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十八章 三观尽崩的赵仙师

第十八章 三观尽崩的赵仙师

第十八章三观尽崩的赵仙师
  说罢,赵仙师上下打量着云朵手中的细枝条,嘴里连声说:“不行,太细了,做不成木剑,也做不成配饰,拿在你这个小娃娃手里,倒不显得滑稽,可要是我拿着……那颗龙血树在哪里,树干粗不粗?”
  龙血木的枝干晒成粉末,碎木屑可以配置毒烟,那见血封喉的“龙血汁”收集起来,可以配置毒药——据说这种叶汁可以让血液凝固成胶质,对修行人来说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但很可惜,龙血树的汁液唯有在新鲜状态下,可以伤害金丹期真人,干燥之后,只能对付练气期而已,而且这毒药还有很多解药,解药并不昂贵。
  总的说来,龙血木用途并不广,它采集困难,用途狭窄,因此价值并不高。
  不过,云朵对龙血木的处理手法,倒是提醒了赵仙师——如果找到几根龙血木制作毒箭,嗯,倒也不错。
  云朵埋头走着路,不时地用龙血木的枪尖拨开树叶,他低头回答:“赵仙师,龙血木的所在……哎呀,那地方我说不清楚,但我可以带赵仙师过去。
  哦,这根≡★顶≡★点≡★小≡★说,枝条不是我折的,是一条蛇折下来的。那条蛇与一只猫搏斗,两兽滚进了龙血树枝中,那条蛇临死挣扎,折断了很多细枝条……
  你问那只猫呀,那只猫当场就熏昏了。我因为看到猫一沾树就昏倒,才没有傻傻地跟进去捡猫的尸体……
  赵仙师你知道的,我在林子里,逮到什么都吃,我品尝过各种树叶、草木、花瓣,猫的尸体与蛇的尸体怎么都是肉,所以我蹲在树丛边,等待那棵树发出的味道消散……
  我一直等到夜里,发觉野兽都不爱来树跟前,就知道那棵树有问题……好不容易那棵树味道轻了,我走入树丛中,捡走了蛇的尸体与猫的尸体,顺便捡了几根折断的枝条……”
  这就对了,赵仙师点点头。龙血只对温血动物效果明显,但对于像蛇这样的冷血动物,效果比较轻微,蛇进入龙血树丛,确实可以比猫多支撑一会儿,但等它划伤皮肤后……
  “被龙血树毒倒的野兽能吃吗?你可真……饥不择食啊”,赵仙师有点疑惑,刚折断的龙血树,冒出来的汁液非常浓烈,这些汁液滴到皮肤上,哪怕皮肤没有伤口,龙血树的毒性,也能渗入皮肤。
  云朵是如何抓着龙血树的枝条走路,最终却安然无恙的?
  云朵继续絮叨:“我把树枝拿回我住的树屋里,等第二天太阳升起,枝条发出的浓烈气味,让我养的蜜蜂都不愿回巢……”
  “等等,你等等,小九,我怎么听的眼晕,你说的话跳跃性太大,你,你说你怎么把枝条拿回树屋的?”
  云朵用木枪拨开一根树枝,树枝上软软的掉落一条蛇,云朵用枪尖将蛇一拨,而后拍拍云大丫的肩膀,让云大丫蹲下来,好让弟弟打开背囊的袋口。
  利索的把蛇头拧下来,蛇皮剥下,蛇肉与蛇头蛇皮各自放,云朵做这些都是在行进中,他的动作很娴熟,而且能边忙边回答赵仙师的问题:“仙师啊,你知道我小,深更半夜的,我可不敢在林子里走路。
  把猫的尸体与蛇的尸体拖出树丛后,我看到这棵树周围没有什么野兽,刚好肚子也饿了,所以就在树边剥下了兽皮,生火烤肉吃……
  等我吃饱了,当时我需要用肩膀背蛇肉,双手拿猫肉,所以我就将蛇皮做成绳索,用这根绑了枝条拴在腰上,把枝条拖在地上回了屋子……
  我接着说:当时那几根枝条熏得蜜蜂不敢回巢,我也在房子里呆不下去,只好背着剩下的猫肉与蛇肉进入镇子里,并把这事告诉了罗仙师。罗仙师给我一本植物图鉴,告诉我那根枝条可能是龙血树。
  接下里,我翻了书,弄清了龙血树是怎么回事……”
  赵仙师心中哀叹:“这是何等逆天的运气啊,捡了几根龙血树枝条回去,竟然没有被毒死,然后才知道龙血树是什么东西,这……真令人无话可说。
  当然,云朵说的这些话半真半假,他才不会告诉赵仙师,自己是一个小孩子身体,成人的灵魂。
  赵仙师只把这一切归结成运气,但云朵绝不会告诉他:其实这并不是运气,是电视上演烂的“野外生存技巧”。
  走了几步路,云朵又猎获了一只蜥蜴,他还是脚下不停顿,在行进中完成了对蜥蜴的剥皮拆骨。当然,他嘴里还不停顿,仿佛话憋得太久总算找见了倾诉对象,因此絮絮叨叨的跟赵仙师说个不停。
  赵仙师被云朵的语言轰炸所吸引,云朵讲得实在有趣,有些生存技巧连赵仙师都闻所未闻,他听得兴趣盎然,而这时,其实狩猎队伍中已经出现了几个伤兵,有人被巨型蚂蚁咬伤了,有人被毒粉蝶蛰的皮肤过敏,有人被蛇咬了,有人被毒枝条弄伤……
  这些都是小伤,不至于死人的伤势。开路的赵仙师没有伸手照顾伤兵的意思,他继续跟云朵聊得热火朝天。
  云朵的话没有感动赵仙师,云大丫倒是从云朵的这些经历当中,体会到云朵这些年过的是何等艰难,看到云朵如此熟练的猎捕动物,她心软的一塌糊涂,心中充满了歉疚……
  正说着,队伍中李仙师突然凄厉的喊叫起来:“是赤蝇蜂,小心戒备。”
  这一声喊叫过后,赵仙师一扬手,身体周围顿时起了一阵狂风。这阵风吹得旁边的人站脚不住,云大丫慌乱的向往草丛里钻,云朵却悄悄拉住云大丫的袖子,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云大丫站着别动。
  赤蝇蜂是一种奇怪的蜜蜂,它身体体积比较小,几乎与蚊子体积相同。它不采集花蜜,采集的是动物的血肉。
  人在野外丛林,如果遇到赤蝇蜂的工蜂那还算好,顶多会被工蜂撕咬下一块血肉,但如果遇到赤蝇蜂的母蜂,那就惨了。
  赤蝇蜂的母蜂最喜欢在动物耳朵里做巢,它做巢的时候,会给动物的耳朵注射一种毒剂,使得动物感觉不到耳朵的异常,而后赤蝇蜂母蜂将虫卵产在动物的耳道里。
  这些虫卵会以动物的脑浆作为食物,吃空脑浆后,虫卵变成成熟体飞离动物的尸体,然后去寻找新的食物与宿体。
  赵仙师应对赤蝇蜂的措施并不正确,赤蝇蜂身体不大,狂风吹不走赤蝇蜂,而云朵站着不动,是因为手中的龙血树木枪,恰好却能克制赤蝇蜂。
  此刻已经接近中午了,正是龙血树气味最浓烈的时候。
  云大丫与云朵站在一起,她恐惧的捂住双耳,准备原地蹲下身子躲避。也就在这时,赵仙师发觉应对措施失误,他一抬手,几枚火球出现在空中,狂乱的火球绕着赵仙师身体飞舞了一圈,砰地一声,像四周崩散。
  “不好”,云朵一扯云大丫的袖子,两个人一起蹲了下来,在蹲下去的同时,云朵身边出现一个水球,这水球像肥皂泡样的张开,变成一个罩子,罩住两人蹲下去的身体。
  赵仙师身边崩散出来的火球,砸倒了狩猎队两位壮丁,被砸倒的壮丁发出凄厉的喊叫。赵仙师眉头都不曾皱一下。有三枚火球落在云朵身边的水罩上,水罩荡漾了一下,火球熄灭了,赵仙师看到这场景,轻轻的咦了一声,但马上,赵仙师发动了下一张火球符,其中火力对付空中飞来的蜂团。
  炼气层顶尖的修为,对付连妖兽都算不上的小蜜蜂,哪赤蝇蜂虽然恐怖却没有智慧,在赵仙师的全力围剿下,大团的赤蝇蜂纷纷化成了飞灰,扑簌簌的从空中掉落,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糊味。
  等到赵仙师消灭了蜂群,他走到云朵的水罩前,招呼云朵:“好了,小九,蜜蜂都消灭了,你站起来,我有问题要问你。”
  啵的一声,水波罩子消失,云朵拉着姐姐站了起来。
  龙血树制成的木枪刚才插在两人身边,水罩只罩住木枪的下半部,木枪还露出大半个枪身,水罩撤出后,枪杆上留下一圈水渍,水渍殷红似血。
  赵仙师指了指枪杆上的水渍,问到:“刚才你发动了水球符?……不对,不是水球符,是一种水系的防护罩,这东西是罗仙师送你的?”
  有些事情,想瞒是瞒不过去的。
  水系的防护罩,价格并不便宜,刚才这个水系的防护罩,连赵仙师发动的火球符都没有击破,要知道赵仙师发动的火球符,属于二级火球符,其威力相当于练气大圆满发出的法术,这种符箓拿出去能卖一块下品灵石。
  赵仙师是小镇第一人,小镇上的财富一半归赵仙师所有,剩下的一半中,罗仙师分享三成,李仙师则占两成。论富有,赵仙师绝对有罗仙师的两倍。
  刚才为了应付赤蝇蜂袭击,赵仙师浪费了两张火球符与一张狂风符,如今发现云朵手中有防护性极高的符箓存在……不管这个符箓怎么来的。赵仙师事后必定会于罗仙师沟通一番的。
  刚才云朵叙说龙血树的时候,他多次扯起罗仙师的虎皮,但实际上,罗仙师手中并没有关于龙血树的典籍存在,云朵全凭自己的细心观察,以及成年人的智慧,这才躲过了龙血树陷阱。
  龙血树的用途狭窄,那这个扯虎皮,赵仙师不见得与罗仙师对比口供。但符箓这个东西,对于修仙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或缺的资源,在这事上,云朵不能撒谎。
  “是呀,是呀”,云朵做出一副萌萌的纯朴姿态,无邪的回答:“这东西我不知道该叫什么,这是我第一次使用,没想到它真有效……哈哈,大姐,你看,我画的这张符,有效果啊。”
  赵仙师像雷劈一般的呆滞:“你?你画的?”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