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打酱油与造味精之间的差别(四)

第二百一十四章 打酱油与造味精之间的差别(四)

第二百一十四章打酱油与造味精之间的差别四
  在蓝枫的前一世,他偶然听说某位炼气修士在偶然下路过这里,极其偶然碰到了这处灵眼,在打坐调息一番的时候,误打误撞将这个灵眼移入自己体内,从而使得自己体内仿佛拥有一座小型的灵脉。
  据说,这位修士随后的修行道路一生顺遂,顺顺当当的进入元婴在偶然情况下,云朵得知对方的隐秘,闭目想了片刻推敲出六七种移换灵眼进入体内的方法。当然,那时这位修士已躲了起来,生怕被人知道体内有灵眼而被人追杀,后来这位修士修行遇到瓶颈,转而向云朵求救,而云朵接到密报时,蓝枫已经成为云朵心腹,在一旁听到了云朵的评说
  >
  昨日正午时分,蓝玉堡修士与督战官队伍激战中,蓝枫趁着没人注意,带着他买来的七户人家来到这片林子,他查找了半个下午,才找到这处微型灵眼。原本他要求流星在一旁护法,起初流星也是这么做的,后者虽然近在咫尺,却没有感觉到灵眼的存在。
  但自从蓝枫盘坐调息之后,他的修为开始蹭蹭上涨,以瞠目结舌的速度突破练气五层、六层、七层,最终停顿在炼气九层,而后蓝枫才放缓了速度,开始打磨自己并冲击炼气大圆满,这时候流星终于感觉到蹊跷了,他向前迈了一步只向前迈动了一步。
  就这一步迈出,流星立刻感觉到浓郁的灵气从泥土里钻入脚心,顺着脚掌的皮肤向体内渗透,以至于他浑身暖洋洋的,原先经脉中滞涩的部分,灵气在里面流转的异常圆润。
  于是。流星情不自禁的盘坐在地,开始打坐调息起来,而发觉流星的举动之后,蓝枫反而收起了小心思,他不敢明目张胆的吞噬灵眼流星是筑基初期,如果他突然发现灵眼不存在了。追问究竟起来,蓝枫暂时是难以力敌的。
  蓝枫站在一旁等待后者调息结束,幸好流星并没有维持很久,而流星之所以马上结束调息,是因为他好奇心太强烈了,他想弄清楚这里的蹊跷从没有听说有如此诡异的灵脉存在,距灵脉之外一步之遥居然感觉不到丝毫灵脉喷发的灵气。
  而蓝枫又是怎么知道的刚才对方明显在寻找这条微型灵脉。说明对方来这里是有目的的。
  蓝枫只用了一句话解释自己的行为,可是这条灵脉的诱惑太大了,这句似是而非的话。竟然让流星认可了。
  “你我都去过蓝玉堡,蓝玉堡的每间房屋都是这样灵气含而不露,我听人说青枟真人曾考察过这里,原本打算在这里建城的,只是后来由于此地不宽阔,容纳不了大型建筑,所以改在现在的蓝玉堡建城,我猜这里一定有蹊跷”
  “啊”流星沉吟起来:“青枟真人曾打算在这里建城。后来又放弃了。这是不是意味着摩云岭一带,类似的蹊跷灵脉比比皆是。所以青枟并不珍惜。而此地灵脉过于微弱,恐怕才是青枟放弃的主要原因。至于地势是否宽阔,哈,咱们修士可以移山倒海,改造地形算什么”
  蓝枫把蓝玉堡拿出来说话,其实蓝枫并不知道。蓝玉堡的灵脉也属于同一性质,而整个摩云岭的这两条灵脉都是仙元阵催化出来的,与仙元阵一样拥有灵气内敛,含而不露的特性。
  “噢,咱先不管眼前的兽潮了。你我既然打算在这里完成一次进阶,那就先顾眼下吧”,流星望向身后:“眼下你先来,等你觉得好了,轮到我了只是你买下的这些凡俗人,嗯,我们进阶时的动静他们承受不了,让他们暂时离开一会儿,怎样”
  蓝枫垂下了眼帘,没有人看到他微眯着的眼中,眼珠不断地转动。
  等他重新抬起头来,蓝枫平静的说:“也好,这片林子虽然幽静,可是食物并不多,师叔不妨把这些凡俗人安置在距离林子十里左右的地方,免得你我进阶的时候,筑基天劫误伤了他们。”
  流星摇摇头,无奈的笑了:“你呀,我不知道买下这些凡俗人干什么,咱们现在真没有时间照顾这些凡人,虽然他们手中都有了灵石枪,可凡人的反应速度太慢了,即使有枪在手,他们也打不过一级妖兽。”
  蓝枫目光一闪,淡淡的回答:“可是用他们守城,那绝对没有问题师叔可曾看到摩云城上的最后一战,城墙上的凡人百姓乱枪齐发,即使是筑基期修士,也不免会被他们击落。”
  流星笑了一下,他一边起身往外走,一边随口回答:“也对,你说的也有道理,想当初,你说要组建飞行小队,如今看到摩云城这个样子,你别说,飞行小队真是威力不凡。
  还有这灵石枪,我记得也是你提议的。以前没想到,灵石枪乱枪齐发居然如此有威力。如今回头看我忽然其实你跟青枟真人思路很接近,你两仿佛是一个师长教导出来的,打算走的路都那么相似,你比他提前了一步,但似乎他迈的步子比你大。蓝师侄,修行就是这样,一旦决定了,不要瞻前顾后,不要担心失败,要大步向前走啊。”
  流星所说的,恰恰是蓝枫最郁闷的。
  明明蓝枫已经决定走云朵的路,让云朵无路可走。可是他这一刻,感觉自己就像是酱油的发明者,明明自己发明了酱油,已经领先一步了,偏偏对方根据酱油发明了味精,到最后酱油反而不用酿造了,用颜色水“勾兑”就成。
  重生一次走山寨路,怎么就那么难。
  蓝枫马上在后面,心里补充了一句:“这或许是因为,青枟真人手下有一群拥护者,而我只是一个人。如果我也有一群手下相帮,我会干的比青枟真人还要好。”
  当然,蓝枫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蓝枫并不知道。这是创造力的局限,他重生后山寨了云朵的路,云朵的创造力并没有消失。所以无论蓝枫山寨了什么东西,云朵总能创造出超越。
  桃花谷那里,云朵安排了百余号人守护后,自己匆匆返回了蓝玉堡。此刻蓝玉堡中。因为昨日下达的“封建令”,修士们已开始各发组队。与此同时,摩云岭之外,被抛弃的战队修士也开始组队突围。
  距离云朵最近的旋天门第八战队是一只混合战队,由三个门派的筑基期修士组成。在大乱之下,战队内部首先出现分裂,督战官失踪,统领金丹期修士也消失不见。筑基修士经过短期茫然,各自与自己的友人结伴分散逃亡。
  大崩溃之下。修士们的逃亡路线是毫无规律的,大多数修士逃往揭阴府,希望在那里汇集旋天门的残余力量,与旋天门修士一起逃向风陵渡。而其他小股队伍则开始向周围城镇靠拢云朵这里是他们的首选目标。
  因为由云朵的存在,旋天门各战队之间的信息交流是最为畅通的,毕竟云朵属于旋天门内部的人,他的通讯中心首先便宜了本门内部。不过,之前由于督战官的刻意封锁。云朵没有获知外界消息。等督战官队伍覆灭之后,外界小心如潮水用来。各方队伍也可以利用云朵的通讯中心交流了。
  这样一来,巨变发生后,云朵得到的消息最为完善比如旋天门联盟战队内部,第一时间得知了风陵渡陷落的消息。而目前这一消息,还没有得到门派证实。
  在目前这种混乱情况下,各大门派都在收缩力量。至于森林中被派出来参战的修士。原本是门派拿出来糊弄泰岳门的,可有可无的牺牲品。如今门派第一要务是防范敌对门派的袭击,防止自家势力地盘被人抢夺,以及策划对敌对门派的袭击与抢夺。位于森林中的参战小队一时半时撤不回来,及时撤回来也赶不上门派大战了韩国的灭亡已经开启了门派战争。
  于是。混乱中大家不约而同的忘了把这一重要的消息通报参战队伍。导致森林中战队人员失去协调失去组织,只能够从亲历者那里得到一切含糊的暗示。在这一片混乱当中,唯有云朵所在的鸢萝谷参战小队,依然还保持着组织性,以及完整的建制。这就难怪逃亡者把云朵这里当做一个突围方向了。
  云朵仅仅去了桃花谷片刻,蓝玉堡接应了七波逃亡队伍,这些队伍有大有小,他们来到摩云岭,第一个要求是求见云朵。
  云朵进入城堡时,一路所见都是惊慌失措的,茫然呆滞的修士们。这些人似乎都经过残酷的战斗,多数修士法袍破碎,武器创痕累累,有的人身上还带着重伤,以至于第一时间服丹药打坐调息中。
  这些修士都不认得云朵,而云朵原先在旋天门中也属于宅男一类的,同样没见过他们。跟在他身边的修士这时也神色慌乱,顾不得介绍,只记得把云朵向议事大堂内引导门中优秀者都已经去了桃花谷。
  穿过这支队伍时,云朵偶然发现队伍中的一个熟人流云宗的花千朵。
  这位修士与云朵在旋天秘境里有过一段同行经历,他认识云朵的小叔云钺。此刻,花千朵与他的同伴一样,满脸都是惊惶不定的表情,让云朵深深叹息想当初,友好门派选派出来,能进入旋天秘境的修士,基本上都是本门的种子选手,经过这些年,花千朵已经筑基了,他甚至有可能是流云宗唯一的近期筑基的修士。但是此刻,他的气势已经彻底萎了。
  花千朵带了七位练气士突围出来,除他之外,这次逃出的队伍中,只有一位筑基期修士带了两位炼气士突围,其余的筑基修士都是单身出逃。
  云朵一点花千朵:“我认识你,由你来说。”
  花千朵仰望云朵,感触良多:“昔日一别,没想到云师叔如此不同凡响啊,师叔如今已经筑基后期了,这等进阶速度,我辈望尘莫及。”
  云朵坐了下来,略去寒暄。问:“行了,废话别说,你那里情况如何”
  花千朵摇头:“我跟领队统领金丹修士关系还算好,我们彼此留有通讯玉简,但自从接到后撤的命令之后,我的通讯玉简再也联系不上他了。
  我们经过了几天的商议与争吵。因为谁都不服谁决定分散逃亡,跟我一起走的原本还有一位同门师兄,我们走出城镇外,遭遇到了一群毒蛇的袭击,与我同行的另外一位筑基师兄陨落了,我们两支队伍,十余名练气士合并,如今只剩下了眼前这七位师侄
  大家都受了重伤,再向别处突围。逃生希望不大我早就听说你这里有丹药出售,所以领着他们来投奔你,刚才我的人已经服用了丹药,希望能在云师兄这里歇息一阵”
  说着,花千朵一指旁边的筑基修士,介绍到:“这是与我同一战队的剑修磐石,他是九华山弟子,原本他也与别人同行。向风陵渡方向突围,中途收到风陵渡陷落的消息。又遭遇了一群虎豹袭击,只剩下他们三个人逃了出来,我们是在离摩云城不远的地方相逢的。”
  磐石拱了拱手,恭敬的说:“青枟真人,我只求一个安身之地,让我们修养几日我来摩云城之后。发觉这里气氛很平静,似乎你们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这怎么可能我得到的撤退命令,还是从你们这里中转的。”
  云朵点点头:“我们刚才与一群莫名其妙的陌生人打了一仗,时间就在两天前,你们刚才说。你们在三天前接到了撤退命令,我也觉得奇怪,这么重要的消息,怎么没有人通知我”
  花千朵摇了摇头,插话道:“那其实算不得一个确实的消息那天,夜晚,我们的统领与别人秘密通话,回来发现督战官都不见了,于是他跟其他的统领联系,发觉其他战队的督战官也一同神秘消失。
  于是我们统领马上说自己要去揭阴府办事,他带走了三位筑基随从。第二天天亮,有消息说普丰大修士陨落了,这时候,我们终于找到了几位还在坚守岗位的督战官,我们本打算求证一下,却发觉他们神色慌张,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向后方撤退,于是,我们马上联系统领,发觉他已经联系不上了。
  再后来,各种消息乱纷纷的,直到当天晚上,有旋天门的修士过来告诉我们:普丰大修士陨落的消息已经门派得到证实,门派发布了后撤命令”
  云朵默默的计算着时间,他轻轻摇摇头:总督战官要对付第七战队,门派内部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至少掌门与现在主事的大长老金徽,以及身在前线的元婴青藤,他们多少知情。但这些人没有通知云朵,甚至一点暗示都没有,这种待遇,让云朵的心一下子凉了。
  说起来,花千朵他们接到撤退命令的时候,云朵倒是与掌门亲自交谈过,可是掌门找到云朵,却不是通知云朵撤退,其主要目的是觊觎云朵手中的两大作坊。
  当然,云朵获得这种对待,他也没有什么好悲哀的,没有人欠他的,他无权要求别人为他而舍弃生命。在泰岳门的强大压力之下,大家都想与他撇清关系,这个,他可以理解。
  说起来,门派对于他的帮助已经够多了,他能够在门派中,获得几年安安静静的修炼时光,也多亏了门派保密工作做得到位。等他临走时候,门派还默许他拉起了一支自己的后勤队伍,这支队伍其实属于旋天门的。
  即使到了最后时光,门派掌门也没有逼迫他必须交出手上的力量,因此,云朵也算默默领了这份情。他无怨无悔的吸了一口气,开始介绍这里的情况。
  “我们这里倒是没有遭遇妖兽的攻击,可是我们无缘无故的遇到一群陌生修士的攻击”,云朵无辜的瞪大眼睛,拿出了他许久不使用的憨态:“森林里辣么乱,怎么还有人有闲心攻击摩云城,搞不懂啊搞不懂。
  算了,不谈这些,都过去了,现在我们这里却是很安静。此前,我也接到了掌门的问讯,不过。我们走不了啊,你们刚出城镇就遭遇袭击,我们这里有三万人口都是凡人,怎么走向哪里走如今妖兽森林乱成这样,与其离开城市,离开安全的老巢去寻求出路。不如呆在原地继续坚持。
  所以我决定摩云城暂时不撤离,当然,无论是城中百姓还是修士,如果他们愿意离开,我并不禁止;如果他们愿意留下,我会很欢迎。对你们几位也是这样,你们先去东、西客舍安置,也可以去城里的修士客栈住下来,修养好之后。什么时候愿意离开,无需通知我”
  花千朵脱口而出:“听说,青枟师兄这里有一座传送阵”
  云朵继续无辜的笑了笑:“我这里的传送阵只能够传送没有灵气的东西普通凡人、以及没有灵气的物品。可惜,如今风陵渡已经陷落,我们鸢萝谷的人撤退的时候,带走了那里的传送阵复盘。而上谷城那里,乐土驿的传送阵已经关闭。
  你们也知道,韩国已经灭亡。上谷城北郊已经发生了修士大战,为了防止修士斗法的威力波及传送阵。黄金山门的流花师兄撤离时,带走了传送阵复盘。所以,我们这里的传送阵已经无法”
  正说着,城堡中央的传送阵突然亮起了光华,这光芒照耀整个城堡,云朵感觉状况不对。身影快速穿过大门与走廊等他跳到五角大楼楼顶,堡中已有多位修士发觉传送阵重新运转起来,而且运转状况很不对劲。他们纷纷赶到自己的岗位警戒。
  传送阵跳动的光华由闪烁变得稳定。当传送阵的光华陡然暗淡的时候,法阵的中央出现了两个孩子的身影,这一男一女两个凡俗儿童手牵着手。呆愣愣站在传送阵中央。男童大约十二三岁的样子,女童只有六七岁。两个孩子手都张大着嘴,一脸震惊一脸神往,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他们这时所能看到的,当然只是幻阵幻化出来的景象:三条大路通向草原的尽处。
  云朵一挥手,幻阵解除了,于是,两个孩子眼前忽然一亮,他们看到站在半空中的筑基期修士,以及站在五角大楼楼顶警戒的练气士,此外,至于五头猛禽驮着炼气修士正在天空上盘旋
  何等壮观何等神奇何等梦幻
  云朵的目光在两个孩子身上一扫,发觉男童胸口吊着一个类似书包样的背囊。
  看到四周围仙人的翩翩风姿们,男童的神情有一点慌乱,他不断的用手摸着胸前的包,而后怯怯的发问:“这里是蓝天仙城吗”
  打量着四周巍峨的蓝色城墙,小男孩马上自问自答:“啊,看来就是了,跟传说中一模一样,城墙是蓝色的,房屋是蓝色的,高耸入云,漂亮呀。”
  忙完桃花谷事情的卫晴儿匆匆赶来,听到孩子那些贫乏的形容词,她苦笑了一下,第一时间跳了下去。挥挥手,送出一股柔和的风,把两个孩子带出了传送阵,随后赶来的周融也跟在卫晴儿身后,快速恢复了幻阵运行。
  当两个孩子被带到云朵身边时,周融苦笑着向云朵请示:“师尊,这座传送阵放在我们的腹心,也太危险了,前段时间我们稍稍疏忽,以至于缺乏维护,今日差点出了大乱。师尊,如今督战官已经管不了我们,不如我把它移到摩云城里,让凡俗人自己管理。”
  云朵点头:”甚好,你去通知刘子清,让他接管这座传送阵,今后这座传送阵怎么使用,让他弄出一份详细管理规则,至于收益怎么分配你们随便谈,这点小钱,修士不会在意。”
  这时,卫晴儿已与两个孩子交流起来。过了一会儿,她牵着男孩的手走来,顺手解下男孩胸脯的背包递给云朵,解释道:“师傅,这两个人是从黄金山门过来的,负责乐土驿传送阵的流花上人已经回到了门派。听说,两派修士之间的法术相斗,已经将上谷城毁去了半个,城内百姓死伤无数。黄山门孤立无援,吃了很多亏。
  据说,黄金山门已损失多位筑基修士与金丹修士,山门已被方寸山封锁,急需丹药与法器符箓等等。
  这两个孩子是派中修士的后裔,黄金山门派这两个孩子来,想从我们这里采购一些补给,比如丹药、法器、符箓等等喏。他们随身携带的包里,装的是黄山门打算支付的灵石,师傅,你看,我们能答应他们吗”
  “卖,当然要卖”。云朵连声答应着:“无论战斗双方需要什么丹药、法器与符箓,无论他们需要多少数量,只要价格合适,我们有多少供应多少。”
  停顿了片刻,云朵问:“乐土驿怎么样了”
  这个问题卫晴儿还没来得及问。
  小男孩咬着大拇指仰望着云朵,不等人询问,大胆的回答:“上人,我是从黄山门直接来的,我们都躲在护山大阵内。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听其他修士说,外面打得很激烈,地动山摇一直不断,沩山已经崩塌,附近的河流蒸干不过,幸而乐土驿没受到波及。陈家被囚禁的那位大哥哥,依旧留在乐土驿中。”
  这孩子不错。
  被囚禁在乐土驿中的是云朵原先的大姐夫,这孩子回避了那个敏感词。显得很机灵。
  “现在,仙人们都去了沩山之北。他们约定在沩山一带交手,以免波及凡世俗人”
  云朵欣赏着看了一眼这孩子。
  对于凡俗百姓来说,神仙都是高高在上的。他们对仙人充满敬畏,难得站在仙人面前,大多数凡俗人因为恐惧与担忧,基本上都说不出话来。而这个孩子居然能侃侃而谈,很难得。
  “你叫什么”云朵和蔼的问。
  男孩两眼亮闪闪着,响亮的回答:“我叫宝儿,赵宝儿。”
  又是一个叫宝儿的人,而且又是一个叫赵宝儿的人。不过。谁家的孩子都是自家宝贝,叫宝儿的孩子应该很多。
  这位赵宝儿手里牵的女孩,是他的妹妹赵铃铛。他们是修真家族里出来的人,当上谷城修士战争打起来的时候,黄金山门吃了一点小亏,如今门中大部分力量,已经退守山门。随后,流花也返回了山门中。
  紧急时刻,门中长老就想利用流花的传送阵请求外援,在试过种种手段之后,他们终于确认,这座传送阵果然像外面传闻一样,不能传送任何有灵气的东西。
  于是,修士们冒险冲出护山大阵,在门派山门附近找了一户修士家属,将他们一家五口带回山门中,再派遣其中年龄最小的两个孩子乘坐传送阵而来,购买战争物资倒是在其次,向求援以及往外界传递消息反而是最主要的。因为不熟悉传送阵的摆设,再加上之前为了测试这座传送阵,黄金山门对传送阵进行了微小改动,因此重新启动传送阵后,出现了一点异常状况不过,那些异常状况都是小毛病,云朵一份图纸过去就可以改正。
  云朵这里的后勤队伍是为战争而存在的,各种丹药,各种法器,各种符箓,云朵这里都不缺。如今他还有更犀利的武器灵石枪。最可怕的是,他这里的生产速度,远战争的消耗速度快当然,这些细节问题云朵不会四处宣扬。
  回过头来,云朵重新招呼花千朵进议事大厅,至于黄金山门的求援,就交给卫晴儿操心了。
  “哈,我刚才忘了说,你看,我们这里各种丹药都有生产,尤其是筑基修士、金丹修士最常用的丹药,你们在此休养期间,需要什么药物自己去买,我这里没有限制”,云朵讪笑着解释。
  这时候,周融已进入摩云城中,他在摩云城钟楼与鼓楼之间,与后者呈三角形的区域内选中一片空地,随着周融施展法术,一座塔式楼逐渐拔地而起蓝玉堡内的传送阵将会被安放在那里,此后那里就是传送楼。
  闻讯而来的刘子清带着城卫队出现在传送楼附近,城卫队的凡人手持灵石枪,准备接管了传送阵,而后他们将遵照云朵的命令,派出人手前往黄山门协商传送阵的维护与运作
  云朵与花千朵交谈期间,一直悄悄关注着周融的动作这厮与魔门关系密切,但云朵却坚信内奸不是周融。
  对方是怎么跟魔门联系的双方的隐秘联络不会危害摩云城吧
  “青枟真人,咳,我们我们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真人可能不知道,我们在外面打得很艰苦,出战无数次。打了四个月,我们从门派带来的丹药,以及灵石,都已经消耗光了,这次突围我们竭尽所能,现在等于两手空空。
  真人刚才说到丹药这个。既然真人不着急撤离摩云岭,我们能不能先加入真人的队伍,无论分派什么任务我们都愿意干,只要真人按月给我们一点月俸就行。
  当然,我们各自都有些小手段,我们希望能在摩云城自由出售我们的收藏与战利品,以及手工制作品”
  “这个可以有”,云朵爽快地答应下来:“摩云城是开放的城市,出售与贩卖都不禁止。至于你们所说的投奔我。哈哈,你们无需投奔我也可以养活自己。我这里有很多工坊需要雇人,也有采药队出野外,还有各种种植任务、探矿任务、采掘任务等等发布。
  我们这里各处都需要人手,无论修士与凡俗百姓,都很好养活自己。我说了,这是一座开放城市,只要不违反法律。你们可以做任何事。”
  花千朵一愣,剑修磐石脱口而出:“真人。当此紧张时刻,不是应该搜罗所有力量准备抗敌吗摩云城如此松懈,万一外敌入侵怎么办”
  云朵哈哈一笑:“当外敌入侵的时候,我希望每个人都知道保卫他自己保卫他自己的生存环境,保卫他自己的家园,以及安宁。只要做到这一点就够了。”
  “那么。关于传送阵”花千朵迟疑的问。
  “传送阵无法变更”,云朵的回答斩钉截铁:“我们的后路,就是自己的力量。”
  修士们沉吟许久,讪讪拱手告辞。
  出门之后,花千朵长叹:“这里只是苟安之地啊磐石师兄。你我做好准备继续逃亡吧。”
  “这怎么说”磐石纳闷的问。
  “妖兽森林如此动荡如此混乱,青枟明明有一块好地盘,却不想趁机壮大,我们热忱来投奔,他却不冷不热,如此,岂不寒了天下之心。明明外界战火纷飞,青枟这里只想一日安静,居然有闲心与黄金山门做生意,把紧俏的战争物资外售,我看将来青枟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磐石默默思考片刻,也是一声叹息:“我等且住下来,看看再说。”
  云朵所做的一切应对,超出了这两位修士的常识,他们完全无法理解,只能默默为摩云城而悲哀。
  不久,经过几次你来我往的交涉,黄山门列出一张需要采购的物资清单,摩云城这里给清单标录上单项物品的价格,交易迅速达成了。这一交易的完成,同时意味着云朵与后方沟通的路线畅通了。
  虽然为了战略需要,那座传送阵被安放在黄金山门内的护山大阵中,乘坐传送阵而来的不再是云朵需要的商人,但不管怎么说,摩云城的商品可以外销后,这一摊死水终于活了。
  不幸的是,传送阵再度开启之初,摩云城的货物只有输出没有输入输入的那些灵石,对于拥有一座灵石矿的摩云城来说,价值微不足道。但随后不久,云朵外销的灵石枪开始大受欢迎,黄金山门倾尽所有购买大量灵石枪,逐渐在门派战争中站稳脚跟,并慢慢开始反击。
  与此同时,摩云城制作的另一种武器刻画在灵石上的微型符箓也开始大显神威。这种符箓被人称之为符宝,其价格低廉,威力却非常可怕,哪怕普通人捏在手里,也可以当做炸弹投掷,去威胁一位筑基修士这还是摩云城刻意控制威力的结果。
  黄金山门得到摩云城的支援后,迅速给凡俗百姓装备上这两种武器,这导致上谷城一带的修士战争烈度快速减弱如果凡俗百姓也能威胁到修士,修士们怎会再随意对凡俗百姓出手他们多少也要保留一击之力,以防备意外事件发生。至于正面战场上嘛,修士们有了这种武器,方寸山的战损急剧加大。
  方寸山原本想以泰山压顶之势,迅速吞并黄金山门壮大自己,没想到他们这一打算被云朵这个搅局者捣乱了,由此,整个大陆的格局发生了巨变,并引发了一系列连锁效应因为与黄金山门的僵持。方寸山一时抽不出人手应对其他门派侵蚀,结果在其他战场处处被动,他们一家独大的想法遭遇强大狙击。不知多少二三流门派因此得以存活
  当然,随着黄金山门稳住战线,那座传送阵开始对黄金山门友好门派开放,摩云城的流通状况得以改善。灵石枪与符宝也迅速扩散到中小门派里,随后,连中小门派也有勇气对大门派说不
  除此之外,摩云城的丹药外销情况也不错,不过,那些关键性的丹药,比如筑基丹、结金丹等等,云朵是绝不外销的。
  打开通向外界的销售渠道,仅仅是摩云城发生的一件小事。在此期间。妖兽森林的状况继续恶化中,遗弃之地在这几天里如雪崩般迅速崩溃,摩云城为了应对这种安全威胁,开始加大空中巡逻小队的力量。但新的巡逻人员升空之后,他们拦截最多的却是大量逃亡到摩云城的修士。
  花千朵与磐石抵达摩云城,仿佛打开了一个阀门。旋天门在附近的参战修士,以及其他门派被遗弃的参战修士一下子清醒过来,向风陵渡方向突围的修士急剧减少。更多的修士把摩云城当做最佳逃亡路线。当然,他们心中总期待那座传说中的“邮递传送阵”其实是有后门的。万一到了危急关头,修士们可以凭借这座传送阵逃生。
  所以这些修士一旦抵达摩云城,第一句话就是询问传送阵的情况如今这座传送阵摆放在摩云城中,蓝玉堡已经禁止外来修士随意进出。
  于是,新来的修士不再选择东西客舍居住,他们多喜爱住在摩云城钟鼓楼附近。打算就近观察传送阵的运作。为此,桃花三娘子开办的娱乐场所,倒是终日人满为患。
  随着这些修士的到来,妖兽森林巨变的真相也揭开迷雾那些逃亡修士在逃亡中随时开启着传音玉简,通过他们的彼此交流。森林乱局的第一块骨牌逐渐清晰起来。
  据说,妖兽方面至少产生了一位可以化形的十阶大妖,这位大妖能够化为人形,伪装成修士混入修士群中,而修士们根本无法辨别对方的真伪。
  在普丰大修士与妖兽那一战中,普丰一时失察,让化形大妖接近了他身畔,于是,普丰没躲过对方的暗算,连元婴出窍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对方整个吞噬。随后,普丰的队伍全线崩溃,被妖兽四处追杀
  十阶大妖兽出现的消息,让摩云城笼罩了一层凝重气氛。它的出现标志着:在人类与妖兽的争斗中,人类不再拥有压倒性优势。
  这一消息得落实,迅速引发了摩云城的逃亡潮。那些刚逃亡到摩云城的修士,不得不再次踏上逃亡路线。在这股逃亡大潮中,青果真人派来的交易人员逆流而上,终于抵达了摩云城。
  “他们的大部队停留在两百里外”,丁灵向云朵汇报空中巡逻队的侦查情况:“从对方的行迹上看,这些魔门弟子们似乎掌握了一种方法,可以让妖兽误以为他们是自己的同类,因此,他们穿过森林时,一点没有受到妖兽攻击。”
  “对方来了多少人”
  “大部队大约有三十余人,青果师叔只带了两个人进入我们的警戒区师尊,要接见他们吗”
  “不”,云朵拒绝:“交易而已,无需我的许可,摩云城是一个开放的商业城市,前来购买修真物资的修士们,无需向蓝玉堡报备。哪怕是凡俗人,只要拿得出足够的灵石,就可以在城中商铺里随意采购。”
  “他们如果要购买地皮,如果想购买店铺”黄婉儿低声问。
  “也容许正常的商业往来,我不干涉。”
  “师尊的意思是:这次青果师叔入城,师尊就不用见他了。”
  “没错,让黄婉儿接见他们,对了,要装出不知情的模样在这个纷乱时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稍停,云朵问:“花千朵与磐石是否离开了”
  丁灵一挥手,黄婉儿鞠躬告退,忙着去招待青果一行当然,接下来的秘密也不适合练气修士获知。
  “消息传来后,花千朵迟疑未定,但磐石说:十阶大妖出现,天底下哪有安全之地如今即便是想逃,又能逃到哪里去他要是想杀人,咱怎么努力都没用。还不如一咬牙,就在摩云城坚守。便是十阶大妖来了摩云城,大不了你我奋战至死而已,逃个卵
  花千朵听了这话,决定不逃了,就在摩云城等下去。”
  云朵一声长叹:“果然,这消息能吓走怕死的人,能吓走意志不坚定的人,吓不走那些敢于逆流而上的人。后者才是我们希望留下来的人,其他人走了,那就让他们走吧。”
  丁灵小心的问:“师尊,十阶大妖啊,我们摩云城弄得声势如此大,如今摩云大鹏又陷入休眠,万一”
  “没有万一”,云朵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丁灵难以理解的话:“商队可以通过的地方,士兵就不会通过这是常识当然,这世间也有不按常识做事的人,至于妖兽我们必须给他们普及常识。等黄婉儿忙完之后,让她赶快来回报。”
  黄昏时分,黄婉儿赶来回报。
  “他们带来的原材料非常丰富,一些外面罕见的特殊矿物、珍贵的千年灵药,这些人愿意用很低的价格出售,不过,这些人似乎对炼气期修士需要的补气丹、益气丹等等,毫无购买兴趣。他们想购买的,基本上是筑基期使用的丹药。此外,他们还四处打听那里有结金丹、培婴丹等高阶丹药出售。”
  停顿了一会儿,黄婉儿补充:“我看这些人带来的材料,他们的材料很全,完全可以自己开炉炼制结金丹,结金丹需要的几种罕见的药材,他们带来的数量非常丰富。
  我私下里询问了一下,据说妖兽森林里地火资源十分稀少,他们当中也有人会炼丹,可是相应的地火资源却无法找到,因为没有机会练手,所以那些人炼丹品级都不高”未完待续。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1531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