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农家仙田 > 第28章 高手战斗不精彩

第28章 高手战斗不精彩

大巴车到了(灵)山县,李青云才从小空间里返回,重新感受到大巴车上的杂乱噪音。在他进入小空间的时间内,黑瘦老头痛苦不堪,被老婆埋怨了一路子,说他不会说话,不知好歹,把人家满腔热情的小伙子惹恼了,现在都不搭理自己了。
  李青云抱着眼不见心不烦的打算,故意不关注大巴上的事,所以付奶奶向他搭过几回话,都没得到回应。
  “啊呵……这么快就到(灵)山县了呀,刚才都睡着了。付奶奶、孙爷爷,前面就是车站,可以准备下车了。如果在汤山疗养院住烦了,可以来青龙镇找我。”李青云怕他们误会,所以解释了一句。
  “你这孩子昨天没睡好吧?站着都能睡着!早知道就不占你的位置了。”付奶奶一脸心疼的说道。
  “哼,装睡。骗别人可以,骗我可没门。”孙老头用极为欠扁语气咕哝道。
  “……”李青云拿这老头没招,下了车就走,咱惹不起总能躲得起吧?付奶奶喊都没喊住。
  今天县城汽车站的人同样多,大多都是外来游客,气质和穿戴不错,和小县城居民明显不同,或许都是奔着汤山疗养院来的。
  汤山疗养院的名头李青云也听过,正确的名称应该是小汤山疗养院,在(灵)山县城东北角,和青龙镇隔了几座小山头。但由于山路不通,在地图上的直线距离只有几十里,但实际距离却不好计算。
  青龙镇在(灵)山县城北面,虽然很近,但由于公路位置决定,青龙镇的人很少关注这个自己并不路过的疗养院。不过据小道消息传闻,这个疗养院是省里建的,云荒市只是合作单位。至于(灵)山县的领导,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更没有管理权。
  汤山疗养院早就内部运营了,名头也早就传遍整个云荒,听说都是退休干部才能享用,不够级别都不能进入。这回不知道生了什么事,竟然对外开放,所以一时间游客云集,都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汤山疗养院。
  开往青龙镇的汽车也在这个车站,长途汽车和短途汽车不分,让(灵)山县的车站非常混乱,时常造成拥堵。平时没这么热闹过,所以今天特别堵。人堵车,车堵人,李青云想找青龙镇的车,半天都没挤过小小的通道。
  就在这时,突听身后传来一阵混乱,还有人惊恐中带着兴奋的喊叫道:“打起来啦,打起来啦,两个小老头对掐……”
  云荒多猛士,车站打斗属于稀松平常,李青云本不想凑热闹,但一回头,就看到那个姓孙的瘦高老头连蹿带跳的和人打斗着。真是个惹祸精,在哪都能惹事,这老头明显是个练家子,李青云并不替他担心,当他看到姓付的老奶奶倒在地上,被几个青壮年男女踢打时,顿时怒了。
  “连行动不便的老人都打,真是群畜生!”李青云嗷嗷一嗓子,就往回冲。以他的体质和奔跑度,拥挤的行人也阻挡不住。一百多米的距离,转眼就到了。
  殴打付婆婆的一群人,明显是一家子,男女老少都有,更令李青云吃惊的是,身手不俗的孙老头居然被缠住,一时脱不开身救援自己的老婆。显然,遇到硬茬子了,和孙老头对阵的,也是一个练家子老者。
  “住手!”李青云借着度,撞开两个膀大腰粗的男子,把付婆婆从地上扶起来。在这瞬间,他身上挨了几下狠的,腰上、腿上、肋骨上,不知被人打了多少下。他忍着痛,硬是从对方的包围中撞出一条路,把付婆婆护在身上,他弓着腰,逃出十几米才停下。
  付婆婆脸上被抓几道印子,嘴角溢血,月白色的衬衫上布满脚印,伤得不轻。而对方一家子不依不饶,竟然追上来继续追打。在这群人当中,李青云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就他骂得最欢,狰狞着面孔再次冲在最前面。
  这男子二十多岁,名叫许靖守,曾和秦瑶一起,带领执法队想要查封春秋医馆。或许他也认出了李青云,眼中带着莫名的仇恨火焰,令人心悸。
  “格老子的,敢打我爸,不整死你们就不姓许!”许靖守冲在最前面,劈头盖脸,对着李青云一阵拳脚。
  许靖守的打法中居然有些章法,李青云护在付婆婆身前,一步不让,在漫天的拳影下,脸上挨了几记重拳,疼得他直咧嘴。
  但李青云的体质和度,并不比普通的运动员差,在挨打的同时,也在许靖守脸上回击了几拳。其中一拳正打中许靖守的眼睛,惨叫一声,顿时肿成了桃子状,眼角崩裂,鲜血溢出。
  “啊,疼死我了,大家一起上,打死这混蛋,打死我负责!”许靖守疼得失去理智,眼前金星乱冒,耳中嗡嗡作响,想昏过去都不成。
  他的抗击打能力,比李青云弱的多。在空间泉水及蔬菜瓜果的滋养下,比挨打,李青云能虐死他。
  但是,等这家人全部追上来之后,李青云就招架不住了,双拳难敌四手,被这群疯狂的人围住之后,都不知道打谁了。毕竟这群人当中,也有老妇女,也有十来岁的女孩,也有青壮年男子,如果不小心用尽全力打在一个孩子脸上,那结果有点危险。
  唉,自己果然不是打架的料,现在又不能逃,逃掉之后,这群人疯狂的殴打付婆婆,会出人命的。无奈之下,他只好抱头蹲下,护住了头,随他们打。
  “住手,你们住手,他还是个孩子,你们不能打坏了人。要打就打我这个老婆子吧!”付婆婆急得大喊大叫,但她体力不支,又受了伤,没往前两步,就重新倒在地上。于是只好冲孙老头大喊:“老头子,快来救命!孙大旗,快呀,手底下别留情了!”
  孙老头的对手同样是个老人,六七十岁,鹤童颜,面相不俗。这老人练就一身的八卦掌功夫,只在孙老头周围游走,滑不溜秋,难缠的紧。
  孙老头听到老伴的呼救声,身形突然一顿,脸上煞气暴涨,狭长的小眼睛顿时眯成一条缝,亮得像刀子一般。本是自然的散手架式,但后腿突然往后一缩,呈半蹲式,双拳变爪,一前一后,交叉在胸前。这一姿势似鹰似蛇,双臂肌肉暴涨,皮肤竟渗出一丝暗红色,像被惹怒的深渊蛟龙,出无声的咆哮,正欲择人而噬。
  银老者本以为孙大旗心神大乱,有机会可趁,可是右掌攻到一半,却突然地惊叫一声,警兆顿起,中途硬生生收招,砰一声,一脚猛踏水泥地,往后急掠三四步。
  面对孙老头刀子一般的眼神,银老者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的危险,顾不得颜面,当即问道:“在下八卦门尹奇星,曾做过几年的特警教官,不知尊下如何称呼?”
  “无门无派,孙大旗。”孙老头的声音像三九天的冰窟,没一丝感情,他往左前方瞥了一眼,看到倒地不起的老伴,以及被群殴的李青云,冷冷说道,“这里不是杀人的好地方,咱们改日再战,你看如何?”
  尹奇星眼睛一缩,怒道:“你在恐吓我?现在是法制社会,开口闭口说杀人,你眼中还有国法吗?我承认你的散手有几分功夫,但别忘了,我们八卦门不是三五人的小门派。”
  “我这是散手?我这是恐吓?井底之蛙!”说完,孙老头猛然一蹿,瞬间就来到尹奇星的面前,右手一探,抓他肩膀。
  动作快得无法想象,尹奇星只觉得“呼”的一声,人家已攻到自己面前。风声中,带着针芒般的气流,离有半尺,就刺得肌肉酸疼。
  尹奇星心中惨呼一声:“暗劲高手!”
  “有话好说……”他想叫停,可惜拳不待人。无奈之下,只得使出十二分的力气,用右掌招架。
  砰!犹如两匹骏马撞在一起,出一声沉闷的巨响。尹奇星就像沙包一样,应声倒飞三四步,扑通一声,摔个屁股墩,右胳膊像面条一样软了下来,不知骨头断了几节。
  他们两人打了半天,这是第一次硬碰硬的对招。刚才尹奇星全靠精妙的步法缠斗孙大旗,他一身功夫全在腿上,擅长走桩和步法,手上功夫差的太远。这一接招,立马被废了一条胳膊。
  孙大旗并未停手,身体轻得像阵风,如附骨之疽,瞬间追到,一爪扣住了尹奇星的脖子,把他提得脚不沾地,杀气森然的说道:“让他们住手!”
  尹奇星面色灰白,满脸震惊,现在的右手没有一丝知觉,并没感到疼痛,内心的冲击才是他最大的伤害。本以为自己是高手,做过几年武警教官,一身功夫已达明劲巅峰,不说天下无敌,至少也是国内少有的高手。
  但是缠斗半天,本以为是平手,刚才还嘲讽人家有两下,没想到人家打急了,那边倒地的老妇人一句话,就让对方使出了绝招。一招之内,自己竟然落败。
  李青云虽然被围着打,但最初疼了几下之后,身体竟然麻木似的产生了抗性,被人打得无聊,用眼角缝隙偷偷观察孙老头和人家打斗,结果却大失所望。什么武林高手啊,先是被人家躲来躲去的绕圈子,毛都没碰到几根,最后摆出一个非常酷的架子,本以为正式开始精彩打斗,可以看到和电视上一样的精彩情节,什么飞天遁地之类的。可惜,就见双方一碰胳膊,砰的一声,就把人家老头撞退三四步,然后孙老头跟上去,掐着人家的脖子要求停手。
  屁的高手啊,一点观赏性都没有。
  本来李青云被人打也没恼,但看到两个老头就过一招就结束了战斗,顿时恼了。狗日的,这顿打白挨了,本以为能上演苦肉计,事后能拜师学艺呢。算了算了,还是靠自己的两条腿,打过就打,打不过就逃吧。
  只是,刚才谁踢我屁股?还恶毒了!老虎不威,你当我是病猫啊?想到这里,李青云的灵魂瞬间进入小空间,然后借助小空间的特性,摄取现实世界中的物体。
  大擒龙手!一股无形的能量体,变幻出肉眼难见的大手,狠狠住出某个打得正凶的壮年男子的裤裆,猛然一扯。
  “嗷嗷……”像被棍子抽到要害的野狼一般,出惨绝人寰的嘶吼。整个人像煮熟的虾米一样,躬下了腰。
  李青云一击奏效,岂会罢手?无形的大手化作二指并拢状,捣向许靖守的腿根部。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李青云是一个很小心眼的男人,被人打了半天,也该收点利息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nongjiaxiantian/1085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