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天劫你怕不怕?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天劫你怕不怕?

第二百二十九章天劫你怕不怕?
  摩云岭想要大的发展,目前最大的障碍是人口基数不足。摩云岭这个皱褶山谷中,每一条山谷都是一个小盆地,每一座山岗都是一个小矿区,如果统筹安排,这里能够容纳百万人口,甚至千万人口。
  如果摩云岭拥有了足够数量的人口,不算由此带来的人口红利,光是在这人口基数上发展出来的修真门派,估计就可以让这里至少繁荣两百年。
  皱褶山谷的地形,隔一条山谷都要上山下山极不方便,但有了造桥技术,只要在高处架一坐桥横向沟通数坐山谷。这样的桥直线距离虽然不大,但却可以让一两天的爬山时间,一两天的下山时间,缩短为数小时穿越一个山谷,一天时间穿越数个山谷——他们所要做的,不过是沿着桥面走短短一截高架路而已。
  快速的交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的活动距离变大了。人的活动范围变大,既意味着物资的流通变快,也意味着人类可以在更大的范围内,获得更多的资源——至少是接触更多的资源。
  在皱褶型山谷高处架一阶桥梁,用桥梁贯通,百十个山谷而后从桥面上引出一条下桥的捷径,外围的引桥口设置一座哨卡,就可以清查以及控制流入人口;对内的引桥则可以方面摩云岭居民走上桥面,进而沟通摩云岭所有定居点。
  让各定居点极大的缩短交通距离,那么,每一个山谷中,如果计划妥当,安置上万人口应该不成问题。
  此外,摩云城还有一个极大的隐患,那就是对外传送阵问题——云朵失踪的人这几年里,他遗留下的邮递传送阵已经被修士们研究的很透彻。而对于新鲜事物来说,创新很难,需要智商与创造性思维。然而东西创造出来后。人们常常豁然开朗,觉得这项创新其实没什么,大家只是没想到而已,想要仿照也很简单。也许一个农民工就能山寨。
  所以云朵留下的邮递传送阵虽然玄妙,事到如今摸清原理的人并不少,只是大家一是局限于财力问题,没有足够材料来仿造,二是估计黄金门的独霸。怕仿造后打破黄金门的垄断让对方来找麻烦。
  这段时间以来,不时有人秘密派凡人来摩云城,希望与云朵秘密接触,洽谈私开邮递传送阵的交易,按理说这应当正中云朵下怀,但云朵却担心——这座邮递传送阵他留有后门的,万一被人破解了后门,若有人垂涎摩云岭的巨大利益,会不会直接传送修士来摩云城,开启夺城战争?
  在摩云城遭遇妙法之后。云朵心中的忧虑就更大了——摩云城如今只有几位金丹坐镇,虽然这些金丹的实力也很强,但大陆内部,但凡一个三流门派,若是没几个元婴坐镇,都不好意思开门立户。
  如果这样的门派倾力来攻,摩云城的防御终究是太薄弱了。
  然而摩云岭不能成为一个孤岛,它不仅要个妖兽丛林中的人类定居点沟通,还要跟大河南岸的人沟通。在这种情况下,云朵不敢小看人的聪明才智。以及山寨能力。总有一天会有人发觉他射的后门,总有一点修士们会直接传送到摩云城。
  那么,摩云城就必须有自保能力。
  这一趟芥川之心到让云朵有了灵感——芥川能够压制修士的修为,那是不是他也能在摩云岭做到?
  山寨嘛。别人山寨他,难道他就不能山寨芥川。
  妙法的出现,也成为推动这件事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为曾经的乌龟流,云朵一到摩云岭就修建了自己的乌龟壳,如今他要从外界吸纳修士吸纳百姓,首先要做的必然是增强自己的乌龟壳。
  今后会有更多的城市沟通了摩云岭。内陆可以源源不断的从摩云岭获得妖兽森林内的特色修真材料,而按照妙法所说,绵延数百万里的大河上,已修建起了隔绝双方的天幕。那么摩云岭一带将是唯一沟通双方的门户。随之而来的是外来势力的不断试探,以及入侵。
  至于平民百姓嘛,哪怕没有战乱存在,平民百姓想要过好日子的愿望也是无可阻挡的。有这份渴望存在,摩云岭想从外界吸纳流民,将不是数量多少的问题,而是摩云岭肯接纳多少的问题。
  经过多天的冷眼旁观,云朵已经制定了宏伟计划:“从各单位抽调所有拥有土系、木系灵根的修士,我们先建立一道横跨山岭的大桥……嗯,要双管齐下,加快从外界吸纳人口的速度——发布特别恩赏赦令:从今日起,所有身在摩云岭的平民百姓,都可以自动获得摩云岭居住权,并享受摩云城平民待遇。”
  “师尊,我们这几年一直控制着吸纳人口的比例”,云朵说出自己的计划后,丁灵小声建议:“如果突然开放门户,一次性吸纳人口过多,比如超过我们现有人口的一般,汹涌的外来人口会不会把他们原先的劣习带过来,反而污染了我们的风气……”
  “如今我们还不到担心这个的时候——发布垦荒令:准许凡人百姓有多大的能力占多大的土地。只要凡人百姓能开垦出多少农田,在开垦出来的田地上投入与地价相同的劳动,这块土地就归其所有。
  当然,我们这份垦荒令还要限制了平民们眼大肚皮小,防止他们在无限开荒之后,因为能力不够而对土地进行再度抛荒——补充一点:垦荒令中要同时规定,利用垦荒令获得的土地,如果连续三年抛荒,抛荒部分将重新收归摩云城市政厅……”
  刘子清中途插话:“如此一来,百姓会自发分成无数定居点,但这样的话,我们的行政管理……”
  “行政成本要进行控制——垦荒期间,平民不纳税的,没有税收,增派官员对他们进行管理的话,我们将背上沉重的管理负担……就让百姓自己管理自己吧。
  凡在摩云城居住三年之上的百姓,将自发获得被推举权,各地定居点的平民可以推举他们作为村长、镇长……”
  “如此。我恐怕各村长各镇长作威作福,毕竟天高皇帝远的,我们无法控制呀”,刘子清提醒。
  “没关系。我们只要加强事后惩罚措施,就能加大犯罪成本。让敢于犯法的人只要估量一下后果,就不敢越过那条线……你还有问题吗?”
  刘子清还没回答,丁灵已经插嘴:“事后惩罚——没错,这应该是最节省管理成本的办法。刘县令。刚才我们谈到新移民带来的昔日恶习,似乎大河南岸有很多俗语是要求不追究作恶,以降低再次作恶成本的,比如‘和为贵’什么的,什么‘有情可原’等等。
  刘县令,你必须做到有恶必惩,绝不姑息,绝不讲特殊情况,要知道如果你认为特殊情况下可以违反规定,那么没有特殊情况就可以创造特殊情况。你明白?”
  刘子清连连点头。
  云朵继续下令:“嗯,百姓如何选择自己耕作的土地,我们绝不干涉绝不诱导,但我们会保证沟通每家每户:我们将从桥梁上引下一道道引桥,保证每个山谷都有一条上桥的路,同时,桥梁上将布设留影璧一类的装置,以保证我们能随时观察各定居点。”
  ……
  垦荒令的发布,立即掀起了摩云岭一带……占地为王的垦荒热。
  最先行动的是已经定居摩云岭多年的城镇居民,他们已在摩云岭打拼多年。拥有足够的积蓄,能够置办起垦荒需要的农具、种子,以及蓄力和机械动力,如今只要购齐垦荒家当。随便找一个无人山谷,那就可以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开荒,开荒出来的土地完全归自己所有。这该是多令人梦想成真的美事。
  有恒产者有恒心。凡人百姓只要在摩云城拥有了恒产,他们就对这片土地多一份眷恋,而这份眷恋能让他们……舍生忘死的战斗。
  摩云城不同于大河南岸诸国的是:这里的农夫无需纳任何税收的,只有出售农产品进行商业交易后。他们才需要交纳商业税。而修士们也不依靠向他们征税维持自己的奢侈生活——他们自己生产,而后依靠生产的产品换取修真资源。
  别看做农夫很辛苦,一年四季弯着腰吃土。但在摩云城居住多年的人都知道,摩云岭这一带矿产非常丰富,这里的土地适合种植灵草灵药灵谷。也许,普通老百姓可能不清楚如何种植灵草灵药,但万一在自己的土地上发现了什么矿藏,那不等于自己,以及自己的子孙今后可以躺在家里白捡钱吗?
  当摩云城平民还在热切谈论垦荒令时,仙人们也出动了,“神仙手段”果然是立竿见影,不出三天时间,摩云岭的皱褶山谷上就架起三道环形高架桥梁,这三道环形高架桥梁彼此之间依靠支线互通,如同蜘蛛网一样,将附近数百道山谷连接起来。其中许多山谷至今还没有人烟,然而这不妨碍大桥直通往谷中。
  有了交通连接,定居点就不是孤立无援,于是,百姓积蓄已久的垦荒热陡然爆发……
  云朵一忙碌起来,到彻底把化神天君妙法忘到了门背后……好吧,他故意的。
  摩云岭之外,妙法带着五六个随从、站在岷河城废墟上,等了很久很久,始终不见云朵的到来。妙法倒是忍得住,他的随行队伍里,一只彩鸾已经憋不住了,她脆声大骂:“小辈欺人太甚。”
  这支彩鸾是相当于元婴初期的七阶大妖,她有资格骂云朵小辈,可是云朵会在乎吗?
  彩鸾此话一出,妙法的另外几个随从纷纷喝骂,仿佛自己不跟着愤怒就不好意思出门见人一样。
  一众随从骂了许久,可惜妖兽骂人的语言并不丰富,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话。妙法端坐在哪里,脸上表情不为所动。过了一会儿,他伸手制止了几个人的骂声,开口说:“山不来我这里,我就去山那里——我们过去看看。”
  妖兽使用的飞行器形状怪异,因为妖兽缺乏加工能力,用的飞行法器只能是未经加工的天才地宝。刚才那头彩鸾使用自己的羽毛飞行,几个陆地兽则使用都是些飞禽的部件。
  当然,这些妖兽要是不借助飞行器也可以飞行的,可是长途赶路只用本身法力飞行。万一遇到了袭击就要担心灵气枯竭以至于无法应付。因此,大多数妖兽都拿出了自己朴素的飞行器。一时之间,只见天空上群魔乱舞,看上去一片奇形怪状的羽毛。搭载着一个个奇形怪状的妖魔。
  越是飞临摩云岭一带,妖兽们总有一股心惊肉跳的感觉。彩鸾眼光好,远远的从空中看见摩云岭新出的几座桥梁,她咦了一声,正准备靠近些看个清楚。突然之间,她感到心口一痛,维持不住飞行姿态,一个翻身坠落下去。
  彩鸾坠落后,其余的几个妖兽一方面为了救援,另一方面,他们心惊肉跳的感觉也越发浓郁,于是它们纷纷压下飞行器。只一会儿工夫,天空中只剩下了皱着眉头的妙法了。
  摩云岭是皱褶山形,山顶部位地势高。越往山坡下地势越低,妖兽们从外围接近,所见的第一道桥梁已经离地三百米。从这个角度看上去,平行排列的三座桥梁越发显得雄伟。
  这三座高架桥,桥面基本处于一个水平面上。从内向外数,第一座桥距离地面高度约十余米,第二则距地超过地面百米。三座桥横跨山岭之间,最外围第一道桥只有三四个通往山下平原的引桥口,最内围第三座桥梁则密布下引桥。
  每一座桥因为建桥的材质不同而显得颜色各异。从远处高空看,三座桥仿佛是三道美丽彩虹。
  在下午的阳光下。当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的时候,三座彩虹桥仿佛挂着无数的露珠,珠光闪闪,熠熠生辉。璀璨若星辰,让人无法用语言说出它的美丽。
  然而,这种美丽确实有毒的,尤其是对修为高的修士……好吧,这三道彩虹桥其实是一个法阵。
  摩云城各山谷间隐藏着不止一条灵脉,这些灵脉隐藏在不同的山形中。从空中直线连接,它们的距离并不算遥远。云朵在建桥的时候,有意识的用桥柱沟通数个山谷的灵脉。当整座大桥建成之后,桥面相当于集合了数个灵脉的力量,显得坚固异常。
  这时候,因为时间仓促,大桥虽然成形,但桥梁上的各种自动清洁法阵还没有刻画完毕……据说,将来桥梁上,还要增加自动修补功能,以保证桥梁数千年不损。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按照乌龟流的本色,云朵沟通数座灵脉之后,借助数座灵脉的力量修建出的这座大型防御法阵,是他记忆中最厉害的……天劫法阵。
  修行到了妙法这一步,整个岳森大陆能够阻挡他的,不过是仅有一人而已。
  然而,妙法无论再怎么大能,他也要怕天劫。
  天劫之下,无论你有多么大的能力,也脆弱的如同婴儿。
  妙法抬眼望去。
  远处,三道桥梁笼罩的中心位置,蓝色的蓝玉堡隐隐在阳光下,嚣张的蔚蓝色衬托了旁边的白玉堡,感觉白玉堡白的刺眼。
  这一白一蓝是如此触目惊心,即使以妙法的化神修为,也感觉到一阵阵心惊肉跳。
  蓝玉堡背后,天空之上正笼罩着浓浓的劫云,不时有粗大的闪电从九霄中劈了下来,每一道闪电都让妙法的汗毛竖起。他预感到:自己只要踏入三桥的地面,这劫云与劫雷会立刻转向,并劈向自己,让自己万劫不复。
  妙法并不知道,劫云笼罩的地方名叫桃花谷。而如今的桃花谷,已经成为了摩云岭的升阶道场,每天至少有一位炼气期修士进入到桃花谷,完成从炼气到筑基期的进阶过程。此外,每年至少有十人进入桃花谷,完成引气入体的“登仙门”;每月至少有三两位蓝玉堡、白玉堡雇员,在这里完成“登仙门”仪式。
  炼气期到筑基期的进阶,难度并不大。如果不借助外力的话,至少有百分之十的炼气期修士可以自然升阶。而借助外力的话,这个升阶过程就仿佛是义务教育中的小学生升初中,只要自己不是十分懒惰,顺理成章就能通过。
  当然,有了摩云岭邮递传送阵的限制,凡人一旦在这里完成“登仙门”,这就意味着此人再也无法进入传送阵,而后通过传送阵走出摩云岭一带,那么,他也就不能把这里的秘密告诉外界修士。
  而桃花谷最大的秘密是:凡人也能够修仙。
  这是逆天的,这是对“天道”的极大蔑视。
  凡人也能修仙同样意味着:只要摩云岭有足够的人口基数,桃花谷就可以维持劫云常年不散,就如同义务教育当中,每年都有小学生升初中一样,这里每天都有无数的修真小学生踏入修真门派。
  建立这天劫大阵,一方面针对的是妙法这个不可抵御的敌人。另一方面是借助天劫大阵的威力,防止河南岸的修士破解传送阵的奥秘。
  这座天劫大阵针对的是高阶修士。阵法当中,以云朵的修为为最上限,超过云朵的修为五个层次,天劫大阵会立刻发威,动用天劫之力毁灭进入大阵的修士。
  云朵现在是金丹初期,高出云朵五个阶层,则是元婴中后期。妙法身边陪伴的人,都是元婴期修士,而妙法本身则是化神大天君,高出了云朵整整六个层次。
  越是超出修为阶层越高,天劫大阵的压制越是厉害——身在半空中的妙法已经感觉到,他此刻的落脚之处就是大阵的威力界限。只要他在跨前一步,仅仅跨前一步,远处的天劫马上会威力升级。
  随即,专门针对化神天君的天劫,就会如期而至。(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1716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