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农家仙田 > 第43章 山中第一顿午餐很丰盛

第43章 山中第一顿午餐很丰盛

那话李青云都懒得翻译,你爱吃不吃,老子又不是你爹,管你死活呢。他拍拍手,转到烧烤架子边,一名军人司机在那里烤制野兔,没让它焦糊掉。
  七寸清洗一下医疗器械,又小心的放回包里,然后捡起两只小野鸡,赞叹道:“不错,这体重正鲜嫩,做叫花鸡刚好。”
  说完,看也没看拿着药丸不啃往嘴里送的乔治,去前边的小溪旁清理野鸡了。
  一直在旁边观看并没有插嘴的科考队长张朝阳突然问道:“李青云,这就是在川蜀地带流传很久的包治所有毒蛇咬伤的土法子?”
  李青云坐在自己的背包上,说道:“能不能包治所有蛇毒我不知道,但青龙镇出现过的毒蛇伤口基本上都能治疗。”
  张朝阳继续问道:“来之前我曾查阅过大量资料,现资料记载中,整个云荒市都没有五步蛇。为什么一到山上,就遇到了?还有人被咬伤?这里五步蛇的数量应该不少吧?”
  李青云回答道:“对呀,是挺多的呀,谁告诉你这里没有五步蛇?整个云荒市太大,我不好说,但在青龙镇,五步蛇经常出没啊,前天在我家水塘边,我爸还抓了两三条五步蛇,说是蛇肉好吃,还能治病,他专门挑五步蛇抓的,其它的菜蛇和金环蛇都没抓。”
  张朝阳差点跳起来,急得满脸冒汗,叫道:“不可能!你们川蜀地带怎么可能有金环蛇?我查过资料,记得你们整个川蜀地带只有十六种毒蛇,而你们云荒市只有烙铁头、白头蝰、竹叶青等六七种毒蛇,没有五步蛇和金环蛇!”
  李青云一脸疑惑的盯着他看半天,直到对方不耐烦,他才嘀咕道:“你们到底是不是专家啊?明摆着的事实,你们却不相信?我要是说这里还有眼镜王蛇和竹叶青,你们是不是还不相信?”
  “眼镜王蛇和竹叶青可以有,但五步蛇和金环蛇在云荒市肯定没有记载过。”提到专业方面的知识,张队长一点也不相让,非常有底气。
  “好吧,你是专家,我争不过你。不过等会我给你捉几条金环蛇让你瞅,对了,还有银环蛇呢……”
  张朝阳瞬间凌乱了,极为认真的纠正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而另外一位中国队的中年队员凑过来,一脸和气的问道:“翻译小哥,我问个事啊,那个猎户的治疗方法真有用吗?不用叫救护车吗?你要知道,伤者是国外专家,如果在这里出了事,大家都是要担责的!”
  如果不是看在同是中国人的份上,李青云都不想回答。正要开口耐心解释,却听旁边烤制野兔的军人司机说话了:“老哥,你就放心吧,以前我们营在深山里搞野外特训,不小心进入一个全是毒蛇的山洞,当时就有十多名战友被毒蛇咬伤了,而我们带的急救抗毒蛇血清只有五支。天快黑了,离我们部队驻地又远,叫直升飞机都不一定能搜索到我们。幸好遇到一个当地的老猎人,他用类似的方法,把我们战友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怎么形容呢,天亮之后,用这土方法救治的十来人全部恢复正常,活蹦乱跳的,而用了抗蛇毒血清的五人还在烧、浮肿,其中一个可能用的型号不对,出现呼吸衰竭等危险症状。最后这五人全部被直升机接走急救……”
  “真的啊?呵呵,这就好,我们这次请的猎人向导太值了。”那中年说着,又跑到乔治身边,用手势,连说带比划,掺杂着古怪音的英文单词,劝说乔治赶紧把药丸服下。
  乔治太胆怯,顾虑太多,连同队的蜜雪儿都看不下去了,愤愤的骂了一句什么,然后跑到李青云身边,斗弄两只小狗。
  “云,刚才治疗蛇毒的方法是源自中国的巫医术吗?你会吗?”蜜雪儿一脸崇拜,似乎对七寸治疗毒蛇咬伤的方法非常赞叹。
  “不会!那是我七寸叔的祖传秘方。祖传秘方的涵义就是,只能老子传给儿子,儿子再传给儿子……总之,外人是不能学到的。”青龙镇太过偏僻,很多传统都遵从于古制,很守规矩,不像外面那么乱来。
  蜜雪儿有些苦恼的撑着下巴,叹道:“噢,太可惜了,我还想学呢,我可以付钱,付很多钱……因为我喜欢在朝外探险,毒蛇毒虫经常遇到,如果没有急救药,会很危险。我十二岁的时候,就被毒蛇咬过,现在还有阴影,挺怕它们的。”
  “虽然很想帮你,但我自己也没有办法,用中文简单的概述,就是爱莫能助。”附近风景不错,李青云一边回答,顺手拍了不少照片。
  就在这时,突听七寸在小溪边喊道:“福娃,过来把清洗好的野鸡做最后的处理,我看到草丛里有几条蛇探头探脑的,我去把它们捉来,应该能做一锅蛇汤。”
  “好咧!”李青云应了一声,把相机放下,摘了一大把桑树叶,带着调料瓶,跑过去帮忙。而七寸已经进入林子后面的草丛,空手抓蛇。
  几名中国科考队员跟过去,观看七寸的捕蛇能耐,而蜜雪儿害怕蛇,对中国野外烹饪技术更感兴趣。
  李青云先在清洗好的野鸡身上涂满自制的香料,抹上一层菜籽油,用大片的桑叶包裹住。但桑叶再大片也包裹不住野鸡,这就需要用细小的青藤辅助。缠几道子,再加上新的桑叶,直到整只鸡被绿色的桑叶完全包裹。
  另一只野鸡也用同样的方法包裹好,然后从溪水边抓一些黄色的硬泥浆,调和成适合的泥糊糊,覆盖在已经处理过的野鸡身上。这些黄色泥浆叫观音土,以前闹饥荒有人直接吃这种泥巴,在肚子里不消化,最后直接涨死。不过用它作为叫花鸡的包裹物,最是合适,烧好之后,不但有新鲜叶子的青草香,还有泥土特有的芬香,和野鸡的香味混合在一起,绝对是人间的极品美食。
  这边刚包裹好泥浆,七寸就从树林里出来了,手里拎着三条蛇,一条金环蛇,一条眼镜王蛇,还有一条无毒的大菜花蛇。
  一般人手里提一条毒蛇,都会心惊胆颤的,七寸居然提三条蛇,一手抓两条,一手抓一条,就大摇大摆的走出来。
  “运气不错,个头都挺大的,可能从刚才那山坡下面钻上来的。”眼镜王蛇非常毒,劲头也非常大,所以他捉到之后,第一时候就把它打晕了,金环蛇也遭到同样的厄运,所以他才能一手拿俩,而菜花蛇没毒,所以还能挣扎几下。
  “啪”的一声,七寸把两只打晕的毒蛇扔到张队长脚下,把这几名专家吓了一跳。
  “喏,看看这个是不是金环蛇?”原来张队长质疑李青云的话,他也听到了,所以像给李青云出气的家长似的,差点把毒蛇扔到专家脸上。
  你不是说没有吗?这不,直接抓到一只,砸你脸上,看你还能说啥?
  “你这是干啥,我又没有说不信……这是毒蛇,最会诈死,它们要是突然扑过来咬我们一口怎么办?”几名专家吓得不轻,平时他们在野外也捉过不少蛇,但是都用捕蛇夹等工具,徒手抓蛇可不是他们的强项。
  “不用担心,我已捏断它们的颈骨,就算醒过来也攻击不了人。”七寸说着,手上却没停,已经把手中的菜花蛇用蛇子系住头,吊在小树叉上,三两下就剥了皮,取了内脏,为了卫生把头也削掉了。
  另一名军人司机早就准备好不锈钢炖锅,接住了七寸扔过来的无头蛇。另外两只毒蛇镇住几名专家之后,也遭到了同样的待遇,脑袋被砍掉,扔进了炖锅里。
  那名司机军人极为佩服七寸的本领,所以不用他话,就主动代劳,说道:“这位大哥,您真是捕蛇高手,我服了!您在这里歇歇,我去清洗。”
  七寸憨厚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跟他客气的人,他也会极为客气,看不起他的人,他会加倍的看不起。山野村夫,为人处事最是实在。
  蜜雪儿刚才看到蛇的时候,一直躲在李青云身后,不停的摇着他的胳膊:“太可怕了,好粗的一条眼镜王蛇!天哪,我用捕蛇夹都不敢招惹它们!这支队伍里,听说就我一个人怕蛇,可是你看看他们,是不是和我一样,心里其实也很害怕?特别是乔治那个白痴,你看他现在吓得,脑袋都快插进石头里了。”
  李青云听得直摇头,心说这些人到底是不是野外科考专家?居然怕蛇?有这样的专家吗?平时怎么在野外开展工作?还不如我们村的普通民众呢!
  在这种古怪的气氛中,午饭终于做好。每人一盒牛肉罐头,一块压缩饼干,大多时候都是配上一杯热水。可是今天不一样,不但分到一小杯鲜美的蛇汤,还有野鸡、野兔肉可以吃。
  特别是叫花鸡从火堆里扒出来时,用棍子轻轻一敲,泥土就裂开了缝隙,一股极为奇特的香味从里面散出来。蜜雪儿眼睛当时就亮了,手中的罐头不知什么时候放到了地上,争着抢着要吃叫花鸡。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nongjiaxiantian/1085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