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赵叔叔”的战争回忆录

第二百二十六章 “赵叔叔”的战争回忆录

第二百二十六章“赵叔叔”的战争回忆录
  那些筑基期修士们提前感觉到结丹修士的境界,即使他们无法突破金丹壁垒,这种领悟对于他们的心境锻炼,也是大有益处,而堪比金丹期的灵气在经脉中经常运行,既是对他们经脉的锤炼,扩张,也是让他们提前适应金丹修士的状况,等水到渠成,一切就自然而然了。
  世人总是害怕揠苗助长,怕就此造成什么药物依赖了,什么基础脆弱了,然而这种想法本身就是愚蠢的,因为人体的某些缺陷,必须靠药物来补足,比如糖尿病、高血压等等,这类病况如果长期以来药物,病人能和普通人一样生活,该哭哭,该笑笑。但如果想着不依赖药物,或者一次性把病治好,那基本上是找死。
  有些病其实是治不好的,并不是所有的病都需要治好——有些病单靠药物就可以补足缺陷。
  同样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缔结金丹,而有些金丹修士并不靠攻击力求生,比如碧流,他的长处在于炼器,如果能够越过金丹壁垒,寿命增加一倍达到三百岁,多出来的岁月他能创造多少价值?而在这些岁月里,哪怕他依靠药物维持金丹,想必他也是肯的,而且心甘情愿。
  当然,碧溪已经结丹了。而剩下的那些人当中,文思周融可以不依靠攻击力求生,他们的长处在于阵法、丁灵同样也无需依靠强大的攻击力,他的长处在于管理能力;司菊也同样,他是辅佐碧流主持炼丹坊的人……所以综合考虑,云朵准备第一波“制造”出的金丹修士,先要包括文思或周融,再就是司菊。
  周融与文思二者选一,那就文思吧——丁灵暂时离不开,云朵需要他的管理能力;周融也离不开,云朵一别五年再度归来,需要双面间谍周融那与魔门的沟通能力。
  除此之外。魏霓裳跳得欢,算上她一个也无妨——云朵自信他可以调整夺天瓮的功效,用这种快捷方式制造出的工厂化金丹,不见得经脉比正常金丹修士薄弱。没准他们要比正常金丹修士还要强大呢。至于究竟是不是……那就拿魏霓裳做实验,反正她也是心甘情愿。
  沉吟中云朵慢步走下楼去,苏芷留在六楼议事大厅没动,并开始为自己建一个窝——她准备今后就在这里安家,而云朵对她的贴身紧逼不能拒绝。因为蓝玉堡内谁都知道,这是门派与云朵师傅金蝉真君给她安排的门派任务。
  选定了四楼作为他的打坐静室,云朵进入屋内,开启了屏蔽法阵,云朵看了看空荡荡的打坐室,轻轻叹了口气,而后取出沙尘空间与纤尘空间,开始整理东西。
  纤尘空间今后是准备作为逃命与隐藏之用,这个空间是云朵自己锻造的,今后还需要完善。里面的东西云朵不准备放置太多。毕竟这是一个未完善空间,所以云朵只留下一些逃命必需品、随身物品——丹药法器灵石防具,以及食物等等,够用就行。
  沙尘空间内主要放置他的收藏……好吧,主要是三具水晶骷髅得收藏物,以及蛊雕腰带、英招戒指等等。
  取出蛊雕腰带、英招戒指时,云朵忽然想到他当初看到的多宝真人,当是多宝真人十根手指上带了八枚戒指,如同他在芥川内一般模样,估计以多宝真人之富有。他还没有得到一个空间,可见空间是多么难得与……稀罕。
  谁能想到,其实多宝真人身上有个空间的——貔貅珠的吞噬空间。只是这一点,恐怕多宝真人也没想到。
  谁更能想到。今日的云朵,空间多的扔都没法扔。
  据说空间能相互合并……可是云朵傻了才把空间合并。
  随身空间,多难得的东西,原本有很多个备用品,如今非要合并了,连一个备用品也无。这是何等的脑残啊!?
  如今云朵已经规划好了,纤尘就相当于逃命工具,类似交通工具一类的东西,平常不让人知道它的存在,然而自己随时悄悄完善它,直到纤尘能符合自己的心意。
  貔貅珠的吞噬空间自己就当作万不得已的攻击武器,顺便静静地观察貔貅珠的成长与变化;而沙尘空间就当做自己的储藏室吧。至于沙矶、砂砾,这两个空间先收着,且看今后的发展吧。
  沙尘空间内储藏着三具水晶骷髅毕生的收藏,虽然经过了漫漫岁月,可里面的很多东西如今也能使用,比如床铺、家具之类的,正好拿出来布置这间打坐室。
  翻了翻自己的收藏物,云朵发觉自己还收藏了几根鹰翅木——就是山顶摩云大鹏老巢边生长的巨大鹰翅木。这玩意用来制造家具真心很不错。
  于是,云朵放出了三位姓毕的,指点他们按照现代简约方式,用鹰翅木打造沙发、圈椅、书柜、茶几、衣帽间,以及碗橱等等。至于床就不用毕融、毕克、毕碎操心了,沙尘空间里有一具古修士使用的床铺,这具床铺可能是古修士旅行中使用的,结构的很简单,没任何雕花装饰,所有的支架都直上直下。
  在古修士看来这具床铺可能是很简陋的,但在云朵看来,它正符合现代简约风格。
  这具床架是珍贵的“栖凤梧桐木”所建造,“栖凤梧桐木”具有温养经脉与神识的作用,据说是凤凰最喜欢栖息的树木。如果平日躺在这样的床铺上睡眠的话,睡梦中也能温养经脉与神识,简直太合适了。
  让三位姓毕的去做家具,云朵沟通了旋天秘境,唤出曼珠与锦程。一见面,他递上自己新打造的蛇鞭,上下打量着两位的修为,问:“怎么样,进展如何?”
  “呀,你最近怎么了,我们的沟通似乎断了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意外,你没受伤吧?”锦程喋喋不休的问。见到云朵递上来的场边,锦程又抱怨:“怎么没有我的礼物,我的呢?”
  曼珠是我的傀儡。你却是我的合作伙伴,二者能一样吗?
  我有义务替合作伙伴准备武器吗?
  曼珠却摇头拒绝了云朵递上来的长鞭,简短地说:“镰刀,我用镰刀。”
  见到曼珠拒绝。锦程一把抓过长鞭:“给我了,她喜欢镰刀,你就把她的镰刀改造一下,这玩意归我了……呀,你进入金丹了?原来这段时间断了联系。是你在突破金丹啊。呀呀呀,你居然金丹了,这修行速度,真羡慕死个人。”
  停顿了一下,锦程马上又说:“你既然金丹了,果然能升级武器了,曼珠,你把镰刀给他,让他给你升级一下……唉,最近有什么收获?“
  “我是有点收获。可你们好像没收获——修为还是过去那样?”
  “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变态呀?我感觉自己进步很大的,不过,如今一见到你,唉,我确实笨了点”,锦程嘟起了嘴,马上又喜笑颜开:“你刚才说自己有收获,说出来让我乐一下。”
  有些事没必要告诉锦程全部的真相——“我捡到了一个空白的随身空间”,云朵取出纤尘,示意:“你可以进去看一下。这个空间需要我一点点完善,你帮我?”
  作为契约灵修,云朵能进去的地方,锦程也能无碍通行。她嗖地一声原地消失,而后出现在纤尘内——作为跑路的交通工具,适合携带同样境遇的锦程同行。至于曼珠,最好去帮他打理沙尘空间——后者,云朵放置了许多傀儡在其内,身在时间不对称的沙尘空间。曼珠既可以帮云朵种植与放牧,还可以利用时间不对称来修炼。
  毕竟三人当中,数曼珠的修为最低,对于金丹期的云朵来说,曼珠如今已成了拖累。
  送曼珠进入沙尘空间,云朵把镰刀丢给毕融进行改造——刀刃加一点镜花水月虫、再添加一点仙界金属,搞定收工。
  神识探入纤尘空间,发觉锦程已乐不可支的布置起空间内的一切。女人对于这种布置新家、建设新家、规划新家的活动最热衷,锦程那里已经在开列长长的购物清单,希望云朵采买到她所需要的物品。
  好吧,把三位姓毕的再扔进去一位,帮助锦程打下手,再顺便从沙尘空间里挑一些杂物扔进去让锦程整理,扔几具傀儡进去让锦程管理统辖……结果锦程转眼忘了生死与共五年多的伙伴曼珠,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规划新家上。
  眨眼功夫,打坐室内的家具已经打造好,云朵把剩下的两姓毕的都扔进纤尘空间,并特意叮嘱:“里面有个女修,你们进去后听她的话,但手脚别那么快,她想造什么你们慢慢造,且让她多高兴一下。”
  终于安静了,云朵在凤栖梧桐木建造的大床上打了个滚,伸手弹了弹手指,自己用过的女侍傀儡随即跳了出来,殷勤的为云朵斟上温茶,茶水里加上一点灵蜜。云朵烹茶在手……生活真美好啊!
  整整歇息了一天,第二天召唤出三位姓毕的,为自己做了丰富的早餐,吃饱喝足的云朵伸了个懒腰……好吧,这些都是凡俗人的生活习惯,金丹期的云朵本不该这样。
  但云朵就是喜欢!
  把三位姓毕的重新送入纤尘,云朵懒洋洋的走出打坐室,站在门口想了想,他扭过脚跟,向白玉堡方向走去——夺天瓮升级版,该开始动手了。
  时间紧迫啊。
  摩云城建立以来,云朵这是第一次踏入白玉堡。对于云朵的到来,碧流是非常兴奋的,他进入到金丹期后,修行速度也急剧放缓,这么多年一直留在金丹初期,不见任何进益,这让他很急切。如今,云朵又要发明新设备了,而且这种设备是位金丹修士而特制的,碧流急切的想看结果了。
  云朵这次设计新的设备,并没有太大的紧迫感。如今的他,头顶上已经没有现管的婆婆,在这一带他才是老大,而升级版的夺天瓮,不过是强化旧版而已。
  至于强化的手段么——他从芥川内搞到的“仙界金属”,就足以完成这个使命。
  此外,他在芥川的传承之地内,从西厢房里还弄到一些用于建造太空梭的金属,这些金属的品质更佳,云朵坚信:用这些金属打造出的升级版夺天瓮。没准可以让修士使用到金丹后期。
  不过,云朵并不想大肆制造升级版夺天瓮,因为他弄到的金属都是消耗品,用一点少一点。在如今的凡界根本找不到替代品,所以他只打算建造两具夺天瓮就够了:一具放在门派里。供精挑细选的修士使用;另一具的存在他谁也不告诉,悄悄放自己的沙尘空间内作为备用品。
  剩下的工作就是按部就班,等待完成而已——云朵特意放慢了速度,边干活边消磨时间。
  他离开了摩云城太久了。摩云城的发展又过去神速,以至于如今的摩云城让他有一点陌生。这段时间,他就像一个标准的上班族一样,每天来白玉堡工作八小时。下班后他化装成各种形状,在城中、以及摩云岭管辖的地带四处溜达。
  在他离开的这五年内,丁灵他们小心翼翼的控制着摩云城的扩张。虽然目前在森林里,摩云城的各项条件都属于定居点中的佼佼者,但摩云城一直小心地控制着人口增速,对于修士的吸纳也很谨慎。这么多年,除了摩云城自己培养的修士。体系内外来修士没增加多少。
  如今城中外来修士虽然数量多,但大多数都是以租房的方式在摩云城临时居住,并没有进入摩云城体系之内,被摩云城的管理者看作是自家人。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那座传送阵的出口控制在黄金门手里,据说这座传送阵安放在黄金门内门中,普通人轻易无法进入山门,更不要说内门了。所以,外来移民什么的就不用说了。
  这几年,摩云城与黄金门之间交易不断,可是。新迁移来的移民不过增加百余户而已,这百余户还基本是摩云城移民亲属、或者是黄金门的修士家眷,前者黄金门找不到理由拒绝,后者则是……为了维护这种不平等交易。出于掺沙子的目的,特意往摩云城安排的人手。
  除此之外,森林内的各个定居点崩溃后,那些平民百姓几乎没有向摩云城方向突围的,因为摩云城等于在战线最前方,它位于森林的最深处。传说附近又有一头凶恶的摩云大鹏……因此,平民百姓要逃也是往大河方向逃亡。
  同样的道理,被打散的修士也很少逆流而上逃亡摩云城的。在森林动荡之初,也曾有人破釜沉舟逃向摩云城,但随着各处定居点逐渐建立,大多数修士们觉得摩云城这样深入森林前线的城市,周围处境极不安全。因此,很多修士来了又去,定居在这里的修士只是一少部分。
  五年的时间,摩云城也就是收纳了将近九十余位外来修士而已。这九十余位修士还不全是筑基期修士——要知道在混乱爆发前,五十位筑基期修士可以组成半个联盟战队了。
  所以,真相是:外来修士当中筑基期修士只有七位,其余的,基本上是炼气期修士——毕竟,炼气期修士在森林中,比凡人处境好不了多少,他们更希望依靠强大的势力。
  巧合的是,在这七位筑基期修士当中,云朵认识的人占了大半数。其中有他认识的流云宗花千朵(与云朵在旋天秘境里有过一段同行经历,他与云朵的小叔云钺属同门,两人相互认识),以及那位与花千朵同一战队的九华山剑修磐石,此外,合欢道的赵彤(道号“如何”)的筑基期修士。
  除此之外,黄山门的流星也脱离蓝枫的队伍,与流光进入到摩云城中。
  九十一位炼气修士当中,至少有三十位修士是由赵彤带来的合欢道修士——此时,合欢道已经不存在了。论理云朵所在的摩云城将代表旋天门吸纳合欢道势力,但赵彤带人加入摩云城时,再三声称他加入的是“鸢萝谷外系”,是青枟真人所在的摩云城,绝不是旋天门。
  丁灵他们对外系修士态度谨慎,至今,赵彤所在的合欢道修士跟摩云城关系最近,但也不过是做点辅助工作,他们都被安置在城中,经营一些修士店铺。而其余修士则统统被派到巡逻队中,充当各种类型的炮灰而已,平常待遇虽然优厚。但他们接触不到炼丹坊、炼器坊,更接触不到桃花谷的筑基基地。
  ……
  云朵的回归终究给摩云城带来一点变化,首先,修士们的心态不同了。尤其是居住于蓝玉堡的修士,他们****能见到笑眯眯地少谷主,偶尔拦住少谷主说几句问候的话,请教一下修真难题,总能得到最直接的回答。没准还会因为讨得欢心。获得一枚云朵赏赐的储物戒。而这储物戒里准不是空空荡荡的。
  至于里面有什么,全凭个人运气了——这算不算天上掉馅饼呢?
  意外的惊喜随时可以见到,疑难迷惑随时得到解答,重要的是今后咱做事有人撑腰了。底气充足的碧汀随即带领强力搜索队前往揭阴府,名义上是维修揭阴府的传送阵,实际上搜索队将顺路拐去上英镇,在那里设立云朵地盘外第一座“凡人传送阵”。
  碧汀出发之后,常磊等人跃跃欲试——他们都清楚云朵下一步将指定夺天瓮使用者,除了打磨自己的修为,夯实自己的基础之外。他们还需要在云朵面前讨好卖乖,争取有个好印象。
  在这些骨干修士的带动下,摩云城忽地勃发出一股积极向上的生气,大家都在努力表现,都在努力争取露脸,虽然大多数人不知道常磊他们为何如此……谄媚,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学习常磊。
  在这种气氛下,云朵不紧不慢的完成了最后设计工作,这次除了夺天瓮之外,云朵还需要修复水晶骷髅收藏的空间阵盘。让它们恢复灵性,即使不能大用,至少要让它们具备排斥空间裂缝的能力。
  这种空间阵盘总数有三十余个,正好可以用来摆设一套三十六天罡阵。云朵修复了其中九个……好吧。他是个做事喜欢备份的家伙,四个空间整盘拿出来,让苏芷前去葬神平原测试,一旦测试成功就可以每次带三个人去芥川,至于其他的阵盘……云朵会告诉其他人吗?
  碧流接过打造好的夺天瓮,连云朵都顾不上理睬了。赶紧忙着安排人手进行测试。不一会儿,得到消息的丁灵带人来封闭白玉堡,封锁新版夺天瓮诞生的消息。无事的云朵终于闲下来了,背着双手,溜溜达达的走出白玉堡,身后跟着一位新侍童灵安。
  灵安是当初赵子清弄来的那群韩国流浪孩童之一,这批流浪儿总数大约有六百余位。他们当中,年纪最大的不过十二岁,但超过十岁的流浪儿童很少。云朵特意要求修士们挑选五岁左右的儿童,带在身边作为侍从,顺便带大这群孤儿,给他们以家庭的温暖。
  这样大的儿童虽然难以养活,但五岁不到的儿童世界观还没有形成,一旦养活大了,他们的思想会最贴合自己的养父养母。如此,云朵就为摩云城培养出下一代了。
  经过五年的运作,卫晴儿每月都会悄悄会挑选十名表现最优秀的儿童,前往桃花谷接受灵根觉醒仪式。幸运的是,在百倍灵气运行的多天瓮里,这些流浪儿童几乎个个觉醒了自己的灵根,而且大多数是单灵根。但也有一些人觉醒的是二灵根,三灵根,甚至有四灵根与五灵根的存在。
  不过,这也没什么,鸢萝谷一系的人如今对灵根的多少已经完全不在意。他们面前有一个碧汀作为先例,后面还有个卫晴儿,再加上一个苏芷,这三人都是杂灵根或者没有灵根,但在引气入体后、在筑基后,灵根异变成最罕见的变异灵根的。这样说来,灵根数量的多少很重要吗?大不了可以在阶段性突破的时候,弄成变异灵根就成。
  蹊跷的是:大多数流浪儿童觉醒的都是战斗属性灵根,比如雷灵根、风灵根、冰灵根,以及金系、火系灵根。在这种情况下,原先在别的门派里不稀罕的非战斗性灵根,比如木灵根水灵根土灵根,反而是摩云岭最稀罕的,因为这样的灵根可以进入厂坊,给摩云城带来巨大的效益。而战斗性灵根则消耗资源多,产出并不令人满意。
  云朵返回的这几天,稍稍关注了一下这个现象,他认为灵根觉醒这个东西,大约与人的智商以及性格有关。六百名儿童当中,聪明与坚强的流浪儿,基本上都觉醒了战斗性灵根。因为他们觉得这种灵根,在危险四伏的森林中应该更容易生存。
  而那些性格温和的孩子不喜欢争斗,多数觉醒的是一些辅助性灵根,比如木灵根。水灵根与土灵根。
  二者之间,有些既不聪明,意志又不坚定,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不清楚活着的目的的流浪儿童。他们多数觉醒的是多系灵根。
  灵安这孩子,是流浪儿童中少数觉醒水灵根的侍童。此前,因为云朵的灵根禁忌,鸢萝谷一系的修士很忌讳单一水灵根的存在。这次的六百名儿童中,前后只觉醒了七位水灵根,灵安是其中唯一的水系天灵根,其他人即使觉醒了水灵根,也常常伴随着第二灵根,第三灵根的觉醒。甚至有五系灵根俱全的孩子存在。
  水灵根的修士,无论男女都会给人以温润的感觉。灵安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他看起来性格柔柔的,说话也是慢悠悠的,做事也总是不紧不慢,很有点女性化——也就是娘气。
  如今灵安抄着手,不紧不慢地跟在云朵身后,看到云朵在踏白玉堡的时候,身上的法袍颜色突然变幻,连面孔都换上了另外一幅模样,灵安对此不惊不诧。依旧抄着手,按自己的节奏,慢悠悠的跟在云朵身后。
  好吧,按道理云朵也是一个水系天灵根修士。他外表给人印象同样是温润的,这时候,他背着双手,身穿着一件毫无特色的普通筑基期修士袍,顺着白玉堡通往摩云城的大道,慢悠悠的行进着。
  这条大路非常宽大。也非常平坦——按云朵记忆中的说法,这里应该是八车道快速路,左四道右四道。道路的通行规则与云朵记忆中的一样,全都是靠右行驶,每个方向有四个车道。单向车道中间是宽大的灌木隔离带,而道路路沿石外,种植着高大的行道树。这些行道树都会摩云岭一带生长了五百年的古树,如今被特意移栽到道路两旁。
  经过多年的建设,摩云岭一带基本上都是这样的路。通向每个定居点的路沟通了千家万户,使得大家成为一个……团体。
  漫步在行道树下,沿行道树两边铺设着三人宽窄的徒步道。徒步道路左右则栽种着青青绿草,铺设着花砖。走在这样的道路上,满眼都是绿色,感觉心情很愉快,生活很悠闲。
  白玉堡距离摩云城大约有五里,白玉堡城下三里禁止修建任何建筑,但出了这三里禁区就属于摩云城管辖。如今这剩下的二里路,道路两旁已建满了各种修真店铺。这些店铺主要以出售武器与防具为主,在相邻店铺间,不断有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的摩云城特色风火轮。
  五年时间过去了,富裕的摩云城已经开始普及家用型风火轮。只要家境稍稍富裕一点的移民,都会买上一辆四轮的风火轮用于穿行乡间小路。白玉堡与摩云城之间的城下町属于商业繁华区,虽然没有一个娱乐场所,没有多少歌舞声喧哗声,但还是有很多送货的小商贩、取货的小商人,以及为各大店铺打工的平民百姓了,来来往往穿梭其中,显得人潮涌涌。
  接近摩云城城门的时候,云朵看到了一座高挑的五层楼宇,这楼宇飞檐叠嶂,看起来很有气势。宽阔的大门车来车往,也显得非常繁忙。
  大门的牌匾上写着四个大字:合欢客栈。
  这里就是赵彤开设的店铺。
  合欢道被打散的三十多位炼气期修士,并没有全在合欢客栈里打工。这座客栈只是容纳了十一位炼气期修士,然而它却成为了合欢道在当地的活动中心,有了这个活动中心的支持,原属合欢道的修士们也算是摩云城一股不小的势力。
  赵彤就站在大门口,这是云朵首次遇到赵彤。赵彤身后跟着两个炼气期修士,一左一右站在合欢客栈的两作侍卫状。赵彤盯着云朵缓缓靠近,等云朵距他十来步远的时候,赵彤冲着云朵拱了拱手,但他的眉头皱得紧紧的,上下打量云朵一番之后,确认他不认识这位长相平庸的修士。
  可是心中那一份奇怪的感应,又是怎么回事?
  筑基期修士已经跨入了仙人的范围,他们常常对切身的一切有一种神奇的感应。赵彤原本没有在门边接客的习惯,可就在云朵迈出白玉堡大门的时候。赵彤感觉到心中传来一股奇怪的悸动,于是他顺从了这股悸动,领着两个弟子来到了大门边,却没想到他看到的是毫无特色的云朵。
  好吧。这是云朵安排的一次见面。他来回走着条路很长时间了。这次把手头工作完成,走出白玉堡时他用神识触动了赵彤。
  修士之间的感应是很奇妙,街上人来人往,赵彤却只看到云朵一个人。他站在街上,目光里只有云朵。尽管云朵看起来很平庸很普通。
  对方拱手行礼,云朵马上拱手还礼,他微微放出属于金丹期的神识,快速在赵彤身上探查一番,赵彤只感觉到一股冰凉的感应袭上身来,但不等他做出反应,这股阴冷如潮水般失去。
  然后是对方用熟悉的嗓音打招呼:“赵叔叔,不记得我了吗?”
  赵彤一惊,脑海里立刻出现那个萌萌的小孩,小孩仰望着自己喊“赵叔叔”。
  他微微吃了一惊。念及对方刚才施展的那股金丹期神识,马上神态恭敬的拱手再拜:“不敢不敢,哈哈,原来是你啊。”
  见到对方一身平庸打扮,赵彤知道云朵不愿意暴露自己,他伸手引导云朵:“我们屋里谈,请这边走。”
  云朵在门口稍稍停留了一下,感兴趣的打量着门口进入的顾来客,随即抬脚,一边跟着赵彤走一边问:“赵叔叔。看来你的客栈人气很旺啊,哈哈,我本来以为在森林里大家消费**都不高,在我们这里开客栈应该是一潭死水。没想到。客栈里人来人往的,居然很热闹啊。”
  赵彤苦笑一下,摇头:“误会了误会了,我这里虽然挂着客栈的名字,但其实这是一间药店,专门供修士疗伤与歇息的……当然。我还借助了摩云城的威势,无论修士有多么重的伤,一旦进入我的客栈,什么追杀与报复都必须停手。
  哈哈,这也算是特殊需求吧,我这里出租精舍只是小收益,丹药才是收益,安全才是最大收益。”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客栈后院,进入其中一间静室。赵彤身后的两位徒弟一路尾随,此刻并没有着急离开。侍童灵安见状,同样没有急着告辞。双方坐在椅子上各据一方,各自神态都很悠闲。
  这是一次话家常似的谈话,两个人随行的侍从都不必回避。
  赵彤向云朵拱手道贺:“听说城主闭关五年多了,我来的时候曾想拜访城主,可是听说城主闭关了,没想到卜一出关你已经是金丹修士了,哈哈,‘赵叔叔’的称呼,实不敢再提,如今城主你才是师叔。”
  云朵笑着岔开话题:“我出关后,听说你来摩云城了。这次我随意走走,怎么样,在摩云城待的还好?”
  赵彤苦笑了一下,却没有显示出什么忧愁:“我们合欢道已经不存在了,万年大派就这么一朝……罢了,如今我们合欢道修士,在森林中属于被排挤被吞并的范畴,当初我力排众议来到了摩云城,这里确实给了我们一片安宁的天空,这已经足够了,我等不再奢望什么。”
  云朵哦了一声,问:“那么,赵叔叔今后不是要成为散修了?没想到再加入那个门派中?”
  赵彤别有深意的看了云朵一眼,忽然突兀的问:“城主出关后,还能与旋天门保持畅通联络吗?”
  这个问题让云朵愣了一下,赵彤看到云朵的表情,马上了然的笑了笑:“其实从五年前开始,我们与大河那一边的联络就断断续续了,很多人手上的通讯玉简虽仍然完好,却联系不到大河另一边的同伴。
  哦,摩云岭这一带也算是个福地了,五年里,你们的生活始终没有受到大的干扰,但你们并不知道,外面已经天翻地覆了……”。
  赵彤顿了顿,突然前倾着身子,认真的说:“其实,我们合欢道的人最清楚这个变故,可是我们没有机会找人诉说——大约在五年前,我们合欢道正在跟门中通讯,哦,那是我们合欢道还存在,门派内部正在商议大事,结果,通讯联络突然中断。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这种状况,但森林巨变之后,我们合欢道与南岸的联系最紧密,当时,因为门中势力连遭重创,所以即使泰岳门突然放弃了遗弃之地,我们各战队依然是有组织的,为了保存实力,门中长老亲自指挥我们的后撤,准备把我们这支队伍完整的接引过去。
  可是,突然之间联络中断了,此后我们拼命想联系本门,却始终联络不上。事后,我们询问了其他门派,他们也发现通讯联络的时好时坏,不过,他们大都认为,这是因为通讯距离过长,才导致的联络断断续续,或者偶尔中断。
  然而,一个人的联络偶尔中断这可以理解,我们合欢道所有统领都联系不到本门,这些统领随身携带的通讯玉简,绝对是最好的,是门派的珍藏。所以,这就有点异常了,所以——这里一定有问题。
  我揣着这一个疑问想了五年,听说青枟真人是旋天门最聪明的人,你能告诉我缘由吗?”
  云朵想了想,反问:“我能肯定的是:旋天门攻击合欢道是临时起意,绝不是有预谋的,因此旋天门事先不会干扰合欢道的通讯联络合欢道,这没必要且不说,这么做耗费太巨大了。”
  赵彤怅然:“是呀,我合欢道当时力量太弱,旋天门如泰山压顶,没必要做什么手脚的。”
  “合欢道当时的位置在哪里?”
  赵彤一挥手,身边的弟子快速拿过来一份地图。赵彤指出了合欢道的位置,而后,他指点着合欢道联盟十大战队的布防区,补充说:“通讯联络中断之前,我们在各统领的指挥下,就已经开始收缩防卫。按道理即使没有南岸指挥,我们也能撤退到指定地点。
  然而,一次突然的袭击打断了我们的撤退行动——人类修士的攻击,我们在北岸坐镇的元婴长老在此陨落,各大战队只好分头突围。后来……后来,紧接着发生了旋天门攻击合欢道的事件。
  我曾经怀疑是旋天门做了手脚,我甚至怀疑是你这里的通讯中心掐断了对我们的通讯转接,然而……好吧,我到这里已经两年了,我已经知道:当时并不是我合欢道一家通讯中断了,据说,你这里也有修士正在与门中亲属通话,却在中途没了对方的音信。”
  赵彤深吸了一口气:“据说,当时你的通讯中心运作正常,除了与南岸的交流外,其余通讯没有任何异常。我对通讯转接不是太懂,但我相信摩云城没有做手脚,所以我加入了摩云城——只是摩云城!”
  云朵没说话,他的手指在地图上滑动着——合欢道的布防位置恰好在五大门派中央,这是因为合欢道在第一拨参战中遭受到重大损失,所以在他们第二次参战的时候,泰岳门给予了特别照顾,防区恰好在几大门派的保护之下……
  突然之间,云朵又想起了他遇到的那座合欢道废弃之城……(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1711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