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农家仙田 > 第5章 两只土狗崽子

第5章 两只土狗崽子

李青云只知道爷爷练的是行意拳,当年躲避战乱时,在深山里向一个邋遢道人学的。青龙镇周边的山峦间,至今仍有几座古庙存在。有的是信奉释迦摩尼的寺庙,有的是信奉三清的道观,也有些小山神庙存在,是当地流传下来的小众信仰。
  他六七岁时,经常跟爷爷进山采药,在模糊的印象中,当时的莲花峰附近就有一座寺庙。庙里有四五个苦行僧,并不接受信众的香火,听说是修行寺院。
  当时的李青云暗自腹诽,这小庙离青龙镇那么远,别说不接受香火,就算接受香火,也没几个善男信女能走进野兽四伏的深山。
  这么多年过去了,山林间的野兽渐少,普通猎人进入深山的机会越来越多,似乎打扰到他们的修行,于是又往更隐秘的深山里搬去。现在连爷爷都不知道他们搬到哪座山头了。
  此时,李青云走到街上,听着用亲切乡音喊出的叫卖声,把他的杂念带回现实。青龙镇的集市上能这么热闹,主要是摆摊的农户多。每家每户只要有东西要卖,都可以带到集市上摆摊。在这里摆摊,从来不用担心城管拿棍子赶人。
  如果有派出所或者税务所的外来工作人员乱伸手,甚至会引起整个集市摆摊者的众怒。前六七年前就生过一起,从城里下来的两名公务员到税务所混资历,看中这块油水,想收摆摊者的摊位费。罚单开出来,摆摊者不交,就想没收摆摊者的东西。
  这下子算是捅了马蜂窝,整个集市都乱起来,摆摊者呼朋唤友,十里八村认识的,都上去帮忙。不但把两个乱伸手的家伙暴打一顿,还围堵住税务所的大门口,让所长出来给个说法。
  税务所长是当地人,一看犯了众怒,吓得不行,那愤怒的人群里有些老人,论辈份他该喊三婶子、大娘、大伯、姑姥爷、二娘舅等等……所长哪敢嘴硬,又作揖又是道歉,把责任都推到了两个刚来的公务员身上,说自己不知情,保证要严肃处理那二人之后,乡亲们这才罢休。
  没等第二天,当天下午那两人就灰溜溜的逃回城,还背了处分,在城里也被人笑话了好几年。
  往街中心走,更多的叫声传来,行人渐挤,青龙镇十一个村的村民只赶这一个小集,可想有多热闹。
  有卖自家菜园子里吃不完的蔬菜,有卖纯实木小桌椅的,还有心思活络的年轻人叫卖从城里批来的便宜服饰,也有几个猎户叫卖野兔、山鸡之类的小东西。
  李青云想去西街卖水产品的地方,买几条活鱼,放空间里养。少养几条,是为了做实验。大规模的养殖需要到专门的地方买鱼苗。
  突然,一个老猎人的叫卖声引起了李青云的注意。
  “最后两只狗崽子便宜大处理啦!一只五块钱,两只要十块。这是我们家猎狗产下的最正宗的品种,长大后进山能咬死狼。有了这两只猎狗,你进山打猎只要不遇到熊瞎子和野猪,绝对一路平安,没病没灾。”
  老猎人的声音洪亮,非常卖力吆喝着。不过围观的人群却出大笑声,有人还忍不住在后面谈笑着什么。
  “这老头太狡猾了,这两只狗崽子病得不轻,都缩成一团了,随时都会死,还卖五块一只,五毛一只我都不买。”
  “就是,这老贼头训狗有一手,就是太吝啬,家里十几只猎狗不舍得卖半只,这种不像样的狗崽子倒卖得欢。三天两头见他卖生病的狗崽子,今天不知道会是谁家的娃子上当受骗?”
  李青云听得暗笑,山野村民也不全是个个纯朴,这个老猎人不愧和野兽打了一辈子交道,头脑太好使了。骗惯了山林野兽,也习惯骗同类了。
  挤进去后,看到两只狗崽子缩成一团,瑟瑟抖,没有笼子,只有一块黑色破布铺在地上让它们卧。这两只狗可能刚满月,眼睛还睁不开,只有一条小缝隙,似乎在观察周围的骚乱环境。黑布上沾有狗的稀屎,非常明显。
  在山村没有专门的兽医和药,狗若生病,一般八九成都会死掉。狗崽子如果生病,死亡率几乎百分百,特别是拉稀屎的小狗崽子。
  老猎人被众人的讥笑声惹烦了,大声嚷嚷道:“不想要的别说风凉话,你们不想要,总有识货的人。去去去,都走开,别耽误后面来的真正买家。”
  有人怕老猎人凶悍的气势,嬉笑几声,散去大半,也有人胆大,没有动步。李青云同样没动,老猎人脸上的兽爪疤痕还吓不住他。
  老猎人口中所谓的猎狗,是中华田园犬的一种,有人叫它土狗,并不适合做猎狗,看家护院却非常适合。不过山村买不起名贵猎犬,所以有经验的猎人经过数代摸索,培育出一些不错的品种。单只攻击力不太强,但一群田园猎犬进山,为了保护主人,敢和群狼厮杀。
  这两只血统纯不纯不好讲,但金黄色的绒毛非常漂亮。在黑色破布上缩成一团,像两枚黄灿灿的金币,非常惹人喜欢。不过有些狗长大后会换毛,颜色也换,皮毛颜色不好讲,但外貌和狼很像。
  有人说最像狼的狗是哈士奇,其实某一系的田园犬才最像狼。只不过田园犬的血统太杂太乱了,没人关注它们,在农村一百只田园犬几乎有一百种模样,只只不同。
  “应该刚满月吧?如果不拉稀,这狗的品相倒不错。”李青云往前凑了凑,蹲在地上摸了摸狗崽子。
  狗崽子出可爱的“呜呜”声,伸出小舌头,直舔他的手指,看来是饿了。
  老猎户看到李青云对狗有兴趣,眼睛顿时一亮,又仔细看了看他的衣着,当即说道:“本来是不拉稀的,只是今天起的早,带着这窝狗崽子吹了山风,又喝了凉水,这才拉稀。其实它们两个是这窝最大的两只,吃的多喝的多,所以拉的更重,并不是大毛病。如果不拉稀,一只五十块我也不卖。你想要就赶紧买,晚了就被别人买去了。”
  “大爷,我是北边李家寨的,又不是城里人,以前在家没少养土狗,是什么病我心里清楚。”李青云虽然想买,但他也不傻,能省几块是几块,先砍砍价再说。过几年城里人生活,但骨子里还是小农思想。
  “你……李家寨的?”老猎户眉头一皱,鹰隼般的目光紧紧盯住李青云的眼睛,想看出他是不是说谎。他这一眼很有讲究,一般人可受不住他这一盯。在深山里打猎,有时候遇到紧急情况,这一眼甚至能吓跑一头狼。
  李青云心神微微一震,但表情未变,经过空间泉水的洗涤,灵魂和精神比普通人强太多了,这点影响对他不痛不痒。
  “这还有假?谁能为了两只狗崽子编排自己的祖宗?”李青云有点生气,语气也不太好。这老头说话太不讲究,别的话可以胡扯胡侃,但牵扯到来历,当地人一般不说假话,不然就有乱编排祖宗的罪名。在当地,这事被人宣扬出去,会被村里人暗中戳脊梁骨,家人也没有面子。
  算了,不讲价了,给他十块钱算了。这狗用空间泉水喂养一阵子,应该能成,那两只金鱼不就是这样救活的?李青云心中想着,就要掏钱。
  老猎户却突然阻止他掏钱的右臂,笑道:“哈哈,年轻娃子生气了啊?算我这老头子不对。这会我想起来了,你是李神医他家孙子吧?早说嘛,这两只狗崽子送你了。如果养不活也不打紧,等个二十多天,还有一窝狗崽子满月,到时候你直接到我家,想要几个抱几个。”
  “呃……为什么啊?”李青云有点懵,看这狡猾老头也不像慷慨大方的人啊。
  周围准备看笑话的人顿时跌落一地眼球,这是什么情况?在青龙镇赫赫有名的吝啬老猎户张满仓居然大方到让人随意去家里选狗崽子?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
  “你爷爷救过我们全家的命啊!狗崽子你抱走吧,替我向你爷爷问声好。”说完,张猎户拍拍屁股上的灰尘,转身走了。
  众人这才明白怎么回事,也有人开始向李青云搭话,问他是不是青龙镇第一个考上大学的高材生?把李青云问的脸直红。其实在他之前,镇上也有人考取过外地的大专,但比起川大,名气有天地之别,所以才有人把他称为近年青龙镇唯一的高材生。
  这事是青龙镇中学(初中)的老师们宣扬出去的,李青云就算脸红也不敢向曾经的师长们抱怨。在他心中,清华、北大之流的,才算得上高材生。当年他有底气报考北大,但听说北京的生活费太贵,怕家里负担不起,所以才转报川大。高考成绩出来后,总分过北大的录取线9分,这让【灵】山县一中的校长气得拍了桌子,没舍得骂李青云,却把李青云的高三班主任骂了一通。
  李青云应了几声,抱着两只小狗,慌忙逃出过度热情的乡亲们的包围圈。上了几年学,又做了一年多的专业程序员,还不适应太复杂的场面。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nongjiaxiantian/1085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