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忠诚的代价

第二百二十五章 忠诚的代价

第二百二十五章忠诚的代价
  这件事不能认!
  云朵摸了摸头,回答:“麻烦啊……我记得你们方才说过:几年来,大河南岸一直在努力,一轮又一轮的组织力量争夺渡口,准备打通妖兽森林的道路,把那些失散的修士接回去?可是……你们信这个吗?
  一场前赴后继的战争,要消耗多少物资,要死多少人啊?为了接回几个失散修士,阵亡更多的修士——你们信这个说法吗?”
  众人的神情严肃起来,许久,丁灵小声问:“师尊什么个意思?不是说,这场战争的目的是为了争夺多宝真人的遗宝吗?为了这个目的他们已经填了很多人命,争夺渡口不过是以前战争的延续而已,不是吗?”
  “那么,森林中除了多宝真人的遗宝,还有什么?有什么在那些失散修士身上,是的南岸各门派不能舍弃,为此不惜流更多的血?”
  丁灵蠕动了一下嘴唇,但他没把话说出来,转脸看向了碧流,碧流赶紧低头沉思,丁灵随即把目光转向碧汀,后者碧汀马上躲开了丁灵的目光,丁灵的目光落在常磊身上,常磊立刻苦笑,以目示意:我知道我不会说话,可是在这里也没我说话的份呀?碧字辈的真人是长辈,你是师尊认可的管理者,在这个大厅里你们可以乱说,我只能闭嘴了,是吧?
  丁灵无奈的继续四周打量,最终盯上了魏霓裳。
  魏霓裳什么都不怕,马上插嘴:“师叔,你想说……”
  魏霓裳忽的尖叫一声,伸手捂住了嘴——她被自己没来得及说出的话吓坏了!
  “是的,我想说的是:那群失散修士身上还藏有印刷符箓的方法,他们能用离心熔炼方法提炼金属,提高丹药纯度与品质;他们还擅长批量生产筑基修士,明白灵根的奥秘,能够再造灵根。最重要的是:他们一家炼丹炼器坊产出的商品。就可以供应半个大陆的需求。
  你说,当你知道有这样一群人存在,你愿不愿意豁出命去抢夺?……哦,现在还要加上他们掌握快速进阶的技巧。能够帮助大家快速缔结金丹。”
  “可可可,可是我们……”魏霓裳有点结结巴巴。
  所谓说破英雄吓煞人,魏霓裳这会儿亲身体会到了。
  丁灵急忙插话:“不可能,消息不可能外泄——师尊,别的不说。再造灵根的方式,今天说透了,这屋里有些人也是第一次知道。
  师傅,我们知道这件事事关重大,卫晴儿咱就不说了,她至今还以为自己以前是有灵根的,只是一直测试错误,直到被师尊发现,这才踏入仙门。
  卫晴儿之外,即使我们从普通人中挑选幸运儿。给他们一个登仙门的机会,我们也是先挑选人品,挑到人后还假装给他们再次测试灵根,让他们以为自己的灵根以前一直隐藏着,以前都测试错了,这次才侥幸被发现。
  师尊,这件事我们很小心了,没有人知道我们擅长挖掘别人隐藏的灵根,他们只会认为我们擅长炼器,所以制作的测灵球比较灵敏。如此而已。”
  碧汀开口了,他摇头叹息:“金丹啊,你已经是金丹了师弟——外界怎么看我们,关我们什么事?小师弟。你进阶速度太快,或许心里似乎没有适应金丹期修士的身份。你知道金丹修士是什么存在,是修真界第二阶层。
  师弟啊,修真之路遍布荆棘,你现在是金丹期修士了,应该有颗金丹修士的强大心脏。外人怎么看我们,我们怕吗?这世界终究要凭自己的实力说话,我们的实力强大了,管外人怎么看我们?”
  王玮在一旁插话:“是呀,是呀。”
  碧汀马上又补充;“师弟啊,刚才我们之所以揭破真相,是因为你已经是金丹了——我们鸢萝谷向来有越阶挑战的传统,我自己是金丹期修士,可是雷灵根的我,对上元婴初期的修士一点不觉的弱小。想必其他人也是这样,想必你更是这样——你越阶挑战的能力更变态,我是知道的。
  我们具备战胜第一阶层的实力,这毋庸置疑。但如果再加一点,如果我们战队的十名修士各个都是金丹,哈哈,这等实力,即便是一个三流门派出来挑衅,即便是黄金山门一类的准一流门派对上我们,我们也不见得退缩。
  小师弟,在这乱纷纷的世道下,增强我们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我们在森林中彻底站稳了脚跟,谁怕外面风风雨雨?”
  云朵心念一动,马上追问:“我走之后,那头摩云大鹏苏醒了没有?”
  丁灵马上回答:“回禀师尊,师尊当初去葬神平原的时候,我们曾经派人去摩云大鹏那里探看,我们连续派出三波人手,可他们都迷失在云雾带里。后来,我们看到每月拨给摩云大鹏的供奉,都准时消失不见,便没有再去管它。
  妖兽一般都进阶困难,师尊自己也花了五年才完成了进阶,想必那头妖兽如今还在沉睡。现在师尊回来了,可以去云雾带接回我们失陷的修士,顺便探望一下那头大鹏,我猜,它一定没有完成自己的进阶。
  师尊,下一步师尊打算怎么办,我们都听你的。”
  丁灵这话里还隐含着其他含义,但云朵决定多了解一下这五年的事,他又问:“你们刚才说到渡口争夺战,那又是怎么回事,大河对面的各大门派又有什么消息,记得我走的时候,上谷城已经被攻破了,韩国灭亡了,现在那些流浪来的韩国王孙怎样了?”
  丁灵神色一黯,回答道:“师尊,合欢道已经不存在了,据说在森林大战中,合欢道本来已经损失惨重,又遭受了几大门派的煎迫,然后……”
  丁灵说的很艰涩,常磊快嘴快舌的插话:“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合欢道是被我旋天门攻灭的。据说,我旋天门原本联手合欢道。准备共抗方寸山。但后来,看到合欢道势弱,连几个中小门派的煎迫都无法应付,便翻脸动手。快速吞并了合欢道。”
  丁灵继续补充:“我旋天门攻击合欢道之后,据说门中陨落了几位元婴修士,以至于吞并之后势力增长也不大。而这几年,方寸山一直与黄金山门相持不下,但化生寺突然在方寸山背后动手。于是方寸山匆匆与黄金山门和解,转头两手丹霞宗,一起攻击化生寺……”。
  魏霓裳也跟着插话:“现在已经没有了五大门派,人们都在说‘三大门派’,但也有人说起‘四大门派’的——原先的五大门派,如今只剩下了方寸山与丹霞宗,还有我们旋天门,而黄金山门因为力抗方寸山,最后迫使方寸山言和,俨然是第四个强大的一流门派。因此大家说‘四大门派’时,把他们也算上了。
  据说,与方寸山大战之后,黄金山门已经决定取消宗派内的小派别,原先宗派内的小门派,比如灵云洞、古月门、天星宗,青灵剑宗、天符门等等,都被称之为某某洞府,或者某某山峰,整个门派则被称之为黄金门。”
  丁灵跟着补充:“经过黄金山门这一战之后。我们摩云城生产的符箓与灵石枪销路大增,它们在战争中经受住考验,其威力受到了大家公认。不过,战争结束后。黄金山门把安放在乐土驿你家庭院的那座传送阵,特意安放在门派内部,每次乘坐传送阵的人都需要经过黄山门的筛选与许可。
  这几年黄金门利用我们的传送阵大挣其钱,他们从我们这里采购的武器与装备,再转手卖给其他的门派,每天都是坐着收钱。我们的人从摩云城出去,在黄金门却要受他们的监管,真让人不平。
  哦,师尊走后,咱掌门青松真人连续来过几次通讯,第一次是通报我们吞并了合欢道,要求我们接受森林中的合欢道弟子,通报他们两派‘合并’的消息,并接管他们的队伍。
  随后的几次通讯是要求我们想办法建立直通门派的传送阵,也向门派供应灵石枪与符箓……可奇怪的是,我们告诉青松真人,青椂(碧溪)已经安全撤回了南岸,他手里有一副传送阵阵盘。但五年多过去了,门中一直找不到他们的踪影。似乎从风陵渡撤退后,青椂与崔胜就消失了。
  后来,青松真人嘱托我们从黄金门转送物资,我们试了一次,但那些转运的物资被黄金门强行‘征用’,当然,事后他们也给了我们钱,可是给的钱不够,远远不够。如今师尊回来了,我们或许该考虑重开一个传送阵,避开黄金门的干涉。”
  “这个,物资被黄金门‘征用’了,本门就咽下了这口气?”
  丁灵苦笑:“我们与本门的通讯,似乎只掌握在掌门手里,有事掌门联系我们,我们主动联系掌门,却总是不得回应。我们曾经问过掌门几个问题……嘿嘿,掌门都当做没听见。”
  碧汀补充:“掌门已经知道我是雷灵根了,倒是几次跟我联系,希望我回门派效力。我因此多跟掌门聊了聊。
  据说本门吞并合欢道之后,势力大涨之下,号召了几个中小门派联合起来,准备重新夺回渡口。这场战争也受到了丹霞宗的支持,据说,丹霞宗与方寸山联合剿灭化生寺之后,因为分赃不均,两个门派起了一点内讧,丹霞宗转而向我旋天门示好。
  而方寸山在攻击化生寺过程中,势力受损很大,看到丹霞宗投靠我们,倒也不敢轻举妄动。几方牵扯之下,我旋天门也不敢对独抗方寸山的黄金门动手,所以想着打通大河两岸,以便接回我们。”
  丁灵轻声一笑,略带嘲讽的的继续说:“师尊,我理解丹霞宗与本门为何表现如此急切。据说,咱们的灵石枪在大河那面搅乱了局势,很多中小门派得到了灵石枪之后,居然也有能力抵御大门派的攻击,甚至反过来骚扰大型门派,觊觎更大的权力。
  掌门在几次通话中,总是要求我们向渡口靠拢,但我们都以你正在闭关,城中没有做主之人,再加上渡口失陷已久,森林中妖兽横行。我们无法从森林中突围……等等借口搪塞过去。
  哈,各门派之间的内讧已持续多年,想必各门派内部精英损失了不少,随着时间的推移。原先被各门派遗弃在森林中的修士就越发重要了,这些修士虽然人数少,但他们都有实战经验,而且,能够在森林恶斗中挣扎存活下来。一定擅长应付围攻。
  这时候,谁能够打通渡口,谁就能够掌握住这股力量。所以本门攻击大河渡口的动作,不见得得不偿失。
  遗憾的是:本门的攻击持续了两年,据说,大河之上已经变成了血河,无数低阶妖兽与低阶修士都在河面上陨落,在此期间,妖兽还发动了一次百万数量的大型兽潮,据说那里已经血流漂杵了……
  师尊。你猜猜,本门损失有多大?”
  云朵心念一动:“难道在那次大型兽潮中,本门……撤退了?”
  屋内所有人都在轻轻点头,丁灵冷笑一声,补充:“本门撤了,并没有通知我们,掌门还来信催促我们向渡口靠拢,哈哈,可惜我们这里缺乏主事之人……”
  云朵跟着冷笑起来:危难之际不忘保存实力,果然是一流门派掌门人啊。
  如果当时丁灵他们服从掌门指令。听话的向大河北岸靠拢,结果会怎样?
  就知道“世上没有攻不破的堡垒”,如果本门能倾尽全力,那条大河、那些渡口。是绝对能够攻得下来的。
  然而,权势社会里,向来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
  旋天门发起了这场战争,也许是想通过这场战争削弱潜在的敌对者;也许是想用****争斗的大义,将中小门派的目光吸引到大河之上,吸引到所谓正义战争之中。以免的让他们骚扰到自己,使得自己争取时间消化战争红利——消化合欢道资产。
  在这种情况之下看,所谓渡口争夺战就是一个噱头。
  可以想象,在方寸山、黄金门的窥视下,为了不被削弱实力,旋天门是不会拿出全部力量攻击大河的,而门中的那些掌权者派出的参战人员,肯定是门中受排挤受陷害炮灰。那些被派到战场上的修士都是权力斗争的失败者,他们只是炮灰而已,想要他们抛洒生命与热血——肯定是指望不上的。
  旋天门是过去的五大门派之一,吞并合欢道之后,又联手丹霞宗,这相当于过去的三大门派出手了。即使他们的力量有所削弱,他们联手之力也相当于2.5个一流门派,等于这片大陆一半一流的力量出手了。结果打了两年,持续两年的战斗依然摸不上大河北岸,夺不下一个渡口。
  对此,云朵只能冷笑了。
  他们的化神天君呢?
  人类遭受这么大的危险,与化神天君无关吗?
  国家兴亡,唯匹夫有责,跟大人物们没有丝毫关系?
  如此看来,丁灵的应对完全正确。
  本门与丹霞宗联手,貌似在河对岸掀起浩大的攻势,掌门又频频催促摩云城的呼应——其心叵测!
  当然,也许……只能是也许有这种可能:由森林里的失陷修士们出死力,从背后联合攻击那些渡口,没准能获得突围机会,让这些失散修士们重新回到人类世界。
  也许这种可能性真的很大——无论从那方面看,森林里的生存环境远比大河那边的要险恶,为了摆脱险境,失陷在森林里的修士,在别人稍有接应的情况之下,也许愿意亡命攻击大河上的渡口。
  然而,即使失陷在森林中的修士成功了,又能怎样?
  云朵理解丁灵的选择,这大概也是摩云城全体修士的选择。
  只要稍稍有理智,只要稍稍了解真相,就会明白:森林里虽然很危险,可是大河另一边同样危险。森林里有妖兽战争,大河另一边有门派战争。待在森林里,如果妖兽如同现在一般,不倾力攻击零散的修士,那么大家各自找一个地方安营扎寨,反而比渡过大河更加安全。
  反正过河去也是当炮灰,就算是拼尽全力渡过大河,也难免在门派战争中被派上战场。
  与其如此,还不如待在森林里继续等待,至少要等对面的门派战争平息后,再想办法寻找出路。
  好吧。云朵五年多不在其位,大家还能拒绝拉拢,坚持留在这儿等他回归——这不是出于忠诚,仅仅是智商在线而已。
  所谓智商在线。门槛就是分清我、别人、社会三者之间的边际。而这一点恰恰是云朵反复教育大家的,他曾告诉大家:要时刻记得我需要什么,别人需要什么,团队需要什么。如果三者的诉求不一致,那一定存在欺诈。
  看来云朵人虽然不在。大家还是记住了他的提醒。
  接下来,丁灵为云朵介绍了如今森林中存在的各方势力:
  如今,森林中除了摩云城之外,又出现了五股势力。其余四股势力,营地距离摩云城很远,而蓝枫建立的上英镇距离摩云城最近。
  除此之外,还有部分微小势力散布在森林中,这些微小势力拥有的修士并不多,两三个修士就能抱成团,他们往往在夹缝中求生存。常常会占据一处险地,而后招纳一些流失在森林中的平民百姓,在定居点附近开垦一些田地,过着自给自足的全封闭式修练生涯。
  这些微小势力承认一切强者,因此他们不被认为是独立力量,当然,他们也会今天依附这人,明天又改换从属,谁也弄不清他们属于谁。
  与此同时,随着森林中修士的势力冒出水面。部分曾经被认为失踪的第一波参战修士也冒出了头来,他们或者选择加入其他势力,或者开始自立门户,并四处招兵买马建立定居点……
  五年多过去了。森林里的局势依然动荡不安,而人类方面对于妖兽的情况依然完全摸不清底细。至今,大多数修士仍然觉得真相笼罩在一团迷雾当中。比如那两位传说中的化神大妖究竟驻扎在哪里,老巢位于何方,原先是什么类型妖兽,大家都不清楚。
  如今森林中。数量最多的还是平民百姓——因为修士的紧急撤退,在平民百姓中引起了大恐慌,于是,大多数平民百姓开始了自发的组织起流亡的队伍,在森林中毫无头绪的寻找着出路,每当他们找到了一处有修士存在的定居点,这些流亡百姓就会定居下来,依附修士而生存。
  数以万计的流亡队伍四处迁移,四处寻找安全的庇护所,他们这大迁徙动作,倒是勘察了很多森林地形,使得妖兽森林的地图逐渐完善了起来——丁灵收购了很多这样的地图,每张地图都记录着流民的迁移路线。这条迁移路线是平民百姓用血泪书写的。不过,既然平民百姓都能通过,这些路线对于修士来说,必定是安全的。
  因为摸不清妖兽的情况,摸不清妖兽森林如今的状况,因此人类建立的临时定居点,多数采用全封闭的管理方式,既不对外交流,也不主动探听外界的情况。也唯有之前所说的五股势力,频繁的向外探出触角,用各种承诺诱引平民百姓与修士过去投奔他们。
  在这五股势力当中,其他的四股势力只能够勉强维持自保的状态,而蓝枫所建立的定居点,因为能够生产出灵石枪,可以让平民百姓也装备上这种防身武器,具备对抗低阶妖兽的能力,因此,倒也弄得有声有色,俨然是森林中一股不小的势力。
  据说,经过五年多的发展,蓝枫的上英镇已经拥有了筑基期修士三十余位、炼气期修士百余位,定居的百姓上了十万名——他拥有的平民百姓数量甚至超过了摩云城,而后者目前拥有百姓数量八万人。
  不得不说,蓝枫选择的上英镇地理优势得天独厚。因为上英镇附近生活的潴龙大批迁移,使得上英镇周围成为了妖兽空白区域,其他妖兽因为那里曾经是潴龙王盘踞的地方,处于对潴龙王的畏惧,它们不敢侵犯上英镇。而上英镇毗邻大河,灌溉庄稼很方便。对于修士来说,那里也不是修真空白,多少出产一些修真资源,可以让修士通过采集与捕猎获得收益。
  如今再加上蓝枫可以通过出售灵石枪,获得了大批的灵石与灵药。再通过与摩云城的间接交易,获得了大量的丹药补充,因此,上英镇的修士都过得很滋润,据说,这五年多。蓝枫的修为也进步神速,最近已经突破筑基初期,进入了筑基中层。
  ……
  对于修士来说,当他们有了固定住所后。妖兽森林里的生活也并不是那么艰难。
  修士们向来是敢于冒险的。大多数修士都把独闯妖兽森林当做是一种历练,原本他们就是这样做的。如今他们失去了门派支持,收入窘迫腰包干瘪,于是,他们自觉的组成小队去森林中冒险——在摩云城闲居的修士最先如此。蓝枫的上英镇紧跟其后,于是,整个妖兽森林蔚然成风。
  经过五年的磨合,如今,修士们的捕猎小队已经自发的演变成无数只……商队,他们携带着摩云城与上英镇的出产物,结伴游荡在森林各处,遇到落单的妖兽就猎取妖兽,收割妖兽材料;遇到修士则进行交易,收购修士身上的妖兽材料与灵药。出售所在城市生产出的各种商品。
  因此,五年过去了,森林中虽然纷乱,可是在危险的刺激下,各个林中城市反而呈现出一种畸形的繁荣。
  唯一值得忧虑的是,目前摩云城只有一条对外输出商品的门户,所有商品必须通过黄金门中转。而蓝枫的上英镇同样面临着这种状况,他们的商品又必须通过摩云城中转。为此,丁灵与蓝枫,同样感到咽喉时时被人扼住。迫切想要改变这种状况。
  丁灵还交代了摩云城接管揭阴府与揭阳镇的后续——这两处的居民百姓,在修士撤离之后也陷入了大恐慌,等到摩云城派出了修士接管,两地居民已逃散一半。随后的日子里。因为揭阴府与揭阳镇周围无险可守,加上派去驻扎的修士人数过少,因此,五年过去了,两地居民的人口数量始终没有太大的回升。
  然而,这五年来两地还算是安定的。其中,揭阴府大约留下了八万平民,这些人大多数搬到了揭阴府城中居住,城外散落的一万户农民负责耕作。而接管揭阴府的修士们,也将摩云城的那一套农田管理方式移植到当地——农田外围由修士出面布置了毒荆棘法阵,农田四周围则布置了防虫,施肥,施水的法阵,以保护农田生产。
  在这些措施的刺激下,揭阴府虽然只有一万户农民耕作,但他们出产的粮食不仅仅养活了城中七万居民,还有余量供应摩云城以及上英镇。
  至于揭阳镇的情况则有点窘迫了,那里人口少土地少,虽然有修真资源出产,可是现如今妖兽森林对外全面封闭,商路被控制,这些出产物销售不出去,以至于揭阳镇至今还必须靠不断输血才能够维持。
  “师尊,我们迫切需要在揭阴府,揭阳镇之间建立起传送阵。师尊,靠人的两双脚步行穿过森林,这太危险了。虽然妖兽现在不会主动攻击了定居点,可是****生活在恐惧之下,总担心双方在森林里觑面相逢,倒是一个你死我活,这样的日子不好受啊。
  师尊,没有传送阵的存在,揭阴府与揭阳镇仍然是孤立地区,如果再不想出解决办法,我建议师尊放弃这两个地方,把我们的人手撤回来……”,丁灵解释道。
  停顿了一会儿,丁灵又补充一句:“当初派那些人出去的时候,派出去的人觉得很高兴,认为自己有了一块完全属于自己的地盘,可现如今我们摩云城修士大规模的筑基,这些人就显得格外失落了,毕竟对于修士来说,修为才是最主要的,没有相应的修为,寿限到头了,所有的东西都是空的。”
  云朵点了点头:“好吧,就到这里吧。我离开五年多的时间,一天两天当然说不完五年的变化……好吧,咱们先开解决最主要问题……最主要问题是什么?”
  “金丹!”,所有修士几乎异口同声:“我们刚才说过,对于修士来说,修为才是最主要的,没有相应的修为,寿限到头了,所有的东西都是空的。”
  “好吧好吧,让我们试试,这个……你们懂?”
  碧汀立刻站了起来:“今天所说的一切都是绝对机密,任何人,禁止向任何人外传——后者包括双休道侣,包括自己的亲眷——能做到吗?”
  “能”。众人的回答很响亮。
  “那么,让我们尝试着缔结金丹吧,我只能够保证每次护住一个人,等我首次成功后。队伍里只要再增加两三位金丹,我们就派人去揭阴府和揭阳镇走一趟,看看那里的状况再说。”
  魏霓裳跳了起来,抢先说:“我先我先,谁也别跟我争!师叔。你会隐藏修为,我保证今后也能隐藏修为,我保证今后决不在人前显露修为……呀,我出门的时候,师傅给过我一个隐藏修为的玉佩,在哪里,在哪里?
  喏,师叔,你看看,就这东西。这块玉佩可以隐藏修为,嘻嘻,我本以为这东西用不上呢。师叔,你放心,我会绝对小心的。我不会让人知道自己进阶神速,免得别人过来寻我们的麻烦,”
  云朵没管魏霓裳,他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如果可能,我们最好向风陵渡探探路。崔胜与青椂他们到现在也没有消息,他们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我们应该过去接应一下他们,或者。我们能帮他们想一下脱困的办法。”
  丁灵几次想插话,好不容易等魏霓裳噼里啪啦说完,丁灵摇着头,劝解道:“师尊,巡视揭阴府、揭阳镇,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但靠近风陵渡就不应该了,寻找青椂与崔胜……师尊最好别这么想。师尊一旦渡过河去,被人发现了行踪,他们一定会扣留住师尊的,如此一来,我们摩云城就毁了。”
  云朵笑着摆摆手:“都散了吧,今天先说到这里,关于缔结金丹的事情,咱还是按照修为高低排,常磊,你留下,其他人先散了吧。”
  魏霓裳拼命的跺脚,不情不愿的说:“不行,第一波必须有我。”
  碧汀厉声呵斥:“你以为缔结金丹算什么,那是想来就来的事情吗?魏霓裳,不要胡闹。”
  云朵目光扫过了身边的苏芷,心念一动,点头:“好吧,第一波去三个人……苏芷,你领着他们三个人去芥川,让他们经过山河图感悟,然后进入芥川里结丹。嗯,他们在芥川里如果有什么收获,那就是他们的幸运,你就等在那里,等他们结丹再打开芥川,召唤他们回归。”
  丁灵插话道:“芥川,这是什么地方?……好吧,我不问了。但我们第一波就去三个人,加上苏芷,一下子去了四个人,城堡中剩下的力量恐怕有不足。”
  碧汀赶紧打岔:“小师弟一去五年,这五年里,我们在那处悬崖驻扎了五年,在葬神平原出口,也就是那处湖波也有驻兵,我们没发现多绶真人从葬神平原里走出来,不知道小师弟抓到他们了没有?”
  云朵微微一笑:“他,已经不重要了。”
  碧汀理解的点点头:“没错,小师弟已经成为了金丹期修士,多绶真人是否活着,已经不重要了。即便是他能够逃出葬神平原,小师弟如今也能够轻松斩杀他。如此,我们在湖口的监视哨,是否有必要撤回来?”
  云朵摇摇头:“算了吧,这次我并没有把葬神平原探查完毕,我只走了三分之一路,就被陷在一个叫芥川的秘境里,那个秘境曾是远古门派的历练所——关于这个秘境,我希望大家绝对保密,进去的人禁止跟人谈论,为曾经去的人不准提及。今后,那里将是我们的秘境,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秘境。
  我相信葬神平原中还有很多秘密需要挖掘,但是由于时间紧,我结丹之后就从芥川出来,直接返回了这里了。今后如果有时间,我还打算再去葬神平原探索。所以,出口处的那处监视哨暂时就不要撤了,我还打算在湖区开发一个新的定居点。”
  云朵站起身来,准备结束这场谈话:“这三个金丹名额怎么分配,你们自己讨论。给我几天的时间,我要制作出几个阵盘,到时候你们几个人身上带着阵盘走,就不用怕葬神平原上的空间裂缝了。”
  停顿了一下,云朵又补充一句:“这次没选中进阶的人也不用懊恼,要加快修炼速度。接下来,我们要尽快完成金丹,这样,我们才能在这个乱世活的更加滋润。
  对了,我这里还有几个储物戒送给你们,储物戒里原先还有些东西,是戒指原主人的东西,全是上古时期的玩意,有些修补一下还可以继续使用,有些只能当做材料了。戒指里的东西我也懒得取出来,你们自己挑,挑中哪个,会有什么收获,都算自己的运气。”
  云朵倒出了几枚戒指——这样的戒指他有千余枚。而面前这些同伴,在他离开期间表现的不弃不离,就应该给予奖励。
  更况且如今他是团队领头人,团队的整体实力增强,等同于他的实力增强。
  魏霓裳尖叫起来,抢先伸手抢夺了一枚漂亮的女戒,紧接着,文思与周融也伸手。三位金丹修士、碧汀碧流王玮最为矜持,等到所有人取走,他们这才伸手。
  整个会议中一直默默无语的苏芷这是悄声插话:“还有黄婉儿、卫晴儿,她俩也有资格参加会议的,她俩的戒指我来给,她们如今在哪里?”
  魏霓裳摆弄着戒指,不答反问:“呀,苏芷你也发财了?哈哈,你们刚从葬神平原出来,那是不是说葬神平原里有很多宝贝……呀,没准是芥川里的宝贝吧?你们没把芥川掏空吗?”
  苏芷笑着摇头,不语。碧汀轻声呵斥:“会议还没结束,魏霓裳,约定你就忘了——那个词不准谈论。”
  魏霓裳赶紧捂住嘴,偷笑。
  云朵一旁解释:“我们怎可能把那里掏空?告诉你,那里很大,东西很多,我们只有两个人,而且那里有古怪的限制,比如只能使用第一次使用的储物装置……”
  “切,别跟我说这些,你是怪胎你造吗?我不信有什么能限制住你,不然,你哪来那么多储物戒?”魏霓裳丝毫不畏惧云朵。
  “黄婉儿、卫晴儿在摩云城中”,丁灵把话题兜转回来:“我马上通知他们……苏芷,你去过那地方,回头你告诉我们需要准备什么……好了,大家散了吧。师傅,其他的,拜托你了。”
  “我懂”,云朵点头答应。
  云朵其实并没有什么快速缔结金丹的技巧,但他知道怎么让灵气在体内快速运行。
  目前,鸢萝谷生产的夺天瓮只适合炼气修士使用,它可以协助练习修士快速筑基。但因为材料的坚固性有所局限,能够承受金丹期压力的材料很难找到,而且超出了云朵原先的炼器能力,所以……
  以前锻造的夺天瓮,在灵气以百倍速度运行的情况之下,大多数炼气期修士都能够借助夺天瓮的辅助,轻易突破筑基壁垒。按照同样的原理,如果寻找到合适的材料,再加上云朵如今金丹期了,炼器能力更上一个台阶,是不是可以制造出加料版的夺天瓮?
  当然了,这种做法或许有点秧苗助长的弊端——这里准备缔结金丹的修士,大多数都还没有筑基大圆满。
  然而,这种快捷方式留下的后遗症却是最微弱的,因为它不是用丹药造成的短期经脉扩张,它是反复加速经脉内灵气运行速度,以至于模仿结丹修士体内的灵气运行,最终让筑基期修士们提前感觉到结丹修士的境界。事后,即使他们无法突破金丹期壁垒,对于他们今后的结丹也将大大有益处。
  这么做,等于让他们提前适应了金丹期修士的灵气运行状况,直到他们适应这种状态,习惯这种状态,乃至把这种状态当做现实。(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1711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