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化神大妖出现了

第二百二十八章 化神大妖出现了

第二百二十八章化神大妖出现了
  妙法轻轻摇摇头,似乎对云朵的反应很不满意。但他却不敢乱动,脚下站得稳稳的,身子笔直。
  对面的云朵虽然只表现为金丹大圆满期,但……全城已经变成了一座巨大的法阵,云朵就是操控法阵的人。面对这种情况,妙法即使是元婴期,也不认为自己能轻易撼动摩云城的防御大阵,然后轻易战胜对面的云朵。
  要知道云朵从出道以来,就有擅长越阶挑战的名声。如今,对方又操纵整个城市的**阵,于是,妙法便更不敢轻举妄动了。
  “你这孩子,贫道只是听人说起摩云城的名声,所以来这里看看……哈哈,青枟真人,摩云城并没有禁止元婴修士往来,不是吗?”
  “摩云城确实不禁止元婴期修士出入,但前辈明明是元婴修为,为什么要伪装成筑基期修士?这个,我就搞不懂了,前辈能给我一个解释吗?比如前辈来自那么门派,师从何人?同门是谁?由何而来?”
  妙法摊开手,身子一点不敢移动:“青枟真人勿怪,这其实也没什么。贫道乃一介散修,偶然在森林中游历,遇到一个小辈在探险,兴之所至帮了他一把。随后这小辈邀请我同行,贫道正好闲来无事,故此来摩云城一游,至于说隐藏修为嘛——真人不也是隐藏修为四处游荡吗?”
  云朵身上的气势慢慢降低,他的气势从金丹大圆满降到金丹初期的时候,似乎稍稍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城墙上的防御阵突然关闭,城墙上笼罩着金色的罩子也慢慢消失,而后,云朵的气势慢慢降落到筑基期中期。
  他从妙法拱拱手,坦然的说:“也是,摩云城并不禁止元婴期修士出入。前辈尽管在这里逛,可是前辈,你终究没有回答我:前辈出在那个门派?”
  见到云朵在金丹初期稍稍停留之后,等城上的防御阵关闭、灵气不再向云朵汇集。云朵的修为才继续降低到筑基期中期,妙法的唇角露出一丝冷笑:“狡猾啊,你想让我认为你是金丹初期修为,我才不上这个当。”
  不过,对方是不是金丹期修士。这对妙法毫无意义。在妙法看来,金丹期修士也不过是蝼蚁而已。
  他背着手,打量了一下空荡荡的街道,轻轻点点头:“有意思,我曾经游历四个大陆,唯有你这摩云城有点不同的味道……我说不上哪里不同,可是感觉得到,城中百姓的精神面貌与别处完全不同。究竟是哪里不同,是哪些不同造成了这股异变……嗯,小子。忙你的去吧,我还要在四处转一转。”
  云朵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不忍放弃的神色。但最后,他还是咬咬牙,冲对方拱手:“前辈尽管在城中四处转转,只是我摩云城的规矩严苛,还望前辈能够遵守。”
  妙法微微一笑,轻声呵斥道:“好胆,多少年了,我没有遇到敢跟我这样说话的金丹修士。你不怕……”。
  云朵快速插入:“我不怕。”
  妙法瞳孔一缩,这时他身上的气势还没有完全散去,元婴中期的威压碾压过来,然而云朵身上的气势。依然保持着筑基期中期,他以筑基期修为抵住了对方,面对对方威压坦然无惧:“摩云城的规则是摩云城存在的根本,如果不维护这个规则,摩云城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妙**了一下,歪着头稍稍回味了一下:“有意思。很有意思,难道这就是摩云城与众不同的由来?”
  云朵耸耸肩,平静的陈述:“摩云城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刚听说前辈曾游历过四座大陆。
  哦,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以及独特的文化,摩云城或许在建筑风格上,与别的城市有点不同,但这也没什么,我不觉得这座城市有什么其他的特别之处。”
  妙法凌厉的抓住了云朵话里的一个词语,他低下了头,嘴里念叨着:“文化,这个词让我眼前一亮……啊,文化,这个词虽然没有听说过,但望文生义,噢,我需要好好回味一下。”
  云朵冲着对方拱了拱手,恰在这时,城墙上响起了解除警报的钟声,城卫队的成员出现在街道上,他们骑着独轮的风火轮车快速游走着,远远传来他们的大声喊叫:“城防演习已经结束,各店铺恢复自由活动。”
  当第一个城卫队队员,出现在云朵与妙法对峙的十字街口时,妙法身上的气势逐渐下降,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又变成了一个中年筑基修士,这样子普普通通,以至于,城卫队队员毫无察觉的骑车擦过他的身旁,同样,也骑车擦过了外表平庸的云朵身旁。
  云朵再度拱手,转身向钟鼓楼而去,对面的妙法同样一转身,与云朵背道而驰,于是,两人渐渐越行越远。
  云朵进入钟鼓楼之后,桃花三娘子带着几位女修迎了上来,桃花三娘子盈盈下拜,口称“主人”,并娇娆的做出一副准备给云朵宽衣的姿态,嘴里软软的说:“恨贱妾修为低微,不能与主人并肩而战。”
  云朵伸手做了一个阻止的动作,他脸色阴沉的走向了桃花三娘子的卧室——桃花三娘子的卧室里隐藏着一座短途传送阵,可以让修士直接传送到蓝玉堡或者桃花谷中。这是蓝玉堡给桃花三娘子的特别福利,外人很少知道。而短途传送阵另一段,蓝玉堡内传送阵是摆放在云朵卧室内、亦即方尖塔中的第四层。
  黄婉儿与卫晴儿已经到了,她俩守候在方尖塔的而六层议事大厅,大厅里还有丁灵与摩云城县令刘子清,至于其他战队修士则未见踪影。
  云朵走入六楼议事厅,招呼这四人坐下。
  自从云朵归来,短时间内摩云城的安全不再令人忧心,碧汀随即决定进入了闭关。碧汀这个举动引发连锁反应,王玮随即宣布也进入闭关,以便冲击小进阶。同时,因为有了芥川的悬赏,战队其他筑基修士都忙着打磨自己,准备争取云朵的悬赏。
  黄婉儿刚刚出关。一别多年黄婉儿与卫晴儿已经分别筑基了。见到云朵出现,黄婉儿连忙稽首:“城主,刚才城里发生了什么?我听到警报响了,还见到防护大阵启动。”
  云朵阴着脸。轻轻的摇摇头,不解释。
  如今的刘子清已经人到中年,身材微微有一点发福,他恭敬的行礼:“下官前几日去了黄金门,听说城主返回。这才匆匆赶到,刚才一时之间不知城里发生了什么,听城卫队传信,说城中出现了一位元婴期修士?”
  云朵点点头,他沉吟片刻,马上又说:“也算是对城防系统的一次检验吧,我发现……好吧,我们必须对城市进行一点改造,首先要在城市的几条主要道路之上增设留影璧装置,方便我们在蓝玉堡随时查看城里的动静。嗯,几座定居点也要同样加强监控,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城中遥控着几座定居点。”
  黄婉儿连忙点头答应:“谷主,我刚出关,事情不了解,但你吩咐的,我马上办……”
  云朵目光转向刘子清,刘子清起身恭立:“城主放心,下官一定协助黄仙师做好一切。”
  稍停。刘子清嚅嗫这说:“城主,下官私下里有一个请求——个人请求,如果城主能够有空闲时间,下官想跟城主私下里谈一谈。”
  云朵摆摆手:“你的事只是小事。有话你就当面说吧。”
  刘子清快速偷瞥了下屋里的其余几人,他垂下了眼帘,嚅嗫的说:“城主,最近几年,我摩云城大批凡人觉醒灵根,有些灵根觉醒者都已经二十多岁了。所以。下官是想着……咳。下官是想着……”。
  云朵望向卫晴儿,丁灵抢先一步插话道:“师尊闭关这几年,我们按师尊吩咐,每年奖励十名凡人去觉醒灵根,幸运的是,这十名凡人个个都觉醒了自己的灵根,而且灵根都不俗。”
  这话是说给刘子清听的。
  刘子清低声插话:“城中百姓都私下里谈论说:城主有一种秘法,可以让没有灵根的凡人诞生灵根。据说,诞生灵根之前,要进入一个大瓮中,人们私下里都把那瓮叫做‘造化瓮’。
  传说,进瓮之前还要付下造化丸,这造化丸可以让凡人诞生灵根。”
  丁灵强行插入,严厉的问:“这话,都是谁在谈论?”
  刘子清畏缩了一下,低声说:“没有人在公开谈论,可是每年有十余名凡人百姓诞生灵根,大家都看在眼里。”
  丁灵一挥手,一位侍童,快速从门外跑进来,丁灵下令:“立刻拘捕那五十名,觉醒灵根的凡人百姓,挨个审查,必要时不惜搜魂。”
  刘子清打了个哆嗦,马上说:“不关他们的事,下官没听到他们的谈论,不过,每年十个凡人诞生灵根,这事大家都看在眼里,虽不敢公开谈论,可城中几大家族各个都心中有数。”
  丁灵厉声问:“你想说明什么?”
  刘子清犹豫了一下,挺直了腰,长叹一声:“下官跟随城主六年有余了,当时下官青春少年,如今已慢慢的迈入中年,眼见的生命逐渐流逝,下官自认为为城主也算是鞠躬尽瘁,若是有机会……”。
  刘子清说到这里,话题一转,马上又解释:“其实下官心中一直在犹豫,下官每年往返传送阵,若是下官有幸觉醒灵根,那座传送阵就与我无缘了,此后下官就等于困在妖兽森林中。
  可是眼见的进入中年,下官也不甘心寿限中止,最终垂垂病死。因此下官也想一搏——若有机会,下官请求城主给下官一个机会,让下官也试试能否觉醒灵根。”
  这话说完,看到众人默不作声,刘子清马上又说:“这几年,黄仙姑忙于修行——下官知道,摩云城若没有一位修士坐镇,只靠着凡人镇守的话,恐怕压不住城里的修士。
  若是下官能够觉醒灵根,黄仙姑就可以完全脱开手了。至于下官嘛,觉醒灵根之后,往来黄金门的事宜,下官已经选好了人手,保证不耽误摩云城的事。”
  云朵想了想。点头:“如此甚好,不过,你还要帮我完成一件事,马上我会炼制六七个传送阵盘。你再帮我跑一趟黄金门,把这六七个阵盘悄悄分发出去,让我摩云城拥有更多的外出通道。
  等完成这件工作之后,我可以奖励你觉醒灵根。”
  刘子清感激不尽的拱手,一副热泪盈眶的样子。神情激荡下。他不知道说什么好,等他被两位侍童架出去,丁灵插话道:“师尊,不是说我们缺少制作传送阵的部分材料吗,怎么突然之间要制作十余坐传送阵?”
  以前缺乏材料,但有了芥川之后,有了哪些“仙界金属”之后,材料并不缺乏了。
  芥川之内,那座建造太空梭的西厢房内,空间系材料堆积如山。虽然哪些材料,不够完成那一艘太空梭的,可是建造几座“邮递传送阵”却一点不成问题。
  除此之外,云朵打算不顾泰岳门的禁忌,在森林中,他管辖的几座城镇之间,安放可供修士使用的短途传送阵,让揭阴府与揭阳镇,与摩云城完全连接在一起——唯有这样,才能够吸引修士来这三座城市定居。进而将这三座城市打造成人类的中心城市。
  当然了,这些事云朵无需向别人解释,他转过脸去,讯问卫晴儿:“你刚才说有急事要见我。有什么事?”
  卫晴儿快速回应:“师傅,刚才流月上人的通讯玉简有了响动,可是,通讯断断续续的,我们听到一个女修的嗓音呼唤你,她在通讯玉简里喊了几嗓子。但我们询问她在哪里,她马上关闭了通讯玉简。
  通讯中心里有一位昔日黄山门的炼气修士,他肯定的说,通讯玉简的另一端是流月上人的嗓音,我们也测定过了,绝不是妖兽捡了通讯玉简,然后在通讯玉简里喊了几嗓子。”
  云朵半欠起身来,询问:“她在通话里说了什么?”
  “她问:外面有人吗?云朵在吗?青枟在吗?
  我们马上回答:在,青枟真人一直在寻找你,等着你回信,你在哪里?
  然后,通讯中断了。”
  云朵慢慢坐了下来,脸上表情说不出是喜是悲。
  卫晴儿又补充:“另外,有人反映,他们与大河的另一端的通讯刚才中断了,我们接到多起投诉,说以前虽然通讯距离过长,但他们还能够断断续续的与大河的另外一段联系,从昨日起,所有的修士都联络不上大河的南岸了。”
  正在此时,蓝玉堡的防御法阵嗡的一声亮了起来,并且迅速调整到最高警戒状态。与此同时,众人耳中听到轰的一声爆鸣——方尖塔顶传来巨大震动声,楼顶晶石大炮开火了。
  众人吃了一惊。此时,城堡内没有闭关的修士感觉到防御法阵启动,迅速各就各位。一时之间,城堡中全是乱飞乱跳的声音。但眨眼之间,大家各就各位了。
  云朵与房间里的人几乎第一时间,升到了方尖塔的炮楼处。
  操纵着方尖塔塔顶大炮的傀儡平常是由修士控制,云朵回来后改为由锦程控制,但锦程向来有点懒,对于俗事非常懈怠,于是她便把傀儡设定为自动状态,只要感觉到有强大神识入侵,会自动启动防御自主性开炮。
  炮击只响了一下。
  站在塔楼的最高处,俯身观看摩云城,云朵感觉到,整个摩云城的防御还需要加强,他忽然想起了大门派的防护法阵,可以将整个门派保护在内,而一个这样一个大型门派,往往包含数个山峰,绵延数百里的地方——譬如旋天门、黄金山门。
  如今,摩云城秘密开采灵石矿已经数年了,云朵他不缺灵石,而他的沙尘空间内还有大量的仙晶,他完全可以用仙晶摆设庞大的法阵,将整个摩云岭笼罩在内——当然,这是一项宏伟的工程,可能需要十几年的建设时间,甚至需要上百年建设。但如果不做这项工作的话,那就永远没有。
  而一旦决定做了,大不了花十几年的辛苦,却可以给摩云城带来一个永久性安全居住环境。
  云朵晃了晃脑袋,把这个想法放到了一边——强敌压境的情况之下,他居然在畅想未来几十年后的规划,这有一点歪楼了。
  把目光重新聚集在外面。云朵发现蓝玉堡外、半空中漂浮着一位修士——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刚才与云朵对峙的元婴修士妙法。
  云朵目光在妙法的身上扫了一圈,他毫不犹豫的冲傀儡下令:“开炮,继续打。”
  一位元婴期修士就可以来摩云城随便嚣张。这个时代已经永远过去了——五具傀儡身上安装的动力源已不是极品灵石了,而是极品紫色仙晶了。而五具灵石大炮同样是由紫色仙晶驱动,它们的能量可以源源不断输出,于是,大炮的威力更大。傀儡也不怕修士攻击。
  发布完命令,云朵的神识探入纤尘空间,用神识驱动空间中的三位姓毕的,让他们去空间里的炼器坊,取出存放在炼器坊的一百杆灵石枪。这一百杆灵石枪云朵是用芥川内寻获得的材料打造而成,枪上安装了蓝色仙晶作为动力源。这种灵石枪发射出来的法术,可以重伤金丹期修士,对元婴修士也能够造成轻微的伤害。
  云朵的神识一闪,两具傀儡,各自提着两只武器箱出现在他身边。这四个武器箱里,每箱装有二十四支蓝晶步枪,云朵一指卫晴儿,下令道:“把箱子里的武器分发下去。”
  炮声隆隆中,卫晴儿鞠了一躬,转身向城墙飞去,在她身后,两具傀儡提着武器箱飘向了城头。
  半空中的妙法,盯着防护罩下的两个蝼蚁飞来飞去,他举手做了一个动作——就在这时。方尖塔大炮第三次开火,一股足以毁天灭地的能量喷涌而出。
  妙法微微移动了一下身体,闪过这道光芒,他嘴角露出一个讥讽。正准备靠近城墙,谁知方尖塔上的大炮竟然不需要冷却,不间断的发射出第四道光芒。
  “咦,这么快?”妙法惊愕了一下。
  灵石大炮向来以充能缓慢著称,每发射一击炮弹,冷却时间至少要一分钟左右。而一分钟足以让元婴修士飞逝千里了。如今,方尖塔上的大炮一击接一击,空中的光柱已经连成了线,而且以横扫的姿态挤压着妙法,让妙法不得不向光柱的两侧移动。
  可是,妙法却不想移动,他知道自己现在站的位置很巧妙,正好在蓝玉堡阵法的死角内。虽然这死角恰好处于大炮的聚焦范围,但……一旦他稍稍移动身形,阵法就可以对他形成干扰,而方尖塔的大炮同样可以捕捉到他。
  应付一尊大炮的射击,元婴中期的妙法可以硬接下来,但在阵法的困扰下连续承受大炮攻击……妙法如果硬接下来的话,可能就要暴露自己了。
  妙法只能向后退,一边退一边高喊:“青枟,老夫没有恶意,只是想跟你谈一谈。”
  云朵瞳孔缩成了一线,他犹豫了一下,这时,苏芷提着弓箭跑了上来。
  她这副弓箭是新锻造的,锻造过程中借鉴了灵石枪的某些结构,如今,这柄弓箭外形有一点像弩,同样有枪架枪身,而射击中也不需要往复拉动弓弦,只需不断扣动扳机就行。
  苏芷举起了弩弓,弩弓两侧的弓臂啪的一声自动展开。她枪口移动,锁定了空中的妙法……
  没等苏芷开枪,云朵终于决定了,他的神识激荡,用不下于元婴修士的强大神识传送出去一句话:“化神天尊来此,小辈有失远迎,不过,跟一位化神天尊当面谈话,哈哈,还是免了吧,小辈在天尊面前不敢放肆。
  不过,天君以为在我摩云城就可以横行,那是打错了主意。”
  妙法听了这话,稍稍愣了一下,马上惊愕的反问:“小子,听说你善于越阶挑战,可是我从没听说,相差几个阶层也能进行挑战……噢,你怎么看透我的修为了,即便你有元婴期的神识,也不该看透我化神期的修为。”
  妙法这段话同样是用神识传送的。
  这会儿工夫,没有摩云城大阵支持,云朵面对化神天尊的神识压迫下,依然一点没有畏缩。妙法感觉到自己庞大的神识碾压过去,对方的灵气运转当中,隐隐有什么东西让自己畏惧,因此他也不敢过分,只保持一股相对均衡,不敢继续压迫——他隐隐感觉到如果自己压迫狠了。对方鱼死网破之下,自己有可能取胜,但一定是惨胜。
  一个金丹修士,哪怕他有元婴期的神识。为什么让我恐惧呢?
  但此刻云朵并不轻松,他刚才的摩云城中强行提高境界,实际上已经受了点小伤。如今只感觉到浑身的骨骼都要碎裂,貔貅珠上的两条金丝跳动的非常厉害,仿佛心脏都要跳了出来。幸好他修炼了玉骨冰肌功,并已经进入到五转状态,否则他浑身的骨骼,都恐怕要被化神威压震得粉碎。
  在化神天尊的威势之下,丁灵与黄婉儿已经退到了下面,炮台所在这一层上只有云朵与苏芷还在坚持——后者同样修炼了玉骨冰肌功。
  炮台之下,丁灵与黄婉儿,已经启动了方尖塔上的所有防御,可是化神的威势依然透过蓝玉堡的防御阵,透过方尖塔的防御法阵。依然压迫的两人喘息不过来,与此同时,正在城墙上分发武器的卫晴儿,以及城墙上值守的那些筑基期修士们也感觉到脚步难以挪动,呼吸困难,手指无法扣动扳机。
  对于化神天尊的问题,云朵微笑不回答,在微笑中,他依然持续不断的催动晶石炮,不间断的冲对方射击。而苏芷也不耐烦了,她扣动了扳机,一道道银线连绵不断的冲向了妙法。
  苏芷并不知道对方是一位化神天尊,她感觉到空中的神识震荡。知道云朵正在跟对方交涉,但既然云朵没有让大炮停顿,即使再艰难,即使粉身碎骨,苏芷也不会退缩——寸步不退!
  妙法听到云朵的传音,知道被对方识破了身份。原本他应该显露出化神修为抵挡晶石大炮。可妙法还是不想暴露,那么他只好退。他越退越远,直退到大炮威慑不到他的地方,这才随手抵挡射过来的光柱。
  隔着这遥远的距离,化神天尊的神识,继续传送着他的问话:“小子,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跟你谈一谈,如今天幕已经升起,我们早晚必将接触,不如现在放下隔阂,彼此交流一下。”
  云朵的神识激荡过去:“没有恶意?不受邀请的接近我蓝玉堡,这已经就是恶意了,即便是化神天尊,也不能够随便驱使我们,****我们,我们必须为自己遭到的****,讨回一个公道。
  妙法继续后退。大门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想相通了,一转身,遁光快速的向远方飘去,只留下一句话:“好吧,我们在岷河城谈判,五日内,你派人去岷河城,否则……哼哼。”
  妙法的遁光,消失在森林深处,最终被参天古树的绿荫所遮蔽,这时候,恒安已经被送了过来。丁灵赶紧接受审讯工作,云朵好心的提醒一句:“恒安既然已被我们接纳了,那他就是自己人,你弄清楚情况就行,有些手段无需施展。“
  云朵没有说出口的是:森林中就这么多人类,杀一个少一个,人类何必自相残杀?大面上过得去就行,实在觉得对方不可信,大不了驱逐,不要让我们手上沾染无辜的血。
  恒安是凌霄门修士,当初他在岷河城与云朵搭讪,自我介绍说他与郭颖儿认识,并从郭颖儿嘴中得知云朵的存在,但没想到云朵如今的成如此之大——郭颖儿就是揭阴镇上那位罗仙师的远房亲戚,想当初罗仙师曾想让云朵作为郭颖儿的“侍从”一起加入凌霄门,后来因一些变故,这个盘算落空了。
  然而,云朵终究受惠于罗仙师,没有罗仙师当初的庇护,云朵早已经成了妖兽森林中妖兽的粪便了。后来,他虽然不曾见过郭颖儿,但他答应过罗仙师:如果有朝一日,自己能够照顾一下郭颖儿,一定会鼎力相助。
  所以,当初恒安借这个借口搭讪,结果很顺利,云朵把他带回了摩云城。
  凌霄门是一个不起眼的三流门派,凌霄门参战的修士只来了十余位。恒安当时是其中一位练气大圆满修士,但他很有炼丹基础,熟识多种药材。来到摩云城后,虽然后来云朵不再关注他,但凭着和云朵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碧流也把他当做自己人。最终吸纳他加入炼丹房中,主要分管挑选药材。
  恒安平常的活儿并不重。毕竟摩云城采取的是流水线式生产,恒安只需要每日分拣三种药材,分拣完毕之后,药材送入下一个生产环节。恒安就没有事了。
  鸢萝谷一派的修士向来喜欢用利益分享捆绑同盟者,所以恒安在摩云城干了几年,虽然没干什么出色大事,也获得一枚筑基丹。因为摩云城丹药充足,随意恒安几乎一路顺丰地进入练气大圆满。他打算出去历练一下就进入到筑基。于是在炼丹房请了假,独自外出半年。在历练过程中他结识了假扮的妙法,妙法曾伸手救助了恒安一下,于是恒安向他夸耀摩云城的修炼环境,许诺回了摩云城报答对方。妙法没有拒绝,与他一同返回了摩云城。
  恒安返回摩云城后立刻筑基,随即被接纳进入丹房。在其期间,他动用关系为妙法寻找到一份悠闲地工作,这次是进程通知妙法。在他看来摩云城修炼环境比任何一个门派都好,自己给对方找一份职业。顺便照看好对方,等于重重报答了对方的友谊。
  恒安跟碧流请假的时候,在白玉堡里见到了堪称白玉堡最悠闲的修士——伪装成平庸修士的云朵。他多少猜到了云朵的身份,当他在摩云城与妙法告别时,正好,出门遇到了云朵……
  恒安的交代没有什么破绽,于是,在丁灵打算对恒安施展搜魂术时,云朵制止了他,他安排了精舍让恒安进去禁足。等恒安走后。丁灵询问:“师尊,那位元婴期修士是哪一派的,没听说五大门派里出了这样一位元婴期修士。”
  在丁灵看来,如今这个混乱的时刻。依旧滞留在森林中的修士,肯定是五大门派中被打散的参战人员,可他没想到,对方不是五大门派的人——他甚至不是人类修士。
  “那是一位化神天尊。”云朵神色凝重的回答。
  丁灵吸了一口冷气:“难怪,我们在双重防护之下,依旧感觉到对方那难以抵挡的威压……是素问天尊?素问天尊来森林了。师尊,我们有救了?”
  云朵冷哼一声:“不是素问,你猜会是谁?”
  “大陆上,只有一位化神……难道是化形大妖?”
  云朵点点头:“他临走的时候说天幕已经升起,你们当中谁认识接近大河的修士,看看,能不能练习上他们,让他们去大河边探索一下,看看大河之上发生了什么?”
  云朵问起话来,旁边的修士,赶紧向云朵介绍,这几年围绕的大河,而产生的争夺战。
  据说这几年,人类与妖兽之间的战斗都围绕着争夺大河而产生。几年功夫中,妖兽发动了三次百万级别的攻击,迫使人间修士不断的往内陆征兵,并穷于应付。由于妖兽数量太多,突击的方向千变万化,令人类修士防不胜防,因此,有人类修士建议,沿着大河修建一座大型法阵,彻底屏蔽大河上的往来。
  这一建议被采纳之后,人类开始疯狂争夺大河主导权——毕竟,想要全面封锁大河,大河南岸、大陆腹心就不能够存在妖兽的落脚点。谁知,争夺到了后期,人类竟然发现,妖兽似乎也打着相同的注意,在大河北岸,它们努力兴建着什么封锁装置。
  人类修士虽然诧异,但绝逼不相信妖兽也懂得阵法知识。不过,由于这几年大河争夺的异常激烈,各方面消息传来,人妖两方都不约而同的,将隔绝大河的阵法称之为:天幕。
  那条大河实际上是将岳森大陆一分为二的边界,不,这条大河其实并不完全分割了岳森大陆。大河的源头位于藏锋高原,藏锋高原是仙人捏合新旧星体时,撞击力量形成的高原,以及高山。而新旧星体的连接部就是大河,这条大河绵延百万里,一端完整分割岳森大陆,另一段深入大海,而后,据说切割了中部旻兰大陆的一个边角。
  但大河发源于藏锋高原,在发源地河流很浅,源头之上甚至是连接在一起的雪域平原。因此,即使天幕真的能够隔绝大河,在大河源头,南北双方依然是有陆地连接的。唯一遗憾的是:藏锋高原平均海拔海拔都在万米以上,是不适合人类生存的无人地带,当地没有什么灵脉存在,资源也极其匮乏,因此,那里是修士的沙漠,彻底的无人区。
  不过,万米海拔对于筑基期以上的修士来说,真不算什么难题,即使天幕修建完毕,万不得已,从藏锋高原行走的话,两岸还是可以连通在一起的,只是路程过于遥远,来回过于麻烦。
  岳森大陆是一个非常大的陆地板块,贯穿整个大陆的大河,其长度也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数据,沿着这样的大河布设大型防御法阵……咳咳,这果然神仙手段啊,光是维持这座大阵的运转,所需要消耗的灵石量,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人类若有这样宏伟的志愿,拿维持大河阵法运转的灵石给修士,又会是怎样的情景?
  云朵心中忽然一动,招手叫过来丁灵,他随手在地上画了一个图案,沉吟着说:“我有一个想法……”(未完待续。)xh:.126.81.50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1715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