼翼的从袋子里倒出三块灵石……这三块灵石一倒出来,云朵发觉李仙师的眼睛陡然亮了,与此同时,云朵觉得肚子里一跳,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翻滚。
  哎呀,从前天到现在,云朵不曾大便过,而整整一个昨天他几乎没吃什么。连吃两顿饭后,他忽然觉得肚极为不舒服,他迫切需要方便一下。
  匆匆跟赵仙师打了个招呼,云朵一头扎进旁边的树丛中,他肚子里的东西稀里哗啦倾泻而下……片刻过后,肚子里舒服了。
  不远处,赵仙师惋惜的将手中最后一块石头镶嵌在船上,而后招呼人开始登船,大家上船的时候,赵仙师不停地喊:“小心点——高抬腿,轻走路,不要磕着碰着我的船。”
  趁两位仙师不注意,云朵快速折了两根树枝,在地上刨了个浅坑,装在掩埋自己粪便的摸样,将那些粪便细细拨拉一遍……吞进肚子里的五粒牙齿都在,那枚撞断自己牙齿、被咽进肚子里的血腥味珠子,却不见了。
  难道是被我消化了?
  赵仙师看到云朵还未回来,大声招呼:“云小九,动身了,每次你最后。”
  云朵赶紧拨拉一些土,将自己的粪便埋起来,一直关注云朵的赵仙师发这动作,赶紧移开眼神,轻轻摇了摇头:“这孩子,不嫌恶心。”
  云朵匆匆爬上小船后,赵仙师不知道做了什么手势,小船漂浮起来,像幽灵一样无声无息的向前冲,虽然速度不快,时速也就四十公里的样子,但因为从天空中走,可以采取直线路径,因此省了不少时间。
  小船采取的方向,就是两位仙人火拼的事发现场。
  小船上,云朵和其余十七位凡人坐在船尾,船头的赵仙师手里拿着一个形似罗盘的东西,与李仙师嘀嘀咕咕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