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十九章 纯粹被智慧羞走

第十九章 纯粹被智慧羞走

第十九章纯粹被智慧羞走
  这世界混乱了,什么时候连炼气层都没到、一个灵根尚未出现的普通人,居然能画出符箓了?
  赵仙师有点结巴:“一般来说,只有筑基后才能准确掌握画符,练气师能画符还是三万年前,两位惊才绝艳的天才研究出来的取巧方法……你说刚才那张符是你画的,你,你不是在说笑话?”
  这时,狩猎队伍很混乱,刚才那阵子赤蝇蜂袭击,队伍中很多人钻进了路旁的草丛里,于是,队尾的李仙师忙着前后整队,招呼躲藏着的人重新出来,并挨组清点人数,也因此,整个狩猎队停顿下来——这时候,整支狩猎队才越出安全区不过四里路。
  这一停顿,赵仙师就有时间好好研究一下云朵。
  只见云朵翻手掏出一张兽皮条,恭敬呈递给赵仙师,讨好的笑着说:“仙师,你看,这是我画的符,真有效哎,姐姐回去的路上,就不怕野兽了。”
  云朵递过来的这一张兽皮条,样子看起来很可怜,皮料歪歪扭扭的,没有一个正规的形象,看起来似乎是从某个完整兽皮上,裁下来的边角料。
  %≯顶%≯点%≯小%≯说,
  这张兽皮上画了一个四不像的图形,如今图形已经模糊了,但模糊的图形依然保持着一股扑面而来的水汽。
  符箓上的图形已经模糊,这可以理解,毕竟是修为最差的人画出来的符箓效果有限,维持时间长短也有限……嗯,说这话让赵仙师很不好意思,就是这张简陋的、甚至还没有命名的符箓,刚才抵御了赵仙师的两枚火球弹的袭击。
  “你,你你,你你你,凭啥,画出来这张水罩符,你怎么画出来的,你怎么可能……”赵仙师已经凌乱了。
  云朵思维很清晰,他始终思维清晰。他知道现在需要给赵仙师什么答案,所以他一脸稚气,兴高采烈的炫耀:“罗仙师给我看过一张水球符,还有一张化雨符,以及云龙符,这三张符箓上都有一个相同的符号,我猜这是关于水的,因为三张都是水性符箓。
  我把这个符号用兽血画在兽皮上,旁边,根据自己的理解加了一点装饰,没想到吖,真有效哎。”
  赵仙师也是醉了。
  水球符、化雨符、云龙符,这三张都是水系符箓,如果这三张符箓上面真有三种相同的图案,没准真是关于水系的东东。
  细究起来,水球符的品级最低,它能将水变成一个个水珠,顶多就是一个个大水珠,而后像水枪发射水一样,连珠弹般的射出去……
  而化雨符是用来种植灵田的,它可以将空气中的水分凝结成雨点;云龙符则是更大范围的下雨。云龙符之上,则是带攻击性的暴雨符。以上几张符箓,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就是对水元素的应用方面。
  赵仙师猜测:云朵看到的三张符箓可能是罗仙师收藏的,符箓上的相同点代表着水元素或者水灵性,图案的不同点则是……对水元素的使用技巧不同。
  云朵看出了符箓上的相同点,他把那些不同点看成了装饰的花边,所以自己画了水元素符后,在旁边添加了一些装饰纹……究竟是什么装饰纹,现在兽皮上模糊不清,已经看不出来了。
  赵仙师沉吟一会儿,他快速摸出身上三张符箓递给云朵,带着考究的心里追问:“这三张符箓上,有什么相同点?”
  云朵一脸认真的拿起符箓看起来,这三张符箓同样画在纸上,是兽血加朱砂再加丹银制成墨水,然后书写图案在兽皮上,与云朵刚才的符箓手法相同。
  云朵挨个看过之后,哈哈笑了:“赵仙师,这三张符箓上不会有相同的,这张是火球符,这张是化雨符,这张是风行符……”
  赵仙师脸不红心不跳的接过三张符箓,回答:“我拿错了,不过,你怎么认识这么多符箓?”
  云朵一脸的得意:“火系的符箓我也比较过,我这里有几张火系的符箓……”
  云朵说着,拍了拍胸前的子弹袋,而后骄傲的从子弹袋里摸了一张同样歪歪扭扭的兽皮条,这根兽皮条可能是哪只猫的腿,整张兽皮条宽两指(2.6厘米),长仅8厘米。
  紧接着,云朵转身拍了拍云大丫背的背囊,自鸣得意的解释:“我还分解了风行符!这个背囊的底部,使用整块兽皮做了一张风行符——我理解的风行符,这样,无论背多少重物,感觉背囊都很轻。”
  “应该用轻身符的”,赵仙师皱皱眉头。
  一个没有灵根的人,按自己的理解画出了一张水系的防护符,却能抵御练气九层的人发出的二级火球符,这意味着什么?
  这样的人做出来的火球符,更让赵仙师感兴趣。
  赵仙师赶紧掏出随身带的几张火球符,仔细对比了一下,却没发现符箓上的图案有相同的地方,而云朵递来的兽皮条,因为体积小,上面只画了一个简单的图案。
  赵仙师拿这个图案,比对自己手中的三张火属性符箓……果然智商是硬伤啊!
  即使拿着现成的东西比较,赵仙师依然看不出三条符箓上有什么相同之处。还是云朵聪明,他上前用手指在符箓某部位画了个圈,示意赵仙师观察他手指画的范围:“这个,这个,这个,这三处都是相同的。”
  符箓这个东西,看得多了容易眼晕。
  赵仙师凝聚心神望过去,只觉得眼前的符箓突然晃动起来,他的精神力似乎进入了一个黑洞,一时之间,他整个人有点头昏脑胀,分不清到底是自己的身躯在摇晃,还是周围的环境在动。
  赵仙师终究是性格坚韧之辈,这一阵意识模糊让他悚然惊起,他快速将几张符箓抛在一边,晃着脑袋让自己头脑清醒一点……这时,他听到身后李仙师已经整队完毕,并从队尾走向了他。
  “失踪了三个,伤了六个人……赵师兄,我们把受伤的送回小镇,这些人只会拖后腿。”李仙师汇报说。
  仙人当中很少有胖子,但李仙师就是一个胖子;胖子当中很少有长相凶恶的,一般都是慈眉善目脸圆圆,但李仙师的圆脸看起来满脸横肉。
  偏偏这样满脸横肉的脸,说话却细声细气。
  对于他的建议,赵仙师想了想,回应:“好,伤者就先回去,可是,他们无故惊慌,扰乱队伍造成伤亡,回去后一定要惩罚。”
  说罢,赵仙师忽然扭头望了望前路,他挥手像李仙师打招呼:“前面有问题,你把队伍整理一下,再跟他们强调一下纪律,我去前面看看,你跟着我的指引走。”
  这话说完,赵仙师不由分说窜向了林子——他其实是被羞走的……当然,云朵不会告诉他玩一种“连连看”游戏,是可以锻炼图形感的
  人家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一眼能看出三张符箓当中的相同之处,这相同之处指给他看了,他还看不清,而且还把自己看晕了……这种情况下,继续交谈下去只是自取其辱罢。
  当然,前面确实有情况。
  赵仙师窜到林子里,感觉到前方林木中野兽的异动,他觉得很奇怪,“怎么,今天野兽在过年吗?或者……朝*觐?为何它们都往一个方向跑?”
  赵仙师急慌慌的跑路,不明所以然的李仙师看了一眼还在原地的云朵,发觉云朵和云大丫身上毫无伤痕,也不见惊慌失措什么的,他冷哼了一声,道:“你们两个,回队伍里,记着看好自己——我可不是赵仙师,没能力保护你们。”
  这话对于李仙师来说,已经是难得的和蔼了。
  平常他对这种世俗之人,是不屑一顾的,今天是看在云朵跟罗仙师有关系,而且跟赵仙师似乎也很谈得来,所以他才格外和善。
  云大丫想解释一下,想告诉李仙师自己不是狩猎队成员,云朵却轻轻摇了摇头,悄没声拉着云大丫,进入了李仙师指定的编组队伍。
  云朵参加的这队编组,是用来打头阵的。
  没有了赵仙师开路,才走几百米,云朵所在小组中就有一人被树枝划伤。划伤他的树枝不知道有什么怪异,被划伤后,伤者流血不止,片刻就陷入了失血昏迷状态。
  在妖兽丛林里将受伤者丢下,伤者也活不了多久。小组当中,一名叫大牛的伙伴,与那位伤者、名叫石头的二十多岁年轻人关系很好,队伍里其他人听到李仙师催促,冷漠的转身准备离开,大牛则唉了一声,谁也没有求告,弯下腰,自顾自的背起了石头,继续前行。
  在大家身后,李仙师的催促声继续响个不停,不远处,来赵仙师的开路声如同霹雳,不时还有火球爆裂的噗噗声。
  越过几株参天大树,撩开树上的藤萝,大牛走的气喘吁吁,云朵突然跳起,扯了扯大牛的袖子。让大牛低下身来,他反手给石头拍上一张风行符。
  “大牛哥,你走我后头,跟着我的脚步走,大姐,你在大牛身后,注意照顾点石头”,说罢,云朵绕开大牛,走到了队前。
  风行符拍在石头身上,大牛感觉身上顿时一轻,他停下脚步喘了几口,瓮声瓮气的问道:“为什么?”
  “我看不下去”,云朵在队伍最前开路,头也不回的说:“我原本以为我的心已经硬得像石头,但刚才看到你跟石头友爱相助,我觉得……我还在人间,我身边有同类。”
  云朵用木枪挑开一根树枝,这时候李仙师在队尾喊道:“前头的,李大牛,别停下,继续走。我们要走很长的路,没时间了,日落之前必须赶到蜂屋。”
  云朵不回头,继续补充:“……所以我必须做一点人做的事情——这事不是为你做的,是为我自己。”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