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葬神平原的秘密

第二百一十七章 葬神平原的秘密

第二百一十七章葬神平原的秘密
  云朵摇摇头:前方不应该是天君,应该是一个什么宝贝。
  多年来,云朵一直以貔貅珠的贪婪性做抗争,如今他已经可以将貔貅珠操控如心,一般不起眼的宝贝,根本引不起貔貅珠的反应,如今,那个宝贝,却引的貔貅珠跳动不止s;。
  云朵一挥手,蜜蜂再度释放出去,不仅有蜜蜂,这次,他还释放了噬金蚁,独独没把小狮子狗放出来。
  浩浩荡荡的蜜蜂飞舞在天空,气势汹汹的噬金蚁在地面形成了河流,一去不回头的,扑向了云朵所指引的方向。
  十里路不算远,对于修士来说,仅仅是一个缩地法术而已,但葬神平原上不敢使用大规模的法术,怕吸引空间裂缝过来,所以云朵与苏芷只好用脚步丈量过去。
  但即便是这样,两人的速度一点也不慢,蜜蜂与蚂蚁刚刚抵达该处,云朵与苏芷便也到了。
  空中飞舞的蜜蜂与地面爬行的蚂蚁徘徊不前,蜜蜂还则罢了,但噬金蚁一向凶恶,它那小小的脑袋里装不恐惧二字,这次它们居然呈现出恐惧状态,徘徊在一道看不清的界限前,任由云朵怎么催促,蚂蚁也拒绝继续向前。
  没有任何犹豫,两个人接近了那片未知区域,感觉只要神识不外放,周围没什么异常,但只要稍稍提起神识去触摸,立刻便会感觉到那股凛然不可侵犯的威压苏芷说的没错,这是一股超越化神的威压。
  但苏芷也猜错了,这股威压绝不止是化神修士发出的威压当然,云朵不曾面临过化神修士,不过。化神修士绝不会让噬金蚁感到恐惧。
  徘徊在空中的蜜蜂勾勒出这片区域的空间外廓,地面上,没头苍蝇一样乱撞的噬金蚁刻画出这片区域在地面上的外形。这是一个钟罩式的无形屏障,整体外形仿佛一个倒扣的碗。这只碗的边角并不规则,它不是圆形,有点接近三十二边型,但每边长并不相等,不是完全规整的正三十二边形。
  苏芷上前一步,准备触摸那无形外罩,但她立刻发出一声闷哼,额头上。冷汗如瀑布一样躺来,牙齿咬得咯咯响腰部逐渐弯曲苏芷努力想站直,努力想挺起胸膛,然而她双腿抖得如同琵琶,只坚持了片刻,苏芷噗的喷出一口鲜血,身体仿佛被保龄球击倒的木瓶,连续在地上翻滚着,一路滚出好远。
  云朵一回手,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一瓶灵蜜。他将粘稠如固体的灵蜜往苏芷口里倒了几滴,又快速掏出了另一个丹药瓶,为苏芷倒了几滴木灵液。
  木灵液蕴含的强大生计顿时充满了苏芷全身。昏迷当中,苏芷意识的转动经脉中的灵气,等灵气运行了一个周天之后,苏芷微微的恢复了意识,再度运行了一个周天,将木灵液带来的充沛生计渗透到每一个细胞,苏芷终于清醒了。
  紧接着,苏芷骇然的发现,她丹田变得空空荡荡刚才仅仅数息的抗争。已经耗尽了她体内的灵气。幸好她那体修的身体格外强壮。如今,苏芷每一个细胞都发出了酸疼的警示。让苏芷感觉到,需要浑身用力吃奶的力气。才能保持住打坐的姿态。
  云朵又从怀中掏出了几枚丹药,他将丹药塞入苏芷的口中,催动灵气,帮助苏芷吞了这枚丹药,等这枚丹药进入丹田,苏芷意识开始催动了灵气,进入打坐调息状态。
  体内灵气的运转越来越快,渐渐的,苏芷有点浑然忘了,在最终入定之前,她听到身边的噬金蚁沙沙直响,仿佛是在咀嚼什么坚硬的骨头或者金属,苏芷脑袋里闪过了一个念头:“可惜了,这片草原上的毒蛇,蛇皮各个都是宝贝,拿去喂噬金蚁,太可惜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苏芷从入定中清醒,她感觉到经过这次竭尽全力的抗压,自己体内的经脉似乎拓宽了一些,这让她有一点窃喜如今苏芷已经是筑基后期了,面临冲击金丹期的她,经脉每一点的扩张,都会增加缔结金丹的成功率s;。
  苏芷总算记得外面那个蹊跷罩子,她不敢将神识外放,先是睁开眼观察四周,发觉外面阳光满天可是眼前为什么空空荡荡呢
  苏芷赶紧试探着将神识释放出去,立刻感应到不远处的云朵。
  云朵现在站立的位置,应该是他们昨日夜晚感应到的那个屏障所在位置,而且没准云朵已经站在屏障内部了。
  云朵四周几乎没有长一棵草,地面的泥土呈现出一种赤红色,仿佛是火焰在燃烧但这红色的额泥土却没有一点温度,感觉很阴冷。
  苏芷眨巴眨巴眼睛,马上醒悟过来那东西,那罩子已经被云朵破解了
  “什么宝贝”,苏芷赶忙问。
  云朵耸耸肩,不在意的回答:“似乎是一块武器残片,只有蚕豆大小,像是从某个剑脊上崩落来的。那东西的材质很奇特,容纳的灵气量很庞大,稍稍挥动,感觉周围空间都在震荡不,似乎是周围空间都要崩塌。”
  云朵指了指地面,让苏芷观看这红色的泥土:“看到了吗,这泥土被那块碎片影响到了,这里几乎寸草不生我说的是几乎”
  苏芷赶忙眨巴眨巴眼:“几乎那么,这里生长了什么灵草”。
  云朵点点头,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火髓制作的玉盒,随手递给了苏芷:“只生长了三朵小草,这小草我不认识,它生长的环境很苛刻,似乎完全不在五行之中。”
  苏芷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一晃眼之间,她目光似乎穿过现在的云朵,看到五岁时傻呆蠢萌的那个小孩,当时的那个小孩还没有引气入体,连灵根都不确定,一切仰仗苏芷指点。但如今。面前的这个少年身材伟岸,知识渊博的连苏芷都望尘莫及。他如果说自己不了解,那么这世界没人能了解这三株陌生小草。
  苏芷并不知道云朵除了拥有一个海量的图书馆。还拥有一位元婴真君的残缺记忆,而且。他有一位外大陆的鬼修帮忙,但即使是集合了这三个人的见识,云朵依然认不出他刚才发现的宝贝。
  当然,大家都隐约想到了某个猜测,但这个答案,大家都不敢说出来。
  苏芷叹了一口气:“这里被命名为葬神平原,传说是神人大战的地方,既然你在这里发现了一个连你都认不出来的东西。没准那些传说是真的这里确实有神人遗留的东西。”
  说到这里,苏芷发现云朵有了掏东西的动作,她赶紧阻止:“行了行了,公子,不要把那东西拿出来,我已经为它受了伤,既然那东西你拿到手了,你把它藏好,不用给我看了。”
  云朵手腕一转,刚才的那个火髓玉盒立刻被他送入了吞噬空间。
  咬着嘴唇想了想。苏芷一挥手,将那些红色的泥土铲了起来,一起送入了自己的空间里。然后一伸手,问云朵:“那三株小草给我,我或许有办法种植它们。”
  法术刚刚施展出来,苏芷马上感觉到了不对劲,她开始使用的是土系法术,然而土系法术落在地面上,那块红色的泥土并没有显示出吸附性s;。苏芷再用水系法术金系法术等等五行法术挖掘,发觉金系法术对泥土略微有一点点吸引力,而红色泥土对雷属性法术有最大的吸收性。对木系法术呈现出很大的排斥性,对火系法术完全没有反应。
  苏芷挖泥土的时候。云朵受苏芷的触动,也挖了几块泥土运入自己的空间。大多数泥土被他打上封禁术,封禁在吞噬空间内,少量的泥土他没有加任何法术防护,直接洒在貔貅珠里。
  泥土刚刚抛入貔貅珠,貔貅珠上陡然一震,紧接着,云朵感觉到丹田里的貔貅珠滴溜溜的旋转起来,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而原先貔貅珠上缠绕着那一缕金丝似乎粗壮了一点等到貔貅珠终于停止了旋转,云朵发现,貔貅珠表面已经出现了第二缕金丝,而前后两缕金丝都变得粗大了许多。
  苏芷最终用风系法术挖出了那些红色泥土,她干得很勤奋,以至于地面出现了一个深达两米的大坑,直到坑底剩的泥土恢复了泥土的常规本色,苏芷才停止挖掘。她将挖出来的泥土全部送入空间之后,神识探入自己的空间内,将云朵挖出的三株小草种去。
  面对地面上出现的大坑,苏芷沉吟片刻,随手抓出一把灵草种子撒播在这个泥土坑里,而后招手示意云朵离开,但临走前,她往坑里丢了一个春风化雨符。
  这张春风化雨符上面打了延迟法术,两个人大约走出了二里路,感觉身后的空气震动了,春风化雨符发动了,土坑上空,起了淅沥沥的小雨想必这场小雨过后,细嫩的小草会填满土坑。
  感觉到春风化雨符启动,两人站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春风化雨符启动后,葬神平原上空的灵气出现了快速流动,以至于土坑上空形成了一股劲风,进而,这股劲风形成如龙吸水状的龙卷风,在龙卷风快速旋转过程中,不时有被吸入空中的妖兽忽然间,龙卷风被吸起的妖兽尘土等等陡然消失,它们像是被无形大嘴吞噬了一样,无声无息。
  “原来,地面上没时空裂缝出现,这也不是必定的,只要地面上灵气激化,时空裂缝也会降临到地面上。”
  云朵点点头,附和了苏芷的说法:“看来,我们最好不要使用法术攻击。”
  苏芷想了想,随手将弓箭送入了自己的储物空间,换了一柄长枪出来。她手持着长枪张望了四周,发觉他们在发现那个莫名罩子的时候,已经偏离了原先的追踪线路,这种情况,再回去寻找多绶真人的脚步印记,似乎已经不现实了。
  所以,苏芷干脆放弃。她歪着脑袋冲云朵询问:“公子,现在我们往哪里走”
  云朵继续指向正前方这个方向越发偏离了追踪线路,但此时云朵已经志不在此了。他用枪尖指点着前方,解释道:“前方不远的地方。似乎有一个天坑,平地陷落地面数十里形成深坑。这天坑如果从空中俯视,外形有点像是风陵渡。”
  外形有点像风陵渡,也就是说:那个天坑,有点像一只巨大的眼睛外形有点像非洲大草原上那只著名的“上帝之眼”。
  这只“上帝之眼”距离两人现在所在的位置,大约五六十里,纯粹用双脚走路,即使是仙人的体魄。等两个人赶到那里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两个人此时已经极为疲乏,不想再动这一路上,两个人经过了无数次的战斗,斩杀了无数的妖兽,打跑了无数的妖兽,也被妖兽打跑过无数次,以至于彻底偏离了追踪路线。
  那只“上帝之眼”非常巨大,它最长处大约有一百三十里左右s;。最宽处大约有二十里只要大致方向正确,总能摸到深坑的边缘部位。
  越是靠近上帝之眼,感觉周围动物数量越稀少。进入“上帝之眼”附近十余里的地方,几乎看不到爬行动物的影子了,而云朵释放出来的蜜蜂与噬金蚁,都不愿意继续飞行,他们用自己的爪子抓住了云朵的衣服,以至于从远处看起来,云朵就像是一个蠕动的虫子团。
  再往前走五里,云朵感觉到身上的蜜蜂似乎竭力向他传达一股恐惧的感觉,无奈之云朵收起了蜜蜂。想了想,他干脆把噬金蚁也收了起来。就这么无所防护的继续向前。不过,他也发现附近的空间裂缝不见了。
  走了几步。云朵发觉离他不太远的苏芷冷汗直淌,似乎每一步迈出都需要极大的毅力,以至于苏芷走过的路,留一只只湿漉漉的脚印痕迹。
  “怎样,还能坚持吗”
  苏芷听到问话,心中产生一股绝望的情绪:为什么我如此吃力,你却像一个没事人一样。
  当然,这句话苏芷问不出口。
  “我还好,还能够坚持嗯,感觉离你越近,似乎压力越小,我刚才落后了一步,立刻感觉像一座大山压在了头顶还好,现在感觉好多了,我头上的汗是为了追赶那落的一步,我现在距离你三步远,感觉压力小多了。”
  “那我停一停,你缓一口气”,云朵关心的说。他感觉貔貅珠上的金丝跳动不已,隐隐间似乎在壮大。
  苏芷停脚步,她挺直了脊背,连续吞了几颗补气丹,运转灵力化开丹药,感觉到浑身灵力逐渐在恢复。喘息未定的苏芷好奇地问:“公子,你有什么感觉一点没有都感觉这不可能”
  不等云朵询问,苏芷带着回忆的神情说:“嗯,感觉有点像刚才那股威压,但又觉得刚才那股神威有点不同,没有那么凌厉,感觉似乎很温和。”
  休息了片刻,重新灵气饱满的苏芷不再感到吃力当然,也许是此刻她离云朵更近了。挥手示意云朵先行一步,等两人到天坑边,这时候,曼珠与锦程从旋天秘境里,向云朵传音:“不行,我们无法出去,感觉外面很可怕,只要一露头,我们便会消失在虚空中,所以面的路,我们无法帮到你了。”
  云朵站在坑边,神识一寸寸的探了去。天坑之依旧没有什么动物活动,然而,所有的植物都很古怪,在神识,那些植物都是双影,在树身周围总飘荡着一个似真似幻的假体,有些假体与真身的相似度非常高,让人分不清谁真谁假。
  这些植物都成精了,大约与桃花三娘子的修为接近。不过,云朵只要稍稍释放貔貅珠的威严,这些植物妖修立刻躲藏了起来
  云朵回身望着苏芷,摊开双手发出邀请:“那么,我们跳去。”
  苏芷的神识同样感觉到了坑里植物的异常,然而,在修真的路上,不能让自己产生畏惧心理,要有遇难而上的无畏。所以,苏芷一咬牙,大声回应:“好吧。我们跳。”
  虽然跳入深沟里,两个人依然不敢过分动用灵气,只好让自己的身体如同石头一样自由落地坠。为了防止威压的影响。两个人跳去的时候手牵着手,他们空出来的那只手上都挥舞着一根束仙绳。坠的过程中。两个人不停的用束仙绳去缠绕悬崖上的树枝,以便让自己降速度降低。
  坠过程中,苏芷愕然地察觉:两人在地面上探查,发觉所有的树木都带有双影,在坠跳落过程中,远处也可以看到那些树木快速的转换着影子的虚实,然而,只要云朵的身体经过了树干附近s;。那些树干的虚影便立刻消失了,它们老老实实的变成真实的树枝树干。不过,只要云朵坠落的身影离它们远一点,那些树影再度出现虚实变幻的双影。
  不一会儿,两人双脚落在地面,苏芷没有立刻松开云朵的手,她仰脸观看那些虚实变幻的树影,感觉那些树影似乎有一点慌乱,像是一个躲猫猫的小孩子被大人发现了,很有一点掩耳盗铃的慌忙。
  “这些树。是不是都修炼成树妖了”苏芷问。
  这个问题,云朵知道答案。“它们应该接近了树妖的修为了,只是这座山谷内。似乎有什么力量束缚了它,使得很多树木就差临门一脚了。”
  苏芷始终保持着神识外放,不过她也感觉到,外放的神识只要离开云朵三步之远,立刻有凌厉的威压反击过来。苏芷不敢把神识放的太远,身为修士,如今只能靠肉眼来观看周围环境,这让苏芷很不自在。
  云朵牵着苏芷的手,走向了天坑内吸引他的地方。此刻。云朵同样没有外放神识,不过。他把貔貅珠的吞噬力完全外放了。他发觉到了坑里,貔貅珠的吞噬力受到了巨大的压迫。离他三步远的地方,貔貅珠的吞噬力已经不起作用了,这就是说:他只能维持身边三米左右的安全区。
  也正是因为吞噬力外放,与他们擦身而过的那些准树妖们才会感觉到恐惧,老老实实的收起了虚幻的身影。同时,也正是这股外放的吞噬力量,吞噬了外界的威压,才让牵手的苏芷没有过分压迫。
  不过,外放吞噬力的云朵并没有外表呈现的那么轻松,他同样每走一步都需不断输出貔貅珠的力量,被吞噬的威压进入貔貅珠内,这时候,貔貅珠内部已经翻江倒海,动荡不定,连带着,云朵的心跳也极度不正常。
  外放貔貅的吞噬力量还带来一个好处:沿途,没有什么东西敢骚扰他们。
  于是,两人手牵着手,如同平常散步一样,走到巨人之眼的瞳孔方位,顿时被这里的鬼斧神工与壮美,惊掉了巴。
  巨大的石柱从地底直指天坑边缘,从两人的位置仰望过去,石柱似乎通往天空最高处。于是,光是这一根根石柱就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威严,非人力可及,更不要说在一根根石柱的护卫,石柱背后更加令人震撼的神庙。
  这里居然隐藏着一座神庙葬身平原上还隐藏着多少秘密
  云朵并不知道,巨人之眼平常是由法阵遮掩的,在幻阵的保护,这里外表看起来像是一块一马平川的无尽大草原。而云朵能发现这个巨人之眼,是因为貔貅的贪欲在貔貅的贪欲,任何对财宝的遮掩与隐藏手段都不起作用。当日多宝真人被誉为人形探宝器,就是因为貔貅珠的作用,而如今貔貅珠在云朵这里,发挥的作用更大。
  貔貅那无可遏制的贪欲,在狴犴的加持,破解了巨人之眼的而隐藏幻阵,使得天坑呈现出来。而这种对幻阵的破解是不可逆的,从此天坑没有幻阵保护了。
  就在两人眼前,巨大的神庙建筑仿佛是一个巨人,带着悲悯的神态俯视着脚两个蝼蚁。
  这是一座难以形容的巨大神庙,神庙的建筑材料是由一种不知名的黑色石块构成,这黑色石块抚摸上去有金属的质感,同时又带有一点湿润,仿佛清晨挂上露水的铜钟。
  三十六根通天柱撑起了神庙的门廊好吧,这里的类似建筑都不叫神庙,这里没有“庙”这个词,类似建筑在这个星球上被称之为“宫殿”s;。
  三十六根巨大的石柱后是那扇巨大地门户,门户边一左一右伫立着两个石雕,一个雕像蛇身人体。四个爪子很纤细,前爪拄着一柄宝剑,宝剑的剑尖已经半埋在地。
  与大蛇雕像对应的是一个老鼠像。老鼠的两只前爪抱着一杆长枪,神态有点滑稽。蓬松而巨大的尾巴上翘着这条尾巴明明用黑色石料雕刻而成,可依然给人逼真的蓬松感。
  蛇鼠雕像手里的宝剑与长枪,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似乎是金属,但又因为悠久的岁月,使得金属表面覆盖了很多苔藓,苔藓最终石质化,变成了一层又一层。硬如甲壳一样的外壳。
  云朵与苏芷没敢伸手去触摸那两件武器,因为,两人都感觉到了,他们原先发觉的那浓重威压,都来自这两件武器,其中,蛇神雕像手中所持的宝剑,居然缺了很多口,不过,缺口都很微小。这些缺口放在巨大的剑身上,如果不仔细观察,会觉得剑身非常的光滑。根本不存在任何缺陷。
  老鼠所抱的长枪上,枪杆枪尖都出现细微的撞击痕迹,同样的,因为撞击痕迹很微小,不仔细观察,压根看不出来痕迹。
  看到一左一右的蛇鼠雕像,云朵脑海中不知怎么冒出来一个可笑的词蛇鼠一窝。
  蛇鼠雕像中央是那巍峨高耸的拱门,这拱门不算十分工整当然,也许原来它很外形工整。只是悠悠岁月让大门附近堆积了很多泥土,以至于拱门有了一点变形。看起来像个老鼠洞。
  当云朵与苏芷手牵着手进入老鼠洞,门户转换中。两人心头陡然间一松,刚才那股巨大的,让人说不出来的威压已经感觉不到了,洞里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完全隔绝的外界的纷扰,里面的世界很宁静,也很明亮明明是在洞穴中,明明看不到阳光,大厅里的地面却如同白日阳广场。
  神殿内的大厅空间非常高,抬头仰望上去,大厅四周围的墙壁全是一扇又一扇紧闭的门户,这些门户一层层一排排一行行叠放着,直堆到目力的尽处,不知道这里总共藏着多少扇门,感觉很有点蜂巢色彩。
  大厅地面上空荡荡,没有任何摆设。白色带浅黑花纹的石板很平整,这些石板的花纹缠绕,汇集成一副巨大的山河画面,站在大厅门口的云朵一眼望过去,看到的是广阔的大地起伏的山岗无尽的河流湖泊,以及郁郁葱葱的森林与田野,还有隐藏其中形似神似的各种动物与人类劳作的场面。
  两个人的落脚点恰好在一片山坡上,当云朵的目光投射在墙壁上的时候,他们的脚的花纹没有任何变化。当云朵俯视地面,发现地面的花纹是一副山河图的时候,他感觉到地面在晃动,神情一恍惚,两人面前真的出现了一个缓缓展开的山坡,山坡上稀稀落落的,栽满了各种罕见的珍贵树木,这些树木似乎是只存在于远古时期的传说中,在现实世界已经绝灭了。
  山坡上,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怪叫,手牵着手的云朵与苏芷顺着声音望过去,只见山坡上一块岩石底部栖息着一头怪模怪样的山鹰,这只鹰鸣叫一声之后,看到云朵与苏芷的目光盯了过来,它呼扇呼扇着翅膀跳到了半空中,而后滑翔着冲云朵与苏芷扑过来,两个脑袋,其中一个冲着云朵喷出了火焰,另一个冲着苏芷喷出了冰霜。
  “这是什么怪鸟”苏芷脱口而出。
  “鬼车”云朵大声解释:“双头鬼车s;地狱鬼车”
  为了躲避怪鸟的突击,两人的手不自觉的分开了。苏芷的手一翻,无弦弓出现了她的手中,瞬息间,三支箭射了出去,而云朵也从储物袋里摸出了一杆灵石枪,冲着空中的双头鬼车扣动了扳机。
  那只双头鬼车扑到了云朵身边二十米距离,似乎有点犹豫了,它的头像后扭着,似乎想后退,但那只攻击苏芷的脑袋却坚持向前飞,两只脑袋动作不协调,以至于怪鸟的飞行姿态变得歪歪扭扭。
  就在这时,云朵的灵光一闪,他一举手,从灵兽环里取出了酣睡的小狮子狗顿时,双头怪鸟消失了。他们重新回到了神殿大厅的地板上,地板还是那些石块,花纹还是那些花纹。
  小狮子狗睡得憨态可掬。这时候,虽然脖子被云朵揪在手里。可它的身子卷成一团,鼻子里打着轻微的小呼噜,两只眼睛闭得紧紧的,看起来可爱极了。
  幻境消失了,苏芷有一点遗憾,她轻声说:“你怎么现在把它拿出来了,明明一场好好的历练啊,只要我们破除了幻境。等于经历了一场历练。”
  云朵并没有回答,他的目光转向了大厅尽处。这时候,苏芷依然不甘心的说:“哎呀,那双头鬼车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我看它的羽毛带有水火双属性,不知道揪几根羽毛来,出了幻境能不能管用”
  大厅中央的地板花纹形成了一个类似印第安金字塔似的图案。金字塔顶部有个大型平台,平台中央的巨大床榻上空荡荡,床榻的花纹是红色的,带着暗金色镶边。无数骷髅头围着床榻摆了一圈,这些骷髅头都是各种妖兽头颅,总共有四十个妖兽头骨。
  云朵举步向床榻位置走去。他连走了两三步苏芷才回味过来,赶紧小跑的追了上去。
  两人走到了床榻附近,云朵的脚没有直接踩到床榻上,他左右提着小狮子狗,绕着床榻转了一圈,从第一只妖兽头骨位置开始察看,一直看到最后一个头骨。只见第一只妖兽头颅似乎是龙首,第二只当然是白虎,第三只是玄龟。第四只是朱雀,然后是麒麟兽英招狴犴崇明鸟凤凰总之。那些传说中的神兽瑞兽凶兽,这里都有。
  这些妖兽的头像。云朵只从典籍中看过,而部分妖兽他闻所未闻,可奇怪的是,只要看到那些头骨,云朵马上能够说出这些头骨所属的妖兽名称。
  第一圈转完,云朵好奇的自言自语:“为什么是四十只为什么不是六十二十六等常用数字”
  云朵慢慢的,再度绕着床榻走了起来,在他身后,苏芷悄声问:“公子,六十二十六这些数字为什么是常用数字我觉得四十这个数字很有意义,一个月不是四十天吗”
  脑海里迅速闪过一道亮光,云朵子恍然大悟。
  是啊,这里不是云朵那个世界了,而在云朵那个世界,六十二十六等数字,是天竺佛教所喜欢使用的数字,印度人最喜欢说的就是,打坐吐纳九个周天,一统,十八罗汉等等,而这片大陆上虽然也有化生寺,可是他们的神佛理论跟天竺佛教不全相似。
  这里没有天竺佛教,所以没有天竺传统。这里一个月四十天,习惯使用的数字不是六九十八等三的倍数,也没有什么七七四十九九九八十一之说,因此出现四十尊头像,一点都就不奇怪。
  绕着床榻转完第二圈,云朵因为脑海里考虑事情,不由自主的绕着床榻又走了一圈s;。第三圈刚刚结束,云朵只觉得眼前一花,忽然之间,他似乎被传送到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入眼之处全是残骸断臂,四周是荒凉的土地,而土地边处处浅浅的埋葬着许多骨骸,有人类,有妖兽。
  回身望去,苏芷已经不在身边了。云朵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他试探着,将手里拎着的狴犴放进了灵兽环里,发觉眼前的景象并没有改变。
  云朵试探着迈出去一步,周围的景象还是没有变化,于是云朵扯着嗓门,大胆的问了一句:“有人吗”
  没有人回答。
  云朵又问:“谁在这里”
  陡然间,苏芷的身影从原地出现。苏芷脸庞上挂着泪花,看到云朵在,她立刻拍着手喊道:“公子,我知道了,只要绕着那个床榻正向旋转三圈,就会自动传送到这里你不知道,你走了之后我吓了一跳,四处寻找你的踪迹,然后眼前的景象变了,变成了一座高大的由巨石搭建的祭台。
  这座祭台上不能使用灵力,我只好用双脚一阶一阶攀登台阶,等我爬上祭台的顶部,看到了平台中央的那张血玉床榻,就跟地面上画的一摸一样,我冲到床榻边。四处寻找你,左转右转,刚才终于找见了进入的诀窍我发觉只要连续正向旋转三圈。喏,我就见到你了。”
  云朵觉得很奇怪:“你在外面攀登台阶还绕着床榻四处寻找的办法你总共花了多长时间”
  苏芷伸出三个指头。说:“三十天,我前后花了三十天,呀,你真好,三十天过去了,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我,你在等我吗”
  云朵垂了眼帘,闷闷的回答:“我只在这里待了十余秒钟。呀,我就是向旁边迈了两步而已,然后你就出现了。”
  苏芷眨巴眨巴眼睛,好奇的说:“外面幻阵的时间流逝如此之快呀,我竟然在幻阵里花了三十天的时间我明白了,这座大殿是一座陷阱,没有狴犴的破妄眼,需要经过千难万险才能够抵达大厅中央的祭台,但只要抵达祭台边,按着正确的方向旋转。就会自动被传送到这里这是哪里”
  说罢,苏芷突然看见不远处一艘半埋在泥土里的飞行舟,她快步走过去。挥手打出来一个风系法术,准备将这艘飞行舟从泥土中挖出来然而,就在苏芷飞越的这几步路程当中,苏芷身上的气势快速降,从筑基后期迅速跌落筑基中期,而后是筑基初期练气大圆满。
  最终她的修为,固定在炼气八期。
  因为只有炼气期了,苏芷挥手打出的那击法术,威力也急剧削弱了。法术形成的狂风只是吹落了飞行舟附近的一层薄薄灰尘。并没有挖出多少泥土。
  云朵还站在原地未动,但他也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在急剧跌落。当苏芷跌落到练气八层后,云朵的修为也不差先后的降落到了炼气八层。
  苏芷挥出了一击法术。感觉到身上发生了巨变。她的手还举在空中,回头望去,发觉云朵的修为也在降落等两个人的修为都稳定了,苏芷结结巴巴的问:“你,还能施展风系法术吗”
  云朵举步向前,同样挥出了一个风系法术,这法术同样吹起一团尘土,却没有将泥土翻开。
  这不正常。
  苏芷与云朵虽然都是筑基后期,但两个人的经脉宽度,与体内蕴含的灵气量是完全不同的s;。云朵虽然达到筑基后期的时间比苏芷晚,但他平常施展出来的招数,威力是苏芷的十倍。更不要说,云朵貔貅珠上如今缠绕着的两根金丝,这使得云朵几乎不担心灵气枯竭问题,所以,他每次施展招数都是拿出十成灵气,从不需要留后手的。
  两人没有说话。
  站在原地思考片刻,苏芷与云朵都默默的从自己的空间里取出铁锹没错,这铁锹是摩云城对每户迁移百姓发放的所谓“安家九件套”之一。
  虽然两人的修为,现在同样到了炼气八层,但用这把铁锹挖开泥土,让半埋在土中的飞行舟完全显露出来,工程量虽然巨大,也就是片刻功夫。
  这艘飞行舟很完好,只是款式有点古老了。飞行舟上雕刻的飞行法阵似乎是两万年前的主流产品,但此后两万年来,经过不断的演化,如今流行的飞行法阵可以让飞行舟的速度更快,外壳防护也更坚固。
  这艘飞行舟的品级也不高,估计也就是筑基初期可以使用的飞行器而已。
  飞行舟附近散落的那些骨骸,不知道他们原本的修为是多少,但骨骸边遗落的储物袋品级都不高。
  同样的,散落在周围的武器品级也不高,基本上都是一些筑基期使用的武器,偶尔有一两件炼气期使用的武器,马上被苏芷与云朵视若珍宝他们现在的修为就是炼气期,越阶使用筑基期武器,每挥动所消耗的灵气都过大,让两人很吃力。
  搜罗了附近的散落物,两人继续一路向前走,渐渐的,周围的环境不再那么荒凉,地面上遗落的武器与尸骸,品级也高了起来,两个人见到金丹期使用的储物袋,甚至还有元婴期使用的储物装置。
  将捡到的物品自动分成两份,云朵与苏芷各自收藏一部分后,苏芷轻声叹息道:“竟然有两位元婴修士陨落在这里,啊,如果元婴修士的修为也被限制在炼气八层的话,那是不是说,在这里,一个真正的炼气期甚至能够击杀原本的元婴修士。”
  云朵轻轻的摇头:“这不可能,元婴修士多活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他们的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啊,我想到了,元婴修士不光战斗经验丰富,他们的等级观念也根深蒂固,如果到了这里,他们还觉得可以随意指使炼气修士,对炼气修士不屑一顾的话,也许一不小心,会被练气修士暗害在这里。”
  苏芷看了看四周。这里似乎是一座巨大的坟墓,如今他们找到的尸骸已不千余具,而目力所及之处,地平线还在遥遥的另一端这么算来,陨落在这里的修士恐怕有数万人。
  “你想到了什么一个能够让数万修士甘心冒险,哪怕陨落与此的秘境,你有没有想到什么”,苏芷悄声问。
  云朵神色震动,慢慢的说:“芥川,这里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芥川。”
  岳森大陆每一次兽潮爆发,都相当于一次文明毁灭,因此在这片大陆上形成了许多断代史,即使在修真门派内,他们的历史也不是连贯的,在一次次兽潮中,无数仙门被灭门了,典籍毁于一旦。而芥川的记载很冷僻,如今的仙门已有数万年不提这个名字了。
  好吧,即使在数十万年前,芥川的名字也很少被人提起,因为在芥川开放的年代里,芥川的存在也是绝对秘密。未完待续。
  ps:ps:祝我们新年快乐,我们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1541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