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十四章 我的道理总是这样坚硬

第十四章 我的道理总是这样坚硬

第十四章我的道理总是这样坚硬
  云朵嘴角翘起来,他放下碗,认认真真的询问:“爹,我年纪小,不怎么懂事……”
  云老三急忙点头,连声哎哎的表示赞同。
  云朵继续说:“我已经十岁了,总该知道一下什么好,什么坏?爹刚才说到好心坏心的,爹,你教导我一下,什么是好心,什么是坏心。
  嗯,俺爹刚才说的,我听了有点疑惑。比如活我们干,苦我们吃,挣的钱不归我们管,我们还花不到;别人稍不快乐可以打骂我们解闷,而且骂的语言恶毒,恨不得我们都饿死,这个,叫‘为我好’,是?
  那么爹的意思是说:爷奶‘为我好’的不让我吃饭,‘为我好’的辱骂我,‘为我好’的无理由殴打我,‘为我好’的让我干很多活没报酬,‘为我好’的眼看五岁的我走入凶恶的森林……爹,你是这个意思?”
  云老三半天说不出话来,只顾喃喃的重复:“朵儿啊,我,你爹我不是这个意思。”
  云朵马上反问:“爹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
  云老三说不出话来,云朵继续问:“爹,我不愿跟人争论,跟别人争论浪费我时间,而且争赢了,输的人也不会给我一个铜板,】顶】点】小】说,没准还因此恨上我。我现在跟爹说这么多的话,是希望爹能醒醒,爹,你能醒醒吗?
  我年纪小,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是好心、坏心,爹你告诉我,这个世界上究竟什么算好心,究竟什么算坏心?究竟什么算‘为我好’?如果爷奶以前都是没啥坏心,为我好,心肠好的话,爹,我可不可以要求爷奶反着做一下,千万‘别为我好’。
  比如:最好是‘不为我好的’让我们吃饱饭,‘坏心眼的’不殴打辱骂我们,别抢走我窝棚里的铺盖……‘心肠歹毒’的任由我家的事情自己做主?爹,可以吗?爹,你能让爷奶做到吗?”
  云老三说不出话来,云朵端起碗来,一边喝着稀粥一边凉凉地说:“爹刚才让我去认错,我错在哪里爹你细细说说:自己养活自己,不靠别人,这也是错?我一个不满十岁的娃娃,不指望身强力壮的叔叔,以及同样该承担养育责任的……咳咳,这都是我的错吗?”
  “孩子,不能这么说,这俗话说……”
  “爹不要说那些‘俗话’,你说的这些‘俗话’都是为了让恶人有个低犯罪成本,爹,你要是还想活的像个正常人,有正常人的智慧,那就别说、别信!”
  云老三低下了头,云秦氏小声插嘴:“儿啊,你不能这样对你爹……俗话说子不言父过。你看看,你让你爹多伤心。”
  云朵淅沥呼噜喝完粥,放下碗来轻声说:“娘,真理总是这样坚硬的,但凡有一点柔软,那就不是真理。娘,你说,那些‘俗话说’,除了让别人侵占我们的财产更方便些,欺凌我们更自如些,奴役我们成本更低一些,还能有什么?
  爹是不是想说:我们要求要求自己的东西,处置权属于自己。如此一来,增加了别人侵占的难度,提高了别人操作成本,这就是‘俗话说’里的‘生性凉薄’,是‘不顾血脉亲情’,是‘不敬尊长’,是‘白眼狼’,就是各种罪——各种不让别人占便宜的罪,是?
  爹,我还小,我这年纪需要教导啊,我不懂的事情,爹你应该告诉我。我问你,这不是指责,我有说爹有过错吗,为什么要‘子不言’……所以咱们还是继续说道理。爹,你说,我有什么错?我刚才说的对不对?爹,你听进去没有?”
  云老三抬起眼来,面红耳赤的憋出一句话:“儿啊,你刚才说你继奶从没答应过我们,这次我求你奶奶,她就答应我了。”
  “呲,原来爹刚才……好,无论奶答应你什么事,我都不感兴趣”,云朵听都不想听的。
  云老三不顾云朵的讥讽,自顾自说:“你奶她答应:只要你每月拿出两块下品灵石,就让你回云家大院。”
  “两块下品灵石,好大一张嘴啊!爹,满镇子上有几个人一年能挣一块下品灵石?让我每月拿回去两块下品灵石,她也好意思开口,爹你居然感觉很满意很幸福?爹你应下继奶了?
  爹,我回云家大院,图啥?图的是吃不饱穿不暖,别人不开心了就随手殴打我来解闷,家里的活儿都是我干,挣的钱都归爷奶,自己专门去饿死?”
  云老三辩解道:“儿啊,回了云家大院,咱一家不是团圆了吗?一家人在一起,和和美美的,这不是好事吗?这俗话说家和……咳,再说奶虽然要的多,但你不一样啊,别人挣三块下品灵石很难,你每月挣三块下品灵石还不简单,我听说……”
  云朵马上打断云老三的话:“这话是谁告诉爹的?”
  云老三愣了一下,茫然地说:“大家都这么说?”
  “哪个‘大家’……爹,‘大家’都这么说,你是从谁嘴里听到‘大家’这个词的?”
  云老三仔细回忆了一下,回答:“你家七叔说:镇上人都知道了,‘大家’都知道你用一种罕见的蜂蜜,跟罗仙师换灵石……”
  云朵点点头,用陈述语调说:“看来云钺抱上了赵仙师的粗腿。”
  “啥?”云老三满头雾水。云朵刚才的结论过于突兀,跳跃性太大,云老三简直无法理解。
  云朵本不想解释的,但大家一脸好奇的望着他,包括几位姐姐。他只好一脸无奈地说:“我是把一种罕见的蜂蜜送给了罗仙师,但这事旁人并不知晓,罗仙师不会跟凡俗人说这些。仙师对修真上的事看得很紧,仙仆也一样,他们跟凡俗人是两个世界的人,这种事他们会相互交流,但绝不会与凡俗人谈论。
  我给罗仙师送灵气蜂蜜不是一天了,也不是一年了。云钺能知道这件事,除非仙师某天谈论这件事的时候,他当时就在旁边。”
  镇上总共有三位仙师;云钺的灵根出现已经很多年了;他今年十五岁,心中一定很着急;因为他这年龄入仙门,已经比别人起步晚了。为此,爷奶一定会努力替他找门路,让人提前传授一点入门技巧给云钺。
  云钺性子孤拐,既然云朵跟罗仙师关系好,他必定不会再找到罗仙师门上,比罗仙师地位低的李仙师他也看不上,所以赵仙师是他们唯一的选择。而赵仙师……
  镇上其余两位仙师,对云朵手中的灵气蜂蜜未尝不垂涎三尺。想必赵仙师故意当着云钺聊起了这个话题,是想借云家大院的势力,使得云朵让出部分蜂蜜份额。毕竟直接去罗仙师手上抢夺这一资源,赵仙师也有所顾忌,但如果云家大院出面,压迫云朵把东西卖给他,罗仙师也无话可说。
  所以,云家才知道了蜂蜜的价格;所以,云家才知道了云朵的收入状况。但估计他们得到这一消息的时间不会太久,否则,他们不会去搜刮窝棚里的东西,反而会躲在窝棚里,伺机绑架云朵回云家大院。
  现在,云朵正式入驻罗仙师府,那么所有对云朵的武力冒犯,都是打了罗仙师的脸。为此云家大院不得不改弦更张,采取亲情攻击,云朵的爹云老三是他们的主攻目标,估计他最近终于享受到了难得的亲情关怀——时间不会太久,没准就从昨晚开始。
  不过,也许云家大院的人万万没有想到,其实云朵五年来所有的蜂蜜,总共只换来一块下品灵石而已……当然,还要加上一个识字、学知识的机遇。
  当然,如果云家大院知道云朵用自己的劳动换取了识字、学文化的机会,他们只会更加怨恨,怨恨云朵不把这待遇折算成金钱,然后把钱交到他们手里。或干脆由云钺享受识字学文化的待遇。
  只有这样他们才觉的公平合理。至于云老三会怎么想……云老三不会怎么想,估计他会觉得这毫无问题,而且很幸福。
  一根筋的云老三,坚持按自己的想法说下去:“朵儿,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听爹的,回家。你爷爷奶奶操持这个家不容易,你大伯二伯不听话,四叔五叔六叔不省心。这家,全靠咱们了。
  亲兄弟,可不得守望相助、互相帮衬……其实你爷奶要的也不多,我听说你每三月能得来三斤蜂蜜,一斤蜂蜜少算也能换一块下灵石,爷爷奶奶每月只要两块灵石,其他的俗世钱财都归你,这个,你爷奶真没要多啊。你除了蜂蜜外,不是还有其他手段吗?
  我想了,林子里很危险,你一个人在林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出事,没准到时候做,爹娘的都不知道你是生是死,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孩子,还是回家,好歹‘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狗窝’,回到家里你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今后去采蜜时你可以带上家里人,也算有个帮手……”
  云朵咧了咧嘴,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爹,我不想跟你争论,争论这个拉低我的智商。至于说到蜂蜜,那些蜂蜜怎么得来的,爹不想知道吗?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你都不想知道,只想要蜂蜜?
  你还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狗窝’,你的意思是说:在自家狗窝里像狗一样活的毫无尊严,铁定比待在‘金窝、银窝’里做‘人’要强得多,是这个理吗?
  爹,这个问题我们别再说了。我不反对你孝顺‘你父母’,我也孝顺‘我的父母’,爷爷奶奶那是你的父母,你的父母不归我孝顺,是不是这个理?
  所以,我挣得灵石,我挣得银币铜币再多,给不给他们一个铜板,我说了算……好了,这件事没有讨论的余地,爹你再说下去我也不会听的。”
  云老三犹豫了一下,小心的问:“俗话说‘父母在,不外财’……好好,我不跟你说俗话了,那你每月可以给我们……”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