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十七章当时你在现场吗?

第十七章当时你在现场吗?

揭阳小镇的房子基本上是四合院式,可是整体布局有点西班牙式——镇子中心有个大型广场,平常用来晒谷、晾东西,举行各种庆典和信息的发布,紧急时刻则用来点兵点将。围绕广场的一圈是各种商铺,当然,这些商铺都属于仙师或者仙师门下。
  所谓“苛政猛于虎”也在揭阳小镇上表现得很明显——这里虽然危险,虽然谋生很难,但因为没有官府,平常只需应付守护仙师就成,所以没有那么多的苛捐杂税,没有那么多的行政命令,因此环境虽然危险,渴望迁居于此的老百姓却前仆后继。
  这里每间房子都住满了人,而小镇的建筑布局又事关整个镇子的防御网,因此,即使有了空地也不能用来修建民居……在这种情况下,似乎分出来的云老三一家,唯一解决住所的办法是:住到镇外去——也难怪云太冲刚才用“赶出云家”作为威胁。
  云朵嫌弃的看了一眼云老三:“爹,就这点事,你……”
  算了,云朵不说云老三了。
  云老三自小到大,生活在“父母说什么他做什么”的情况下,从没有自己做主过。突然之间,让他◎顶◎点◎小◎说,过一种“父母不吩咐。所有事必须自己做”的生活,他有点惶恐了。
  “二姐,这事你来办,你平常镇上有什么熟人或者玩伴,跟她们打听一下,谁家有空房子,咱们付租金。只要几间偏房就行,告诉他们,租金我来付。只要她们要的租金不太出格,你只管答应下来。”
  想了想,云朵又补充:“大姐回家,恐怕拿不回什么东西,尽管咱家只剩下不值钱的破烂,但爷爷奶奶刁惯了刁难,不刁难咱家他们该不知道如何相处,所以,大姐必定会空手而回的。
  这也没什么,二姐你去商铺赊借一些锅碗瓢盆等日常用品,还有粮食什么的,我在罗仙师府上存了点钱财,我马上拿给你。告诉他们,不够的,由我回来付账。
  嗯,二姐你再找相熟的玩伴说一下,告诉她们:罗仙师已经给我路引(身份牌)了,我准备这次打猎回来,就去附近县城转转,把存下的私货变卖,谁家也需要变卖私货,我可以一起带去……这话私下里说,二姐,懂吗?”
  二丫嘿嘿偷笑,低低的说:“哎呀,这……太好了。去城里卖东西,价格定是比镇上高,据说要高得多。咱弟弟有了路引,以后咱家的日子,嘿嘿嘿嘿……没有田地怕什么,没有采集区怕什么,咱家的好日子在后头嗫。”
  稍停,二丫乐不可支的说:“这个,弟弟,你这小身板,每次能带多少货……呀,这个且不说,我该怎么与熟人递话,嘿嘿,镇上谁家没积存些私货,咱们收谁的货不收谁的货,如何拒绝?”
  这种烦恼是幸福的烦恼,但愿这种烦恼更多一点。
  云朵不解释,更何况他时间也不多了,于是他赶紧挥手告别了家人,蒙头钻进罗仙师府。
  等他再回来,云朵身上已经穿了一个类似步兵背心一样的马甲,这马甲的胸前部位,缝着一道道类似装子弹弹夹的条形“子弹袋”,固定“子弹袋”的封口都是不同的木质纽扣,有的纽扣形状是熊头,有的是狼头,还有是旋风状、菜刀状,以及锅形……
  云朵右手多了一杆木枪,他将左手拎的登山包递给二丫,凑近二丫耳边低声道:“我手上没空,这包里有个布包裹,里面是我……二姐,你懂,别让人知道。”
  二丫伸手去背囊里找包裹,低低地回答:“我懂,这事我不告诉爹娘,你放心。”
  二丫转了个身,拿出来的布包被快速塞进怀里,而后二丫捂着肚子遮挡布包,边向外跑边喊道:“我去找人,借房子。”
  此刻,罗仙师府邸门前只剩下云老三一家人,但第三遍催促的号角始终没有响起。
  云朵左手依旧提着登山包,右手顿了顿木枪,招呼爹娘:“爹,你在这儿等着,二姐租到房子会来喊你,我去广场了。”
  说罢,云朵一只手,握着木枪,另一只手,领着其身高的背囊,迈动小短腿,快速向广场跑去。
  等他到了广场,云大丫也从云家大院方向跑了过来,果然,云大姐两手空空,连个背篓也没从云家大院拿出来。
  这没什么,意料之中事而已。云朵也不抱怨,将背囊塞给了云大丫,招呼:“咱们走。”
  赵仙师已经点名完毕,他看到云朵拉着大姐的手埋头向前挤,便勾了一下食指,招呼道:“让一让云小九,小九跟前来……咦,你家大丫头也跟来做什么,你云家三房只需出一个壮丁就行。”
  云朵急忙解释:”我姐不参加狩猎队……我在林子里存了点东西,我人小搬不动,我家刚分出来,我叫大姐帮我搬东西。”
  这时,旁边有人插话:“云家小九,我昨儿看你爷奶扫荡你的窝棚,搬了不少东西回家,哈哈,如果你想搬的是你窝棚里的东西,哈哈,你窝棚已经搬空了。”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窝棚里的东西,是我故意让云家大院的人搬走的。
  打从一开始,云朵就打算跳出云家大院,给自己另寻生路,然而,这社会的一些习俗他毕竟要顾忌……于是,他给云家大院挖了一个坑。
  他知道,云家大院三五不时的去自己窝棚搬东西,他们搬得理直气壮毫无顾忌,而且一点也不回避人。
  云朵不是一个吃了亏不长见识的人,于是他故意把一些不值钱的东西放在窝棚里,就等着云家大院一趟一趟的扫荡他的窝棚,事后他也不去争论,反而摆出一副任命的颓唐。
  经过长达数年的灌输,等云朵终于狠下心来,与云家大院决裂的时候,多年来云家大院贪婪搜刮的行为,早落在众人眼里……想必他动作激烈一点,大家也不会觉得他太出格。
  毕竟,兔子急了还咬人。而云家大院长久以来,持之以恒做的事情,就是把兔子逼急。
  队伍里有人说风凉话,说明云朵长久以来的努力见效了。当然,这时队伍里大多数人跟着看热闹,即使他们当中最憨厚的人,也能跟着在一旁哈哈笑了几句,表示嘲讽也表示附和,但他们绝不插嘴。
  广场上,李仙师还在统计数字,赵仙师上下打量着云朵,目光被云朵手里的木枪所吸引。
  这杆木枪只有成人的大拇指头粗细,枪杆子上还有两圈用草绳编成的握手耙,木枪的枪杆透着隐隐的紫红色顶端,枪尖已经过炭化处理,此外,整杆木枪还散发这一股怪异的气味。
  云朵戴了一顶奇怪的帽子,这帽子有点像俄国特种兵的“邪恶头盔”,整个帽盔在脖子部位戴着一个小小的裙边,帽子是木制的,木质很细腻,质感几乎接近了玉石……
  点名进行到最后,从云家大院方向匆匆跑来了云老大,他脸色阴沉的看了云朵一脸,等看到云大丫的存在,他眼睛一亮,正准备开口,赵仙师发话了:“好了,最后一个人到齐了,我们走——李仙师,你来押后。”
  队伍立刻动了,镇子上一名壮丁头目催促云老大进入编组,云老大讪笑着,指点了一下云大丫说:“李头,你看云家出了两个人了,我家出丁的数目够了,我,可以回去了吗?
  嘻嘻,李头,你多体谅一下,我二弟家的刚生孩子,我家三儿又发热生了病,我家你也知道,我爹后娘的,不会给孩子看病的,家里病的病、躺倒的躺倒,这,我不在家……”
  李队长截断云老大的话,鄙夷地说:“云老大,你还能不能更无耻一点?云老三家刚才已经单独分户了,即使他们家出了两个壮丁,跟你家也没有关系。
  更何况,云大丫是进林子里面背东西,人家一个女人,你让她作为壮丁进狩猎队,人还是个没成婚的大姑娘,你五大三粗的不觉得丢脸,我还觉臊得慌……快进队伍,队伍不等人。”
  云老大无奈,怏怏不快的进入了编组,这时,队伍前锋已出了小镇北门——云朵就在队伍前锋里。
  队伍走得很快,至少前十里路走得很快,只一会工夫,狩猎队走到了安全区边缘。赵仙师停住脚步,左右观望了一下,指了指两日前金翔真君与多宝真人搏杀的现场,低头问身边的云朵:“云家小九,前日傍晚,那个方向曾发生剧烈的打斗,当时你在何处?”
  云朵回答得很快,他毫不犹豫回应:“这个问题罗仙师问过我了,当时我在鹰嘴崖方向,我在那里猎捕了一只瞪羚,一条后腿分给了当晚值班的堡丁,另一条后腿让三杉叔叔吃了,这次我带我姐过来,就想背走剩下的猎物。”
  鹰嘴崖距离云朵的小木屋有五里路,如果现在大家站的位置与树屋画一条直线的话,鹰嘴崖、树屋与现在位置,三者形成一个不等边三角形,鹰嘴崖与树屋所在直线呈37度夹角。
  树屋距离爆炸现场约二十里,鹰嘴崖那里的就要多五里路。苍茫森林最善于吞噬噪音,但火光不一样。爆炸发生时天色已暗,云朵应该能发现远处天际的闪亮。
  但这也不是绝对的,如果云朵当时埋伏在低谷处的草丛里,躲藏在岩石后等待猎物入伏,因为心神过于专注,周围遮挡物太多,也许真听不到声音看不到火光。
  赵仙师举步迈过安全线,他走的方向正对着云朵的木屋。这时他再次仔细打量云朵的装备,目光落在云朵手里的木枪上,他目光一凝,连连点头:“原来如此!居然是龙血树的树枝,难怪你在森林里横行无忌。”
  龙血木是一种剧毒的树木,其枝条在新鲜的时候可以渗出像血一样的叶汁,称之为龙血。正是这种龙血剧毒无比,据说它能毒倒五六级妖兽(相当于金丹期真人),故此妖兽闻到龙血树怪异的味道,都会绕着走。
  龙血树的枝条在阳光下散发一股怪味,味道像是带有甜香的血腥气,但这种甜香是令人喘不过气来的郁香,森林里的野兽闻到这种味道,会自觉的主动回避……当然,没智慧的动物是不会回避的,不过,没有智慧的野兽只是普通兽类,云朵足以应付它们。
  认清云小九手里拿着的是龙血木枪……赵仙师不自觉的避开了几步,悄悄拉远了与云朵的距离。这东西对所有温血动物都有毒性,其中也包括人类。而赵仙师只是炼气期,如果让云朵手中的枪杆划破了皮肤,估计他会很难受。
  与云朵拉开距离后,赵仙师看了看木枪枪杆上,用草编出来的两处握手,他有点好奇:“小九,你怎么找了这么细的枝子做木枪?
  ……不对,你怎么割下这根枝条的?据说龙血树气味浓烈,每到中午时分,龙血树周围无论人兽靠近,都要气味被熏昏,你是怎么得到这根枝条的?”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