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十六章 你果然是我的亲爷爷

第十六章 你果然是我的亲爷爷

第十六章你果然是我的亲爷爷
  云太冲沉声大骂,再度威胁把云朵赶出家门,云奶奶则在云太冲身边一蹦三尺高,数落云老三不顾亲情无父无母等等,同样也威胁把这一家人赶出云家大院——可是这威胁对别人来说是天塌地陷般的要命,对于在妖兽森林中已生活五年云朵来说……云朵连声感谢爷奶的惩罚措施。
  “爷,谢谢,谢谢你肯放我一条生路,爷,把我赶出云家才好啊,你果然是我的亲爷爷……”
  赵仙师玩味的看云朵,嘴里说:“有意思,有意思.”
  云朵继续烧火:“赵仙师,我云家三房从云家大院分出来后,该云家大院纳的税,他们怎么缴纳我们不管,而我云家三房既然单独立户了,自然要缴纳一份单独的税,这对于仙师来说,还多一份收益不是吗?”
  赵仙师点点头,他挑起大拇指:“云小九,果断,有见视,我看好你。”
  说罢,赵仙师看了一眼云钺,又转动眼珠看了一下云小九,似乎在估量这两个人,看哪个利用价值大。
  这时候,云朵转向了云太冲,不管云太冲怎么≌★顶≌★点≌★小≌★说,说,他仿佛没听到一样只顾讲述自己的:“云爷爷,小四奶,把我家赶出云家大院后,你们不用操心每天给我们分什么吃食了,以后该孝顺你们的,我们云家三房不会忘记,所以,云爷爷与云奶奶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云太冲伸手止住了云奶奶的闹腾,眯起眼睛问:“哦,你答应每月给我们两块灵石了?”
  “给两块灵石,可以。不过,爷爷,你有七个儿子,我们每月给两块灵石,其他的叔叔伯伯也应该同样对待,每月都把两块灵石交给罗仙师,由罗仙师作证,把每家的灵石收集齐整后,再换成相应的物质转交爷奶,如何?”
  “这不可能”,云奶奶大叫起来:“听听,这死孩子说什么称呼,‘小四奶’跟‘云爷爷’,这是不把我们当亲爷爷与亲奶奶啊,还说我们没什么损失,老三走了之后,家里活谁干,林子里的采集任务谁去做?都是一窝……”
  云太冲附和道:“孩子,这不可能,我们不能麻烦罗仙师……”
  “那就各家都把灵石交给镇上店铺,每月爷奶需要什么从店铺里拿货物冲抵,店铺的账放在那里,我们每家都可以查账……”
  “不行”,云太冲断然的说:“这钱是我们存着养老的,我跟你奶不可能每月吃光喝尽……”
  云朵冷笑起来:“爷爷,那我们把这个问题放一放,回头再来讨论,我们先说说:我们每月给爷奶孝敬,爷奶分给我们什么?田地?房子?采集片区?”
  “孩子,这不可能”,云太冲冷笑着说:“我知道可能委屈了你家,可是大家的日子都不容易,所以我只能这么做了,你也别怨爷奶狠心,你家不孝,我和你奶活着就想分出去独自过,家里什么东西都不能分给你……”
  “行了行了”,赵仙师插嘴:“狩猎队等着出发,大家不是来听你们吵架的。”
  云朵马上回应:“赵仙师,镇子上哪户人家不纳税?既然成家立户,纳税就是各家各户本该做的,云家大院有我爹在,没有我爹在,云家的税终究还是要缴纳的,所以,我爹走后,云家该怎么上税,这事真心与我家无关。
  但是跟赵仙师有关的是:我家从此独立纳税了……仙师,你怎么看?”
  赵仙师抬起手来,止住了云太冲的话。云太冲话噎到嗓子痒,极度难堪极度不自在。可是在赵仙师面前,他也只能等待裁决。
  在赵仙师沉吟过程中,云太冲拉了拉云钺的袖子,似乎让云钺开口,云钺眼珠转动,心中组织着语言。云朵立刻补充:“爷爷奶奶,其实你们无需骂来骂去,我从没把自己看得多么重要。”
  云太冲纳闷了,云奶奶也喘了一口气,得意地笑了起来,张口想骂云朵有自知之明什么的,云太冲下意识反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云朵憨憨的笑着,平铺直述的说:“云爷爷,小四奶,当我家干活最多时挨饿最多时,没人在意——我们没那么重要;当我们被骂的狗血淋头,殴打的伤痕满身时,没人在意——我们没那么重要;当我走入森林,宁愿与野兽日日作伴,那日子,时刻会被野兽吞吃,但没人在意——我没那么重要;
  所以,我孝不孝的,同样没人在意。爷奶,真的,我们没那么重要!”
  这话如石破天惊。它撕开了人们一直刻意避开的真相,让现场的人无地自容。
  所有人在云朵面前都有罪。
  当年,在场所有人都目睹了一场类似于谋杀的遗弃,他们全无恻隐,全无慈悲,全无同情心。
  此时此刻,让他们如何指责云朵?
  这话不仅让云太冲噎的直翻白眼,连赵仙师都觉得脸发烧。
  云朵马上又说:“爷爷、奶奶,你们别急,其实你们也不是多重要的人物——当你们苛待凌辱孩子,恶毒谩骂殴打孩子,逼得孩子宁愿与野兽为伍的时候,没人在意你们做了什么。所以,你们的孩子孝不孝,你以为小镇上的人会在意吗?”
  这是彻底的群嘲与群鄙视,让赵仙师也情不自禁扭过脸去,眼睛望向了别处。
  在这个妖兽森林中,在这个遗弃之地上,大家做事都奔着丛林法则去,很少有人关心别人家的瓦上霜。这里“好人”的道德标准,顶多是不去害人而已。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云朵也希望自己这么做,所以他没有因为别人的袖手旁观而怨恨,只是想提醒在场的人“请把你们的袖手旁观进行到底。”
  云家三房与云太冲之间的是非,既然大家一直当做是“家事”,都不插手插嘴,那么云家三房今日要单独立户,破门而出,这也是云家的家事。这中间的是是非非……大家最好继续“袖手旁观”。
  赵仙师是过了好一阵子,才把云朵这话琢磨透。等他琢磨透了,心思一下子……敞亮了。
  揭阳小镇上这些居民,他们的劳作其实是为了供养守护仙师。毕竟真正的兽潮来了,肉体凡胎的老百姓既无法抵抗,也无法迟缓兽潮的进攻,更无法及时发出告警信号,而后者唯有小镇上的仙师可以做到。
  因此,小镇居民每增加一户,仙师们收取的供奉就多了一份。
  赵仙师昔日不曾干涉别人家事,那么,按照这一原则,云家三房与云家大院的冲突,自可以当做家庭纠纷,由他们自己去讨论解决。
  至于云家三房单独立户的要求——凭什么我不容许?
  转过脸来的赵仙师,不耐烦地打断了云太冲的吼叫,当即做出判决:“云家三房单独立户的要求,我同意了。但如今小镇上已没有多余的房间了,所以……住房问题你们自己解决,至于云家三房怎么从云家大院分出来,这些俗物,你家自己解决。
  好了,云家三房现在由云小九出丁,云太冲,我给你一柱香的功夫,赶紧把你家要出的壮丁叫出来,否则,你们全家不要在镇子上住了,像云小九一样,自己去林子里建窝棚。”
  在刚才的纠纷中,云钺始终没插上嘴,他保持着一副高傲的姿态,扬着下巴,鄙视得看着云朵,等赵仙师说罗仙师已经打算把云朵送入仙门,他的下巴才稍稍低了一点。
  云钺数年前完成了引气入体,如今已经进入练气一层,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云钺其实是揭阳镇上的第四位仙师。地位的差别,让他自然而然的习惯俯视着云朵。
  在云钺看来,云朵刚才说的话,实在是大逆不道目无尊长。尤其是把家丑外扬的行为,是在令家人丢脸……可是云朵说话语速很快,没给云钺插嘴的机会,赵仙师就做出了终审判决。
  镇上赵仙师最大。
  云钺只能把这口气忍了下去。
  不过,这口气虽然忍了,他也把赵仙师恨上了——要知道他几乎是小镇上“第四仙师”,赵仙师怎么一点不看他的面子?
  太气人了,且等我踏入仙门后,定给你赵仙师一个好看。
  这位赵仙师不过是个过气人物,进阶无望的仙门弃子而已。我云钺踏入仙门后,说不得,赵仙师还指望从我手里漏一点修仙资源。因此,赵仙师怎能不巴结他,怎敢不巴结我?
  云钺万万没想到,赵仙师居然作出这样的裁决——他怎能这样只顾自己?一点点多增加的供奉就让他偏心了?……既然今日你不给我面子,别指望日后我给你面子。
  云钺狠狠地甩了甩袖子,转身向云家大院走去……这时的云钺并没有想起来:虽然他自诩为小镇“第四仙师“,但小镇居民的供奉没有他的份儿。
  赵仙师当然发现了云钺眼中的仇恨。仙人嘛,如果连周围这点小动静注意不到,这样的仙人早被淘汰了。
  但赵仙师一点不在意云钺的情绪,他心中鄙夷的哼了一声:“小子,傲什么?当年我也是村里最帅的天才,那时我比你现在还傲气。但你看看现在的我……
  哈,你云钺总比云朵大,还是炼气士了,云朵十岁不到,灵根还没有出现,就敢跟着狩猎队一块进入林子。看看人家的担当?再看看你云钺,我还能指望你云钺的报恩吗?”
  想到这里,赵仙师心中叹了口气:“究竟还是罗仙师有眼光啊,云朵这小子身上带着逆天的运气,而且聪明伶俐,做事果断,能狠得下心跳出别人的套套,这才是真聪明。
  跟云家大院的人辩论孝不孝,养不养的,争赢了又有什么用?跳出云家大院来那才是收获,跳出他们划定的既定框架,不跟他们无谓争吵……聪明人啊。这样的人进入仙门……罗仙师下手的早啊。
  好笑云钺这小子,仙门是那么好混的吗?没有人引导,入门没人护持,将来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明摆着面前有自己这个大好的引导人,云钺不上赶着巴结,还竟敢甩脸……我且袖手,看你能有多大出息?”
  想到这里,赵仙师冲云朵招招手,态度和蔼的说:“你准备好了吗?天色不早了,如果你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出发。”
  话说完,赵仙师自己都不好意思,硬拉一个十岁娃娃进入妖兽丛林……哈,我居然也可以无耻!
  可是云朵这孩子实在有惊天的运气,丛林生活经验十分丰富。有这样的孩子带队,赵仙师觉得此行更有把握了。
  云朵倒是一点没有注意到赵仙师的尴尬,不,即使他注意到了,他也不在意。他谄媚地冲赵仙是点点头,一脸萌萌的恳求表情:“仙师,再给我一点点时间……”
  云朵伸出食指与拇指比划,食指与拇指之间的间距非常小,他这么点小孩子,努力做出成人般的认真表情,令赵仙师不忍心拒绝,更何况云朵向来不会为难人,他提的要求,其实并不为难人。
  “……仙师,请让我回去拿点东西。嘿嘿,都是些山林里必须用的东西,我动作很快的,仙师只管去集合其他人,我拿上东西,会追上你的。”
  赵仙师不会拒绝这样的要求,他指了一下广场方向:“我们在那里集合,点完名就走,你的时间不多。”
  赵仙师走后,云朵转向了自己的父亲,语速很快的说:“爹,你去镇上找间房子住下,等我回来再作安排。姐,你去拿背篓,跟我一起进山,等会儿你把我的东西背回来,我就跟着狩猎队继续走。”
  云大丫犹豫了一下,哎的应了一声,转身向云家大院走去,云朵在背后高声喊:“大姐,如果爷爷奶奶不让你拿东西,别跟他们争吵,家里的东西没啥好在意的,你直接过来就行了。”
  正说着,云朵发现父亲云老三一脸焦灼与难堪,还有点茫然,脚下丝毫没有移动的意思,于是云朵问:“爹,怎么了,你不急了?”
  云老三为难的说:“朵儿,这个,这该怎么办?赵仙师才说镇上没空房了,咱去哪里找房子住嗫,难不成睡广场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