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农家仙田 > 第三章 春秋医馆

第三章 春秋医馆

青龙镇的街道不大,只有一个十字交叉的街道,东西街和南北街,街道并没有名字,一般以中心交叉口为界,称之为南街、北街、东街、西街。
  春秋医馆坐落在北街,位置不好不坏,是一栋街道新兴时的标准二层小楼。小楼上的涂料已经斑驳脱落,唯有横匾上的四个暗金色大字清晰明耀。
  李青云和母亲拖着大包小包走进医馆时,现气氛不对,两位老人正在地上收拾东西,一些中药散落在地上,一片狼籍,角落里还有几个碎裂的中药抽屉盒。
  “奶奶,爷爷,这是怎么啦?”李青云惊叫一声,扔下姓李包裹,就冲进屋。
  “没啥,遇上不明事理的刺头了。咦?福娃,你的胳膊怎么啦?”白须老人直起腰,看到受伤的李青云出现,顿时一惊,眼中尽是关切。
  也不见白须老人有什么动作,轻轻一跳,竟已来到李青云面前。动作轻盈如鹰,快若白猿,哪里有老态腐朽之状?一伸手就扣住了李青云的脉搏。
  “爷爷,我没事,只是胳膊受点伤,其它地方没大碍。”李青云应了一声,也不挣扎,他知道爷爷的性子,不号脉不放心。
  同样在捡药材的奶奶也已站直身,捶了捶腰笑道:“福娃咋回来了?不逢年过节的,回来一趟得花多少钱呀!哎哟……”
  头几乎全白的奶奶揉了揉眼睛,似乎才看清昏暗灯光下的李青云,目光同样盯在他受伤的左臂。
  “乖孙孙,你这是咋了?和人家打架了?我早就让这死老头子教您些防身的功夫,他偏说什么师父有命,什么绝不外传。连儿子和孙子都不传,有什么用?看看,你看看……”
  奶奶心疼的直抹眼泪,也不管是不是在号脉,直接让他坐在一旁的长椅上,细细询问缘由。
  陈秀芝从后面赶上来,有些心虚的解释道:“爹、娘,你们别担心,事情都过去了。半月前,福娃遇到了车祸,怕你们着急上火,就没敢和您们说。这不,刚出了院,准备回来住一阵子养伤。”
  “啥?遇到车祸了?哎哟我的乖孙哟……”奶奶又是一阵心疼,眼泪比刚才还多。李青云是她最小的一个孙子,从小又聪明又听话,简直是她的心头肉。
  “一点小伤,都好了,爷爷奶奶你们不用担心。”李青云忙安慰道。
  爷爷一捋长须,点头道:“嗯,除了左臂血脉不畅,其它地方比以前还要健康。特别是精神头,比过年时强太多了。老婆子啊,别在这里抹眼泪了,福娃回来了,赶紧去做晚饭,地上的东西交给我收拾。”
  奶奶絮叨着什么,帮着把行李般进屋后,才去做饭。小楼的后面,是一处小院,简单的种些花草,做饭的厨房是青砖垒成的。只有两小间,土锅土灶,堆放着干柴和引火的软干草。
  陈秀芝帮着去做饭,留下李青云帮着收拾药材。
  “爷爷的医术在青龙镇是一绝,甚至在【灵】山县都有名气,有人在医馆里闹事,乡亲们就不管吗?”李青云心中颇为愤怒,看到至亲之人被欺负,脾气再好的人也会爆。
  这不是李青云一厢情愿的恭维,在青龙镇的大人哪个没听说过春秋医馆的李春秋?平日里乡亲们生病,李春秋只收一点中药材的成本费,遇到没钱的困难户甚至要倒贴。春秋医馆的盈利部分主要来自【灵】山县城的有钱人。
  “是几个县城的年轻人,说是家中长辈来看过一次病,药吃了三天,效果不佳,于是就来闹事。事时天已黑,街上没人留意,他们砸过就跑了,还说明天再来。呵呵,现在的年轻人啊,目中无人,狂妄得不知自己有几斤几两,道理没摆出来,就动手砸东西。”李春秋并没有太过愤怒,人到这岁数,很多不平事已看得开。
  “他们明天还敢来?爷爷,明天早晨我回寨子里喊人,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打一对。”李青云恨恨的一捏拳头,刚捡的几块黑附子顿时碎成数十片。
  喝了几天空间泉水,力气明显变大。方才一怒,力道顿时显形。
  李春秋微微惊讶,不露声色的接过零碎的黑附子,笑道:“开门做生意,能忍则忍,能让刚让。打打杀杀的,以后哪有安宁的日子?明天不要回村叫人,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病人,不露面就让人砸我医馆?爷爷虽然老了,但练了一辈子的功夫仍在。”
  李青云微微撇嘴,不信的说道:“真的假的啊?爷爷说了一辈子,我也没见过您老的真功夫。听村里的人说,爷爷年轻时只带一张弓一壶箭就敢进大山深处打猎。又听人说,您当年打败了陈家沟的老村长,才给我爸讨着媳妇。”
  提到当年得意之事,李春秋顿时大笑:“哈哈,这还有假?功夫可以用来防身,也可以用来健体,可不是用来耍大戏的?当然,以后你要是讨不着媳妇,我不介意再露一手,给你抢来一漂亮媳妇。”
  李青云急道:“别呀,青龙镇十里八村,真正有功夫的当数陈家沟。但陈家沟是我姥姥、姥爷家,村里七大姑大八姨的都熟悉,他们的女儿我也熟悉,哪好意思娶来做老婆?”
  “不好意思?大前天陈家沟你表姨家的闺女还问我来着,问你手机怎么打不通了。听她那口气,好像和你很熟呢?”
  “你是说白妮?这个……我只是把她当妹妹,表妹。你们知道,我有女朋友的。”提起这个,李青云脸上顿时泛红,不知道该说啥。
  “你有女朋友?过年时怎么不带家里来?今年你都二十三了,相当年你爸二十三的时候,你都出生了。”
  “好吧,我承认当时闹别扭,她不乐意来山村过年。然后又因为我在云荒市买不起房,彻底分手了。不过你别急,现在流行晚婚晚育,我肯定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咱不带乱点鸳鸯谱的。”
  “再给你宽限一年,你自己看着办。”老爷子手捋长须,一副运筹帷幄,高深莫测的模样。
  经爷爷一阵取笑,李青云倒忘了恼怒医馆被砸的事。然后,李青云也抖出爷爷的几件糗事,两人斗得旗鼓相当,气氛相当融洽。
  收拾完药草,晚饭也已做好。李青云陪着爷爷喝了几杯坛装老酒,把买的礼物拿了出来,分给爷爷和奶奶。最后摆出来的是一大瓶水,普通的2.5l矿泉水瓶子,装的却是空间泉水。不等二老话,直接找来三个杯子倒满。
  “这娃子,连水都往家带,不嫌沉啊?”
  “刚吃完饭,不能立即喝水……”
  李青云的母亲却笑道:“爹、娘,你们不知道这水的滋味,那真好喝,听说有强身健体的功效,是福娃的同学从国外带的,金贵着呢。”
  “有恁玄乎?”李春秋端起一杯水,放到鼻子边嗅了嗅,狭长的双目顿时一亮,“嗯?这味道……”
  当即喝了一口,李春秋咂咂嘴,两条花白的眉毛一阵抖动,咕噜咕噜,一口气把杯子喝个底朝天。
  喝完,闭目不语,似在回味水的滋味。
  李青云的奶奶最了解老头子的脾气,不是好东西,他绝对不会露出这副模样。于是有样学样,也把水喝个精光。
  李青云现几人喝完后,反应各不相同。奶奶身上出的污汗最多,效果也最明显,面颊多了一丝健康的红润。而母亲因为喝过不少,只是鼻尖轻轻冒汗,并无其它症状。
  最奇怪的是李春秋,他一直闭着眼睛,突然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犹若实质。在那一瞬间,李青云以为自己眼花了,那口浊气吐出的快,消失的也快,只有后墙的窗户纸仍自哗哗作响。
  “这水真是好东西啊……”吐完浊气,李春秋方才睁眼,眼中的兴奋和欣喜连瞎子都能看得到。
  李青云的母亲毕竟出自陈家沟,见状惊讶道:“爹,你的功夫又突破了……”
  李春秋摆摆手,朗声笑道:“没有,没有,到我们这层次,突破一层哪恁容易?刚才只是清理掉体内杂质,离突破又进一步而已。”
  李青云一头雾水,不满的说道:“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啊?”
  老爷子笑道:“功夫上的事,说了你也不懂,知道了对你没好处。”
  李青云的奶奶不满的埋怨道:“你们都是能人,尽讲些我们普通人听不懂的话。一个是陈家沟出来的,一个是儿女皆不传的半吊子土郎中功夫高手,整天说什么功夫功夫,真有功夫也没见你们考上大学?”
  “哈哈,就是。奶奶,咱们不理他们。走,我带你去街角的浴池洗澡去,你身上出了不少汗,洗洗睡的更安逸。”李青云趁机埋汰母亲和爷爷一句,
  “这个要得,奶奶给你出钱,气死这个老头子。”说着,她起身收拾衣物,身体轻快得连她都奇怪。
  李春秋苦笑一声,看着赌气的孙子和老伴,也无法解释。只是有些眼馋剩余的泉水,腆着脸问道:“福娃,这水你还多吗?”
  “告诉我功夫的事情就多,不告诉就少。”李青云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这孩子,没大没小!”陈秀芝佯怒道,“这事我做主,剩下的水全给你爷爷。等你那同学再送水时,给你姥姥、姥爷留一大瓶。”
  “残暴的专政啊……就知道欺压你的可怜幺儿!算了,我还有胡大海这土豪可以压榨,心里平衡一点了。”李青云夸张的叫嚷着,扶着呵呵直笑的奶奶走出了院子。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nongjiaxiantian/1085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