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天幕的秘密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天幕的秘密

  第二百三十一章天幕的秘密

  碧流这次问的是丁灵,后者马上解释:“没有,一号留影璧我只是看了前半段。l,”

  碧汀拍着桌子催促:“那还等什么,赶紧都放出来,我们看看是不是只要靠近天幕过久,会导致修士毫无征兆的陨落。”

  二号留影璧是从远处拍摄的天幕。

  只见天幕周围静悄悄的,几乎没有妖兽活动。而二号留影璧的拍摄者,还仔细拍摄了地面只见距离天幕五里范围内的泥土上,周围寸草不生,土壤完全颗粒化,虽然土地颗粒外表很湿润,却不能生长任何植物。

  “撤离了妖兽们都撤离了附近他们就这样放着天幕不管不顾,我还以为他们会重兵把守天幕呢”,碧溪喃喃的自语说。

  碧汀敲着桌子,若有所思的自问:“靠近天幕的地方寸草不生看来,碧流师兄说得对,这天幕确实对生物有妨碍。”

  云朵这次回归之后,重新界定了修士们的道号,他决定修士们一旦拥有道号就终生不变,以免人名随着修为变来变去的,弄得大家摸不清原来究竟谁是谁。

  因为这个命令,碧汀、碧流放弃了自己青字辈的道号,统一改用碧字辈的新称呼,而云朵因为第一个道号就是青字辈的,所以目前唯有他还可以使用“青枟”称号。

  二号留影璧摄录的时间较长。看来拍摄者很机智,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过久,因此,他拍摄的范围也很大。

  在二号留影璧内拍摄的录像当中,隔着天幕,依然可以看见对面的大河流淌,甚至可以看到河对岸修士的表情。而在二号留影璧的结尾,河对岸有几位修士飞临天幕旁,近距离的观察河北岸的情况这时,二号留影璧的拍摄者走进了天幕,隔着透明的天幕与对方打招呼,双方似乎用手语交流了一段时间,但最终,二号留影璧也是突然间屏幕变黑。

  三号留影璧拍摄的是丛林的状况,只见距离天幕约五里的地方,森林似乎被刀砍斧凿一般,连生长的树枝都被齐刷刷的斩断五里之外的树木保持着完好,保持着茂密,而距天幕五里的内圈,土壤完全颗粒化,寸草不生。

  “连大一点的石子都找不到啊”,碧流感慨道。

  云朵摸着下巴,突然插话:“再播放一遍二号留影璧,就播放最后一段。”

  最后一段是双方隔着天幕彼此打手语,这手语并不是通用手语,大家只好连蒙带猜双方在说什么。

  似乎,对方再问二号留影璧射入者原本属于哪个门派,是谁的弟子。而二号留影璧的摄录者恰好是从蓝玉城平民百姓中筛选出来的,他原本没有灵根,到了摩云城才开发出灵根,从而引气入体进入仙门修炼

  严格的说,摩云城不是什么门派,虽然云朵原本属于旋天门,但蓝玉堡的修士从没有以旋天门修士自称,而如今,蓝玉堡的修士来源很杂,收容了很多森林中被打散的修士队伍,因此,也算不上纯粹的门派。

  于是,二号留影璧的摄录者无法答出自己所属的仙门。至于他的师长嘛,他倒是回答他说出了魏霓裳的名字,可惜魏霓裳是一个俗家姓名,根据这个姓名,无法判断门派所在。

  二号留影璧的摄录者也试图反问对方一些问题,比如问对方属于哪个门派,比如问如今南岸的情况怎样可是对方回避了他的问题。只顾着追问摄录者妖兽森林中的状况,却对自己这边的状况一语带过。

  整个交谈过程中,趴在天幕边的南岸修士没有任何异常,留影璧的摄录过程是突如其来中断的。看三号留影璧摄录的情况,天幕北岸应该不存在妖兽攻击。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座天幕很有古怪。

  云朵指点着众人不断放大屏幕,他选取的景象是透过天幕观察天幕外流淌的河水他发现,河水非常清澈,清澈程度甚至接近他在芥川内,看到的那条有龙瘙组成的黑水河。

  “潴龙到哪里去了不是说,大河里遍布水中妖兽吗为什么如今大河里静悄悄的,只有波涛,连条鱼都没有见到”云朵讶然问。

  碧汀回答:“看来,天幕确实有问题,我们看到的天幕外河水,只能够看到短短的视线内距离,那条大河很宽,也许五里外,就有了生物。”

  碧流颇有点不解,他望着河水,幽幽的问:“过去兽潮每次爆发,总想着突入人类的城市,与人类争夺地盘。可这次怎么只想着守卫大河修建起这么一道天幕是为了什么,单纯防守吗”

  会议室内一片沉默。

  过了一会儿,云朵叹了一口气,轻声提点:“妖兽如今也有化神修士了。”

  在座的几位修士,恍然大悟。

  是呀,妖兽也有与人类对抗的化神修士了。

  之前的几次兽潮爆发,具体情况怎样大家不清楚,但从遗留下的典籍上看,妖兽们纯以数量取胜,靠排山倒海、巨量的兽群前仆后继,不畏死亡的冲击人间修士的防线。因此以往每次兽潮爆发之后,损失最大的是妖兽,,每次兽潮过后,必然是妖兽的数量大减。

  而现在妖兽有了化神修士。

  好吧,妖兽的化神修士才刚刚突破化神期,与素问天君这样的老牌化神修士相比,妙法还嫌稚嫩。因此,妖兽需要一段缓冲期,妙法天君需要一段成长期。只要缓过了这一段时间,让妙法想办法稳固修为,那么整个岳森大陆,也不是不可以一争的。

  毕竟,修士们之间的战斗,最终取决于元后大修士之间的胜负,取决于化神大天君之间的胜负,只要妙法天君能够抗衡素问天君,妖兽们就能够占据半壁江山了。

  其实,回想起来,妖兽森林的面积并不小,如果给妖兽时间彻底开发妖兽森林,也许他们能够造就一个不亚于人类的修真繁荣。

  当然,单凭妖兽本身是做不到这一切的云朵不禁想到森林中那群影影绰绰躲躲藏藏的魔教门徒,这群魔门教徒躲在森林这么久了,妖兽占据了森林,那么他们是不是会轻松点为了这种可能,他们是不是指点了妙法天君如何服用丹药毕竟丹药这个东西,妖兽们以前没有接触过。

  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妖兽为什么突然突破,诞生了一位化神天君。

  好吧,这不关云朵的事。别人的阴谋诡计,只要不妨碍他,管它谁死谁活

  妖兽做事不人道,难道人类修士做事讲究了吗云朵现在头上还挂着“炉鼎”二字呢。

  这次,摩云城派出去七位修士探查,人员全部损失,留影璧只返回了四具。所以这第四幅留影璧就是最后一幅录像,如果这一段留影璧看不出什么,估计天幕的秘密就无法揭开了。

  这第四幅留影璧恰好就是那位返回的修士带回来的,这位修士原属于落英派,他也是落英派派出的两名参战修士之一。这位修士一年前在摩云岭筑的基,因为练气修士的外出历练需要有内行带领,任务最终落在了这位落英派修士头上。没想到,这位修士带领的六位炼气期修士全部陨落,自己在返回途中遇到了妖兽攻击,也身受重伤,最终陨落在摩云城中。

  作为历练的指导,这位落英派的筑基期修士,一直用眼睛观察着随行的炼气期修士好吧,云朵从鸢萝谷走出来的时候,所设计的门派队服里,板式银甲的头盔上装有留影璧镜头。因此,只要队员们放下铠甲的面盔,用目光观察什么,盔上携带的留影璧会自动记录他所观察到的东西。

  在这份留影璧里,摄录了所有同行修士的陨落。

  第一位修士确实是在天幕高空遭遇了飞禽袭击,从而陨落的。从摄制的影像上看,天幕外围已经成为了妖兽的势力范围,但大量的妖兽正在回撤,很多妖兽是数以百万计的往回迁移。而第一位陨落的炼气期修士,正是不幸遇到了回迁的鸟群,而后在群鸟的攻击下陨落。队伍中其余修士,则借助这个人的断后抵抗,逃脱了群鸟的围杀。

  第二位炼气期修士是陨落在鼠群手里,大约是他们历练的队伍正好迎头装上大群的老鼠。只见在镜头里,无以计数的老鼠铺满了地面,以至于地面变成了一个蠕动的肉毯。

  这群修士们同样采取由一人断后迎战,其余人趁机逃离的战术。断后的修士是一位擅长火系法术的修士最后的画面是:这位修士浑身冒着烟火冲进鼠群,而老鼠则前仆后继的扑向了火海。

  当最后时刻到来的时候,那位炼气期修士引发自爆。与大量的老鼠同归于尽。

  接下来,就轮到了天幕附近的场景,估计接受两次攻击之后,领队的落英派修士变得谨慎起来,他们沿途没有在招惹回撤的兽群,这才躲躲藏藏的摸到了天幕附近。

  紧接着那段录像,是一号留影璧摄录者从天幕边飞起的景象,只见他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忽然之间,从天空中坠下一个黑点,等到黑点落地,才发现是一块留影璧,而一号留影璧的摄录者,却在不断的飞翔过程中消失不见。

  领队的落英派筑基期修士快速捡回了一号留影璧。紧接着第二段图像,则是二号摄录者只见二号摄录者,隔着河与天幕南岸的修士交谈。

  在影像中,二号摄录者双脚逐渐变得模模糊糊,变得半透明状,可是二号摄录者对自身的变化毫不知情。

  接下来,二号摄录者的身体继续透明化。这股透明的状态从脚尖向腰部蔓延,等透明状态蔓延到对方胸口时,二号摄录者猛然回身,将自己手中的留影璧投射出去。随后,二号摄录者的双脚开始消散,腰部也像狂风中的尘埃般,被吹得荡然无存。

  随后是他的头部,直至二号摄录者的一切存在痕迹,从人世间彻底抹去。

  留影璧还摄录了一位练气修士留影璧被打劫的情况看来,真实的情况是,这支历练队伍其实还有一位炼气期修士幸存,两个人一起从天幕返回,可是在半路上,他们遭遇一群不知身份的修士。这群修士出手抢夺留影璧,抓捕了那位炼气期修士,击伤了落英派筑基期修士。

  于是,落英派修士被迫突围,紧跟着,他又遇到了一群五阶妖兽的围攻,等到这位落英派修士用光了身上的灵符,碎裂了身上的灵石枪,重伤突围而去,返回摩云城的时候,因伤重不治而亡。

  众人继续讨论那群出手攻击的修士是何身份,有人猜测可能是魔门修士,有人猜测是林中被打散的其他门派参战修士。云朵在那里沉吟片刻,摆了摆手,提醒:“别争了,在这片森林中,我们的敌人不光是妖兽,这一点已经可以肯定了。”

  “那道天幕是怎么回事”碧流脱口而出。

  云朵还没有回答,苏芷小心的插话:“好像是光系法术。”

  “咦,光系法术没听说过啊”碧汀咂巴了一下嘴,评价说。

  “知道那场战争是如何引发的吗”云朵自问自答:“无论之前说得多么好听多么正义,真实的理由是:大能们为了抢夺多宝真人遗留下的宝藏,发动了这场战争。”

  众人默默无语。

  云朵等了一会儿,等众人消化完这句话,他继续补充:“有人说多宝真人遗宝中,最宝贵的是那些丹药。但也有人说,多宝真人最宝贵的财富是那些收藏的典籍。”

  多宝真人收藏的典籍,云朵获得了一部分,但现在看来,他获得的并不是全部。

  如果他没有进入过芥川,如果他没有在芥川里浏览过那些仙界的典籍,他也可能不知道天幕的究竟。但通过阅览仙界的典籍,他已经隐约猜到那道天幕是什么玩意儿。

  “传说在上古时期,变异灵根,指的并不是风灵根、冰灵根与雷灵根。在上古时期,风灵根、冰灵根、雷灵根其实并不算是变异,只要知道原理,就能够从五行当中推导出我们需要的风灵根、冰灵根、雷灵根。”

  这句话,搁外面可能会让人无法理解,但在摩云岭一带,只要是修士都能领会其中的含义因为云朵本身就在悄悄制造三大变异灵根。苏芷就是一个从水灵根,转化成为冰灵根的人;而碧汀是又一个,他在云朵指点下转化成单一雷灵根修士。

  “传说,上古时期还有三种变异的修炼体系,分别称之为:时间体系、空间体系,以及光暗体系我不知道这三系灵根是如何确定的,我不知道修炼者三系法术需要什么特性,但我在一个很冷僻的记载中,看到过三系法术的记载”

  葬神平原上空游离的时空裂缝,就是一位空间法术的大能留下的法术残迹。如今,已经过了不知多少年,当初那招空间法术依然遗留着可怕的威力,可想而知,这三系法术当初有多么恐怖这才是真正的变异灵根。

  云朵话说的很缓慢,他稍稍停顿了一下,这时,同样被看过仙家典籍的苏芷悄声补充:“正因为,不知道这三系法术的灵根是怎么测试的,也不知道这三系法术是如何修炼的,所以,具备这三系灵根的人非常罕见据说,上古时期每数万年才出一个变异灵根,以至于最后连修炼方法都不再流传。”

  忽然之间,碧汀听懂了,他快速的插嘴:“你是说,那天幕是光系法术”

  丁灵想的更多,他马上追问:“师尊是想说,多宝真人还保留着部分上古时期变异三系法术的典籍,而如今,多宝真人收藏的典籍其实已经被人找到,而且有人开始修炼了,他至少学会了光系法术,所以,他在大河的北岸边设立了这个光系大阵”

  云朵点点头:“看来是了,如今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葬神平原所埋葬的是不是那位空间大能,云朵并不知道,因为他对葬神平原的探索也只是到芥川而止。但芥川里面并没有关于光系法术的典籍,只是记载了一些轶事而已。如今有人学会了光系法术,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多宝真人遗宝里有光系法术的修炼秘籍。

  芥川里的典籍没有记载三系法术如何修炼,也没有记载三系灵根如何寻找。云朵猜测,可能是这三系变异灵根的修士过于强大,而且封存典籍的手法极为特殊,以至于相关修炼典籍别人不敢窥探,也无法窥探。

  现如今,多宝真人收藏的典籍里,最有价值的部分无疑被别人得到了,但这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因为云朵也得到其中一部分。他现在仅仅只是金丹初期,还不敢轻易展示那些遗宝,等他到了金丹中期,估计就有挑战元婴中期的实力了,那时候,他或许可以大摇大摆的享受多宝真人的“造化”了。

  相比于其他苦苦修炼的修士,云朵意外的获得了一份宝藏,这已经让他很满意了,他不贪心,不去奢望多宝真人其余的遗宝。而那位奢望多宝真人遗宝的人,为此不惜发动了全面战争,最终结果却是全人类遭殃,无数无辜平民葬身与野外。

  这样子真的好吗

  “据说,光是由粒子组成,传播的方式是波形传播好吧,这些原理太深奥了,我就说我知道的。在我看过的那份典籍之中,光幕大阵是光系最基础的大阵,它可以把光线所照射到的物体同化成粒子状态,而后消散在空气之中,就如同二号摄录者身体消散在空气中一样,就如同,光幕周边的泥土呈颗粒状一样。

  据说,光幕大阵布设很简单,只要有光线,它就能够维持阵形运转,但这种大阵唯一的缺陷是,它发挥作用的过程需要很长很长时间,它需要很长时间的同化,正因为如此,光幕大阵才是光系的最基础法阵,因为它的防御力实在是鸡肋”

  丁灵急忙插嘴:“师尊,你的意思是说,那光幕其实没有啥用,只要大胆的穿过光幕,对人身体的损害,其实并不严重。”

  云朵点点头,但过了一会儿,他又轻轻摇摇头:“理论上说,你只要大胆的穿过光幕,对你身体的损害其实并不严重。然而,这一切都要看修为。如果是修为高深的人摆设的光幕大阵,对低阶修士应该有着绝对的灭杀效果你看第二段录像中,我们的炼气期修士因为修为最低,最先消散在空气之中,而对面几位修士因为修为高深,身体的道基坚固,交谈过程中身体一点没有消散状态。”

  丁灵赶忙又插问:“师尊,既然那道光幕对身体损害并不大,为什么光幕对面的修士不敢穿越”

  云朵笑了笑,回答:“人对未知的事情会感觉到极端的恐惧,越是修为高深的修士越是这样。我们这些人看过光系法术的记载,才知道那座天幕阵其实并没有大用,但我刚才说了,远古时期,三种变异灵根的记载已经消失不见,甚至连传说,都不曾流传于世。

  于是,那些修士们陡然看到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古怪法阵,自然要小心再小心,最终,因为站在光幕前打量久了,却正巧着了天幕大阵的道当一两位高深修士变成光粒子、毫无预兆的消散在空气中的时候。你说,谁还敢轻易靠近天幕谁还敢大胆穿越那道光幕”

  丁灵沉吟的继续说:“这么说,那座天幕大阵,是光系法术中最基础的阵法,这也就是说,这座大阵,其实是消耗最小的光系阵法”

  云朵给了一个赞赏的目光:“没错,这种天幕大阵,白天只要有光线照射到它就能够引起阵法的共鸣,还能够顺便加强阵法的威力。而在夜间,在有月亮的时候,它还可以引用月华之力维持大阵的运转。

  至于完全没有月亮的阴天嘛,大阵可以用储备光线的荧石引发阵法,而荧石这个东西并不昂贵,在人间界都被当做夜明珠使用。只要摆设阵法的人找到几颗荧石材料,每隔一里半里埋下一颗荧石,荧石周围布设一些存储光线的法阵哦,只要一颗下品灵石,就可以驱动这个法阵运转一个月,甚至半年。

  所以,那座光幕大阵看起来绵延整条大河上下数十万里,但是运行阵法的耗费却非常少。几十万里长,每月消耗几十万颗下品灵石,而几十万颗下品灵石,只相当于大约几百颗中品灵石何其廉价。”

  说到这里,云朵忽然想到:假如每座阵形都需要下品灵石要运作的话,是不是下品灵石的需求量会极大上升。这样的话,今后下品灵石与中品灵石的兑换率,是不是要产生一点波动

  “这就是妖兽要从光幕撤离的原因啊”碧汀轻声自语:“我明白了,那道天幕大阵虽然危害小,可是长久的在天幕大阵的照射之下,再坚强的身体也受不了,所以,天幕大阵设立完毕之后,那些妖兽都从大阵附近撤离了,或许他们会在看不见天幕大阵光亮的地方,留下几个守卫人员我们第一位陨落的修士,是不是就陨落在看守者手中

  嗯,妖兽留下的看守不会多筑基期行动快速,一位筑基期妖兽、一个时辰内能飞越百里,更换百块灵石不是什么大问题。绵延一万里的阵法,只要留下一百名相当于筑基期的妖兽,就可以把万里天幕大阵完全照看过来。而妖兽向来数量庞大

  聪明啊人世间居然有如此古怪的阵法,竟然有如此上古时期的变异灵根竟然是这样。想想我以前顺风顺水多年,真是幸运啊。”

  碧流忍不住脱口而出:“既然天幕大阵如此厉害,我们的三道彩虹桥不是要进行亮化工程吗能不能在我们的大桥上添加一些隐藏的光幕大阵”

  这话说完,房间里的人都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碧流好吧,先不说云朵懂不懂得天幕大阵的布设方式,光说天幕大阵那无差别的伤害性,真要在三环大桥里布设天幕大阵,难道要把靠近桥边的土地弄成无人地带

  更何况,天幕大阵讲究的是持久的伤害,以及迟缓的伤害。真要摆设了这一座大阵,除了伤害大桥周边环境之外,强横一点的妖兽,可以直接闯入三环桥内,根本不必在意桥面上布设的光幕大阵它们才是光幕大阵的知情者。

  “好了,别管那天幕大阵了,目前关于天幕大阵的一切仅仅出于我们的猜测”,云朵站起身下令:“这件事是绝对机密,即使今后证实了天幕大阵的状况,这个秘密也只限于在场的人知道,严谨任何外传都去忙各自的工作吧,我们很快会非常忙碌。”

  话音刚落,蓝玉堡突然响起了警报声。警报声中,堡内的广播喇叭大声宣告:“警戒,所有城镇警戒,敌袭重复一遍,敌袭

  命令:所有空中巡逻队立刻升空,西南方向已发现大量兽群逼近,兽群移动速度很快,目前距离我们约三百里。两小时后双方解除,重复一遍:两小时后双方接触”

  “妙法没有离开”云朵这句话几乎脱口而出。

  能成为化神天君的人,一定经过世情历练,因此哪怕是妖兽的化神天君,他对人性以及人情世故都非常熟悉。妙法刚刚与蓝玉堡达成协议,妖兽立刻攻城,这说明

  云朵等人急急从会议室里出来,就在这片刻间,蓝玉堡内几乎成为空城。之前,大量精英修士前往葬神平原,准备进入芥川进行历练,如今蓝玉堡内留下的精英修士并不多,但至今还留在堡内的修士,几乎各个都是战士,而蓝玉堡的炼丹炼器工作,之前已经处于半停工状态。大多数修士都闲着,所以一听号令,立刻动身了。

  不过,蓝玉堡还算有攻击力量,另一边的白玉堡则完全没有什么攻击力,他们雇佣的多数是平民。于是,当警报声响起,白玉堡开始关门闭户,摆出乌龟流的防御姿态。而不远处的摩云城则四方城门大开,一队队平民快速涌出城门口好吧,这些都是武装平民。

  几年不见,摩云城战时动员做的真不错。

  摩云城人人都拥有灵石枪,这是一个标配。哪怕刚来摩云城一年的凡人,即使他没有任何灵根,但只要你居住期满一年,城规就容许购买灵石枪进行自卫。

  当然了,一年期移民百姓购买的灵石枪基本上都属于外销版,这种枪支威力并不大,顶多能够对付炼气中期修士而已也就是能勉强对付一阶灵兽。但如果运气好的话,几个持枪者组合起来,没准能成功围捕二阶妖兽。

  对于已经在摩云城居住三年的老城民,他们手里的灵石枪就不同了。按照城规他们可以购买枪支,自由度更大。那种灵石枪已经能击杀练气中期修士,老城民用灵石枪狩猎二阶妖兽完全没有问题只要这种枪在手,筑基期修士都不敢轻易招惹。

  有了灵石枪这种远程武器,摩云城就是全民皆兵这是真实意义上的全民皆兵,因为激发灵石枪这种活儿,妇女儿童也能干得了。

  摩云城的战时体制,将管辖百姓编制成多重武装组合。第一种武装组合,称之为保安队,保安队成员多数由在摩云城居住三年的老移民组成,这些人是摩云城的常备武装力量,他们平常的另一种身份是警察武装警察。

  好吧,警察这个词是个日本词,这个大陆原本没有这个词,是云朵引进的。武装警察平常负责维持城内秩序,化解斗殴等恶性案件等等。一旦战时,他们便化身为军队,作为修士的辅助力量,与修士们并肩走向战场。

  摩云城武装力量的第二梯队称之为“警备队”,备队队员几乎涵盖了所有平民百姓。这支“备队”以街道为单位,每条街道的里长就是他们“备队”的大队长,而小队长则由沿街店铺的老板担当,如果某个老板店面较大,手下雇员过多,则又可以编制出数个小队,如此一来他们的老板就可以升任中队长。

  原则上,摩云城每支小队编制不超过四人,超过四人的队伍就另编一支队伍。其中,每三支小队编为一个中队,每三支中队编为一个大队。而警备队的队员,不光是完成编制就算了,因为摩云岭一带资源太丰富了,因此,摩云城的法令规定,警备队的每支小队每月至少抽出四天进行训练,至少有一天要出野外,执行搜索或者巡逻任务这当然也是去野外找外快的好机会。

  第二梯队之后,是摩云城的童子军与父老队这两个词都好理解,童子军指的是十五岁以下,未成年儿童编组的队伍;父老队则指的是年纪大了,丧失劳动力的老年人。这些人同样要训练他们使用武器,只不过童子军是由城主府组织训练,每个参加训练的童子还享受训练津贴,而父老队的训练则由当地街道的里长组织,训练期间没有任何津贴。

  如此一来,摩云城六万居民,除了那些居住期未满一年,禁止接触灵石枪的新移民,老移民都有过开枪体验,都有过整队行军的体验。每家每户衣橱里都拥有至少每人一只灵石枪。如今,检验战时动员体制的时候到了摩云城四门大开,前前后后走出六万人,队伍的次序一点不见混乱。

  各队伍行进的很快,在修士的引导之下他们直接上了彩虹桥,而后通过蛛网密布的彩虹桥支线桥,迅速分散到三道彩虹桥主桥桥面上。其中,第一道彩虹桥的阵型最厚实,大约布置了两万平民百姓,这是彩虹桥最外围。两万守卫者基本都是青壮年,是摩云城的主要战力。

  第二道彩虹桥上分布了三万人,“备队”的大多数力量都布置在这里,此外,这处桥面上还掺杂了少量的童子军,而童子军的大部则与父老队留在了第三道彩虹桥上也就是最内围的彩虹桥。

  此外,各梯队还留了部分人员在城中警戒他们警戒的对象主要是那些新移民,以防止他们当中混入了间隙,但这股留守的力量非常薄弱。

  即使是见惯战争大片的云朵,这一刻目睹整个城市的动员也非常激动。眼见得一队队人马被修士引导着走上战场,场面恢弘的令人说不出话来。

  他们纪律森严,他们毫不喧哗,他们镇定自若,他们义无反顾这群由妖兽森林的遗弃之民组成的战士,他们的组织性居然远远超越云朵记忆中的国民。这一刻,哪怕他们知道自己即将面对死亡,却毫无抱怨

  升到半空中的云朵向远处眺望,眺望。而这一刻,摩云城的刘子清正带领卫晴儿黄婉儿留下的修士,登门通知那些暂时寄寓在摩云城的外来修士,在接到战争警告之后,他们被强制要求参战。城中的练气修士将把他们引导到最外围的彩虹桥上,准备参加第一波反攻。

  凡人们行走的速度慢,虽然摩云城动用了很多车辆作为辅助运输,但等到大多数凡人百姓布置完毕,远处的妖兽已经奔行完了三百里路程,前锋已出现在地平线的尽头。

  摩云城的三道彩虹桥仿佛三道堤坝,最外围的桥梁实际上已经延伸到山坡下,到了山下平原的最边缘。但为了保持三道桥面处于同一个水平线,这道最外围大桥距离地面已有百余米,从桥面上俯视下去,哪怕在桥墩下活动的人影,也如同蚂蚁一般大小,因此,桥上的守卫看远处的兽潮,就如同一条模糊不清的黑线。

  “轰隆、轰隆、轰隆”,空中巡逻小队首先接敌了。经过训练的空中小队,没有采用打群架的模式一哄而上,他们操纵着飞禽,在空中排成了一字横线,而后一个接一个的,横向轰炸兽群最前沿。

  爆炸声接二连三,可是终究离最外围桥面稍远了点。彩虹桥上的百姓用常人的目光望过去,只看到地平线上一朵接一朵的蘑菇云升起,丝毫没有感觉到战斗的酷烈。

  俯冲完毕的空中小队第一梯队掉过头来,进行第二轮轰炸,这个时候,担任空中警戒的第二梯队已经越过飞行队形,冲到了兽群正上空,他们极目远眺,没有在附近发现其他飞禽类妖兽存在。

  前线的消息报告回来,参战队员都上的头盔将他们视线所及的影像传递到后方。轰炸还在继续,接二连三的爆炸越来越猛烈,越来越密集。

  第一轮轰炸是单个投放炸弹,第二轮投放的炸弹是地毯式轰炸了。只见远处地平线上腾起一根根火柱,爆炸引起的烟尘弥漫了整个天际,血腥味逐渐的飘散到彩虹桥这边。浓浓的血腥味中,还夹杂着烤肉的味道,以及烧烤皮毛的焦臭味道,令人感觉到熏熏欲呕。

  第一道彩虹桥上,碧汀带着两位雷属性徒弟站在桥面上,他看着远处的轰炸情景,频频摇头:“还不够,不够猛烈,不够密集,不够凶猛它们数量太多了。”

  云朵在碧汀的身后,目不转睛的看着传送回来的轰炸图像。问:“师兄,我临走的时候提醒,符箓这个东西可以用灵石片制作,轻飘飘纸片或者兽皮不适合空中投掷如今他们投掷的灵符,是已经改造过的吗”

  “已经改造过了”,云朵身后的丁灵回答:“因为空中巡逻队伍都是自己人,而且都是信得过的自己人,所以,他们使用的灵符都是大威力的灵符,所有的灵符都是用中品灵石,乃至上品灵石制作出来的。每张灵符投掷下去,至少具备筑基期后期法术的威力。”

  稍作停顿,丁灵又补充了一句:“目前,空中巡逻队使用的符箓,并不是对外销售的符箓,我们用灵石制作的符箓,从来未曾对外销售过,哪怕是用下品灵石制作的符箓。”

  云朵又望了望站满三道彩虹桥的平民百姓,问道:“平民手里面的灵石枪,威力怎么样”未完待续。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18642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