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五章 黑夜里的追杀

第五章 黑夜里的追杀

第五章黑夜里的追杀
  来自世俗界平民百姓的仰慕,他们却并不在意,难得有个小孩,能与修仙界搭上一点边,罗仙师自然要在孩子面前显示一下,自己并不是无用之人。
  当然,他说话的时候,孩子能否听懂,罗仙师并不在意,他要的是表明自己并不是修仙界的废物,只要收获到孩子仰慕崇敬的目光,这就够了。
  可是云朵真能听懂罗仙师的话。
  在他幼小的身材里,隐藏着一个成人的灵魂,他有足够的智慧去理解罗仙师所说的,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明白了这个世界是个修仙世界后,云朵不是没有尝试着,去触摸这个世界的神奇力量。然而他没有成功。因为作为高等动物的人类,出生时人体还没有发育完善。还需要在出生后,用漫长的十多年时间继续发育,十岁之后修仙所需要的灵根才算显露出来。
  据说,这个世界并不是人人能够修仙,修仙的人需要具备灵根,灵根分八大类别,金木水火土五行灵根算一个,除了五行灵根外,还有变异的三种灵根,分别是,风灵根,雷电灵根,以及冰灵根。
  据说,没有灵根是无法修仙的,而灵根越单一越好,越纯净越好,后者意味着修仙进度快,能够比别☆顶☆点☆小☆说,人花更短的时间,获得更大的成就。
  据说,灵根到十岁才能呈现,因此每十年一次,修仙界各大门派会在民间筛选具备修仙资质的儿童,带入仙门专门培养,这种海选被称为“登仙会”,被选入仙门的人则被称之为“登仙门”。
  修仙界各大门派,也并不是什么样的人都收留。
  据说,在世俗界,有修仙灵根的人百中无一。
  在这些人当中,拥有五行灵根的人灵根最容易出现混杂现象。比如同时拥有四种五行灵根,这样的被人称之为“伪灵根”,他们这类人在修仙后需要同时培养四种灵根,远不如单一灵根来的简单快捷,于是导致这类人在修行后进步缓慢……
  据说,早先,五灵根也是废材,但一万两千多年前突然冒出一个天才,他创造了一种功法,使得五灵根也能如单灵根一般进步神速,从此,仙门对于五灵根也很珍视,不过,五灵根全有的人也很罕见,甚至比单灵根更罕见。
  负责保护小镇的三位仙师,基本上都属于驳杂的三灵根或者四灵根,而他们当中成就最高的,就是最年轻的赵仙师,罗仙师则排列第二,不过罗仙师年纪最大,虽然看起来他不过四五十岁摸样,实际年龄已经八十六岁了,目前是炼气六层水准——这个水准的炼气士的最长寿命,不过是一百二十岁。
  修真界的修为境界划分法有很多,一种说法是修真境界共分为十层,从低到高计有:旋照、开光、融合、心动、灵寂、元婴、分神、合体、渡劫、大乘。每种都有前期、中期、后期之区别。
  此外还有另种一说法是,认为修真境界共划分为:筑基、金丹、元婴、分神、合体、渡劫、大乘等等。每种都有前期、中期、后期之区别。
  不过,不管怎么个说法,总归是命名方式不同而已,就比如温度的衡量方式,既可以是摄氏度,也可以是华氏度一样。不同的划分方法、不同的名称,对于境界本身没有影响。
  西岳大陆对修真级别的划分,是比照后一种划分法,而无论那种划分方法,最后几层的名称都是相同的。
  在筑基前,修真人士主要面临“化精练气”的门槛,只有完成“化精练气”这一步骤,才能正式进入修真门槛。进入门槛者则可以称之为“真人”。无法进入门槛的人,只能以“练气士”了结终生。
  炼气期总共分十层……当然,也有分十二层的,这无非是十进制与十二进制的区别而已,无关大局。
  据说有百分是九十八的人,终生停留在“化精练气”的门槛上,而在这一层境界的修真者,只能称之为“预备真人”,但也能称之为仙门“修真者”,俗世百姓必须称之为“仙师”、“仙长”。
  小镇“第一人”赵仙师,虽然表面看起来像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但实际上他已经有六十多岁了。按十进制划分法,赵仙师目前已达到了练气九层,再进一步突破炼气九层,就可以进入筑基期。而他还有将近六十年的寿命。
  三位仙师当中,修为最弱的是李仙师,据说只是炼气二三层的成就,这位虽然李仙师比罗仙师年轻,但却比赵仙师年龄还大,以年龄衡量,李仙师想在有生之年突破炼气层,估计没有希望了,因为炼气层越往上越难突破。
  正因为进步无望,李仙师也是三位仙师当中最贪婪的。他已经准备好好享受一下自己的余生,因此浑身上下沾满了世俗界的恶习。人性之丑恶,能在李仙师身上发挥的淋离殆尽。
  而赵仙师嘛,因为进阶有望,为此他经常闭关修炼,小镇居民一年难得见他一次面。
  不过,其余两位仙师究竟怎么样,对云朵来说无关大局,他好不容易抱上了罗仙师这条粗腿,自然要把这条粗腿的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
  虽然他因为年龄不到十岁,灵根还没有浮现,看不出今后的发展,无法使用一些修仙手段,但这不妨碍云朵悄悄的学习罗仙师的本领,并暗地里将之……用粗制滥造的方式山寨之。
  眼下这座木屋的搭建,最终还是使用了一些仙家手段。
  熬过了抵达这世界的第一个冬天,当春天再度来临的时候,云朵开始学习杂交培育新品种蜜蜂,同时千方百计在罗仙师的书房,寻找他可以利用的东西,运用他成年人的智慧与灵魂,云朵终于找到了一种普通人可以使用的大威力武器——符箓。
  这种据说是鬼画符一样的东西,可以将某些仙家力量封印到特殊材质上,危急时刻开启封印,里面的力量虽说对付不了高级妖兽,但对付普通野兽,已经足够了。
  利用能拿到手的这些符箓,云朵替自己开辟了一条三米宽的林中通道,让自己搭建的树屋深入到林子中间,深入到邻的大树前,然后他利用符箓砍伐树木,将树木刨成木板,搭建成连接几棵树的活动平台。
  再然后,云朵切割藤萝,将藤萝编织成一堵堵墙壁,编织成屋顶,然后,同样利用仙家手段,使得这些藤萝恢复活性恢复生长。如此一来,自然生长的藤萝,用垂垂绿叶掩盖了整个树屋。而树屋周围布置的一些符箓陷阱,又足以让低等妖兽不敢随意侵犯这里。
  整个搭建过程,云朵花了五年时间。
  五年后的今天,站在林边观察整个树林,如果不仔细分辨,几乎看不出树林当中隐藏的一座鸟巢似的巨型树屋。
  当然,如果是高等妖兽来了,云朵只有逃命的功夫了,至于能不能逃得出去,只能听天由命了。
  按现代的眼光评价,这间树屋大约有一百五十平米,圈占了大约十二棵树木,附近十二棵树木的枝杈都已经利用起来,整个木屋当中还有五根巨树,作为房屋的支柱,依据这五根支柱,房间被隔成三个部分,分别是,卧室、手工间、以及厨房。
  云朵现在就在树屋的手工制作间。
  这时候太阳渐渐的落山了,天空变得昏暗了起来。
  云朵从墙边的柜子里,拿出一坛泥巴,他将手伸进坛子里,试试泥巴的潮湿程度,而后,将泥巴一团一团的从坛子里取出来,堆在房子里唯一的小矮桌上,开始向揉面一样的,揉搓着这团泥巴。
  当天空终于变得昏暗的时候,云朵已经将泥巴揉好了,他将泥巴揉搓成一根根小泥条,而后在一个圆形的转盘上,开始盘泥条,这次,他要做的是一个瓶形坛子。
  先在转盘上,盘一圈坛子底,而后根据自己的心意,开始一圈一圈的盘出瓶子的形状……
  眼见得屋子暗了起来,云朵站起身,将几间窗户的帘子放下。确认一下窗户已经遮严实了,他摸着黑走到卧室,从床前的柜子里摸出一盏油灯,端着油灯回到了手工间,敲打着火镰火石点燃了油灯。
  昏暗的灯亮了起来,云朵轻轻将灯盏放在小矮桌上。
  他侧耳倾听着丛林中的动静。
  夜晚来临了,妖兽丛林这座狩猎场正式拉开了帷幕,夜行动物们纷纷出窝,寻找今天的牺牲品。
  整个丛林中,兽嚎鸟鸣的非常热闹,树叶也在沙沙作响,不知这是风吹动的,还是妖兽穿行树林留下的声响。
  云朵走了其中的一扇窗户前,他的耳朵贴在窗帘上,倾听着窗台上蜂箱里的动静。
  这一箱蜜蜂,是高等级绿簧蜂与普通家养蜜蜂杂交出来的品种,非常具有攻击性,以至于云朵都不敢轻易采集里面的蜂蜜。而今天本应该采集蜂蜜的日子,他坚持蹲在客厅里不睡,就是想等午夜的到来,而后趁着蜜蜂活性减弱,偷偷摸摸的割取绿簧蜂的蜂蜜。
  猛然间,林中的喧闹稍稍停顿了一下。
  森林忽然由百鸟清鸣到鸦雀无声,场景的转换让人极不适应。
  侧耳倾听的云朵,听惯了蜜蜂的翅膀呼扇声音,他敏锐地听到风中传来一种从没有听过的震动声,他伸手想掀窗帘,但眼珠一转,手中出现了一块长条形的兽皮,他轻轻一抖兽皮,房间里陡然出现一团小旋风,小矮桌上的灯,顿时灭了。
  云朵即使闭上眼睛。
  两三秒过后,重新睁开眼睛的云朵,视力已经适应了黑暗,他掀开兽皮做的窗帘,透过蒲扇大小的藤萝叶,向远处震动传来的方向望了去。
  天空已经很昏暗了,如果不注意观察,很难发现空中飞翔的鸟儿,但习惯丛林生活的云朵,还是发现一个移动目标。这个目标移动的并不快,飞行轨迹在空中歪歪斜斜的,毫无规律可言。从飞行姿势上看,对方似乎不是一只鸟。
  “鸟人?……仙,仙人?!”云朵半张着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只在肚子里暗自琢磨。
  对于仙人来说,世俗界的老百姓都是蝼蚁。而实情也确实如此——肉体凡胎在仙人的强横力量面前,确实跟蝼蚁没啥差别。
  揭阳小镇是由仙人守护的、供捕猎小队出入林中的补给点。
  云朵在镇上也曾见过仙人出入。
  按云朵统计,每个月大约有两到三支狩猎小队进入揭阳小镇,并以揭阳小镇作为起点开始狩猎。这些仙人们性情高傲,对于普通人来说,一旦碍了仙人们的事,只要仙师们挥一挥手,凡人便灰飞烟灭。事后,没人会出头讨公道——无论是地方官府,还是死者家属。
  “时速大约六十码,嗯,也就是时速一百公里左右”,云朵心中暗自给了一个评测:“原来,仙人的动作也没那么夸张,瞬息千里的话不过是吹牛。”
  也就在这时,空中移动的仙师突然加快了速度,向树屋方向加速而来。云朵心中一慌,正想放下窗帘,也就在这时,他猛然发现仙师加速的原因了——在仙师身后,出现了另一个追逐者。
  追逐者的速度至少前方仙师快三倍,几乎是后发先至,很快接近了前方的仙师。
  这时候,前方的仙师离树屋很近了,目测大约有三公里距离,云朵已经可以看清仙师的相貌。
  这是一个看起来年纪很轻的仙师,长着一副笑眯眯的圆脸,身穿淡绿色的袍子,袍子上有大块大块的暗斑。他扎着一条金光灿烂的腰带,手上十根指头有八根光华缭绕,似乎带满了各种戒指。
  只是这人虽然土豪,可帽子歪了,头发乱了,脸色很苍白,汗珠滚滚流,脚下踩着一个飞剑,正歪歪斜斜全速向树屋飞来——即使是这时候,对方胖乎乎的圆脸,依然带着微笑。
  后面追的人速度很快,眨眼间已经扑到胖圆脸身后。
  胖圆脸甚至来不及进入树屋,他手下的飞剑猛地一拔高,呼啸着从树屋上空飞过去。
  这时候,后面追的人也赶到了。这个人影来得太快,以至于云朵连对方的相貌都没看清,只觉得扑面而来的狂风,令自己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而后他一个跟头,在地板上满地乱滚。
  仙人之威,一至于斯?
  窗台上的蜂箱也被狂风吹动了,蜂箱上被风吹的,向窗里挪动了一寸左右,然后被固定飘窗的窗坎挡住。
  狂风呼啸着吹过了树屋顶部,等到风势减弱了,几个窗台上的蜂箱嗡的一声,里面的蜜蜂飞出了蜂箱口,在树屋周围形成了一片黑压压的蜜蜂群。
  滚落在地上的云朵看到窗户里飞进来几只蜜蜂,他哎呀一声,身子继续在地板上滚动着。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