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十章 我该值什么价?

第十章 我该值什么价?

第十章我值什么价?
  云朵立刻抬起了眼睛,眼中的光彩一时让罗仙师目眩。
  当时,云朵兴奋地问:“仙师,求你教我识字。”
  识字,这不是多么高的要求。
  罗仙师十岁入仙门,在他生命的前几十年,一直在仙门里修炼。八十岁以后,罗仙师自觉进阶无望,反而感觉到体内生命力在逐渐流失,遂请调来这边陲小镇。他这么做图的是:所属门派看到自己的贡献,招收新门徒时对自家姐姐的后人网开一面。
  罗仙师自己是三灵根,资质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而名门大派收纳的弟子,入门级要求是三灵根,至于四灵根这样的伪灵根资质,比如三杉这样的人,大多只能给仙师做仆人,借此获得仙师手里漏出修仙资源,但更多的四灵根是去做散修,或者进入朝不保夕的小门派了此一生。
  罗仙师的童年也是苦逼的,父母双亡的他与姐姐相依为命,几次险不得生。后来罗仙师出现了灵根,得已进入仙门,他的姐姐才嫁了一个好人家……可惜,她又遇到了一个恶婆婆,以至于早早丢了性命。
  罗仙△◎顶△◎点△◎小△◎说,师的姐姐去世前留下一个女儿,这个小孤女因为罗仙师的照顾,生活也不错,后来也嫁了一个好人家,生下了一个男孩,这男孩几年前结了婚,生下了一个小女儿郭颖儿,两年前,郭颖儿刚好六岁,灵根已经出现了——可惜也是三灵根。
  三灵根的人修仙之路并不平坦,罗仙师不得不早为之筹谋,可惜他的本事也不大,认识的人不多,也只能在揭阳小镇里挑选合适的人手。
  不幸的是,揭阳镇一千多人,目前只出现了两个有灵根的人,一个是小镇上黄氏家族第四代嫡女黄婉儿,但人家是双灵根,不可能给三灵根的人做仆人。
  此外,另一个浮现灵根的人,恰恰是云太冲最小的儿子,云朵的七叔云钺,不过云钺也是三灵根。
  云钺是六年前浮现灵根的,当时云钺已经九岁了,但筛选修仙弟子的登仙会是每十年一届,因此云钺只能等待十一个月后的本届“登仙会”,才有可能踏入仙门。
  自从灵根浮现后,云钺非常骄横,总认为自己是小镇第一天才,而云太冲也为了这一个孩子,全家勒紧裤腰带供养他识字修行。基本上,家里省下来的钱都换成了灵石,云太冲还四处购买修仙秘籍,希望云钺能早日引气入体。
  不过,像罗仙师这样从仙门里下来的人,手里的修仙秘籍都是一些大路货,可以想象,云太冲能够买到的秘籍是什么货色。
  早在几年前罗仙师就知道,像云钺这样的人,是不可能给别人当仙仆的。于是,罗仙师就将目光放在揭阳小镇其他的孩子身上。
  可惜,有修仙资质的人几乎是百里挑一。
  在这样的小镇上,如果有四灵根浮现,其余两位仙师恐怕也要强行插手,收纳这个人做仙仆……反正对方是不能进入名门大派的四灵根,要知道罗仙师头上还有一个赵仙师。
  这样综合比较下来,作为普通人的云朵就有很大优势了。
  即使云朵无法浮现灵根,那也没什么,仅仅凭云朵这一手养蜜蜂的本领,至少每三个月能挣来十五块下品灵石。
  十五块下品灵石已经不算少了,练气级的修仙学徒,在门派里每月只能获得三到五块下品灵石,如果让云朵给自家孩子当仙仆,相当于自家孩子每月能额外获得一份“门派薪水”。
  当然了,罗仙师压根没考虑,如果云朵把挣到的下品灵石全给自家孩子,他自己又该怎么生活。凡人的生活很简单,吃饱喝足而已。况且能入仙门就是机缘,只要门派里漏一点手指缝,就足够这孩子长寿安康了。
  难道这还不够?
  不仅仅如此,罗仙师欣赏云朵的原因还在于,对方善于把握时机,善于与人达成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交易,而且做饭水平很不错……
  好,后面一条且不提。这样的一个孩子,跟着自家亲戚进入仙门,凭借对方的交易手段,以及……惊天的运气,想必自家孩子会在门派里活的很滋润。
  让云朵去做“仙仆”的念头,是从很早就开始绸缪的。刚开始罗仙师还担心对方浮现了灵根,而且灵根的纯粹性超越了自家孩子,但随着云朵迟迟没有浮现灵根,罗仙师对云朵的态度就越来越和蔼,教导起云朵起来也就越来越用心。
  最近两年来,罗仙师不仅教授云朵修仙知识,而且还耐心的告诉云朵各种门派禁忌,以及门派当中与人交往的技巧……这些教导的内容,曾让云朵心中忐忑不安。
  云朵不懂这份爱,他很惶恐。
  世上从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对于罗仙师的夸奖,云朵惯例装萌。
  他故意呼扇着大眼睛,做出一副不解的姿态。
  罗仙师摸着云朵的头,慈祥的解释:“我家有个亲戚,前不久出现了三灵根,我已经跟门派里的人打过招呼,看在我的面子上,门派必定会收她入门的。
  不过她孤身一人进入仙门,我有点不放心,门派里……咳咳,恰好你也总想走出揭阳小镇,所以我就想了,干脆我给你一份推荐,不管你灵根出现与否,都可作为‘仙仆’跟随我曾外孙女郭颖儿进入凌霄门,你觉得怎样?”
  云朵心中悄悄的叹了口气。
  就知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一名仙师对他如此和善,肯定是有原因的。
  当然,这个结果也是云朵所期盼的。
  五年来。云朵待在这个森林里,快要发疯了。
  所谓“世如焚炉,人为柴薪”,这句话云朵以前不理解,现在他深切感受到了什么是煎熬。
  他每日每刻都活的很煎熬,人生始终在煎熬中。
  这个世界对人员流动上的限制是极为残酷与严苛的,据说这么做是为了防止妖兽丛林来的奸细,混入人间界兴风作浪。因此凡人没有随身身份牌(路引牌),城里的饭店不卖给你吃的,旅店不让你住宿,商家不与你交易……总之是各种不方便。
  五年来,云朵想尽办法想得到一个身份牌,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却是这样一个夹着蜜糖的……大棒?
  云朵用尽全力,才掩饰住自己的情绪波动,他继续保持着傻傻的、萌萌的笑容——这般模样才像一个孩子。
  “仙师既然这样吩咐,我能有啥想法,就按仙师的意思办呗,嘿嘿”,云朵憨笑着,回答:“这个,仙师,你觉得我还需要学点啥?”
  罗仙师心中一喜,大袖一挥;‘既然这样,剩下几个月你无需去林子捕猎了,就在我这府邸上住下,多看看书,多了解一下仙门的规矩,九个月后,无论你灵根是否出现我都会把你送入仙门……嗯,要不,我把郭颖儿也叫来,你们先熟悉一下。
  哦不,这里太危险,让我再想想。”
  看云朵的表情,似乎对进入仙门的意义没啥特殊感觉,他歪着脑袋,好奇地问:“罗仙师,仙门很远吗?如果我进了仙门之后,还能回来看阿姐与阿弟吗?”
  对于这俗事,罗仙师向来是不耐烦的,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一入仙门尘缘断。等你踏入了仙门,俗世的一切就与你无关了。今后,你无需担忧你家父母的事情……嗯。如果你心中真放不下他们,我或许能给你一个恩典,但我的能力有限。
  ……让你把全家迁出揭阳小镇,这是不可能的,但我可以答应你,帮你安置一个人——就一个人。究竟要安置你家那位,你自己想好,再向我提。”
  云朵憨憨的点了一点头,他垂下脑袋,两手对着食指玩,似乎考虑了一下,他低低的嘟囔:“罗仙师,我家很穷,我要入仙门的话,这随身的行李,恐怕不好置办……”
  罗仙师眉头一皱,心中有一点不耐烦——这孩子怎么要求那么多?
  自从自家亲戚浮现了灵根,罗仙师就有意识地控制了自己的支出,他想省下更多的灵石,留给姐姐的曾外孙女,让她富足的踏入仙门。
  他自己就是从仙门里出来的,知道仙门里的潜规则。
  刚进入仙门的孩子面临一个坎,一个“融入”的坎。只要迈过去这个坎,在仙门里有了人脉,就会顺利度过炼气期;但如果这一个坎迈不过去,就成了门派中被排挤的人群,那么,郭颖儿估计就要以炼气士而终。
  那样,也许那孩子最后结局也像他一样,在进阶无望的情况下,被门派发配到边陲小镇上做守护。
  人脉是需要经营的,让孩子入门时多带灵石,不说是四处撒钱,但至少可以常宴请一下朋友,常给人送点小礼物等等,这是最有效的“沟通”方法,而给孩子安排一个懂人情世故“仙仆”,也是一种很好解决方法。
  罗仙师现在花一块灵石都要思量一下,虽说替云朵置办的装备,最终也是便宜了自家孩子,但罗仙师想来想去,觉得还是有点肉疼。他张嘴想答应,可是总觉得不舍的。
  贫贱家门百事哀,作为一个低阶小人物,罗仙师手头也不富裕啊。
  云朵继续低声嘟囔:“仙师,你知道的,我在林子里没有吃食,所以逮住什么都要尝一下,树叶嘛,树根啦,花瓣呀,我什么都吃过。
  我因此发现了一些可以让食物显得更好吃的调料,我想,附近小城内的饭馆也许需要这种新式调料,如果能把调料卖出去,倒是有了置办装备的钱,就是不知道……”
  罗仙师的心情像过山车一样,忽喜忽悲的。
  云朵打算自己置办装备,这下子好了。
  这说明他的选择没有错,眼前这孩子确实知情识趣,最知道怎样不难为人。
  这个要求,对于罗仙师来说,简直是从天而降的喜事。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