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一章 我家就在树屋上

第一章 我家就在树屋上

夕阳西下,漫天的火烧云,将天空中的云彩,层层印染,使得他们呈现出,各种各样的红色。
  有红的发紫,恰似紫罗兰色的火烧云,也有橙红亮黄,仿佛明艳的鸢尾花一样,更有红中带蓝,让人无法分说的瑰丽……
  云朵站在一处不高不矮的山头上。
  这处山头是十万大山中的一个,面前高高低低起伏不断的山岭与丘陵。
  他站在山坡的阳面,这山坡前方是一个巨型山谷,左右有两公里宽度,纵深约十公里。缓缓下降的坡面上绿草绒绒,开遍了各种各样的鲜花,几支细小的溪流,蜿蜒在草丛中,又没头没尾的消失在草地上。
  这些溪流是雨水自然冲刷的天然溪流,它们的诞生,或许是因为泉眼,或许是因为大雨的冲刷,它们的消失则是因为熔岩渗透,泥土的吸附。
  这样的溪流是季节性出现的,往往寿命都不长。没人在意它们的出现,也没人关心他们的如何消失。
  山的阳坡是这样,阴坡则比较陡峭,那里树木茂密的仿佛热带雨林,森林中光线昏暗,阴森潮湿,不时还会听到使人毛骨耸∝≧顶∝≧点∝≧小∝≧说,然的怪声和生番拼搏时的嚎叫。各种树木长得拥挤不堪见缝插针,满天的枝叶遮掩,满地的罗藤覆盖,看不到天空,也找不着地面。
  这个地方很难在同一处找到两株相同的树木;林内藤萝交织缠杂使人难于通行;有许多杆状树根从空中骤然垂下,仿佛从天而降;有些植物不是由地上长出而是生在空中各个高度的树丫和枝杆上,构成令人眩目的空中花园。
  这里到处可见参天古树上的老茎杆上,不可思议地开出艳丽奇特的花朵,或是挂满累累果实;有些植物的叶子大得足以容纳数人在下面避雨,还有些植物具有草样的形态,但身材却如树。
  这里的植被是千奇百怪,应有尽有。
  站在上坡顶的云朵,两手虎口张开呈垂直状态,双手的大拇指与食指构成一个相框似的矩形,他正对着远处缓缓起伏的丘陵,以及漫天的云霞,不停地移动着双手形成的方框,嘴中还念念有词的“咔嚓,咔嚓”念叨着。
  等到太阳终于隐藏在远处的群山之下,云朵才慢慢的收回手指形成的相框,嘴里发出一句感慨:“如画江山啊,谁主沉浮?”
  云朵只是一个十岁大小的男孩。
  这样十岁大小的男孩,嘴里却发出如此老成的言辞,不免让人觉得有点可笑,有点少年老成。
  转过身体,云朵走向了阴坡,绕过山顶,伫立的几颗巨树,一间借助四五颗巨树搭建的树屋羞羞答答的从枝叶掩映中露出一点端倪。
  这间树屋很隐蔽,构建树屋的材料大部分都是依旧在生长的树枝与藤条,而夹杂在成活树枝与藤萝之间,是树上依旧具备活性的枝干,这些枝干又被浓浓的树荫所遮挡——如果不仔细分辨,几乎难以发现树屋的存在。
  但这树屋还是很明显的,因为这树屋留着七八个类似窗口一样的豁口,每个豁口上搭建出一个伴生出来的飘窗,飘窗上放着方方正正的木箱——这种明显带有人工痕迹的木箱,让人一下子就分辨出浓密绿荫下隐藏的秘密。
  巨树背后的林子里,树木长的很茂密,枝条与藤萝横七竖八的生长着,使得树与树之间,连个兔子都难以钻进去,而唯有这间树屋前,林间出现近三米宽的开阔通道,因此,人只要从这里路过,很难忽视如此显眼的通道口。
  站在通道口的云朵,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通道口两边的树木,观察着地下的草丛,观察着在空中轻轻飘动的藤萝。
  这通道口虽然有三米宽,但这里。并不是安全的,因为这片山区所在,就是人们常说的“万兽丛林”,也被称为“妖兽丛林”。
  这里是一个修仙世界,这里真的有所谓仙人存在。
  这个星球非常巨大,在这片星球上有五块大陆,每块大陆都有一到两块禁地,而“万兽丛林”就是云朵所在的西岳大陆,最凶险的禁地。
  相比其他四大洲来说,西岳大陆被人认为是文化落后的所在,就是因为“万兽丛林”的存在,因为这“万兽丛林”每隔两三百年要爆发一次兽潮,那时,大量的野兽涌出万兽丛林,如同老鼠迁移,如同杀人蚁行军,如同鲸鱼莫名其妙冲摊一般,义无反顾不计生死的冲向附近的人类城市,沿途摧毁一切阻挡它们的东西。
  兽潮所过之处,城市变成废墟,农田重新荒芜,人烟绝迹,河流被尸体拥塞。
  等到人类各种反击手段上来之后,慢慢的压制住汹涌的兽潮,这时兽潮往往已经突击千里,
  “万兽丛林”附近千里的村庄成了无人区,文明重归原始与野蛮。
  这结果还是好的。
  据说,几万年来,有几次大型兽潮爆发,人类最后的生存空间被压缩到了海边的三巨型城市内,这时兽潮已经突击数十万里,而后,兽潮不知因什么原因减弱,人类才开始一点点的收复失地,以及灾后重建。
  每次灾后重建,往往需要花一代人的努力,而等到人类经过四代的繁衍,五六代的努力,重新将文明恢复之后,兽潮便再度来临,于是,人类不得不面临再一次的毁灭与重建。
  因为这个原因,西岳文明在几个大陆中是最为落后的,当然,也因为一次次灾后重建,而养成了西岳人凶狠好斗的性格,养成了他们宁折不弯的烈性,因此西岳人,在五洲大陆中,向来以凶蛮著称,受不得一点委屈。
  同样因为这个原因,西岳大陆靠近万兽丛林的城镇,则属于一种半自治状态,据说这些城镇存在的作用,是为了在兽潮爆发时,向大后方发出警报的,毕竟兽潮爆发的时间很不规律,有时候五百多年不爆发,最短一次兽潮爆发,仅仅有二百四十年的间隔。
  兽潮的爆发,给西岳大陆人造成了很多的生活不便,这种灭绝式灾害,就像是随时悬在头顶上的刀锋一般。令人精神时刻处于紧张状态。人类为此想尽了各种预防办法……
  每一次受潮的间隔期,人们都认为,自己的努力是成功的,已经有效的消除,或者推迟了兽潮的爆发,然而现实却一次又一次打碎了人类的希望。
  西岳大陆这种生存状态,也曾引起其他打了大陆人的兔死狐悲,曾经有几次,其他大陆的援军打算支援西岳大陆,但是西岳大陆的当权者却给拒绝了其他州的援手。
  这是因为地盘意识。
  万兽丛林的存在,也给西岳大陆带来了许多其他州不存在的天才地宝,西岳大陆的当权者依靠这一些资源,平日过的很富足,他们都躲在沿海的巨型城市内,即使最严重的兽潮爆发,也不曾冲击到他们居住的城市内,而容许外州势力插手本州事物,则意味着让出部分万兽丛林的利益,这却是当权者所不容许的……
  话说西岳**,并不是完全不作为,每一代当权者,都想出种种办法,派出无数猎杀小队,深入万兽丛林,力图控制兽群的数量,降低或减轻兽潮爆发的强度。
  猎杀小队如果能够活着从万兽丛林回来,他们的收益是非常丰厚的,不说他们找到了各种天才地宝,只是从猎捕的兽类身上,他们会获得无数的原材料,进而制造出各种各样的宝贝,从而一夜暴富。
  然而万兽丛林终究是万兽丛林,这片丛林的范围非常广泛——具体有多么的宽广,云朵并不清楚,从知情者的描述中,云朵猜测:整个万兽丛林,恐怕比非洲大陆还要大,堪比欧亚大陆的面积,
  这里隐藏的兽群,数以十亿计,单纯靠绞杀,根本做不到消除兽潮的目的。
  在这片万兽丛林中,野兽非常凶残,非常狡猾,在于人类的数万年搏斗中,它们学会了各种生存技巧,比如,伪装成一根枯枝的蛇类,伪装成一朵鲜花的蝴蝶,伪装成一片树叶的毒蛾——而这些,都还是普通兽类的生存本领。
  这里还是妖兽丛林,除了一些普通兽类外,还有一些修炼成精的妖兽妖树。它们的伪装技巧以及他们的凶残,穷尽了人类的想象力。
  比如,一片看似平整的地面,有可能是幻兽幻化出来的迷幻场景,如果你不加防备的踏入这片平地,可能就成了幻兽的食物。
  比如,有时候看似茂密的林木,枝条藤萝纠缠在一起,看不到一点缝隙,然而,大步走过去。却发现没有任何阻挡的东西——这有可能是低级妖树施展的迷障,你如果不加防备的走入这一片区域,有可能平安无事,有可能被吞噬成为肥料。
  不过,这些妖树、妖物毕竟智商不高,它们幻化出来的场景,只是对周围环境的低等模拟,如果仔细观察,总有破绽存在。最简单的是:光线的急剧变化会令它们反应不过来,从而使得自己的伪装色暴露。
  而所谓的光线的急剧变化,指的就是早晚之间,太阳升起落下的时刻。
  天空的火烧云逐渐变得灰暗,云朵借助急剧变化的光线,仔细观察着面前这条三米宽的通道,发现地面与周围的枝条,没有任何色彩与明暗的变化,他悄悄地松了一口气,迈动小短腿,走到其中一棵巨树下。
  他在巨树的根部摸索半天,从树根部取出一根树藤,树藤上方,是一个铜质金属钩抓,云朵将钩爪握在手中,然后像小兔子般警觉的四周望了望,这才甩动钩爪。
  钩爪飞上了半空,钩住了三米高空一根水平枝条,云朵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再度左右望了望,而后猛地一拉手中的绳索,头顶顿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一道绳梯从枝条间坠下。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