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六章 凶案现场的第一“目击”

第六章 凶案现场的第一“目击”

第六章凶案现场的第一“目击”
  等滚到卧室门边,云朵眼珠滴溜溜的转着,正盘算着是该滚入卧室,还是躺在地上装死人,只听远处传来“轰”的一声巨响。
  天花板上的藤萝被气浪吹的沙沙作响,原本铺好的屋顶变得一片凌乱,云朵躺在这里,已经可以看到昏暗的夜空。而飞进房子的几只蜜蜂,围着云朵飞舞了片刻,最终没有下口叮咬——蜜蜂不叮死肉,只要云朵不动,它们就不会下口。
  云朵躺在那里,眼珠快速转动,捉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隐约听说过,江湖传闻修仙界并不是一派风光霁月专门倡导和平,他听人说过,猎捕小队中,即使是同门也常常因为分赃不均而大打出手,而门派掌权者对此并不制止,反而认为是一种优胜劣汰……
  怎么办?
  遇到这样的黑吃黑,胜利者通常会杀光目击者。
  他云朵只是个小人物,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他能往哪里躲?
  敢进入妖兽丛林捕猎的仙师,都是门派里的佼佼者。云朵连森林里的低阶妖兽都要躲着走,而这些人把中级妖兽当猎物,⊥□顶⊥□点⊥□小⊥□说,云朵怎可能躲过他们的搜捕?
  真是闭门家中坐,躺着也中枪啊。
  第二声爆响传来,这一声爆响更加猛烈。然后是第三声,第四声……
  风中似乎传来隐隐的说话声,云朵眼珠转了转。
  躺着不动等死从来不是云朵的风格。既然左右是个死……云朵迈动小短腿,走向了声响传来的方位,掀起那扇窗帘,偷偷观察着远处的动静——他这个动作其实瞒不过远处的仙人,即使他们正在激烈的打斗中。
  距树屋大约二十里的地方,一处山坳中,当先逃跑的圆脸青年,已经半蹲在了地上,他的左腿扭曲的很不正常,只剩右腿还能动惮,但这时圆脸青年脸上的笑并没有消失,他右手扶在右膝盖上,食指当中,除了两个大拇指外,剩下的八个指头上,戒指的光华流转。
  山坳地势低,树屋上的云朵一眼望过去,只看到爆响传来的方位郁郁苍苍,全是高大的巨木,巨木连成一片,活像一张绿色的地毯,一点缝隙都没有。
  只听圆脸青年笑眯眯的喊道:“金翔真君,你也来凑这趟热闹嘛?你知道嘛?曾经有多少人打我多宝真人的主意,最后反而被我多宝真人反噬。你不曾听说嘛,我多宝真人,无论到了怎样境地,都会留一手必杀的手段?”
  对面的金翔真君是个仙风道骨的典范,他慈祥的一挥长袖,和蔼可亲的长声朗笑,回应:“哈哈,多宝真人,你保命手段不是用过了吗?嘿嘿,道者,盗也,盗天地虚无之真机,顿超直入,齐是非,同人我,进入无天无地的混沌境界,修性而兼修命。
  我等修道之人,与天争与人争,盗的就是一份仙机。所以……你也别怪我,这都是天理循环而已,天予不取,非为人也。你身上那么多宝贝,自己用不完,本真君替你用一下,又能怎样?
  嘿嘿,这场争斗,从开始我就在旁观,只是你没发现我的存在而已。我冷眼旁观你杀尽方寸山的人,亲眼看到你用最后的保命手段击杀了罗维真君。
  哈哈,人都说金丹与元婴之间,实力差别如同鸿沟,数万年来没听说过,有金丹能胜元婴的,罗维真君虽然是元婴初期,但你一个金丹中期能够杀他,一旦传扬出去,想必能四海震惊。
  不过我却不怕你还有必杀手段。数万年来未曾听过的金丹胜元婴,你做到了,无论这事多么骇人,但想必类似的手段并不多,嗯,你还有吗?拿出来让贫道瞧瞧?”
  跪坐的胖脸青年终于变了脸色,他收起了笑容,歪着头打量着金翔真君。不过,不等他开口金翔真君马上又加了一句:“多宝真人,我已经等不及了,有什么手段你尽管使,贫道这就动手了。”
  说罢,金翔真君大步走过去,伸手抓向多宝真君腰上那条宝光灿烂的那条腰带,嘴里说:“这个,必须有……,这个,也不错。”
  金翔真君第二句话,是对多宝真人手上的戒指说的,只见他右手抓向多宝真人的腰带,左手去抓多宝真人手上的戒指。
  多宝真人歪嘴笑了,他的笑容中充满解脱,以及义无反顾:“你知道的,没人能从我多宝真人手里抢夺了宝物,没有!……你也一样。”
  这句话让金翔真君双手稍稍停顿了一下,但他马上一脸不以为然:“你已经杀了一个元婴真君,你以为这样的事情很常见吗?不借助外物,你还能重演金丹杀元婴的奇迹吗?……嘿嘿,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元婴,是多么让人仰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金翔真君伸出去的手只是稍作停顿,立刻重新加速。
  由于圆脸青年是半跪在地上的,金翔真君左手已经摸上了圆脸青年的左手戒指,为了抓取对方的腰带,他不得不稍稍弯下腰去……也就在这时,金翔真君突然感觉事情不对,他抓的是圆脸青年的左手,圆脸青年的右手动了.。
  但这也没什么,等级的鸿沟是如此的巨大,如今多宝真人已经力竭了,而且还被金翔真君打残了,因此,处于全盛状态的金翔真君,根本不怕伤残人士来拼死。
  在一皱眉之间,金翔真君加强了自身防御,右手继续抓向了多宝真人的腰带。
  多宝真人的右手挥起来,他的指头弹动,向外弹出了一枚弹珠似的物体,嘴里轻轻说:“哈,且送你一场造化。”
  话音刚落,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爆炸声中,金翔真君气急败坏的大叫,甚至淹没了爆炸声:“你竟然……不想活了……哼……啊,这,这不可能……”
  多宝真人自爆了。
  论理说,一个金丹真人的自爆,顶多能对真君造成轻微伤害,如果后者加强提防的话,也许连轻微伤害都做不到……然而世事无常,不该发生的事情偏偏发生了。
  从多宝真人肚腹开始,一团红光闪起,多宝真人那条宝光灿烂的腰带首先被炸开,而后多宝真人的金丹爆裂……
  这颗灵气用尽的金丹,其爆炸威力颠覆了金翔真君的认知。随着金丹爆裂,金翔真君感觉到坚不可摧的肉体,瞬间发生雪崩般的连锁崩溃,惊慌之下,金翔真君的灵魂出窍,元婴准备逃逸而去。但他的元婴刚刚离体,爆炸波迅速蔓延扩展,瞬间包裹了元婴。
  此时,金翔真君的元婴已经逃离肉身,据后者大约两里,爆炸波却后发先至……只听元婴哀鸣一声,立刻变得黯淡无光。
  可是元婴终究是元婴,元婴脱壳本是元婴大能最后的保命手段,自然能躲避必杀之局。
  只见元婴陡然加速,各色光芒在元婴体上接连闪烁,再一闪,那元婴如同一颗流星般窜入半空中,电光火石般消失在茂密的树林当中。
  刚才发生的一切,说时缓慢,其实只是瞬间。
  趴在树屋窗口上的云朵,刚刚看到远处火光冒起,陡然一个东西扑面而来,云朵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惊恐地微微张嘴,好巧不巧的,一个圆滚滚的东西直接钻入嘴中。
  这东西来势凶猛,云朵猝不及防,被这东西硌得牙疼。
  那东西带着一股凶猛的力道,撞入云朵嘴中后,剩余的冲击力还将云朵撞了一个趔趄。
  滚倒在地板上的云朵,眼前金星乱冒,他恍惚之间看到窗口外闪动着各色光芒,似乎不止四五下爆炸声,但两耳嗡嗡的,难以确定。
  他似乎还听到了隐约的说话声,但他难以确认真实与虚幻。
  他的咽头火辣辣的痛,张开嘴来,忽然发现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塞满他的嗓子眼,堵得他难以喘气。
  云朵猛地一使力,这圆滚滚的东西竟然被他下意识的吞进了肚子里,感觉嗓子滑腻腻的,满嘴都是铁腥味,以及疼痛感。
  云朵伸手一抹嘴,却发现嘴唇已经破了,而且瞬间肿的老高。
  眼前飞舞的金星慢慢消失,耳鸣也开始恢复正常,只是嘴里还麻麻的。云朵艰难的张开肿胀着的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牙齿。
  哈哈,果然自己的门牙被磕掉了——上嘴唇掉了两粒牙,下嘴唇掉了三粒。
  刚才自己一使劲,没想到是的是吃奶的力气,而所谓吃奶的力气嘛,那就是吞咽动作。想必磕掉的牙齿,也被他咽进肚子里了。
  在地板上又躺了一会儿,云朵感觉似乎过了很久,因为一瞬间,他的意思有点恍惚——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记忆断片”。
  等到重新恢复意识,其实距离云朵躺倒,不过三五分钟的时间。重新爬起来的云朵,只感到混身酸痛,他又摸了摸嘴唇……满嘴的血啊,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血。
  之所以猜测有别人的血,是因为刚才,云朵吞咽的时候,感觉自己咽下的东西,湿漉漉的,带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也许上面沾满了别人的心血……当然,这只是云朵的猜测。
  一起吞咽下去的,肯定还有云朵自己的血。
  一会儿的工夫,也许是心理作用,云朵感觉很恶心,他扶着旁边的柱子干呕起来。呕了半天,什么东西也吐不出来,等他直起腰来,他右手放在腹部,细细感觉刚才的吞咽,带给自己的感觉。
  什么感觉也没有。
  仿佛今天早晨吃了一馒头,肚子里就是平常而已……当然,他同时吞下去的还有五粒牙齿。
  张了张嘴,云朵努力想发出一点声音来,他想骂一句娘,却发现自己的声带似乎受了严重损伤,无论他怎样舞动舌头,无论他想说出来的话是什么,嘴里只能发出微弱而沙哑的噗噗声。
  云朵摸索着,重新走到窗前,他努力晃了晃脑袋,而后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侧耳倾听森林里的动静。
  很奇怪,刚才的剧烈爆炸声,以及时不时发出的巨型火花,仿佛都是一场梦境,此时此刻,整个森林静悄悄的,连昆虫都停止了呼扇翅膀,风也似乎静止,树叶都不飘动。
  云朵眯起眼睛,望着曾经闪过火光的方向,他轻轻的蠕动肿胀的嘴唇,虽然说不出话音来,但他心里却在快速盘算:“凶案现场啊!”
  这一闹腾,血腥味一旦传播开,周围的猛兽都会过去聚餐……嗯,仙师们都有各种仙家手段,如果我在凶案现场留下踪迹,你猜他们会不会顺藤摸瓜,找到这里来。
  在这个丛林里,连人类之间都是弱肉强食,我在这里已经看过太多的抢劫、凶杀、出卖、背叛……而刚才,明显的是火拼的爆炸声,会不会引来其他的仙师嗯?
  不对不对,罗仙师说明年春才是入仙门筛选的日子,我现在眼看快要十岁了,我到现在没有发现灵根的存在。
  如果这次筛选我不能被选中,哪我不能走出小镇子,那么我这一辈子就要在小镇生活下去。
  所谓富贵险中求,生活如此艰难,如果不奋力向前,怎么改变自己的艰难处境?
  云朵啊云朵,你胆怯了吗?
  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你还没有过够吗?”
  云朵心中隐约猜测,也许强者都有自己的强者气息,因此才使森林如此寂静,才令附近的妖兽不敢骚扰。就像刚才一前一后两位仙师扑过来的时候,整个森林为此沉默了片刻。
  现在,不知道远处那场战斗结束了没有,不知道那两人谁胜谁负,不知道胜利者是当否离开了现场……但不管怎么说,他在这间树屋待不下去了。
  先前那位圆脸青年直奔树屋而来,后来只是因为被人追得紧了,所以从树屋上空掠过。
  追逐圆脸青年的人,大概也看到了树屋的存在。
  前后两人,无论谁胜谁负,都会返回这里杀人灭口。
  至于其他的仙人嘛……火拼现场距离这一间树屋实在太近了,任何一只搜索小队过来,都会找到树屋里的人,询问当时发生的事情。
  如果他们态度和善一点,也许问过就算了,但如果对方不相信云朵的话,没准就要刑讯逼供一番。
  因此,继续原地呆下去,处境会非常危险。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