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百三十章 不服你就憋着!

第二百三十章 不服你就憋着!

  第二百三十章不服你就憋着

  化神天君已经算得上是这个世界的半仙了,但他们依然在天道之下生存。l

  他们不怕人,因为他们是天下第一人,所有人类都匍匐在他们脚下。

  然而他们终究有畏惧他们怕天道

  也许,作为一个化神天君在这世界上生存久了,他们唯我独尊惯了,会忘了天道的威严。但妙法不在其中,他刚刚化神,能够突破到化神他对世情百态的感悟如今尚历历如生。因此他有所畏惧。

  那些唯我独尊惯了的化神天君,比如素问,他们蔑视了天道,认为天大地大我最大,所以他们迟迟得不到进阶。而妙法如今才进入化神,他还想跟老牌化神修士素问争个长短,因此他不敢失去本心,面对天道的威严,他不敢挑衅。

  摩云岭这座三环护山大阵,是综合几个灵脉的力量修建的。而即便是化神天君,有着号称人间神仙的能力,他也不能保证一次吸光一条灵脉的所有灵气。护山大阵综合了几条灵脉的力量,这样庞大的力量一旦猝然爆发,即使妙法在如何骄横,也不敢尝试。

  停在大阵威力圈界限之外,妙法感觉自己的怒气正在上涨他的尊严被冒犯了。他约人见面却被人晾在一边,这是何等的轻蔑啊。

  如何洗清这份耻辱

  闯阵吗

  正在此时,从蓝玉堡远远飘出两柄飞剑,妙法看得很清楚,两柄飞剑上坐着一男一女,男的当然是云朵,跟随云朵的,自然唯有苏芷了。

  妙法的几个侍从已经降落在地面,他们的姿势都非常古怪,很多人把脚抬在空中,但是他们却不敢把那只脚向前探,落在地面上。于是,这只脚就这样半悬在半空中,要落不落的好吧,野兽对于危险,总有超出人类的敏锐第六感。

  妙法阴沉沉的说话了:“你以为你停留在大阵中,会就安全了吗,哼哼,化神天劫威力笼罩数百里,我只要向前一步,引发化神天劫小辈,我怎么样还难以预测,你必然会在天劫中灰飞烟灭。”

  其实云朵的飞剑就停留在距妙法不远处,两个人的直线距离只有大约三五里的样子。这点距离对于凡人来说,可能是开车一脚油门的事情,对于神仙来说,用不了一眨眼的时间就可以抵达。

  不过,云朵仿佛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他平静的望着妙法,平静地问:“听说天君是刚刚突破的,我还听说化神时要感悟世情百态,那么,天君是用理智思考的,还是用情感代替智商嗯,我猜必然是前者。”

  天君怒问:“什么意思”

  “假如你不用情绪思考,不用情绪代替智商,那我们就可以继续谈下去了。”

  听了这话,天君慢慢的控制住自己的怒气。忽然之间,天君微微一笑,如同春日融融百花盛开,整个山谷充满了温暖的气息。

  “你说可以谈,难道我约你出来,不是想谈谈吗”

  在化神天君面前,云朵这个金丹初期仿佛蝼蚁一样脆弱,偏偏这个蝼蚁还一脸的坦然,一脸的无惧:“天君,如果不用情绪思考的话,你应该知道:我的本钱比你厚。

  我拥有一座城市,而你却什么都没有;你能拿来交易的只有你的身份,但你的身份对我来说没有啥大用处,对你要进行的交易来说,你的身份也没啥大用处,除非”

  云朵顿了顿,马上又说:“除非你准备把自己的身份兑现出价值肉眼可以看到,可以判断的价值天君懂我的意思吗”

  懂,妙法天君秒懂。

  交易,必须是公正的,必须是等价交换。光拿身份压人,也许别人会与你交易一次,但想维持长久的买卖,交易双方必须由相对等的交易物品。

  天君再度吸了一口气,压制下情绪的翻涌,他慢慢的点了点头:“化神的体悟我可以把这份体悟交给你。”

  刚才云朵谈到天君的价值兑现,妙法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一份化神体验。

  云朵歪着头,看着妙法天君,小心的问:“天君现在,还在用理智思考吗”

  妙法再度笑了,他想发怒,却发现自己没有怒气,因为,云朵只是平淡的询问,语气中没有任何挑衅的意味,而这种询问也许是一个提醒,让天君不得不心平气和的,进行理性讨论。

  “你觉得,一份化神体悟不够小子,整个大陆只有两个人化神,我不说出来这份体悟,谁也无法逼我拿出来。”

  云朵马上接上了一句:“可是我对这份体悟并没有交易的兴趣,我离化神太远,几千年后的事情谁知道有没有变故,所以这份体悟对我来说没有价值。”

  妙法天君的头发嗡的一声,都快竖起来了。化神体悟,这东西全世界独一份,无价之宝啊,对方却看做垃圾还有比这个更气人的吗

  “好,好好,我与理智思考,我不用情绪你想说明什么”

  云朵轻轻点点头:“我刚才问天君,是不是在用理智思考,因为我知道,摩云岭的存在,对于妖类是很有必要,毁灭这座城市也许不费天君吹灰之力,然而,留下这座城市,却可以让整个妖类获得长久的、无穷无尽的收获。相对于这份收获来说,我们摩云岭什么都不需要你们做,只需要你们什么都不做”

  云朵说的话稍稍有点绕口,但只要妙法稍稍一思索,顿时有石破天惊的感觉。一时之间,天君有种“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的感觉。

  什么都不做,那不需要费什么力气费什么功夫。

  而一座人妖之间可以进行自由交易的城市,这样的城市,其存在意义就是何等重要

  妖兽们不擅长制造加工,人类偏偏在这方面非常有天赋。偏偏人类想要获得的很多材料,不过是妖兽身上留下的边角料。

  人妖之间可以进行自由交易吗

  那么,人妖之间的百年仇恨又怎么办

  人妖之间原本是你死我活的状况,这种生存方式似乎是从天地初开就这样了,如今让他们彼此见面后,不相互仇杀,这怎么可能

  然而,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什么都不做,很难吗

  抛开人妖之间的仇恨,这座自由交易城市的建立,是何等的动人心魄啊不,也动妖心魄。

  抢夺与仇杀来自什么绝大部分来自与缺乏。

  可是抢夺与仇杀,要在天平上押上自己的性命与血肉,如果不用押,彼此互通有无彼此交换,需要付出点什么

  “化神天君可以号令妖族,我所希望的这份身份兑现,是希望天君能号令妖族,对我摩云岭什么也不做”云朵的话飘飘渺渺进入妙法的耳中。

  不管怎么说,只要自由交易的目的达成,一些原来在妖兽看来是废物的东西,比如身上脱下来的毛发、鳞甲、指甲等等,都可以兑现价值,进而改善妖兽的生活品质与修炼品质。

  然而,横亘在这上面的是何等的鸿沟啊人类把妖兽视为修真材料,妖兽同样把人类当做食物当做修真丹药,彼此见面相互流口水,让他们忍住屠杀进行交易,这可能吗

  妙法脱口而出:“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自由交易,难道彼此见面,不相互仇杀吗我们彼此的仇恨又怎么能够放下”

  云朵笑的像是一个偷了腥的狐狸:“谁说要放下彼此的仇恨天君,我们不要把两码事混成一谈,我可以跟某个人有仇,我可以恨不得杀了他,出了摩云岭地带我就动手,然而,在交易的市场中,在摩云岭一带,我只能个来交易的上人,必须遵循交易的原则,在你情我愿下进行公平交易。

  交易归交易,仇恨归仇恨,摩云城不是法庭,不是正义裁判所,我这里不管别人的仇恨,也不调节别人的仇怨,我们只要求交易就行。”

  妙法感觉脑袋有点蒙,云朵说的每一个字他都能听明白,但这些字合在一起,组成的意思,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怎么能够这样

  两个生死仇敌,时刻等着背后捅对方刀子,却能够坐在一起平静的交易

  这可能吗这不科学。

  对面的云朵笑得更可爱了。这时候,他已经确认妙法天君没有危险性了,所以他凑前两步,平静的说:“天君,让我们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进入摩云城的目的是为交易。那么,天君你就拿出身份号令妖族:在摩云城除了交易,什么都不做。

  至于什么双方的仇恨嘛出了这道三环形桥,我管你打生打死。”

  这会儿的功夫,妙法终于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只要踏入这道三环桥,就绝对禁止动武,出了这三道环形桥,不管人头打出猪脑袋”

  云朵点点头:“我没有那么宏伟的目标,我不认为一座城市可以消除人妖之间的仇恨。人妖之间的仇恨跟我没关系。我只要求在摩云岭之外,大家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人类照样可以把妖兽看做修真材料,妖兽照样可以跟人类为敌,双方见面,各凭手段而已,这不关摩云岭的事,也不管我的事。

  我的要求就这么简单:进城的人类或妖族,必须遵守摩云城的规则,遵守这里的法规,仅此而已。”

  妙法天君抬头眺望了一下三道彩虹桥之内的山川与河谷,问:“你怎么约束你城中的百姓据我所知,你目前正在几座山谷里开发,你的城民正在山谷中捕杀我们的同类”

  云朵耸了耸肩:“物竞天择,优胜劣汰,这也算是天道之一吧,我何必干涉天道的运行呢,我没有这个能力。”

  妙法天君脸色一沉这是耍赖皮吗

  妖兽森林原本是妖兽生活的地方,一群人类进来占领了地盘,还要把妖兽当食物进行捕杀,竟然说的如此冠冕堂皇,信不信我

  云朵那里已经接着补充:“我的地盘,我制定规则。对于我地盘内的城民,我有保护的责任,有责任让他们不受侵害,至于外面来跟我交易的人,无论他们是什么种类,我收了他们的交易税,同样把我的保护延伸到他们的身上。

  所以,我这里可以给你一个保证,只要在规则之下,你的人可以怎么来,怎么去规则之下,天君可是明白”

  云朵的话妙法天君听懂了:“你的意思是说,我要告诫所有前往摩云岭的同类,一旦进入摩云岭,哪怕遇到的人类再弱小,也不准随意侵犯”

  云朵点点头:“我摩云岭,是交易的地方,烦请天君告诉前来交易的人,请自带干粮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天君被逗笑了,被云朵这么一说,这个要求确实不过分,摩云岭不把进入这一带的外来人员当做干粮。同样的,外来人员也不能在摩云岭一带寻找食物可是,对方如何分辨外来妖,与本土妖呢

  不过,妙法并没有把自己的疑问提出来他已经是化神大修士了,这个大陆上,总共只有两位化神大修士,他需要保持自己的神秘,保持自己的威严。这样简单的问题提出来,简直侮辱了他的智商。

  当然,这并不是说身份识别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没有经历过身份识别的人,很难想象到建立一套身份识别系统的艰难

  修士之间达成的协议,无需要什么盟誓,以及什么承诺。对于化神修士来说,他就是人间的神灵,契约什么的,对他已经没有约束力,而能够约束他的,唯有利益。

  妙法转身就走,坠落到地面上的几位妖兽随从狼狈的爬起来,尾随着妙法远去直到远离了三环彩桥,这几个妖兽随从才敢重新腾空而起。

  看着妙法飞行的背影融化在天地之间,身后跟着的苏芷悄悄问:“公子,他怎么向大河方向飞去了”

  云朵轻轻摇摇头这不管他的事。

  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他一直在挣扎求生,他努力的目的就是活着,有尊严的活着。至于别人的事情,只要不妨碍他的人生目标,那就与他无关。

  云朵是一个低级趣味的人,他没有拯救世界的,没有当英雄的冲动,他只是平凡世界的一个平凡人。

  云朵与妙法的交涉并没有瞒着其他人,实际上,整个摩云岭的修士都在关注这一交涉的过程,因为对于化神修士来说,金丹什么的只是蝼蚁,只是阳光中的尘埃,没有任何分量。而摩云城即使再坚固,修士们也不敢自诩他们能够抵抗化神天君的神威。

  看到云朵一脸平静的返回蓝玉堡,碧流依然感觉到难以置信,他两眼放空,呆呆愣愣的自语:“成了,居然这样就成了,我们居然逼退了一位化神天君”

  在碧流看来,不管云朵答应什么条件都不是罪过对方是化神天君啊能在对方面前活下来,那就是胜利。

  云朵脸色微沉,一旁的碧汀马上咳嗽一声,提醒道:“师兄,有些话不能乱说。”

  没错,有些事情能做不能说。更何况事实并不是像碧流说的那样。

  如果用充满理智的语言描述这场交涉,可以这么说:妖族的化神天君与摩云岭之间达成了交易,双方确定摩云岭的开放原则,同意把这一带当做自由贸易区,约定彼此双方在这一带绝对避免一切冲突。

  然而,有时候,某些问题要看你站在什么角度上来说,站在摩云岭的角度上来说,那是“妖兽中新进的化神天君气势汹汹来摩云岭一带找茬,最终却没有踏入摩云岭半步。于是,在摩云岭之外,一位化神天尊与一位金丹修士签订了一个协议,天君有了台阶下,立刻撤离摩云岭”

  如果再夸大一点说,那就是:摩云岭派了一位金丹期修士,逼得对方化神天尊撤走。

  然而,修真界并不是处处皆为理性社会,有些人思考问题不是用智商而是用情绪。情绪上来了,会觉得一位化神天尊居然从金丹修士面前退走,这简直大大有损于妖族的颜面。为了维护这个脸面,它不惜用鲜血与生命去捍卫去争取去显示自己的力量

  对于这种用情绪来思考妖兽来说,碧流刚才的话就是火上添油。

  云朵想了想,下令:“这事咱们不能宣扬嗯,私下里可以散播一些我们跟妖族达成了秘密协议这类绝密消息,然后说妖族今后可能与我们在摩云城交易,只是什么时候开这个交易,需要高层再好好筹划一番。没有筹划好之前,我们几个人决定暂时对外保密。

  然后,你们把秘密协议的内容一点点泄露出去喔,人心啊,都觉得自己最聪明,越是秘密的事情越想知道,然后再自做聪明的解读一下。这个协议确实对大家有利,所以,等大家脑补一番后,觉得这协议不那么让人抵触,觉得自己有利益。他们会催促我们尽快接受协议。那时,咱们再大张旗鼓筹划这事,那就顺理成章了。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加强护山大阵的威力自身强,才是真的强。三环桥上还有许多防御设备没来得及添置,赶紧,补足吧。”

  由三道环形的彩虹桥组成的天劫大阵,其实是相当于战略核武器一样的东西,它是一种威慑力量,却不是常规力量。而威慑力量一旦动用,绝对是玉石同焚。

  这座摩云城是云朵花费很多精力,可谓呕心沥血才建立起来的,真要引来天劫,在玉石同焚的情况之下,这座城市也就没有了。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云朵是不会引发天劫大阵的即使有人攻打了摩云城,哪怕对方真的已经兵临城下了,如果还有力量周旋,云朵宁肯用常规力量与对方周旋到底。

  所以,说穿了,这座天劫大阵就是一个吓唬人的玩意儿,大阵内隐隐含而不漏的天劫之威,会让化神修士感到危险,但云朵一般不会动用这股力量。

  刚才妙法天君如果真死心踏入摩云城,云朵其实拿对方也没有办法当然了,云朵还要赌对方是一个理智的人,知道摩云城存在的价值,还要赌对方在这危急时刻,并不愿意两头开战,随意轻启战端。

  最终的结果当然是他赌赢了。可他不能保证自己一直赢下去,不能保证所有高阶修士都是用智商思考

  摩云城建城之后,护山防御大阵第一次启动,结果此事没头没尾,所有结果秘而不宣。紧接着,山门所属修士开始紧急出动,紧锣密鼓的修补防御漏洞,增设防御装置。这种诡异现象自然引起外派修士们的强烈好奇心当然,山门所属修士对此也是不知内情的。

  于是,修士们私下活动,竭力想打听内幕消息。摩云城一时有点乱纷纷。

  一个极其隐秘的消息私下里传播着妙法与青枟真人之间的秘密协议,就这样一点一点象挤牙膏似的泄露出去。

  人妖媾和

  起初听到这个消息,修士们像炸了窝。但因为不知这消息的真假,一时之间修士们没有采取行动。随后,在证实这消息真假的过程中,真相一点点的拉开大幕。当然,修士们获得真相的过程中,对这一协议的解释,以及各种脑补,也一点一点渗透到修士心中。

  面对一位化神天君的威逼,要战斗吗能战斗吗

  大家都是被抛弃在森林中的炮灰,我们都孤立无援,我们死了也将默默无闻。那么,努力活下去难道有罪

  即使我们遵守了协议我们并没有放下仇恨我们不承认人妖之间的和平共处,我们只是跟它们互通有无而已。

  天幕已经升起,大河南岸已经与我们隔绝,妖族从我们这里获得的物资,不能用于对付人类,所以我们不是人类的奸细。

  什么妖族获得这些交换来的资源后,会比我们修炼的速度更快拜托,我们也从交易中获得了物资,难道我们比妖族还蠢,同样获得修炼物资后还比不上妖族更何况对方有化神天君出面啊

  一位化神天君要你的东西,你敢不给吗你能不给吗

  没错,最终的结局是咱们给出了物资,但这只是一种交换,是交易而已。我们并不是一无所获,我们等价交换了,这结局难道不是最好的

  啊,谁敢否认现在的结果是最好的,那他自己跟化神天君说去

  不敢说如此,不服你就憋着

  可是终究有些意难平的,比如赤炉,她在某日堵住云朵,低低问出一个问题。云朵听完这个问题愣了半晌,冷笑的反问:“资敌这个罪名可真大。但这个问题你该先问一问你的灵宠,它本身原是妖兽中的一员,为什么要陪着你一起战斗它这种行为算不算资敌

  再说,谁规定只要是妖兽就是我们的敌人;谁规定只要是人类就是我们的伙伴向我们出手的敌人当中,人类修士还少吗帮助我们的人当中,非我族类还少吗难道仅仅是因为我们生而为人,我们就必须把所有人类当做自己的朋友,杀戮一切非人类的东西

  敌人,你要弄清楚敌人这个概念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的敌人既可能是人类,也可能是妖族。所以对敌人不能以种族划分,是不是我们的敌人,全看对方是不是侵夺了我们的利益,无关种族,无关国度,无关门派这个,你能理解吗”

  赤炉几次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可是又觉得开不了口。至于开不了口的原因,当然并不是因为她觉得云朵说话很有道理。云朵这番话并没有彻底说服她,她只是觉得继续吵下去没有意义,所以她沉默片刻,默默转身离去。

  仇恨也是一种情绪,用情绪左右判断这时候智商已经不在线了。

  可是这种状况云朵无法进一步劝服,情绪的左右下人听不进去理智。他望着赤炉远去的背影,长长一声叹息。

  赤炉是往三环桥工地走的。苏芷带着准备好的魏霓裳、文思与司菊出发前往芥川后,赤炉接替了魏霓裳的工作,统领修士们完善三道彩虹桥,而寒蜥谷、桃花谷的值守任务则交给了金丹修士王玮。

  当初妙法天君看到的彩虹桥其实只是半成品,上面仅仅刻画了引动地脉的土系符阵,而云朵心目中的彩虹桥,需要有自我清洁、自我修复自我防御能力。这就需要增加大量的涤尘符、化石符、雷电符、光明符等等,这些符箓安置好后,大桥可以随时从地脉中吸取灵力,修复自我损伤,硬化自身,以及自我防御。

  夜色逐渐朦胧,远处,赤炉脆声高喊着:“灯光系统准备启动现在倒数,十、九、八、七启动”

  三道彩虹桥沿着桥身逐渐亮起微弱的荧光,这光线并不太明亮为了保护周围的生态环境,云朵命令:照耀桥身的光线,只比萤火虫的光芒亮一点就行。对于半夜出游的人来说,只要光线能够照亮他前方二十五米远,就已经足够夜间的快速行走需要了。

  也因此,三道彩虹桥的光亮一点不刺眼,反而有种朦胧的模糊美。而桥下的森林并也有被光线照的一点遮挡都没有这年头并没有人知道什么叫“光污染”,但云朵知道。于是,当色深沉的时候,天空中的月亮如果恰好被乌云遮住,三道若隐若现的彩虹桥就仿佛三道长虹高耸在山谷之上。

  这三道彩虹桥的桥梁距离地面二三十米,最外围的“第三彩虹桥”距离地面的高度甚至超过三百米。主桥梁之间是密如蛛网的辅线道路的上下引桥,使得整体桥梁结构仿佛笼罩在摩云岭上空的天网,偶尔月亮透过天网的缝隙闪烁,而桥底下松涛阵阵,如斯美景,听上去令人赏心锐目。

  于是,三桥迅速成为当地的一个特色景观

  后续移民到摩云岭的人,他们在摩云岭的第一个夜晚就是这样度过的,在自家分配的庭院里端一杯热饮,眺望着远处桁架在空中的彩虹桥,以及由彩虹桥构成的天网,心中感觉特别的安宁。

  确实是安宁。因为外界已经不安宁了。

  云朵回归之后,摩云岭吸纳移民的速度加快了。而云朵不在期间,摩云岭每年只接收一万个外来者,初始,这一万名移民的名额根本得不到满足,因为大家都想着:摩云岭毕竟身处森林中,而妖兽森林里原本就是遗弃之地,一群被遗弃的修士建立的一个林中小城,万一林中大妖看不过眼,这座城市马上就会消失,前往这座城市定居的人都会成为妖兽的食物。

  然而,最近几年外界的局势越来越乱,不仅人妖之间围绕着大河产生争夺张,双方打得如火如荼。而人类之间因为人妖之间的战争,导致各派修士们陨落不少,进一步造成各大仙派实力对比,发生了巨大的变迁。

  权势社会里,一个最大的特性就是:每当国家危难的时候总免不了内讧,总免不了扯后腿的,总免不了相互攻击的。无他,权势社会里,每一个人都渴望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

  所以,一旦对方的实力发生了变化,身在权势社会里的人,第一感觉是先把对方踩下去、爬到对方头上去。

  秦始皇嵬嵬赫赫巡游天下时,沿途惊扰圣驾的百姓被整村整村的整体屠杀,服徭役的农户病丧不堪。看到秦始皇的威仪,刘邦说:“大丈夫当如是。”而项羽说:“彼可以取而代之。”这两句话被称之为励志典范。刘项两人都是千古传诵的英雄。

  然而,细细推敲这句话却觉得怎么都不失味这两人看到暴君的时候,不是想着在暴君铁蹄下的老百姓有多么苦难,想为了解救百姓必须做点什么。他们仅仅想着:“有一天我要取代暴君始皇帝,压迫老百姓的事情,放着由我来,那才是人生做美好的事情。”

  特定的环境下形成特定的固有思维。项羽在前线拼死,刘邦在背后占便宜被认为睿智,是大家学习的好榜样,于是,修真界虽然还能够勉强保持一致,各派继续向前线调派参战修士,勉强保持着大河战线。然而,在种种勾心斗角之下,被派往前线的修士也学会了最基本的推诿与保存实力。

  人妖之间,战争的结果可想而知。

  而在凡俗界,这种内部之间的相互坑害就被更加放大了云朵走后,吞并韩国的魏国又被人灭亡了,唐国被打残了,赵国合并了燕国各国的情况,简直一团乱麻。

  在权势社会中,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向来喜欢把平民百姓当屁,或者当做可以驱使的炮灰、可以食用的“两脚羊”当“生存”还是死亡这个难题摆在面前的时候,妖兽森林的那点危险就要靠后了。

  为了能够继续活下去,百姓不得不大量的四处寻找避难所。在这个时候,哪怕黄金山门的阻挠,相对安全的摩云城也是凡人眼中为数不多的生路之一。最终,一个摩云城的移民名额简直一票难求。

  在云朵返回的那一天,摩云城已经收到了十一万的移民申请,而摩云城如今的人口不过六万。

  “今年,我们就移民六万吧”,摩云城内正大厅内,云朵一边翻看着移民申请,一边对摩云城行政官刘子清下令。

  “不妥”,刘子清还没有说话,丁灵摇着头感慨:“虽然经过了这几年发展,我们摩云城总共不过六万人,如果一下子移民六万,今年过后就有一半人口是新移民,这些新移民来自各国,身上的毛病都不少,我们六万人管着六万人,能管得过来吗”

  这也是刘子清的疑问,他看着云朵,眼巴巴的求解答,在线等。

  “别奢望用人管人,你们要学会用制度管人”,云朵顿了顿。抬起眼,带着回忆的神情说:“你有一个漠视随地嗑瓜子的规则,那就难怪别人到了你这里,喜欢随地嗑瓜子了,哪怕这个人,在别的地方从来不嗑瓜子,到了你这里,也觉得不嗑白不嗑。

  你有一个不拿规定当规定的环境,也就难怪别人到了你这里从不知道排队,非要你争我抢的,谁能抢到前面,谁占便宜哪怕这个人在别处,从来都是排队的。

  所以,我们要严格执行既定的规则,用这些规矩去规范人的行为,然后告诉别人:这些规则绝不容许丝毫变动,绝不容许搞什么特殊情况,如此一来,哪怕这个人再别的地方随便嗑瓜子,而且从不排队,到了我们这里,也会是一个规规矩矩的模范。”

  稍稍停顿了一会儿,云朵一挥手:“就这样决定了,立刻从老移民中,挑选有行政能力的人,委派他们担任各垦荒点的主管他们知道我们的规矩。当然了,我们也要对他们加强监控,防止他们一朝权在手,又犯了老毛病。

  我们现在是个大发展的机会,彩虹桥建立好,我们多了三四百山谷等待开发,只要有人来这里,按照我们的移民政策分配了土地,这就是出产,这就是钱粮只要我们人多势众,我们就能够在摩云岭扎下根基。

  说到这里,云朵想了想,问:“那位蓝枫是叫这个名字吧,他怎么样了”

  蓝枫就是那位疑似重生的修士,经过这几年游荡,蓝枫最终在上英镇遗址,建立起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那家伙,跟我们有过断断续续的联络”,碧汀插嘴,回答道:“你也知道,如今森林里乱的很,我们的巡逻队也不敢轻易出去太远,有几次队伍前往揭阳城,是我带队的,那家伙虽然没归附我们摩云城联系,不过,他派的人曾经几次前往揭阳城行商,据说,也去过揭阴镇。

  哦,师尊,你走之后,遗弃之地全被遗弃了,那些遗弃之民四处流窜,很多百姓成为妖兽的食物,而这位蓝枫很是大胆,他派人四处搜罗流民,如今他那里已经建成了足足有三万人的小城市。据说,他的城市主要往地下发展,老百姓平常住在地穴里,修士才在地面上活动

  据说,因为潴龙全部离开了上英镇,蓝枫那里倒是空出了大片的滩涂,他带领百姓在滩涂上种田,培育水生粮种,如今,那里的百姓过的也不差。”

  碧汀说完,咂巴了一下嘴,补充说:“但也不算很好。”

  “怎么个不算很好,又不算很差”

  碧汀插嘴,他咧嘴微笑:“我几次在揭阳城遇到了他们的搜索队,他们的搜索队由修士组成,每次回城都会携带少量流民,或者引领着商队去揭阳城进行交易。

  哦,对了,蓝枫曾经几次要求我们在上英镇设立传送阵,以便他能够顺利来往各个城市进行交易。可我没空搭理他说岔了,回到正题吧。

  据我的观察,蓝枫总是在刻意模仿我们摩云城,比如我们给摩云城的老百,配置灵石枪,他那里马上也搞这一套,不过他那里的灵石枪,在我看来有点原始,有点粗糙嗯,是后座力,枪的后座力比较大,普通人的体格受不了,因此他那里的灵石枪并不好销。

  不过,因为老百姓人人都拥有了灵石枪,他那里的百姓也有了白日间活动的能力据说,他那里也组织保安队,仿照我们这里每户抽一个壮丁,当百姓下田劳作的时候,这些保安队员手持灵石枪在田间警戒这模式,完全是我摩云城的农业模式。

  据说,他那里,也有了筑基期修士使用的灵石枪,这家伙吸纳了部分筑基期修士之后,由筑基期修士带队,不断前往森林中捕获低阶妖兽,获得的修真材料也算丰厚,据说,他们把灵药也采摘了不少。其中部分材料他们自己消耗之后,蓝枫每月还会组织一个大型商队前往揭阴府,然后,通过揭阴城的传送阵把那些商品输送到大后方。

  不过,在我看来,他采集的灵兽材料数量并不多,用这些东西赚来的灵石,恐怕还不够灵石枪得日常消耗量。据此我猜测:他那里或许发现了一条灵石矿脉,然后

  奇怪了,上英镇开发数百年了,修士们怎么不知道那里还有一条灵脉存在”

  大家当然不会想到,上英镇附近存在的那条的灵石矿脉,原先隐藏在潴龙王巢穴中。因为潴龙王的离开,那条灵脉才得以让修士们享用。

  “那就别管他了,碧汀,回头你组织一个队伍去蓝枫那里,他要传送阵,我们就给他安排一个传送阵。不管怎么说,市场大了挣钱就多,就比如盆子大了,盛的水多一样。”

  正在这时,众位修士身上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这是修士内部专用的通讯器,因为要回避城主刘子清,所以,众人只是隐秘的看了一眼,立刻站起身来告辞这个传讯,必须回到蓝玉堡接。

  回到蓝玉堡,如今主持蓝玉堡日常事务的周融迎了上来,低声汇报:“师尊,前往大河方向探路的弟子回来了,我们派出去七位修士,只回来了一个人,他只说了一句话就陨落了。

  他说的那句话是:天幕已经升起。”

  说罢,周融递上来几块留影璧,表情沉痛的说:“这几位弟子都是好样的,他们拼死用留影璧摄录了大河北岸的情况,我刚才看了一眼,情况总之,师尊看了就知道了。”

  云朵招了招手,摩云城众高层尾随着云朵进入了蓝玉堡的藏书阁。

  在藏书阁附设的会议室里,碧汀小心的布下了结界,而后,丁灵负责打开了一号留影璧。

  一道淡淡的,如同幕布般的荧光从河北岸升起,这道荧光直通天际,目力所及之处,看不到光幕的尽头。

  手持一号留影璧的修士,也曾经试着向上飞,准备探一探光幕的尽头,可是,在留影璧,这位修士持续飞翔了半个时辰,留影璧突然变黑了。

  丁灵低声介绍:“万三,这是一位从摩云城平民当中选拔的炼气期修士,出发前是炼气大圆满,准备经历一段外出历练就回来筑基。

  这个人是三灵根,虽然不是风灵根,但风系法术运用的很娴熟,如果他施展风系法术,持续飞翔半个时辰的话,高度大约有”

  炼气大圆满修士虽然很弱,但他们的速度也应该超过奔马速度,甚至超过快速磁悬浮列车。他们持续攀升半个时辰,飞翔的高度应该超过数万米,甚至有可能接近三十万米。

  碧汀插嘴补充:“留影璧突然变黑了,我猜是因为灵气的输送突然中断的原因。估计王三是受到了飞禽的攻击,这才陨落。”

  对阵法稍稍有一点研究的碧流轻轻摇头:“不对,不见得是飞禽攻击。如果是飞禽攻击,王三应该会预警的,没准会把留影璧对准飞来的猛禽,至少应该留下飞禽一个影子。

  可现在王三毫无征兆的陨落了,我估计还是这个天幕的原因,如今我们不知道这天幕是怎么制造的,不知道这个天幕的阵法原理,也许靠近这个天幕过久,或者触发天幕,会引发什么灾难性后果其他的几个留影璧呢,你们都检查了吗”

  ps:不好意思,今天起恢复更新,捂脸走未完待续。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18619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