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百一十六章 葬神,都埋葬了什么?

第二百一十六章 葬神,都埋葬了什么?

第二百一十六章 葬神,都埋葬了什么
  幸好周围还有蜜蜂保护。
  苏芷悄悄的散去了浑身灵力的防护,她看了看云朵,马上与云朵一样,浑身轻松的,不动用任何灵力的,漫步走在草原上这感觉很舒服很自在,有多久没有这种毫无防备的行走了
  苏芷表示自己遗忘了岁月。
  后面的几个追踪者是死是活,已经没那么重要了。葬身平原本身就是一个坑,只要对方敢追下来,云朵就有心把他们全部埋葬在这块平原上。
  才走两三步,草丛里响起了一震扑簌簌的声音,苏芷立刻下意识凝结灵力,但马上她悄悄散去了灵力,随手摸出了一块片状灵石,向着草丛里丢了出去。
  同一时间,云朵几乎以慢动作的方式,缓慢的从储物袋里取出来他的雷电枪,而苏芷丢下的那片灵石钻入草丛中,草丛里陡然升起了一个蛇头,旋转的灵石片飞速落在蛇身上,发出一声轻微的爆响,闪现出一片火花,但那条蛇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
  三阶爆裂符居然没有击破蛇身上的蛇皮
  草丛里的7蛇被这一击激怒了,立刻挺起了身子,不断的向外吞吐着毒舌,做出攻击姿态。
  苏芷吃了一惊,她结巴的感慨:“三阶爆裂符击打在蛇身上,这条蛇,居然一点没有伤痕。”
  这种片状灵石符箓是摩云城新近研发的武器,制作这种东西需要将一枚下品灵石切割成十枚石片,然后在每一个薄薄的石片上刻画出相应的符文,这种新式灵符有点接近符宝的制作方式,但又比符宝的制作简单,无需金丹期修为就可制作成功。而且可以批量印刷,威力却丝毫不比符宝差,故此修士们都戏称它为:小符宝。
  苏芷是变异冰灵根,她使用的灵符大多数是冰系符箓,刚才一击冰雷抛掷过去,虽然她不敢动作过大引来空间裂缝。但那击冰雷的威力依然相当于筑基中期全力一击。
  这一击落在蛇身上,既没有产生相当于筑基中期的爆裂,蛇身连一点印记都没有留下。那条蛇反而愤怒的扬起了身体,准备向云朵攻击云朵目光闪动一下,马上恍然大悟:“不错,真不错,这里简直是体修的乐园啊。”
  得到云朵的提醒,苏芷不差先后的醒悟既然这片草原上有动物活动,这就意味着:平原的地面上很少有时空裂缝出现。确切的说,是距离地面三米左右的高度以下,从来不曾有时空裂缝的干扰出现,因此才能有无数爬行兽生存与活跃。
  因为时空裂缝的限制,生长在这里的妖兽都不习惯于外放法术,他们锻炼的皮糙肉厚,攻击起来全凭的强横取胜这也意味着:这里是天底下最好的体修锻炼园地。
  再不用云朵提醒,苏芷手一闪。弓箭在手,快如闪电的冲着那条蛇。她连发四箭。而云朵在苏芷攻击的时候,手稍稍一挥,围绕他们的蜜蜂,立刻飞上了天空,将周围笼罩的范围扩大了十余倍。
  苏芷接二连三的弓箭落在了蛇身上,甚至精准的落在了那条蛇吐出的舌头上。那条蛇躲来躲去,在蜜蜂的干扰下,最终被苏芷冻成一团冰雕,整个过程虽然有点麻烦,但一点不艰难。战斗完毕后。苏芷扭头回望,发觉云朵在注意观察天空中的蜜蜂,她二话不说,提着自己的弓,奔向了那条被冻成冰雕的蛇。
  这条蛇的品种苏芷从来没有见过。把蛇捡到手,她缩回了云朵的身边,拿着蛇仔细端详,努力回忆这条蛇的有关记录。云朵淡淡瞥了一眼,闲闲的提醒:“这是铁骨蛇,传说这种蛇骨头坚硬如铁,蛇皮能消融与吞噬法术,最适合作为铠甲与防具。
  我在一个极偏僻的典籍上见到过铁骨蛇的记录,传说,因为铁骨蛇蛇皮的这种特性,被修士们灭绝式采捕,如今在外界已经绝灭了。
  哦,这条蛇不仅仅是铁骨蛇,它还是变异铁骨蛇,明明只是三阶妖兽,身体却能够阻挡不下于四阶妖兽的威力攻击。所以这条蛇不仅仅蛇皮有价值,可以制作出坚固的铠甲,蛇骨还可以做蛇骨鞭。而它的蛇牙也很有用,锋利且毒性很大,连同类的蛇皮都可以咬穿,可想而知它的锋锐。拿蛇牙做成短匕,是用来暗杀的好武器。”
  苏芷嘴角翘起来,她想了想,把冰冻的蛇身递给云朵,云朵摇头,回应道:“谁的战利品归谁,我想要,会自己去捕猎。”
  苏芷没有推辞,她手一翻,快速将这条蛇的尸体扔进自己的储物空间。这时候,云朵收回了打量的目光,他指了指自己的头顶,解释道:“距离地面约三米的地方似乎是安全的,但三米以上的高度,开始有少量的、游离的时空裂缝。
  越往高空走,时空裂缝的密度似乎越高,你看,这里的植物没有高过两米半的,所以战斗的时候,千万不要跳起来,就两脚踩着地面,跟人硬碰硬的打,这才是最佳措施。”
  其实在云朵观察高空的时候,空间裂缝的吞噬时刻不停,两人周围轻微的嘶嘶声没有间断。这会儿功夫,围绕在云朵身边的蜜蜂数量已少了很多。虽然蜜蜂散布的范围更大了,但三米之上的高空几乎没有蜜蜂在飞行,而云朵前后左右的位置,蜜蜂变得更稀少了。
  显然,云朵损失了一部分蜜蜂,收回了一部分蜜蜂,如今围绕两人身边飞行的蜜蜂,数量只有大约一千只左右。
  苏芷扬起笑脸,问:“刚才事态紧急,我没来得及问你碧汀说,时空裂缝的出现毫无规律,为什么你要说,时空裂缝会被灵气吸引”
  “我现在相信,这片草原绝对是前辈大能遗留下来的战场,我猜其中一位大能可能擅长空间系法术。这人的本领很高,有可能真是神人或者仙人,他使展空间法术进行攻击,但这技法术被人轰散了,噢,或许他多记法术都被人轰散了。因此草原上空才游荡着许多空间裂缝。
  这种法术是攻击敌人的,它必然被灵气波动所感应,因此我让蜜蜂试了一下,当这些蜜蜂不蕴含灵气飞行的时候,它们遭遇的空间裂缝确实毫无规律可言,但只要蜜蜂身体布满灵气,这只蜜蜂遭遇到空间裂缝的比率大大提高,它们身上的灵气就仿佛磁石一样,吸引空间裂缝飞蛾扑火。”
  就在此时。云朵头顶呲啦一声,飞舞的蜜蜂群仿佛遭遇了一只无形的血盆大口,空中陡然出现一片空荡荡的虚无区。那里没有灵气没有光线没有尘埃没有空气,什么都没有,仿佛是一个吞噬万物的黑洞。
  这黑洞扭曲着,缓缓向下方罩了下来,洞口带着莫大的吸力,云朵浑身的灵气以及衣衫。都被吸得向上飞扬,人有点站不住脚。感觉失去了体重,下一刻就要飘起来,飘在空中,然后被黑洞吸进去
  苏芷下意识的一缩脖子,身体迅速在原地消失,而就在苏芷消失的一瞬间。云朵一扬手,空中陡然一震,仿佛一张更大的嘴吞没整个天空,连正上方缺失的黑洞空间也被这张大嘴吞下。
  一瞬间,苏芷毫无预兆的在原地出现这其实就是苏芷的保命法宝。她的随身空间能藏人。刚才她下意识躲入了空间内。
  而云朵刚才施展的也是他的保命法宝他让吞噬空间直接吞下了那片天空,连刚才游弋的空间裂缝也张口吞下。
  貔貅能吞噬万物而不拉屎。
  空间裂缝一进入到吞噬空间里,吞噬空间立刻产生连续震动。一眨眼间,那道时空裂缝在吞噬空间内清晰的显露出痕迹,但它马上被空间的吞噬力包裹起来,吞噬力凶狠地撕扯着空间裂缝,并不断解析着空间裂缝的结构。
  在吞噬空间之外,云朵神识沉浸于空间之中,目眩神迷的体会着吞噬空间对空间裂缝的解构。
  这才是貔貅珠真正的能力,它吞噬万物,孕育出属于自己的世界。
  想当初,多宝真人对云朵抛出貔貅珠的时候,曾经说“我送你一场造化”,如今看来,这确实是一场大造化。
  貔貅珠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一枚造化珠。
  空间法术绝对是一种冷门法术,即使多宝真人与金翔真君两人遗留下的典籍中,也不曾经涉及到相关内容。然而,空间法术并没有从人间界消失,修士使用最多的储物袋技术,以及传送术,都是空间法术留下的爪痕。
  云朵闭着眼睛,细细感悟空间法术的构成。这时候,草丛里又窜出了几条铁骨蛇,而有过一次战斗经验的苏芷不再躲避,她提起弓箭守护在云朵身边,连续射杀周围的毒蛇。
  这场战斗有多么激烈,云朵并不知晓。只是不一会儿功夫,两个人周围躺了数千条蛇尸,而两个人的身后始终静悄悄的,跟踪的修士至今也没追上来。
  这时候,蓝枫带着自己的队伍行进到距摩云城一百六十里远的地方,他回首望去,摩云岭上空依旧笼罩着一团厚重的劫云。不知道又有谁准备筑基了。
  面对这团劫云,蓝枫深深的泛起了一阵无力感,他心中在呐喊:“不对,这时间,根本不对摩云城修士大规模筑基,应该发生在六年之后,为什么它现在就发生了,而且规模如此之大。”
  重生以来,蓝枫一直想着“走云朵的路,让云朵无路可走”。然而他万万没想到,每当他迈出一步,云朵总是迈出两步三步,走的更远,远的蓝枫只能眺望对方的背影。
  明明云朵才是他背后的追赶者,为什么目前云朵遥不可及,这让蓝枫感觉到嘴里极端发苦。
  蓝枫没有听到云朵在桃花谷发表的那番讲话,此刻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仿照者,始终仿照着云朵的路线,但他并不知道云朵为什么行走这条路。他刚发明了“酱油”,却不知道酱油为什么鲜美,当然不可能就此发明味精了。他“发明”了蘑菇种植技术,却不知道为什么要如此种植蘑菇。当然不知道如何进行蘑菇的立体栽培了。
  在蓝枫的前一世里,督战官们同样攻击了摩云城,但他们的攻击规模没有这么大,而云朵胜的也非常艰难没有蓝枫“发明”雷明顿灵石枪的刺激,当时云朵还没有把灵石枪发明出来,因此这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战斗。云朵虽然在摩云大鹏的协助下驱离了督战官,但自己受了重伤,督战官大多数逃回了自家老巢。
  之后的几个月,云朵在全力养伤。等到云朵养好伤,他又担心督战官出什么幺蛾子,因此迟迟不敢把自己的隐藏技能拿出来,直到他发明灵石枪加强了自己的力量之后,云朵才让自己手下大规模筑基,以便威慑四周的叵测者。当然。因为督战官群体没有被灭杀,云朵此举也暴露了他善于“制造”天灵根的秘密。
  为了不引起过多的反弹,在蓝枫前一世,摩云城大规模筑基的动作是悄悄进行的,每月不过十余人,云朵把保密工作做个很好。直到摩云城被大兵压境,云朵才破釜沉舟,肆无忌惮的大规模制造筑基修士。
  在蓝枫这一世。督战官群体几乎被全灭在摩云城,云朵当然再无顾忌。而且随着督战官团队的全灭。摩云城后续的隐患也被削弱没有督战官在背后传播消息,没有他们捣乱,摩云城走向了另一条发展道路,这全是蓝枫的功劳,只是蓝枫自己不知道而已。
  蓝枫亲眼目睹了摩云城的大规模筑基,原本他以为云朵还在研究突破筑基的技巧。等云朵正式研究出来还需要六年时间,这段时间他大可以快速发展自家势力,争取尽快超越对方。他不知道,其实云朵早已掌握方法,只是一直忧虑自身的安全。没有把这套技巧拿出来。
  当然,在蓝枫前一世,云朵的处境要险恶得多,他更不可能将筑基秘密,以及催生灵根的秘密四处宣扬。所以蓝枫的前一世虽然是云朵心腹,他也并不清楚这一秘密。其中很多的具体运用,都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方面,蓝枫能知道大概方向,细节上云朵从不说,他只做。
  蓝枫原本以为自己掌握了这一秘密,等自己建立势力之后,他把这秘密说出去,以吸引修士投靠。虽然他掌握的秘密不完善,但终究比云朵提前六年,他有足够的时间摸索。
  但他万万没想到,云朵居然提前六年“发现”了筑基秘密,而且成功运作了。
  当然,这一世,云朵依旧是只做不说。不在摩云城体系之内,根本不知道修士们为何能大规模筑基。即使旁观筑基场面的修士,也只会认为这是摩云城大规模采购青果的货物之后,批量炼制出筑基丹造成的结果。
  可是知道真相的蓝枫,这一刻却感到浑身乏力。
  这种智力上的碾压,让蓝枫泛起一阵阵的绝望,他心中不断呐喊: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明明他已经把云朵的路走尽了,为什么云朵总能够超越他一步
  这世界不该是这样啊
  蓝枫一直想重回过去走别人的路,但他这种走别人的路,实际上是一种山寨行为。虽然他山寨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中还没有出现,但依然是一种简单“山寨”而已。
  蓝枫山寨了云朵的飞禽巡逻队,山寨了云朵的灵石枪,他还带走了摩云城一些重要人物,准备山寨摩云城的行政管理体制,然而,他始终是山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这世界,唯有创造力是无穷的,蓝枫山寨了云朵,却没有山寨云朵的创造力。因此,他发明了酱油,云朵会创造味精。
  虽然蓝枫重生了,世界依然没有改变。
  这种创造力上的碾压令蓝枫感到一阵阵心抽。他深切的悲哀于自己与云朵生于同一时代。
  蓝枫收回了目光,一一打量着身边的这些人。重生一世,他确实掌握着莫大的优势。比如这些用灵石枪武装起来的凡人百姓,他们用摩云城特有的散兵线队形一路前进,中途无论遭遇零星野兽袭击,还是临时突击,这群凡人百姓表现的都很出色。
  重要的是:这条路线果然如蓝枫记忆中一样,沿途都不曾有大股妖兽。这让蓝枫可以凭借这支单薄的力量,平安的走到这里,走到距离摩云城一百六十里的地方。
  这群百姓就是蓝枫的希望。
  蓝枫一一隶属他搜罗到的七户居民,目光在其中特定的人物身上一转,唇角露出微笑:赵宝儿,优秀的行政官员。可以组织民兵队保卫城市,可以管理附近村镇,保证他们不受妖兽袭击;
  瞿十二,优秀的雷灵根修士,进阶迅速,可以当主力攻击手培养。在蓝枫前一世,瞿十二在20岁才觉醒灵根,并迅速带领一支修士队伍打通森林商路
  韩卓,金系天灵根修士。韩国王室后裔。到摩云城觉醒灵根后,成为韩国复国势力推举出来的储君,在蓝枫前一世,韩卓在摩云城的支持下,已经重新占据上谷城
  王云生,韩国流浪儿,加入炼丹坊后成为炼丹天才
  蓝草儿,这女人虽然平凡。但她两年后生的孩子却极为不凡,乃是摩云城进阶速度最快的修士。这位叫陆明心的孩子在十五岁时已经筑基,是除了卫晴儿之外,云朵收的第二位亲传弟子。
  好吧,摩云城现在势力大,这也没什么,上英镇附近还有几座修士遗弃的临时营地。那些临时营地里还有修士抛弃的百姓,只要占据一方招纳足够的百姓,蓝枫也能够建立起一股不亚于云朵的势力。到时候,无论单独开宗立派还是回归原来的黄山门,都能够保证蓝枫获得崇高地位。
  挥挥手。蓝枫自信地带领百姓继续前进这次他在摩云岭停留如此之久,除了顺利突破筑基外,蓝枫还顺利采购了两具离心熔炼炉,他觉得后者才是重大的收获,有了这离心熔炼炉,蓝枫保证自己能够制造出更高品质的灵石枪。
  可惜,蓝枫并不知道,在蓝枫的前一世,云朵设计的灵石枪确实是蓝枫手中的那个版本,当时,云朵甚至恶趣的将这种灵石枪称之为雷明顿,因为这种枪的外形与雷明顿外形一模一样。蓝枫完全山寨了他前一世的版本,也难怪云朵第一次见了蓝枫的“发明”,会觉得格外熟悉与亲切。
  不过,在蓝枫的前一世,云朵是通过装填的灵石品级,来限制枪支威力输出。摩云城有一座灵石矿,中品灵石并不缺乏。这种版本的灵石枪以中品灵石为弹药,摩云城的修士玩得起,但如果这种枪到了外人手里,每扣动一下扳机都要消耗一枚中品灵石的话,凡是拿到这种武器的人,都舍不得拿它当做平常武器使用。
  没办法,用这种武器消耗太大,不是危急关头,用这种灵石枪战斗划不来。
  这一世,蓝枫首先“发明”出这款灵石枪,他这一“发明”正好在云朵开采灵石矿不久,出产的中品灵石并不多。因为有蓝枫的刺激,云朵不好意思全面仿版,于是他采取了另一条思路,限制灵石枪的威力输出。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云朵都不愿意这种武器能威胁到自己,威胁到自己的部下。所以,这一世云朵通过限制枪管的强度,来限制灵石枪的威力输出。而强化版的灵石枪并不对外销售,只装备自己的手下。至于摩云城平民百姓,拿到的是基础版灵石枪。这种面向老百姓装备的灵石枪,发射的是灼热的金属弹丸,枪的威力可以对付一阶妖兽,但也就仅此而已。
  摩云城对外销售的猴版灵石枪也分为两个型号,基础版比装备摩云城百姓的灵石枪威力还差,强化版也只能重伤一阶妖兽,却绝对不致命。而云朵部下修士手里拿的基础版灵石枪,至少能威胁到筑基期修士。强化版已经可以威胁金丹初期修士了。
  在这种装备下,如果蓝玉堡、白玉堡上千名修士一起举起强化版灵石枪,面对这样的枪林弹雨,即使是一位元婴,也要回避其锋芒。
  而作为一个山寨版,蓝枫无论怎样努力,生产出来的终极产物,也不过是猴版强化型灵石枪。这种枪对一阶妖兽有威胁力,可以重伤对方,但对于二阶妖兽的威胁就小了很多。至于三阶妖兽,这种枪则完全无害。也幸好这一路,基本没有三阶妖兽出来游荡,使得这一行人有惊无险的抵达了上英镇
  这时候,葬神平原上,云朵终于听到身后的坠地声。他马上停止思索。强大的神识向悬崖顶上伸展过去,发觉悬崖顶上还有一拨人守候着,这拨人始终没有跳下悬崖,而跳下来的三波人当中,每个人都惊魂未定站在原地,正在那里不停喘息。
  一群被吓破胆的修士而已。
  云朵不屑一顾的冲苏芷招了招手。
  经过刚才两人不约而同的使用空间,这时候,彼此会心一笑,感觉平添了无数的默契。
  大家都有秘密。我不问你的秘密,你也不问我的秘密,这样的彼此相处,很好。
  见到云朵回过神来,苏芷开心的提着弓,过去收拾蛇尸。这片草原上的蛇真多啊,感觉这里就是一个巨大的蛇窝,草丛里。矮树上,挂满了蛇的尸体。当然,作为蛇的食物,这里的兔子、绵羊、野狗、狼群、狍子、鹿、野牛等等野兽都很多。
  这才是一片真正的、不受打扰的平原。
  这片平原的上空没有修士飞行,也没有飞禽存在。
  因为雨水充沛,这里的野草长的有半人高,偶尔有几处少见的灌木。这些灌木很少长到两米之上,因此,很多树木的果实,只要站在地面上,垫一垫脚就能够到。
  这里的果木。是很罕见的雪梅果、紫梨、通天果、碧丽珠等等。这些果实各有药用价值,千百年来,似乎无人采摘如果看到有采摘的痕迹,那一定是不久前过去的多绶真人一行人。
  沿着多绶真人留下的痕迹一路追踪过去,在一丛刺梅树上,云朵发现了一缕布丝,离刺梅树不远的地方,倒毙了一具骨骸。
  听到云朵走进的脚步声,骨骸里,扑簌簌的钻出一只铁线鼠,这只铁线鼠移动的很快,才一出现,立刻化为一道黑光,扑向了当先的云朵。
  苏芷提起弓,连发两箭拦截铁线鼠,前方的云朵微微一笑,提起自己的枪,在空中画了圆圈,等到圆圈合拢,空气似乎陡然缺了一块,刚才那只铁线鼠也无声无息的消失,仿佛被空间裂缝吞噬了。
  苏芷吓了一跳,赶忙小心翼翼的扯了扯云朵的衣袖,两个人快速的跳到了一边,苏芷提起弓,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低声问:“你不是说,空间裂缝不降到地面上嘛,刚才”。
  刚才是云朵施展的空间法术,他把那只铁线鼠直接吞噬了,铁线鼠进入空间后,迅速分解成分子状态,只可惜了这条老鼠那锋利的毒牙,以及漂亮顺滑的一身皮毛。
  铁线鼠又叫闪电鼠,这家伙与蛇类互为天敌,二者的牙齿同样锋利,同样带有剧毒。刚才那只树下倒毙的尸骸便可能是被铁线鼠咬伤的修士,这位修士恐怕是多绶真人那群人中的一个。而铁线鼠恋眷此树不走,恐怕是为了贪吃修士的肉身。
  侧耳倾听,跟在两人身后的脚步声始终不远不近,偶尔还有打斗的声音传来,隐约有惨叫声响起估计他们正在被各种爬行兽骚扰。而貔貅珠的气味,使得很少有妖兽来骚扰云朵与苏芷。
  苏芷上前摘完了树上的果子,她小心的摘下了挂在刺梅上的那缕布丝,云朵抖手从灵兽环中抛出小狮子狗,小狮子狗嗅了嗅布丝的气味,傲娇的抬起右前爪,冲前方指了指,拼命摇动着尾巴。
  云朵笑了笑,把手伸向了苏芷,苏芷不甘愿的取出一个储物袋,那里是她刚猎获的数千条蛇尸。
  云朵在储物袋内翻检着,小狮子狗蹲在脚边仰头看云朵,拼命的摇着尾巴,苏芷侧耳倾听两个人身后的动静,不觉建议道:“把你的蜜蜂放出去,攻击一下他们,剩下的几个没啥本事,咱把他们全灭在这里。”
  云朵正在从储物袋里挑选出蛇身上的妖丹,他快速的切开一条蛇身,感觉这条蛇的蛇皮确实够坚硬,蛇肉也很难被切割,这样的蛇肉,不知道小狮子狗喜欢不喜欢。
  云朵取出几枚妖丹。血淋淋的抛给小狮子狗,再切下长长一条蛇肉,一起扔给小狮子狗,小狮子狗对于蛇肉不屑一顾,欢快的吞下几枚妖丹,幸福的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而后一扭头,扎进了草丛里。
  云朵摇着头,望着身后的方向,回答:“何必呢,这大草原不见一个人影,咱们也怪寂寞的,留下这几个人逗逗趣,也是不错的。”
  苏芷咬咬牙,重新提起了自己的弓箭。回答道:“眼不见心不烦,我去当先开路嘻嘻,这里确实不错,虽然不能法术外放,但锻炼体魄肉身却真是个好地方,你要不要也转为体修,我这里有体修秘籍,这。还是当初门派特意为你挑选出来的典籍,要不。你也练一下”
  云朵微笑:“像是浩渺录一类的典籍吗哈哈,我自己有更好的秘籍没错,我是打算修炼一下体魄,但我没有走体修那条路的心思,你前面走吧,我在后面跟着你。你的背后我来保护。”
  说话间,小狮子狗叼着一条大蛇的尸体,快乐的奔了回来。云朵见到这条蛇尸,瞳孔微微一缩这条蛇尸居然是四阶妖兽,而小狮子狗如今不过二阶。
  小狮子狗在云朵脚边丢下蛇尸。然后是各种献媚讨好,直到云朵抛开蛇尸,取出妖丹来,小狮子狗这才欢快的一口吞下,而后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开始摇着尾巴引路。
  尾随在小狮子狗身后的云朵收起大蛇的残尸,不禁笑着说:“你这小家伙,也是一个能够越阶挑战的小厉害呀。”
  没错,草原上游荡的这一男一女一条狗,就是三个怪胎,这三个家伙都有能力越阶挑战,所以他们大摇大摆的,不紧不慢的追踪在多绶真人之后。
  这条荒原被称之为葬神平原,葬神平原的地形有点像一只拳头打进一团破布里,破布沿着拳头周边形成了各种皱褶,皱褶处形成一道道山梁,而拳头所在处则是平坦的大平原,甚至是凹陷的大平原。
  在实际地形上,摩云岭以及摩云岭附近的另外三座高山,就像是被巨人拳头打击过,泥土因为巨人的力量而形成山岭、形成高岗,拳柄的尾端则是一个大湖据说那条大湖里生活着高品级的铁鳄,以及凶狠的水蟒、吞鲸兽等等,因此,大湖那面的出口相当于无人区,而摩云岭附近另外两侧山梁,人们至今还不知道上面盘踞着什么妖兽。
  因为有葬神平原的阻隔,人类修士甚至不曾探索过另外两座山峰,而对于人类来说,葬神平原的另外两座山峰,属于彻底的处女峰。
  多绶真人他们的脚步指向出口处的大湖,看来泰岳门中对葬神平原有描述,所以他们知道正确的方向。不过知道正确方向是一回事,这一路他们走的很艰难,沿途不断有倒闭的修士尸骸,大约走到葬神平原三分之一处,云朵清点了一下尸骸的数量,发觉多绶真人身边,应该只剩下一位筑基修士了。
  而此刻,追踪在云朵身后的脚步声已完全消失,估计那些追踪的修士已经进入各种妖兽的胃里,在沿途追踪的过程中,云朵也遭遇了三次空间裂缝的侵扰,当然,这三道空间裂缝都被云朵吞噬下去,通过连续四次解构,云朵已经摸到空间法术的门槛,现在,他已经可以使用出一些初级的、简单的空间法术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苏芷发现了蹊跷,她发现每当云朵走在前方,当先开路的时候,他们两人遭遇的妖兽格外少,即使遇到了妖兽,大多数以两人也很远就呈现出逃离。一旦换成苏芷走在前方,这时候云朵其实离苏芷并不远,但马上,两个人遭遇的妖兽多了起来,不断的有妖兽前仆后继的,把两人当做可移动的食物。
  发现这个秘密后,苏芷默默忍了下来,没有开口拆穿秘密。反正她要锻炼自己的体魄,顺便捕获这里的猎物,妖兽来的多了,也是一种实战练习。
  有了这一个觉悟,实在挡不住妖兽的攻击,苏芷就干脆后撤,只要她撤到云朵身后,来围攻她的妖兽马上惊慌失措的,快速呈现逃离状态。
  在此期间,小狮子狗一路蹦蹦跳跳的,吃了不少的妖丹,也捕获了不少的猎物。到了日落时分,小狮子狗终于吃撑了,挨挨擦擦的来到了云朵的脚边,一副要回去睡觉的样子。无奈之下,云朵将小狮子狗重新收入了灵兽环中。
  可怜小狮子狗,透风的时间如此短暂。
  刚刚将小狮子狗放进灵兽环中,云朵忽然一转身,警惕的面向左手方位这时候,草原上暮色浓浓,在两人左手方向一片幽暗。
  苏芷已经决定就地扎营了,夜里头大家视线不好,行走起来,安全性降低了很多。
  苏芷刚从怀里拿出行军帐篷,云朵伸手制止了苏芷,他指了指左手方向,问:“那个方向,你感应到了什么没有”
  苏芷依言转向了云朵指点的方位,尽量将神识外放,细细的体验那股微妙的感觉。
  神识外放是一种很危险的举动,万一遇到了一个神识强过苏芷的人,对方有意进行神识碰撞,苏芷不免要受一点轻伤,甚至可能是重伤。
  如今在修真界,锻炼神识的修炼法诀并不多,对于修士来说,神识一旦受伤,很难温养回来。有时候甚至需要一二十年的时间,才能修补受伤的神识。如果修士当时处于筑基或者结丹的关键时期,这一二十年的耽搁,有可能耽误了修士一生。
  苏芷信任云朵,既然云朵特别指出前方有不妥之处,有云朵在身边,她毫无顾忌的释放了自己的神识。
  一里、二里,神识一直外放到十里左右,苏芷立刻感觉到一股凌厉的压迫逼了上来,她快速的收缩自己的神识,因为收缩的快,她只感觉到识海里一阵震荡,却没有造成大的伤害。
  扭脸看过去,云朵望着那个方向,一脸控制不住的渴望。
  苏芷禁不住好奇心,再度将自己的神识释放出去。这次她有了经验,在接近十里的位置,小心的将神识一寸一寸的探了出去他马上感觉到刚才那股神识锋芒。
  这是一股说不出的压迫感,有点像高阶修士发出的威压,但又不完全像。
  如果苏芷遇到的是高阶修士发出的威压,她完全能判断出这股威压的来源与方向,然而,这一股威压却浩浩荡荡,无穷无尽的,感觉不到威压发出的具体位置以及方向性,以至于刚才那片区域所在,在苏芷的神识里,仿佛是一团大雾,雾里有什么,她完全摸不着头脑。
  停顿了一会儿,经过小心的四方探索,苏芷小声的分析道:“好像遭遇了一股墙,但又不完全像墙壁,感觉茫茫然然的。又仿佛是一个高阶修士,但这种威压不是刻意发出来的,仿佛是化神修士身上带有的天生威慑”
  说到这里,苏芷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她脱口而出:“化神天君,难道是素问天君到了”未完待续。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1536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