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十五章 可笑的威胁

第十五章 可笑的威胁

第十五章可笑的威胁
  云朵马上截断云老三的话:“我当然……不会给爹娘一个铜板,因为……即使我给了你们钱,也花不到姐妹兄弟身上,你会转手把钱财送给爷爷奶奶。
  作为父母,养孩子本该是你的责任,你……你是别人家的好孩子,但却不是我们的好父母。所以我打算帮你养活姐妹兄弟。这,也算一种尽孝。至少是帮爹你履行父亲责任……算了,这话儿,说了你也不懂。
  这么说:爹,今后你挣得钱,可以全给你的父母;我的姐妹跟兄弟不指望你,我来挣钱养。这事儿,我不跟你商量,我是通知你,无需你赞同与反对。”
  这时,街道上响起了号角声,云老三听到号角声坐不住了,本还想劝说几句辩解几句,但现在没时间了。
  他身子在凳子上扭来扭去,不安地说:“朵儿啊,其他的不说了,这号角都吹了一遍了,狩猎队开始点名了,我再不出去,你爷爷奶奶没准真能闹上门来。
  咳咳,我知道他们闹上仙师府门来就是找死,哪怕赵仙师也不会放过冒犯仙师府的人,可……他们终究是你的爷≧↗顶≧↗点≧↗小≧↗说,爷奶奶,万一他们冒犯了仙师府,到时候罗仙师要惩处他们,你拦是不拦,都为难啊。”
  孩子们都已吃完饭了,云小丫跟云十七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满意地打着饱嗝。云大丫与云二丫开始收拾碗筷,云十七丫悄悄拿着手指频频戳云朵。云朵只好翻个白眼,反问:“爹,没受训练的老百姓集结,没一两个小时搞不定,咱们有时间说话,再说,罗仙师要发作爷爷奶奶,爹觉得,我能拦得住?”
  云老三低下了头,低声自言自语:“我知道我的脚不好,你爷奶也是心痛我的脚。临出门前,你奶奶也说了:如果你不想让我参加狩猎队,有两个法子可以解决:
  一个法子是拿出二十两银子来,你奶奶把这个钱给家里愿意去的人;另一个法子就是,由你替我去。
  朵儿啊,我腿虽然不好使,但随大流混混的还是行的,这次狩猎去的人多,连仙师都出动了两位,我估摸着,也不会有啥危险。你还小,朵儿,我跟着去。”
  云朵两手按在桌子上,嘴角浮出一丝嘲笑:“爹,二十两银子,真心不多,咱们小镇物产丰富,一家人如果努努力,一年挣五十两银子也不成问题。可……说实话,二十两银子我拿得出来,但我敢保证,拿出二十两银子来,爷爷奶奶收了银子后,还会让你跟狩猎队去。
  爹你别反驳,你说,现在爷爷奶奶能指使动谁?大伯二伯家里七个男丁,我七个哥哥个个身强力壮的,但他们不去,爷爷奶奶有什么办法?押着他们去,爷奶恐怕没那个力气了。
  四叔五叔六叔,爷爷奶奶也指使不动,人家独立开伙儿,人家城里有人,人家可以自己私下卖货物,卖的钱由亲姐姐私下塞给亲兄弟,落不到爷奶手里,人家不靠爷奶分粮食,爷爷奶奶能拿捏住吗?
  所以,收了这二十两银子后,凭爷爷奶奶的性子,他怎样都会自己先留下一半银钱,然后那一半出来让叔叔伯伯去……你觉得十两银子,叔伯家里,谁能看的上?
  爹,我这是往好的说,可是爹,你觉得爷爷会留下一半银子,那你真小看他们了,他们会留下更多……五两,他们能拿出五两银子,已经是稀罕了。然后呐?林子里那么危险,五两银子买条命,叔伯们谁愿意做这个交易?
  家中的几位叔伯都不去,你觉得爷爷会自己去,或者,会让小叔去?所以我猜,最后的结局必然是:爷爷奶奶向你说一通软话,弄不好还说几句什么‘爷爷老了,这个家就指望你了,还是你孝顺’等等慈爱的话。
  最后,是你,只能是你乐颠颠的冲锋陷阵进了狩猎队,二十两银子也绝对不会要回来,就这么不黑不白的,二十两银子没了,什么事都没改变。
  爹,你不用辩解,我以前给过你钱,你以前办过类似的事情,‘拿钱不顶事’这样的狗血,既然以前发生过,凭啥这次不会发生?”
  此刻,街道上又响起了第二遍号角,云老三更加坐立不住了,嘴里直念叨:“这咋办,这咋办……”
  云朵站起身来,理直气壮的说:“爹,以前咱这个家由你当家做主,可是咱家姐妹干的活最多,挨的骂最多;吃的还最少,住的还最差。
  这些我们都不说了,我是这家的长子,我决定:今后这个家由我来当家——不为别的,我能让家里人不饿着,而且我会‘拒绝’。”
  云老三不安的嘟囔:“这……,你这咋说话呢,一家人咋能说两家话,你的钱,还不是咱家的钱吗?”
  云朵死死地盯着云老三,一字一顿地说:“爹,我再说一遍:这个家,从此由我来当。这话不是跟你商量,是告诉你:我是云家三房家主了。你,明白吗?”
  云大丫忍不住欢呼一声,云三妹十七丫兴奋地说:“大弟,早该这样了,爷爷奶奶最近还商量着卖掉大姐二姐,你当上这个家主,大姐二姐不会被卖了。”
  云朵抬脚往门外走,云老三忍不住跟随。云秦氏也想跟上去,云三妹跳过去,拽住云秦氏的袖子拼命摇头。
  云秦氏一犹豫,云大丫与云二丫已经跟着云朵,与云老三一起并肩走出罗仙师府。
  府门口不远处,云太冲与云奶奶正站在府门口眺望,云钺站在他们两个身边满脸不耐烦。赵仙师站在云家人对面,仙师身边一个拿号角的仙仆,已经把号角举在嘴边,正准备吹响第三遍号角。
  见到云朵走出来,赵仙师急忙问:“云家小九,听说你这几天都在林子里,你可曾听到林子里的爆炸声?”
  云朵摇了摇头,叉手行礼:“仙师有礼了!赵仙师,我昨天在鹰嘴崖附近猎捕瞪羚,之前一直蹲守在陷阱旁,再往前我一直在赶路——赶往鹰嘴崖,而之后我也在赶路——往镇子上赶,昨日傍晚我翻过了寨墙,进入了镇子里。
  至于爆炸声……我在林子里一心捕猎,只注意到身边的野兽,不曾听到什么爆炸声,今早我才听我爹说起,说镇子外的三头凶兽,前天晚上发生了火拼。”
  赵仙师点点头:“不是前天晚上,凶兽火拼是从昨日凌晨开始的,前天……前天,你听到什么了吗?”
  “这个……林子里什么野兽都有,闹出的动静很多,赵仙师要问什么?”
  “野兽?我说的可不是野兽……唉,算了。”
  赵仙师不相信云朵能听到火拼声,连他这个级别的练气师,见到火拼场面也要远远地避开,云朵一个肉体凡胎的俗人,如果他真在火拼现场,也许早被爆炸余波炸成一堆肉糜了。
  至于那三头凶兽的火拼嘛……三头凶兽中的任何一位,只要吹一口气,云朵就会成为一堆碎肉。
  “昨晚我接到罗仙师的纸鹤传书,听说罗仙师已决定将你送入仙门,小云朵,恭喜你了”,赵仙师转移话题说:“从今往后你也是仙门中人了。”
  “嗯,刚才你爷爷奶奶跟我讨论云家大院该出的壮丁,现在我问你,你们家由谁出丁……咳,我知道你爹腿脚不便,你虽然年纪小,但有多年林子里生活的经验,所以,你来顶替你爹爹也可以,我算你是‘壮丁’。”
  云朵迈前一步,越过云老三,恭恭敬敬的再次向赵仙师行礼:“仙师,我家确实由我出丁,但云家大院由谁出丁,这不关我的事。”
  云太冲尖声叫起:“孽畜,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敢忤逆。你敢不敬尊长,今后你小子别想再进云家门!”
  云奶奶立刻拍着大腿,跟着补充:“你这头白眼狼啊,我白把你养这么大了,你爷奶还没死,你这个小崽子居然想分出去独自过,想得美,想当初还不如把你塞进粪桶里淹死,你这个不孝的玩意,从今往后你别姓云,我们云家不认你这个狼崽子……”
  云老三在身后嘀咕说:“朵儿啊,不能啊,瞧你说的什么话,这云家是你的根啊。快,快给你爷奶认错,今后咱还是一家人……”
  云朵转过身去,面朝云老三反问:“爹,别人家里人多势众,是指望人多势众好抵御野兽,好干更多的活儿挣更多的钱,咱能指望谁?凶兽来临的时候,叔伯能帮着爹娘抵挡一下吗?……别逗了,爹,你瞧这次出猎,瘸腿的你被推出来,他们,他们也忍心?
  照这种状态推测,往后有妖兽攻击镇子,你以为爷奶叔伯们不会把爹娘你,或者我与兄弟姐妹们推出去喂野兽,自己好赢得时间逃跑?
  爹,咱家谁也指望不上。以前咱家出去干活的时候,咱们自己警戒、自己找地方干活、自己把东西扛回家,指望不了‘一家人’帮助。而咱家没粮食的时候,没有‘一家人’给我们一口吃食,我们的吃食反而要被夺走。
  咱家从来孤军奋战,咱家从没指望过‘一家人’。分家之后又能怎么——出去采集时,我们照样要自己警戒自己干活,以前怎样以后也怎样,我们遇到的危险不会比以前多一点,没准还少一点;咱们干的活儿不会比以前多,必定比以前少。
  而跟以前唯一不一样的是:挣得钱我们自己花,换来的粮食我们自己吃,咱自己的事自己做主——这样算起来,分家了,咱有什么损失?至少,不用再担心被身边人害了。”
  云老三还要分辨几句,云朵冷声提醒:“爹,我现在当家做主,记得吗?”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