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元婴敢不敢打?

第二百二十七章 元婴敢不敢打?

第二百二十七章元婴敢不敢打?
  在那座被妖兽攻陷的废弃之城里,他曾经看到一对生死不渝的情侣……好吧,至少是生死不渝的女修,她为了将生的希望留给自己的伴侣,施展了合欢道最厉害的与敌俱亡的功夫,以掩护情侣的逃生。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她的情侣并没有逃出妖兽的攻击,就陨落在女修陨落的不远处。
  云朵比划着地图,摇着头说:“我不喜欢这个样子,我们对敌方的情报一无所知,这场战争还没有开战,胜负已经明了,这打的是一场什么仗?”
  赵彤苦笑:“对妖兽?我们对妖兽开战,需要了解什么?类似的战争打了数万年了,大家都是准备好了就打,不需要了解敌情的呀。”
  云朵指点着合欢道的位置,继续说:“妖兽们一直在攻击合欢道的防区,我看不出合欢道的防区有什么重要性,我也看不出,为什么妖兽将攻击主力集中在合欢道身上。”
  赵彤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实话,他对合欢道的覆亡,心中是有怨气的,原先合欢道本事五大门派之一,一手与敌俱亡的必杀技,让各大门派畏惧,不敢过分煎迫。
  此等势力雄厚的门派,响应正义的号召,奔赴森林为整个人类的命运而战,但因为在战争中实力受损,却被自己的盟友轻易吞并,以至于原先门中娇子的他,如今要考虑是不是成为一介散修。
  合欢道被击溃之后,赵彤抛弃了他原来的道号“如何”,恢复了他的俗家名字,心中那股怨恨让他反复思考这场战争的意义,说实话旋天门吞并合欢道。这种事,赵彤感觉到怨不上旋天门,因为如果旋天门在门派战争中。实力受损的话,没准合欢道也要对旋天门下手。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这是一个丛林社会,他还没有过度到文明社会,因此,盟友背叛这种事,有机会的话,合欢道也会抓住的。
  可是,合欢道为什么要参战,真的是为了全人类的利益吗?
  为什么连续轮战两次。合欢道都是妖兽主要的攻击目标?
  好吧,合欢道的参战是受到泰岳门的压迫以及邀请——赵彤并不知道当时门中长老与泰岳门做了什么交易,但有因就有果,合欢道势力削弱,最后导致了灭亡之灾。
  那么,所有灾难的初因是什么——当然是参战,当时是被逼参战,当时是被泰岳门逼迫参战。
  好吧,无论如何,泰岳门不可能跟妖兽勾结。但泰岳门最后却坐视了各大门派相互吞并——这是泰岳门想要的结果吗?要不然为何泰岳门乐见其成?
  为什么偏偏是合欢道?为什么妖兽每次都针对合欢道发动主攻?
  也许这是一种巧合,但如果是巧合,那是不是可以说:泰岳门只要求一个某门派被削弱的结果。至于究竟是哪个门派,他们并不在意。
  当剔除了所有的不可能之后,赵彤知道自己可能找到真相了。真相是:所谓正义的战争其实是个恶毒的阴谋,目的是为了削弱其他门派。合欢道灭门的主凶不是旋天门,背后那只黑手才是主凶。而别看旋天门如今得势,合欢道的今天就是旋天门的明天。
  这么一想,赵彤对旋天门的仇恨削弱了许多,但他还是迷惑不解:为什么妖兽紧盯着合欢道攻击?合欢道究竟做了什么事情,引起了妖兽的特别针对?
  想不出疑点的赵彤。转而反复推敲合欢道所遇到的蹊跷事件。
  合欢道在前一波战事当中,实力受到了很大的损伤。所以,第二次参战合欢道是有准备的。他们做了各种预案,甚至可以说,合欢道的撤退方案是各大门派中组织最完善的。毕竟,合欢道再也经受不起一起重大的损失了。踏上战场时,门中长老就没有断臂求生的意图,他们必须真是每一个资源,把门中参战弟子带回门派是他们最大的愿望。
  可即便再如何小心谨慎,合欢道依然是本次参战中损失最惨重的门派……如今,竟然到了灭门的地步。
  在第二次参战期间,合欢道发生的诡异的通讯联络中断,也是所有祸事的一个主要原因——如果没有通讯联络中断的情况出现,至少各战队人员能协调一致的撤往某个预定区域,可就是因为联络的中断,各个战队失去了协同指挥,遭遇到妖兽的攻击之后只能够各自为战,所以才造成全员崩溃的结果。
  当时的场面极端混乱,还是赵彤聪明,领着残余的队伍迎着撤退大军逆向动作,最终撤到了摩云城,这才保全了剩余成员的性命。如今整个合欢道唯有他带领的队伍,修士们还能继续修行,至于其余被打散的修士,如今已经联络不上了。
  在摩云城过了一段安宁的生活,赵彤发觉如今森林中的各处聚集点,都有一种得过且过的苟安气氛存在,大家都不想着明日如何,只想着过了今天就算。在这种气氛的影响之下,赵彤也不喜欢畅想遥远的将来,思考如何恢复合欢道的山门——这种事还是让别人去做吧!
  不去想将来,但过去呢?过去那场战争中遇到的的一些疑问,他想搞清楚。这要求很高吗?
  他不想当一个“不准明白真相的老百姓”,不行吗?
  赵彤向云朵发问,是因为他发现:仿佛在战争一开始,摩云城就打算置身事外,正因为没有过多的卷入战争,他们的力量,反而是保存最完善的。
  那么,云朵是否事先知道了什么,他才如此的早有准备?
  他心中的疑问,从别人那里得不到解答,或许云朵能够给一个答案。
  可惜云朵也没有给出答案来。
  云朵将桌子上的地形图反复看了几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很饶舌的说出一段莫名其妙的话:“我们知道我们该知道的,我们不知道那些我们不该知道的。我们知道那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隐藏着真相,可是,我们却无权知道。”
  赵彤被云朵说晕了。赵彤身边的两个炼气期修士,被这番话说的只眨眼。就在这时,他们看到云朵起身行礼,一本正经的说着告辞的话。
  赵彤急忙阻止:“青枟真人,你究竟知道了些什么,把话说清楚……你知道的,如今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即使我们知道了秘密,我们也没有办法把秘密泄露出去。但我们知道了真相,才能够决定如何选择立场。”
  云朵已经站起身来,但他没有举步向外走,而是站在原地平静的解释:“在一个权势社会里,所有的争斗都是为了争权夺利,这个,很奇怪吗?你觉得难以理解?啊哈,如果你真的无法理解,那我真没法跟你解释,因为我解释了你也不懂。
  唉。这场战争啊,别说是什么因为全人类。如果真是为了全人类,仗不应该这么打。”
  赵彤脱口而出:“那是为了什么?”
  一场多米诺骨牌倒下的游戏。多少骨牌是身不由己。
  第一个骨牌始于多宝真人,他被泰岳门逼得叛门而出,而多宝真人之所以能够孤身一人走天涯,是有人想独吞他的宝贝,因为想独吞,所以不想分享,所以才要逼他单身出去流浪,因为没有情报分享所以多宝真人才能在外逍遥很多年。
  最终,多宝真人陨落了。可是追捕多宝真人的金翔真君,并没有得到多宝真人的遗宝。
  于是。第二块骨牌倒下了——为了搜捕多宝真人遗落在森林中的宝贝,泰岳门发动了森林战争。
  同样的。为了不让多宝真人遗宝被别人分享,发动战争的那个人隐瞒了部分真相,可是为了诱使各大门派派出人手参加搜捕,他不得不与其余门派的门中长老做了一些交易。
  于是,各大门派高层其实都知道这场战争的真正目的,只是贪欲让他们没有把真相说出口来。
  当然,各大门派的长老其实是一些不懂得保密的人,在门中选派参战人手的时候,他们多少将部分真相转告了自己最信任的弟子,或者自家亲眷。然后,这些获知秘密的人,又将秘密告诉了自己所信任的人。而他们所信任的人又有自己信任的人……结果一传十十传百,全世界都知道了。
  只是这个“全世界”并不包括大多数参战人员——他们才是真正的、“不准明白真相”的炮灰。
  当然,参战人员也不全是傻瓜,他们也多少听到了一点风声——至少,各战队那些金丹统领知道一点风声,所以才在战局发生巨变之后,那些金丹统领第一时间扔下了自己的队伍逃亡。
  他们很明白自己不是在为本门利益而战,他们只是门中选派出来的炮灰,所以遇到了危险,他们当然以保存自己实力为上。
  大家都是这样想的,也难怪这场战争打成那般模样。
  也难怪森林里各战队崩溃的如此之快,崩溃的如此不堪收拾。
  权势社会里,所有的竞争一言以蔽之:争权夺利而已。
  在这所有人当中,云朵最知道“为什么而战”了。当初他带领战队走上战场前,就反复跟战队成员谈起过这个问题。等抵达战场之后,他第一时间建设自己的老窝,也是知道修士们的战斗意志并不强烈,尽管他已经反复重申了,可是让自己带领的修士,为别人的进阶而抛洒生命,他自己也不情愿。
  那么,既然大家都不肯为别人而战,为自己的老窝安全而战呢?
  所以,他抵达战场之后,一心建设自己的安全窝。对于参战任务该敷衍就敷衍,等到战场出现重大变化之后,他的老窝已经建设完毕,而且这个老窝建设的,比待在门派中的修士们得到的修行待遇还要好。
  于是,在各战队全体崩溃的情况之下,摩云城的修士为了不放弃更好的修炼环境,他们只能够就地坚守了。
  当然,这是一种没有明天的坚守。
  这些修士们身处于森林深处,虽然修为在步步增高。可是他们却看不到未来——如今那条唯一与外界沟通的道路,又在黄金门的把持之下,而且据说那座传送阵无法让修士们利用……所以。摩云城也不能免俗,同样弥漫着得过且过的苟安气氛。
  好吧。歪楼了。先说眼前吧。
  赵彤所迷惑的事情其实并不重要,兵法上说“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妖兽们追着合欢道打,完全符合冰法。至于妖兽是如何知道“兵法”的……不是还有魔门的人吗?
  看来,这场战争,魔门的人涉足很深啊。
  至于为什么是合欢道,那只能说是合欢道倒霉了。对与合欢道来说这是天大的事。但对于云朵来说,这是还不如摩云城的事情重要——他现在必须给摩云城找一条出路,消除摩云城的得过且过的的气氛。
  在一派享受、一派苟安、一派迷醉的气氛下,也许愤怒与仇恨会让修士们暂时凝聚在一起,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给修士们找一条看得见的未来之路,才能够让人心安定下来。
  至于这次心血来潮与合欢道的交流,不过是想知道他们的预期而已。
  为合欢道解决迷惑不是云朵的责任,更况且合欢道如今已不存在了。
  不过,拉仇恨不能往自己头上拉。云朵淡淡的回答:“为什么。我不知道,但各门派的金丹统领肯定知道——没准你们合欢道的金丹统领也知道,毕竟他们是最先逃走的人。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他们。他们全体……好吧,他们大多数,怎会恰恰知道,最合适的逃亡时机呢?”
  “啊?”赵彤张大了嘴:“不不不,不能吧,他们……”
  “金丹统领既然都逃回了南岸,如今他们都在那里?”云朵说完,拱手告辞,不管一地丢掉的下巴。
  在他身后。赵彤呐呐:“权势社会,这社会除了权势社会。还有什么社会?”
  云朵一路背着双手走进入摩云城,灵安跟他身后一路小跑。走在川流的街道上。云朵明显感觉到,几年不见摩云城更加繁荣了——原先摩云城除了主街比较繁荣,其余的街道留了很多空置房屋,但如今,无论主街与冷僻的巷道,沿街的房屋几乎没有空置的,所有的窗户都有人影晃动。
  尤其是主街,这里凭空多了很多铺面。而摩云城的店铺充满摩云城特色,即使是面向凡人的店铺,依然有许多修士们制作的法器、准法器,或者干脆都算不上法器,但绝对需要灵石驱动的物件。
  不过,这里最多的店铺是出售各种丹药,各种法宝,各种符箓,以及各种凡人使用的武器、铠甲、弓箭等等的军火商店——当然,摩云城所有的店铺同时也收购妖兽森林的各种修真材料。
  好吧,严格的说,摩云城这里始终是一个外向型零关税出口港,生产的很多东西都是出口型的——毕竟摩云城本身居民不足十万人,这样的城市人口,大约过云朵记忆中一个乡镇人口一样。
  但其实,摩云城的皱褶山形是可以养活不少人的——云朵边观察街上的人流边沉吟:摩云岭的每道山谷都相当于一个小盆地,如果真正开发出来,这片区域养活百万人应该不成问题。当摩云城有了百万人口时,那么自身的市场就算成熟了。
  城中道路上穿梭着无数两轮、三轮、四轮的风火轮,这让云朵恍惚有点汽车时代到来的感觉。
  最早摩云城主要运载工具是马车——由角马拉载的畜力车。如今,街道上基本见不到马车的痕迹。这倒让城市的市容上了一个大台阶——畜力的粪便始终是个大问题,而为了让牲畜马蹄不至于受伤,城市的街道就无法硬化。
  云朵注意到,来往百姓的衣着打扮一点不寒酸。他走了几条街道的路程,竟然见不到一个穿布衣的百姓,走过路过的百姓,几乎都身披一件“法衣”。云朵倒是认出来了,这种低阶法衣是摩云城的特产,上面带有土属性涤尘符云纹、水属性清凉符云纹、火属性温热符云纹,已经土属性石化符花样。
  这么多的符箓镶嵌在一件平民穿用的衣服上,这种事唯有摩云城的修士做得出来——因为他们的符箓是印刷的,故而可以极大限度的降低成本。
  这样的衣服穿在身上。因为有涤尘符,衣物不用水洗,可以保持常年整洁;因为有清凉符。穿上这件衣服等于穿上米军沙漠作战服,既是酷暑也觉舒爽;因为有温热符。即使寒冬也不用穿棉衣;因为有化石符,遇到伤害可以自动防御,还可以保护对衣物的伤害……
  全城人都穿着法袍游荡行走,不管怎么说,造成的直接效果是:摩云城百姓看起来非常干静非常整洁,很少有有蓬头垢面破衣烂衫的。
  不错,摩云城给人最深的印象就是干净。
  白色石料铺成的主干道路上,几乎看不到任何的垃圾。当然。这种干净也是花费心力干出来的。你看那道路的中央线上,三人一组的城卫队队员不停地骑着独轮车巡视,看到路面上丢弃的垃圾时,他们会快速跳下车,用一件类似吸尘器的装置将垃圾吸走……
  据丁灵介绍,摩云城现有居民八万余人——这也就是说,在云朵走后的五年里,摩云城每年增加一万余名凡人。
  此外,摩云城除了吸纳一百五十位修士外,城中居住的外系修士约三百余位。这三百余人中。又筑基修士三十余位,剩下的都是炼气期修士。而那三十余位筑基期修士并没有加入摩云城,他们也没有购买房产。只租用摩云城的店铺暂时居住,或者租用摩云城修炼精舍进行闭关。
  据说,如今游走在各定居点之间的商队,主要有这些人组成,他们这相当于摩云城的流动人口,无需听从摩云城的指派,而摩云城也无权指挥他们。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摩云城如今的繁荣,除了依靠那条通往黄金门的商路之外。全靠这三百余位修士来回倒腾货物,才得以盘活摩云城各项产业。所以。这些人是摩云城繁荣的重要支柱。
  回首望了望走过的路,云朵忽然发现摩云城城里城外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店面:白玉堡通向摩云城的主干道路两旁。店铺多数是针对修士的,而城里的这些店铺虽然也出售各种法器,但基本上以出售民用品为主——当初云朵推行的安家九件套,以及民用的行军炉、灵石灯等等,在这里销售的很火爆。
  当云朵快走到钟鼓楼附近的城中心区域的时候,店铺的风格变化最明显——如果说城门附近的店铺还有自家小店、自主经营味道的话,越是靠近城中心,店铺风格的越像大型超市、名品专柜一类的巨无霸型商超。这里铺面装修越来越奢华,临街一面不再是厚重的岩石墙,而是完全通透的水晶玻璃,透过水晶玻璃一眼可以看清店内陈设的商品。
  而钟鼓楼附近,生意最火的店铺居然是一家……出售各种风火轮的商行。
  这家商行上下三层楼,每层铺面的跨距都很大,楼层完全是开放式的,装修风格居然有类似车行4s店。
  什么时候,汽车也开始进入民户了?
  云朵伸手招呼,灵安慢悠悠的走到了云朵身后。云朵指了指水晶窗内的车辆,问道:“怎么,这种造车技术我们已经向百姓开放了吗?”
  灵安慢悠悠的回答:“是呀是呀,这还是我认识的几位师叔合股开的店铺。嗯,在谷主闭关第二年,碧流老祖研发出第二代车床,这种车床有类似器灵存在的一点点灵智,可以按几种设定好的模式自动生产,当然,还需要人工添料卸料。
  碧流老祖批量化生产第二代车床后,决定将加工风火轮部件的任务分配到各个村镇,最后再把这些部件收集上来,有白玉堡的师叔们统一组装。
  这个,民间对于风火轮的需求量很大,听说还有人带往内陆,方便修士家眷日常使用。因为货物供不应求,师叔们在这条主街上开了多家店,听师叔们说,不同师叔组装的都不是一个牌子,但大家各个生意很兴隆。
  哦,前一阵子,碧流老祖还想向几位师叔征收车床使用费,不知道结果如何。”
  云朵脑海中转了一下。马上明白了风火轮如此畅销的原因——首先,摩云城通往附近的道路已经基本完工,已修建了好的高架路线有通向揭阳镇、通往揭阴府的高速路;通往摩云城所属各个定居点的支线路。以及通往桃花谷、参王谷、寒蜥谷的全封闭路线。
  在主干高架路上,沿途虽然也有妖兽骚扰。但金属硬壳制作的、俨然如同移动堡垒一般的风火轮,明显比用角马等畜力运输方式有优势。角马还需要沿途进食与饮水,风火轮只要有灵石就行。
  如此一来,一支商队只要雇佣三五个修士,开上风火轮,满载货物沿着主干大道高速奔驰,光是凭借这速度就能占取无数商机。更不要说风火轮那硬如甲壳的外壁,又可以让低阶妖兽的攻击无法伤害到驾车的凡人。
  此外。摩云城本身对这种车辆的需求也很旺盛。这几年,摩云城增设了多个定居点,除了铁矿区与灵石矿区外,新建立的定居点跨越了摩云岭多个山谷。而往返于这些定居点之间,风火轮显然具备很多优势。哪怕是平民百姓拥有一辆风火轮,也可以让自己的活动范围增加十倍不止。
  活动范围的增加,意味着生存空间的增大,意味着获得赚钱机遇增多,意味着收入增加的可能性增大。如此,也难怪平民百姓也要紧缩裤腰带。买上一辆风火轮作为生活必需品。
  云朵仰脸向天,忽然感觉有点好笑。
  他这是……催生了修真世界的汽车时代了吗?
  眼看快要走到钟鼓楼区域了,云朵怀里的传音玉简突然震动了起来。他掏出传音玉简正准备通话。这时候,街对面的一位修士冲着云朵走来,他远远的拱手行礼,但他并没有大声喊叫,而是用神识发出一道询问:“你是……青枟真人吗?”
  云朵冲着对方点点头,这是一位才加入摩云城不久的筑基期修士。对方原属于凌霄门,道号恒安。他与花千朵、磐石、赵彤等人属于同期加入摩云城的七位外来筑基修士之一,云朵回来后,这七位筑基修士获得的待遇大大提高。来自过去黄金山门的流星、流光决定不加入新成立的黄金门,正式成为摩云城弟子他俩得以进入摩云城空中巡逻队。
  而花千朵、磐石、以及天苍山剑修行正。则成为城卫队高级管理人员。恒安因为会一点炼丹术,因而成为外来修士中唯一进入白玉堡的雇员。
  外来修士被正式吸纳进入摩云城体系后。云朵曾挨个单独接见过他们,今天的赵彤也是他见得最后一位外来筑基修士。不过,云朵之前接见恒安,不是用现在的平庸模样。如今走在大街上,对方怎么把他认出来的,云朵有点迷惑。
  通讯玉简里传来了丁灵的声音:“师尊,好消息啊,黄婉儿刚才出关了,她已经顺利进阶。哦,卫晴儿刚才来,急着要见师尊,请师尊尽快返回蓝玉堡。”
  云朵放下通讯玉简,拱手向对面的恒安打招呼,恒安一副不敢承受的模样,侧身躲避,双方还没来得及交谈,云朵瞳孔一缩,盯住了从恒安身后冒出来的一位修士。
  这位修士修为似乎是筑基期中期,可是云朵在他身上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味,他一摆手,正准备询问对方,却忽地游停步,而后云朵身上的气势开始攀升,眨眼之间,伪装成筑基期中期的云朵,威压迅速越过筑基大圆满,而后轻松的突破金丹期……
  这还没有完,云朵的气势继续在攀升。在他刚刚越过金丹初期的时候,摩云城的蓝色城墙嗡的一身,密布与城墙上的防御法阵接连亮了起来,城墙外围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金色金属罩。与此同时,环绕城墙上的灵气快速向云朵身上汇集,云朵的气势得到城墙上的灵气支持,迅速度过了金丹中期,无限逼近了金丹期大圆满。
  恒安修士在云朵气势刚开始攀升的时候,脚下已经软了。等他瘫倒在地上,另一股足以碾压他的威压又从背后升起,恒安来不及回头察看,他身上的防护法衣接连暴向防御光芒,一道道篆刻在法袍上的防御符接连毁灭。
  鸢萝谷对本系修士从不苛刻,恒安身上的法袍其防御力极端变态,上面几个护身符箓爆裂,借助这一喘息之机,恒安连滚带爬快速的窜出,等他窜到云朵侧面,这才看清身后的威压来自何方。
  云朵正与一位中年修士相对而站,而这位中年修士还是恒安带进摩云城的,此人是不久前与他一同历练归来的筑基中期修士妙法。但……如今妙法的气势已经越过了金丹期中期,快速进入到金丹大圆满,而后轻松越过元婴期。
  最终,妙法的修为稳定在元婴中期。
  妙法对面,云朵的修为稳定在金丹大圆满期。
  可是,金丹大圆满的云朵,面对一位元婴期修士一点不担心。整个城市的灵气依然在向云朵汇集。
  云朵的身材似乎微微长高了一点,整个人显得更加气势逼人,他目光锁定对方,言辞却并不剧烈:“不知这位前辈来我摩云城做何打算?”
  妙法神色凝重的看着云朵。
  当云朵启动整个摩云城的防护阵时,城市的警钟同时敲响,城卫队快速封锁了钟鼓楼附近的街道。与此同时,钟楼鼓楼之间的传送塔楼,也像一支光剑一样亮了起来。紧接着,从钟鼓楼飘出多位女修,为首的是桃花三娘子。不过,桃花三娘子刚一露头,见倒是云朵与人对峙,对方根本不是她能惹的起的。于是她一缩头,快速返回了钟鼓楼。
  随即,城中处处传来关门闭户的声响。警钟持续中,街道开始清空。城卫队队员来了又去——发觉对方不是自己能抵御的,他们按约定撤到了城墙上,借助城墙的防守,用灵石枪瞄准了街心的妙法。
  几乎是一眨眼之间,整个城市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街头对峙的云朵与妙法,而云朵身边带的恒安,早已经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1713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