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兽潮攻击下

第二百三十二章 兽潮攻击下

  第二百三十二章兽潮攻击下

  丁灵快速回答:“能在第一道桥上面站的人,全是在摩云城居住三年以上的老移民,或者是由三年以上老移民作保的移民家眷,他们手里的灵石枪,同样是不对外销售的。

  我们测试过,凡人的目光,五十米可以看出人的鼻梁形状,一百米可以看清人脸模样,二百米可以看出头部和肩部的人形轮廓,而三到四百米只能看出服装颜色,七八百米可以看出人体的动态,比如行走和跑步。

  所以,对凡人的视力来说,二百里外已经是射击极限了,超过二百米远他们看不到具体人形,射击的命中率估计跟射击月亮的命中率相同。

  所以,我们分发给他们的枪支,在二百米的距离上,威力输出能够保证达到百分之七十,在一百米的距离上威力输出能够达到百分之八十,在五十米的距离上,威力输出至少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五。而百分之百的威力输出,估计可以重伤炼气中期修士。

  但同样的,他们也需要承受灵石枪的后坐力。我们已经把枪支的后坐力极力缩减了,但依然有百分之十的后坐力需要他们承受,因为凡人的承受力有限,这就限制了我们灵石枪的威力……”

  唉,所谓枪和炮的区别就在于此。被称之为枪的武器,后坐力是人体所能承受的,而到了人体不能承受的时候,那种武器就该称之为“炮”了……云朵看了看桥面上布置的晶石大炮,如今那些晶石大炮都是由练气修士操纵,而枪支,基本上分配到普通凡人手中。

  云朵想了想,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们最外围这道彩虹大桥,距离地面大约三百米,没准还超过了三百米——你刚才说凡人的肉眼,在三百米距离上只能分辨衣服的颜色?”

  丁灵想了想,马上补充:“这也没关系,我刚才说的是水平射击。如果我们的灵石枪垂直向下射击,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再说,我们修建这三到彩虹桥,并不是想着把敌人拦阻在三道彩虹桥之外,相反,当敌人进入到我们的彩虹桥之间,现在三道彩虹桥之内,那才是陷入了蜘蛛网里无法跳腾。

  师尊,我们已经推演过:敌人在三道彩虹桥之外,我们就依仗空中轰炸对付他们,若是空中轰炸不能够拦阻敌人,那就放他们进来,在第一道与第二道彩虹桥的夹角之处伏击他们。

  若是还不行,我们就把他们放过第二道彩虹桥,然后在第二道与第三道桥梁之间夹击他们……

  师尊不用担心,我们这里每个凡人手上拿的灵石枪,就相当于一个炼气期修士。数万炼气期修士,这是一个大门派都拿不出这么多的练气修士。如果这样,我们摩云城还能被妖兽轻易攻破,那妖兽早就已经横行岳森大陆了。”

  丁灵这话,倒是说的充满信心。

  从某种方面来说,云朵修建的这三道彩虹桥,论牢固性那是天下第一。它本身跨越上千里,以数千里土地内蕴含的土系力量,再集合三道灵脉之力浑然天成。

  它已经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了,而对于修士来说,一条灵脉的力量足够一个大型门派吸收数千年,培养数万,数十万弟子。哪怕一个化神修士想要一次性吸干一条灵脉,估计也是力有未逮,更何况这三道彩虹桥是几条灵脉的集合力。

  因为自信三道彩虹桥的坚固,所以丁灵不怕把敌人放到三桥之间,相反,丁灵希望把敌人引到三桥之内——在密如蜘蛛网的三桥枝杈上,平民百姓一杆灵石枪在手,可以采用的战术实在太多了,而他们藏身的阵地却又是牢固不可破。

  在这种情况之下,丁灵望着远处密密麻麻如同地毯一般的兽群,目光充满了轻蔑。

  妙法没走远,是想告诉摩云城他们兽群数量多吗?

  虽然人们常说“蚁多咬死象”,可是一头大象的死亡需要多少蚂蚁付出生命?你家的蚂蚁足够多,多到可以拿大象当日常食物了吗?不,大象毕竟不是蚂蚁的日常食物,可见蚂蚁再多,也付不起挑战大象的……牺牲。

  来袭的鼠群有百万,可是摩云城不是一头大象,它是一个大象群。妙法想要用兽多来威胁摩云城,那么就看你付得出这个伤亡比例吗?

  这时候,轰炸还在继续,爆炸声响成一片。摩云城数年积累,攒下的灵石炸弹何止十万枚。高空中的巡逻小队不要钱一般丢下数以百计,数以千计,数以万计的炸弹,以至于密集的爆炸声从没有简单,凡人的耳朵只听到连续而绵长的嗡嗡响,地面上因爆炸的掀起的烟柱,已经成为一片森林了。

  这种轰炸程度已经超越了地毯式轰炸,超越了饱和式——空中巡逻队的修士不懂什么是饱和式轰炸,他们不管地面的爆炸是多么密集,只管不断地把炸弹向下面扔。地面上一道道火焰柱子不断腾起,无数火焰柱子宛若竖立成森林,而且是那种密不透风,只见火焰,不见天日的森林。

  不一会儿的功夫,妖兽的大部队终于抵达了火线。

  妖兽的前锋主要由低阶妖兽组成,这些妖兽常常是一阶妖兽,修为只有炼气初期水平,它们纯以数量发动冲击,这些低阶妖兽的身躯,密密麻麻的铺满了大地,即使最狂烈的轰炸,也不过让他们的队形变得稍有稀疏,只要爆炸声稍有松懈,他们的身躯立刻塞满大地的空隙。

  这种低阶鼠类仿佛没有死亡概念,完全忘了生死之别。或许死亡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极其快乐的事情。他们你争我抢的蜂拥而上,哪怕头顶上的轰炸依旧,哪怕身边同样血肉交织,他们也浑然忘我的只顾着往前冲锋。

  碧汀派出去的搜索队,有一只曾经摄录了鼠群返回的状况,其中一位派出修士更是葬身在鼠群手里。然而,看录像远远没有亲身感受那么真切,那么震撼人心。

  真实的战争不是看电影。

  电影中主角总是有无穷无尽的炮弹,而现实中,无论鸢萝谷多么富有,每一位空中巡逻小队的成员,身上的载弹量也是有限的——炼气修士们每人携带的存储装置容量都有限,而采用密集投弹方式进行地毯式轰炸,一次投下的灵符至少有数百枚。即使再大的存储装置,几轮下来也要倒空修士们的储物袋。

  空中的修士们飞行速度极快,他们操控着灵禽在空中往复十个来回,也不过一眨眼时间,而在这十个来回当中,他们投下的炸弹至少要超过五千枚。

  五千枚灵石是一个很大的体积,五千枚灵石制作的符箓也是一笔昂贵的费用。地面上的鼠群,数目接近百万,千余枚炸弹投下去,对于他们的总体数量来说,连个小浪花都溅不起来。数十名空巡人员投下的炸弹,还是炸成一线,炸成一片,但百万级别的鼠群迅速淹没了所有火焰,所要爆炸。

  鼠群的前锋快速的接近了第一道彩虹桥,那些老鼠的面目已经清晰了,只见这些老鼠每只都有成年兔子大小,两眼赤红、目光专注,虽然长途奔跑,但这些老鼠却丝毫没有觉得疲累,它们全部呆滞的盯着前方,似乎奔跑是它们鼠生中唯一的目的了。

  这时,空中巡逻小队飞行的空域,终于与鼠群中路大军重合了。

  如果说,鼠群的前锋都是一阶妖兽,偶尔夹杂着一些二阶妖兽,攻击力不值得一看,在空巡队面前就是待宰的羔羊的话。鼠群中路大军至少是由三阶以上的妖兽组成,这些妖兽已经可以外放法术了。它们遇到空中轰炸,很多妖兽下意识的向空中释放自己的本身技能。

  于是,地面上蠕动不群的老鼠肉毯,仿佛突然盛开了一朵朵小花,那些从鼠嘴里喷溅到空中的法术,有火系的,有水系的,还有少量冰系的,但大多数都是土系法术。老鼠们施展的法术依据修为高低,形成的法术柱也有高有低,修为高的老鼠,喷射出的法术柱直达云霄,修为低的老鼠,喷射出的法术柱只不过是地面矮矮一层小灌木。

  然而,这些喷出法术柱却大大影响了空中巡逻小队的轰炸。很多从空中丢下的灵符还没来得及降落到地面上,就被密集的法术击中,其中,土系法术威力虽然不强,但撞击力与防御力却十分不弱,这种法术将坠落的灵符再度撞向空中,引得灵符凌空爆炸。而爆炸后,向地面发射的冲击波,被一层层土系法术所遮挡,引得地面烟尘滚滚,却很少有飞溅的血肉。

  灵符凌空爆炸后,向空中发射的冲击波,使得空巡队不得不加大飞行高度。于是,他们投下的炸弹就更受风力影响。那些灵符直坠千余米,中途哪怕一点点微风,都能够让它偏离预定目标很多。所以,空中巡逻小队对于鼠群中部大军的轰炸,效果立刻减弱了许多,而恰在这时,大多数空巡队的成员,腰里的储物袋接近空了。

  只是那么稍稍放松一下,一瞬间,鼠群前锋过了第一道彩虹桥——如果他们再转头继续追着鼠群前锋轰炸,投掷的炸弹有可能落在彩虹桥上,误伤了桥上的百姓。

  对中路的轰炸效果不佳,前锋又进入双方交织地带,身上的弹药也不多了……在这一瞬间,云朵已经发现问题,他抬手想提醒丁灵,但马上又放下手臂,静静地等对方反应过来。

  成长,是一个慢慢地过程。本“我”觉醒后,必须自己意识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这才能成长,“别人”替他想到做到,这不是成长。

  丁灵只用了片刻,立刻呼叫空巡队:“空中小队立刻回撤,快点,你们先回去补充灵符,剩下的我来……”

  停顿了一下,丁灵居然说出云朵记忆中的一句名言:“地面上的争夺,终究要靠地面部队来解决……”

  随着丁灵挥手下令,桥上的平民百姓开始投掷灵符炸弹。

  数万名平民百姓一起出手,他们投出的符箓,虽然横向距离飘落的不远,可是在第一道彩虹桥下方,在垂直于桥面的地下,还是掀起了密密麻麻的爆炸声。爆炸引得大地不断颤抖,即使在高高的彩虹桥上,平民也能用肉眼观察到桥面的上下颤动。

  当平民百姓投出第一轮炸弹的时候,空中巡逻小队成员开始撤离空中,多数空巡小队的成员返回后,立即补充炸药,准备参加新一轮的战斗,而其中的聪明者则忙着更换随身携带的武器——因为接下来的战斗将在三桥之间进行,在这样的地形战斗,依靠空中投弹方式已经不行了,下面需要的是精准射击。

  也在平民百姓投出第一轮炸弹的时候,碧汀换上了一身地面巡逻队的制式铠甲,这套铠甲是云朵在鸢萝谷设计出来的,男性铠甲充满阳刚之力,而女性铠甲则如同女武神一般充满曲线性……碧汀扣下面罩,挥手招呼自己的两名弟子与他同时升空。

  身在半空中,碧汀大声吆喝道:“对方没有空中力量,孩子们,随我冲杀第一阵。”

  碧汀说罢,带着自己的两名弟子像炮弹一样冲地面射去。

  得到碧汀的招呼,原属鸢萝谷的出战修士争先恐后跳到半空中,他们换上自己的服装,按平时训练时与伙伴搭配在一起,冲着大桥下面俯冲而去。

  “开火!”留在桥面上的鸢萝谷参战修士丁灵,毫不迟疑的下令开火。云朵背着手站在丁灵身后,完全不干涉对方的指挥。

  数万具灵石枪一起开火,场面真是壮观啊。

  只见到数万道光柱射向地面,在地面上形成一道编制严密的光栅,奔跑中的老鼠迎头撞向光柱,身子像夏天的雪球一样迅速融化,升腾成气体。随后,不断的有老鼠撞向光栅,不断的有老鼠从光栅的间隔空隙钻了过去……

  也就在这时候,空中的碧汀一声叱咤,晴天里突然响起了一声霹雳。紧接着,霹雳以光的速度飞临到地面,它迅速沿着地势的起伏,平铺成了一张雷电网。雷电网中,被击中的老鼠直直的跳了起来,浑身带着焦臭的皮肉烧灼味。

  空巡队刚刚撤离,这时候填补空中的都是参战修士,以及他们所带领的仆从修士,碧汀位于众人之前,最为显眼,最为突出。

  在碧汀的叱咤声中,鼠群中部同样响起了一声响亮的喝叫,随着这身大喝,晴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支木箭,这根木箭没有尾羽,外形像是荆棘的毒刺。

  木箭移动的速度很快,在移动中它迅速的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眨眼之间,木箭化身为万千暴雨梨花,在空中形成了一道由密集木箭组成的墙壁,快速的向半空中的碧汀撞去。

  碧汀身后的两位弟子,职责是保护碧汀,以便让碧汀专心施法。看到木箭形成的墙壁撞击而来,两位徒弟一抬手,两道雷电形成的电网突兀的出现在半空中,这两道电网垂直于地面,先后迎着木箭形成的墙壁扑去,当三网交会的时候,霹雳的爆响密集一片,简直像帕格尼尼小提琴奏出的连续颤音。

  雷系法术不愧是攻击力最强法术,虽然两位小徒弟目前不过是练气大圆满,而妖兽方施展的法术大约是筑基大圆满法术,可是三网撞击,第一道电网使得百分之七十的木剑损毁,第二道电网撞击过后,空中再没有一根木箭存在。

  碧汀施展的雷电网是平铺在地面上的,两个小徒弟施展的雷电网是垂直于地面,相对来说,两位小徒弟施展的法术要显眼的多绚丽的多,以至于桥上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被小徒弟的法术所吸引……但其实,当小徒弟们击落了木箭墙,碧汀已经冲着地面连续释放了三次法术。单轮施法速度,以及法术的涵盖区域来说,碧汀的雷电法术已经到了金丹期攻击力的极致。

  这还不算完,碧汀得到小徒弟的保护后,中间恰好可以歇息一下。但这一回转灵气,看到自己居然被人偷袭,他转过身来,冲着木箭飞来的方向大喝一声,伸手轻轻一点,从他的指尖闪过一道灵光,于是,从刚才射出木匠的方位,时间几乎不差先后的传来一声惨叫。

  只见鼠群中央部位,一只像小牛犊般的硕大老鼠被电的外焦里嫩。

  论偷袭,木箭速度能比得上电的速度吗?我不偷袭,别人以为我不会偷袭吗?那是我好心肠好嘛。

  过去的碧汀并不是一个小心眼的家伙,过去的碧汀为人很宽厚,甚至趋于懦弱。最不擅长的是睚眦报复。可自从他成为“鸢萝谷第一攻击手”之后,碧汀最见不得别人小看自己,他信心满满的第一个出战,就是想确定自己摩云城第一攻击手的地位。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居然有人敢偷袭自己,居然有人能偷袭自己?……什么世道?

  雷系法术攻击速度快,碧汀一个金丹初期修士,攻击一个筑基大圆满期的妖兽,原本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更何况雷系灵根因为攻击速度快,越阶挑战都能够做到,如今对上比自己低一个级别的对手,那更是全面的碾压……

  不过,没人知道,碧汀为了报复强行回气,为了加快攻击速度以及攻击威力,一次性将体内的灵气全部输出。因此这一击过后,碧汀其实只剩下喘息之力。

  电影中的主角可以无限弹药,碧汀不能。以他的修为,如果悠着点打,一边战斗一边回气,那么跟人连续打上一年也不会觉得累。

  可是碧汀要表现自己,再加上地面的鼠群实在密集,所以刚才三击,碧汀是全力出手的,消耗的灵气来不及恢复的灵气,所以才在三击招数之后,借助弟子的掩护休息一下。等到报复完了偷袭者,碧汀身上剩下的力量,只能留着保命了。

  幸好此时后继队员也赶到了。后继赶到的队员虽然没有碧汀的战斗力,但常磊的火海、周融的荆棘林,再加上赤炉、司菊、王玮等人的合力,鼠群的前锋几乎没有多少漏网之鱼。

  王玮是碧汀之外摩云城第二位金丹修士——至少在明面上的他是唯有的两位金丹之一。他上来之后,空中修士的打法悄悄改变了,筑基期修士冲锋在前,毫不吝啬的施展各种法术,完全不怕自己灵力耗尽。而王玮在高空并不参与攻击,他负责左右救援,保护遇到危险的修士们。

  鼠群的后军逐渐接近了,光是它们的中军几乎都由三阶以上的妖兽组成,如今鼠群中军还在与空中人员缠斗,趁这功夫,残余的鼠群前锋迅速越过第一道彩虹桥,开始向摩云城纵深突进——没办法,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杀不胜杀。

  云朵手指微动,丁灵这时挥手下令:“筑基修士留下,在桥面继续坚持,平民按小队撤往第二道彩虹桥,炼气期修士在后面掩护。”

  脚下距离三百米的地面上兽潮涌涌,由老鼠形成的大军不计生死的向前、向前。虽然它们比起鼠群中军来说,单个的体型都不大,但它们那百万级别的跑动,使得桥面颤动不已。云朵目光瞥见桥面上一颗小石子儿,这小石子儿像是桌上的乒乓球一样,正随着桥面的起伏轻轻的上下跳跃,跳动幅度越来越大。

  扭头望去,桥面上虽然战况剧烈,不断有人在桥面上发射灵石枪,地面上也不断有火星与枪弹坠落,但平民百姓的撤退次序并不混乱,轮到撤退的平民用胳膊夹着灵石枪,左胳膊握成拳头,他们把拳头紧紧塞在嘴里,脸上热泪滚滚。而没轮到撤退的平民一点不慌乱,继续在桥边向下射击着,他们的射击速度不断加快,加快,仿佛下一刻自己就没有射击机会一般。

  鼠群中军接近外围彩虹桥了,如今桥面上剩下的基本上是筑基期修士,而炼气期修士形成的人行走廊向后延伸着,形成一条夹道保护着平民百姓疏散。这时候,那些平民已经踏上了周围引桥、支线桥的桥面,开始按照修士的指引站位布防。

  丁灵最后望了一下撤退的平民百姓,这时候,有平民百姓晕倒的,或者有因为恐惧而瘫倒在地的,这些人常常由炼气期修士一把提起来,亲自夹持着,撤往附近的桥面……真实的战争是那么令人无奈,身处局中往往感到一种无力回天的沮丧。

  丁灵对于撤退的局面微微点点头:虽然撤退的过程有点小瑕疵,但是目前这种局面已经很难得了。他扭过脸来,冲着剩下的筑基修士大喊:“准备晶石炮!”。

  听到丁灵的这个命令,不少筑基期修士开始用晶石填充大炮,也有不少空手的修士埋头从自己的储物装置中,掏出一具晶石大炮——并不是所有的筑基期修士都能够掏出晶石大炮。晶石大炮这东西需要上品灵石才能够驱动,所以,只有鸢萝谷嫡系修士,才能够奢侈的使用大炮。

  当丁灵下令开炮的时候,云朵已经换上了作战铠甲,身子同时升到了半空中,他的身后,一左一右如影所从的浮现了两道女性的身影,一具女性的身影在阳光下显得有点虚浮,影影绰绰的仿佛鬼影子;而另外一道身影则比较凝实,甚至有点金属质感,是实实在在的傀儡身材。

  前一道身影当然是鬼修锦程了,后一道影子是手举大镰刀的傀儡曼珠。

  大桥上,丁灵高声喊道:“自由射击,开炮!”。

  话音刚落,云朵已经俯冲下去。与此同时,他身边一左一右的曼珠与锦程,快速越过他的身影扑入鼠群当中,搅起一团团血风腥雨。

  “冰封千里”,云朵身后的修士王玮出手了,他射出的法术箭嗖的越过云朵,端端正正射到地面。刹那间,地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层,很多正在奔跑的老鼠一瞬间被冻结成冰雕。

  云朵是最后出手的,他出手的招数自然是新近练成的“断水诀”,借助冰层的威力,断水诀覆盖下去,无数老鼠浑身的皮肉瞬间蒸发,地面上只剩下了一堆骨骼,而这些骨骼又快速变成粉末。

  云朵出手的时候,碧汀已经恢复过来了,他带着两名徒弟赶上了云朵,并且保持着与云朵平行姿态,看着云朵身边两个女人左动右跳,远攻近战的杀成一团,三位徒弟前后奔跑,不断拾遗补缺。他委屈的看了看身后的两名徒弟,一边施展出自己拿手的雷电法术,一边低声嘟囔:“徒弟太少了啊,才收了两名徒弟,看来今后要多收几名。”

  云朵的参战极大的激励了修士们的战斗激情,那些仍在最外围彩虹桥上的修士们,如果手中有晶石大炮,他们便操控着晶石大炮,用最快的速度射击,而那些没有分发到晶石大炮的修士们,不用云朵招呼,他们涌身跳入空中,尾随着云朵杀向了鼠群。

  战斗瞬间进入到白热化,云朵的攻击像是在鼠群最前方划了一道线,死亡线。特德身躯横向飞行着,在他飞过的地面上,奔跑的老鼠顿时成为灰烬。而她的两位女侍,以及剩下的三位徒弟跟在他后面捡漏,后继的老鼠纷纷被他们补枪。这道死亡线被他们反复涂抹,前赴后继的老鼠撞到这根死亡线上,无一遗漏的成为灰烬。

  于是,鼠群的中央大军推进的速度终于迟钝下来,恰在这时,空巡队成员补充完弹药返回了,这次他们加载的符箓威力更大,一颗颗超大威力的符箓从空中投掷下来,每一颗炸弹落地,都是地动山摇。

  超级炸弹有超级炸弹的好处,虽然超级炸弹数量少,但对于士气的打击,绝对是无与伦比的。

  几颗超级炸弹投掷下来,地面上出现巨大的深坑,在超级炸弹爆炸形成的弹坑附近,周围二三百米的老鼠都被气浪与冲击波炸飞到半空中,于是,当每颗炸弹投掷下来的时候,因为不知道炸弹要落在何方,地面上的老鼠纷纷四处躲避,导致鼠群的队形乱了套——它们终于不再全体蒙头向前冲了。

  突然间,鼠群后军飞上来几只老鼠,这几只老鼠显然是鼠群当中的蝙蝠或者鼯鼠一类的飞行鼠,这几只老鼠飞行在空中,嘴里唧唧叫个不停,前方四窜的老鼠听到这些飞行鼠的喊叫,慢慢的停住了脚步,似乎冲茫然中清醒,正在回忆自己的使命……

  飞行中的云朵身子一转,随手一挥间,手中多了个长枪,枪尖噼里啪啦闪动着电光,电光一闪,一条远比碧汀更加粗大的雷电柱劈向了那几头飞鼠。

  锯齿般的闪电以令人目不暇给的速度劈到了飞鼠身上,几声激烈的惨叫过后,刚刚飞上来的飞鼠马上坠落。与此同时,几头正在向上飞升的飞鼠开始了迅速躲避动作。

  后上来的几头飞鼠似乎智商高一点,它们甚至学会了逻辑分析,借助躲避的动作,趁云朵正在攻击先前那几头飞鼠,它们曲曲折折的在空中窜动着,窜到了修士的队伍中,开始与修士近距离缠斗起来,以为这样云朵会顾忌误伤同伴,不敢随意发大招。

  可是它们错估了雷电的攻击速度,也错估了云朵腾挪的速度。已经摸到空间法术门槛的云朵,攻击起来身影飘忽,前一刻他出现在队伍最前锋,不容人眨眼的工夫,云朵身子突兀的出现在队伍中央,甚至出现在一头金丹期飞鼠身边,他的手甚至触摸到这头飞鼠的脖颈上,笑容很亲切——这笑容吓的飞鼠亡魂丧胆。

  手指挨到了飞鼠身上,云朵施展的当然是性质温和的震水诀了,震水诀一发,这头金丹期飞鼠瞬间被蒸熟,下一刻,这头飞鼠从空中消失,而云朵的身躯穿越空间,出现在另一头飞鼠身边,冲这头飞鼠满意的微笑——他很满意这头飞鼠的一身皮毛,油光水滑的,做成皮大衣一定很不错。

  云朵的动作落在地上那群老鼠眼中,感觉云朵简直像鬼魅一般,瞻之在前,望之在左,忽而在上,突然在后。即使是金丹期妖兽也无法察觉云朵的运动轨迹,每次云朵的出现都是那么突如其来,仿佛满天都是云朵,满天都是它的存在……这太可怕了。

  会飞行的老鼠数量并不多,空巡队经过多年的磨合,最擅长组队攻击,而且攻击的花样百出,见到飞鼠飞进他们的队伍,立刻开始分解组合腾出空地来,任云朵表演。然而云朵的表演太可怕了,一刹那云朵出现在各个飞鼠身边,这些飞鼠接二连三神秘消失。如此鬼魅如此妖孽,以至于到了最后,地面上的妖兽与修士都不敢望向云朵,如此一来,飞行队优美的分解组合动作反而引入他们眼中……空中编队的飞行表演真好看呀!

  仅仅一眨眼的工夫,残存的鼠群前锋已经越过了第二道彩虹桥,正面扑向第三道彩虹桥。这时候,桥面上的枪弹灿如烟花,一道道各色法术垂直飞向地面,在地面编织成网,不同的法术呈现不同的颜色,一道道网纹美丽的令人心跳,然而这却是死亡的心跳——令人触之则死!

  这是一场立体式战斗,空中的战斗趋于白热化,地面的战斗更加剧烈。

  就在鼠群中军触及到最外围彩虹桥边缘时,陡然间天色一暗,空中一个炸雷响起,这炸雷似乎是从灵魂中响起,天空与地面都因此抖动了一下,但肉眼所见的桥面却丝毫没有颤动,以至于听到那声炸响的修士都楞了一下,怀疑自己听错了。

  地面没有动,但修士的灵魂动了,那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感,感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在威胁自己,而自己生不出一丝反抗之心,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藏得好好的。可是这一刻,修士们腿软得很。

  “嗡——”,鼠群还没有反应过来,彩虹桥面上的丁灵下意识吹响了紧急撤退的号角,而在天空中的云朵刚刚冲一头蝠王笑完,把这头蝠王完美的收入自己空间里,身体突然顿了一下,随即,头也不回的飞向最近的桥面。与此同时,空中战斗的修士也如斯尾随,纷纷顾头不顾尾的冲向最近的桥面。

  老鼠的灵魂似乎跟人修略有不同,至少他们的反应慢了半拍。由于人修纷纷撤退,鼠群感觉压力一松,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庆幸,天地间突然出现一道密密的雨帘,眨眼之间,雨下的越来越密,倾盆大雨瞬间而至,地面被雨滴打得水花四溅,整个天地都被雨帘遮盖。

  这雨滴并不是由普通的水形成,只见雨滴落到老鼠身上,正在突击最外围彩虹桥的鼠群中军,突然凄惨叫声一片。仔细一看,这雨滴就像是浓硫酸一般直接腐蚀了老鼠的皮肉,深深的嵌入到老鼠的骨骼深处。

  鼠群再密集,密集不过瓢泼大雨下的雨滴。

  鼠群被大雨浇了一个透,那些好不容易躲过枪林弹雨的低阶老鼠凄惨的叫着,没有当即死亡的老鼠满地打滚求放过——然而,地面的雨水里却没见丝毫血迹。

  妙法天君一直没有走远,他以化神修士超强的感应力,在千里之外观察着这一场战斗。看到暴雨突然降下来,妙法天君不禁打了一个哆嗦,他转身对着身边一位人间修士询问:“这是,这就是化神天劫中的蚀骨雨吗?”

  他身边的这位人类修士拱了拱手,平静的回应:“天君,贫道修为不足,看不到那里的战斗。”

  妙法天君摇了摇头,想了想,又追问:“绿袖道友,你感觉到什么没有?”

  这位名叫绿袖的修士轻轻摇头:“世间万妙道法,可惜我的修为不够,感触不到……嗯,按天君的描述,我感觉那雨滴确实很像化神天劫中的蚀骨雨。

  以前我靠近摩云城的时候,每当进入摩云岭五百里范围,心中隐隐感到有股不寒而栗的力量存在,啊,不,这股力量更加强大了,如今我身在这里,竟然也感觉到,摩云城方向传来的浓浓威胁。以前我以为这股威胁来自摩云大鹏,是摩云大鹏警告我不准靠近,现在看来不是这样的。

  天君,请你再描述一下你感觉到的景像。”

  妙法天君闭紧了双眼,慢慢的伸出神识,感应那处风雨。

  风雨如晦,妙法天君的神识探进去,感觉神识仿佛被吞噬了般陡然消失,而神识的尽处一片黑暗……

  “像是……那风雨像是无底黑洞,能吞没所有。我看不到摩云城修士,看不到他们在风雨下如何躲避,只能看到还没有进入雨中的鼠群——它们被吓坏了,充满了惊恐……”

  绿袖点点头:“传说,化神天劫与元婴天劫不一样。据说,化神天劫是九九八十一劫,其中确实有蚀骨雨、透骨风、销魂梦等等。据说这几个劫难降临的时候,没有雷电的咆哮,周围一片寂静,而渡劫之人不知不觉陷入其中。据说,那些雨滴或阴风吹在身上,能将化神修士的一身修为一点点吹去,直到成为灰尘与粉末。

  听天君的描述,这场雨确实有一点类似于蚀骨雨,可是……威力为什么如此小呢?一滴雨滴下去,原本应该连化神修士的身躯也阻挡不住,如今,鼠群前锋不过是一些一阶二阶妖兽,怎么会有伤而不死的状况出现,他们为什么还有气力哀嚎?

  天君,既然这是场蚀骨雨,桥面上的修士如何躲避这场雨的,天君再感觉一下,告诉我桥面上的修士如今是什么状况?”

  妙法摇了摇头:“桥面上升起一道圆弧形的穹形罩子,以至于整个大桥像一条条管道,我的神识进不到管道里,神识被雨水吞噬的很厉害,我勉强感觉那些修士身在管道中,应该没有什么大的伤害。”

  绿袖点点头:“那就没错了,蚀骨雨是对付化神天君的,如果桥面上的防护阵能够防御蚀骨雨,天君的神识理应感触不到里面的东西……看来,这是弱化版的蚀骨雨,至于鼠群前锋为什么伤而不死,我猜他们是小心的控制了天劫威力。天劫……,天劫可以被控制,天道何在?”

  绿袖风中凌乱起来,精神受到很大打击——这场景颠覆了他一贯的认知。他以前所学的、所知的,如今看来全不靠谱。今后他该信谁?!啊啊啊!(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21906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