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十二章 小镇的“武装”凌晨

第十二章 小镇的“武装”凌晨

第十二章小镇的“武装”凌晨
  有时候,云朵猜测罗仙师已经知道了自己背后的小动作,不过,高傲的罗仙师对凡人的小动作,一概不以为然而已。
  书柜旁的一块地板砖是活动的,砖下隐藏了云朵真正的财富——一块下品灵石,三十一枚银币,以及十几枚铜币。
  云朵将手中的包裹放入地砖内,而后轻轻的塞回地砖,并小心的在地砖上撒了一些尘土,使得地砖看起来多日未打扫的样子。这才站起身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第二天,又是一个新的太阳。
  太阳初升后大约半小时,云朵走出罗仙师府,站在府门口歪了歪身子——他本想伸个懒腰的,可是小孩子伸懒腰,让人觉得特别怪异,因此他只能尽量弯着身子,舒展着自己的颈椎与腰肌。
  农耕社会讲究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对于曾经的上班族来说,太阳刚升起就出门,这未免太折磨了,尤其是云朵昨晚还睡得很晚,眼睛几乎只闭了两小时,而且他还整日跋涉一天未进食,因此这时的云朵已经疲惫到极点。
  但他必须做出阳光向上、精神↖顶↖点↖小↖说,振奋的才睡醒状态。
  这就是生活。
  今日的揭阳小镇似乎与往日稍有不同,比起往日来,这个时间段内,街道上行走的人未免太多了。临近仙师府的街道上,数人手里拿着长枪,肩上背着弓箭,一副紧张状态。
  不远处,还有些人腰里别着菜刀,手里拿着木棒,完全全副武装的样子。
  镇上有正式武器的人属于堡丁,没有正式武器的,应该是平民。
  不过这里是万兽丛林,武器是大家的日常必需品,像锅碗瓢盆一样必不可缺。这里谁家没有几件上好武器,如今菜刀与木棒齐飞,这是……故意的?
  街道上的人见到云朵从罗仙师府里出来,有相熟的人纷纷过来打招呼,不过大家都知道,云家小九一贯沉默寡言,因此也没人指望云朵回应。不过,能借此机会,近距离站在仙师府门前……那也是很有面子的一件事。
  纷纷扰扰中,却见云大姐领着云二丫、云十七丫匆匆窜过人群,向府邸门前跑来,发觉云朵站在府门前,云大丫喜出望外,感觉高声招呼:“朵儿,你快回家,把爹拦着,你知道的,爹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了。”
  云二丫也带着哭腔喊道:“大弟,你救救爹,咱爹那身体,硬要跟着去妖兽丛林,恐怕就回不来了。咱爹伤还没好,走路都不快,再去……呜呜呜。”
  云十七丫仅比云朵大一岁,但远比云朵怯懦。她不说话,眼泪汪汪的拉着云朵的手只是哭。云朵一头雾水,他摇了摇云十七丫的手,问:“三姐,你们说什么呢?我才回来,家里……发生了什么?”
  云大丫看了眼云朵背后的府邸大门,赶紧拉着云朵的手走到一边角落,低声介绍情况。
  原来罗李两位仙师听到了镇外连续的爆响声……当然,森林是最能吸收噪音的,离镇子四十里外的爆炸声,镇上凡人听起来并不明显,但这个爆响还是惊动了三位仙师中修为最高的赵仙师。
  当晚,赵仙师鼓足了勇气离开小镇,摸向了爆响发生的地方,他远远望见三头凶兽正在火拼……当然了,这三头凶兽赵仙师一个都惹不起,所以赵仙师立刻采取正确的方式:火速离开现场。
  但赵仙师很不甘心,三头凶兽常年盘踞镇外,基本上互不招惹,今天却斗了个你死我活,它们在争什么?
  于是,罗仙师躲了起来,远远地,倾听现场的实况转播。
  这场拼斗持续了很久,最终插翅飞虎获胜。
  据说,这头飞虎身上有点白虎的血脉,它身上已经呈现出一对肉翅,可以滑翔十数丈扑击食物。因为这头插翅飞虎可以空战,也可以陆战……最终,三方搏斗的结果是飞虎获胜了。
  赵仙师躲在远处,倾听另外两大凶兽战败后的啸叫,虽然不知道三头凶兽在争什么,但他忽然觉得可以捡一下便宜,至少可以慰问一下那头伤得最重的通臂猿。
  于是,今日一早回来的赵仙师下令:镇中居民每户出一名壮丁,由他领队前往战败的两大凶兽地盘转一圈。如果凶兽们都伤重不起,没准他能捡个大便宜。
  揭阳小镇总共八十余户人家,每户出一名壮丁的话……云家大院理所当然的,推出了云老三。
  其实,作为一个森林中的小镇,小镇居民每年都要大规模捕猎一次到两次,不过,大多数捕猎行为都是在夏季与秋季进行的,捕猎所得由带队仙师拿六成,小镇居民分享剩下的四成。
  这种捕猎,既是一次对妖兽森林兽情的探查,也是为了以攻代守保护小镇的安全,目的是主动出击减少森林里的野兽数目。
  现在是春季四月。
  镇上每次捕猎,云家惯例是由云老三出壮丁的。不过云老三在去年的秋猎中断了一条腿,当时如果不是云朵求医问药的,估计云老三真要截肢了。
  即使这样,云老三依旧在床上躺了三个月,养病的三个月里,营养没有跟上,云老三的身体很虚弱,伤腿恢复得不好,如今只能一瘸一拐走路。
  好,伤好之后的云老三已经不能算作劳力了。
  妖兽丛林极度危险,云老三连走路都走不快走不稳,执勤守卫的活儿也无法干。原本云太冲打算把云老三一家分出去,但因为云朵,他又改主意了。
  按常情,分出去的云家三房会过得很惨,因为这家的长子云朵不到十岁,无法进入妖兽丛林。家中女人也没有任何技能,撑门立户的男丁已无法干活,他们如果不想饿死,只能早早上吊。
  但这一家子有云朵这个变数。
  去年,采集季节的末期,云大姐坚持在没有警卫的情况下,带两个妹妹外出采集。云家大院对此并不干涉,或许爷奶很凉薄的想着:云大丫被野兽吃了云家还能省一个人的饭,如果没被野兽吃,那就带回采集物产生了效益,云家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
  三个丫头去林子里,其他的采集小组不愿意跟她们相邻,担心这几个丫头会成为整个警戒圈的软肋,偏偏云大丫带两个年纪不大的妹妹,每次完好无损背着满满一背篓东西回家。
  有心人注意了一下,发觉云大丫出门采集的时间并不规律,可是每次云大丫出镇子,云朵总是早早站在林子边,站在她们的采集区,只要云朵一出现,野兽绝不冲三个丫头去。
  云朵这孩子的存在,让云家大院很尴尬,原本他们认为云朵人小力弱的,早晚会被林子里的野兽吞吃。这么大的孩子,即使在家也干不了活儿,出去自己找吃食,家里也能省一口饭。
  好,即使后来云朵抱上罗仙师的粗腿,云家大院也不以为然——那么小的人,能捣鼓些什么?正好,他不在家里吃,大家都省心,其他人可以多吃一点。
  好,云朵在镇北外,离小镇最近的山梁背后,建了一座简陋窝棚。四五年来云家从未在窝棚里发现过钱财,不过,这窝棚能时不时冒出些陶制锅碗瓢盆,以及零碎的食物,虽然食物不多,但让一家四五口人吃饱还是没问题。
  陶器不值钱,不过,卖点小钱让孩子润润嘴也行;食物什么的,能给家里人剩下口粮。每隔一段时间大家去窝棚搜刮一下——这活儿主要由大伯二伯干,这个,也算这孩子回报一下云家生养恩。
  好,云朵这孩子抱上了罗仙师的粗腿,但孩子父母拿孩子一点东西也是天经地义,到哪里都说得过这个理,顶多,咱们给罗仙师一点面子,不当着孩子的面拿走东西。至于拿走了食物云小九会不会饿死冻死,这个,云家人从没有想过。
  但云朵最近开始明目张胆保护云大丫采集了,云家大院开始有点不自在了,云老三倒下了,小小的云朵竟然能顶一个大人用……这怎么可能?
  凡人在妖兽丛林里遇袭是经常的事,即使大家躲在安全区内,那些没有智商的低阶野兽也常把人当做食物。云大丫外出采集的这段时间里,镇上居民遭遇了十余次袭击,几乎每十天半月就有两次袭击发生,神奇的是,那些野兽从不袭击云大丫,甚至有点躲着她们的地盘走。
  起初,大家以为这是云小九逆天的运气传递到云大丫他们身上。再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云钺从赵仙师那里听到:云小九采集的蜂蜜不便宜,罗仙师拿了蜂蜜,送云小九几张防身符箓,也是理所应当。
  云家大院的人恍然大悟。
  原来云朵这么能挣钱,那就不能放过云老三一家,只要云老三还在这个家里,云家自有拿捏云小九的大把机会,若是把云老三赶出去,云家三房反而因云朵的存在,会活得更滋润。
  这怎么成?
  蜂蜜是给罗仙师的,咱不能直接上去抢夺,但……咱可以逼迫老三。
  老三这孩子孝顺啊……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些破事。
  明知道云老三干不了狩猎队的活儿,云太冲也没想让云老三真出去,他想通过此举逼迫云小九低头,只要云小九求上门来,自然会答应他开出的条件。然后,云太冲可以随便让人出勤,顶替云老三的任务。
  这些伎俩并不高深,云朵深深地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招呼云大丫:“大姐,你去,把咱爹叫来。”
  云大丫摇了摇头:“大弟,你也知道咱奶咱爷那脾气,你……还是回家一趟,跟大伯二伯说一说,哪怕让四叔五叔去,也比咱爸强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