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朝谋生手册 > 第一六二章 哥喜欢她吗?(第二更求月票)

第一六二章 哥喜欢她吗?(第二更求月票)

汪孚林将叶明月和小北主仆一行人给送回了知县官廨后门,就把程乃轩给赶回了黄家坞程家大宅,这才踏进了自家家门。此时此刻已经是下午申时,按照往日的日程表,金宝和秋枫早就应该从李师爷那儿下课归来了,可如今叶大炮“卧床重病”,他们两个帮忙叶小胖一块照顾病人,这会儿当然还不见人影。而叶青龙摇身一变成了义店的临时大掌柜,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所以,他让跟自己回来的康大刘四两个轿夫回房歇息,在厨房门口一张望,看到刘洪氏正在忙碌张罗晚饭,他就没打扰她,步履轻快地往后走去。过了明厅和穿堂,便是最后一进院子。即便还离开老远,他便能听到西室那边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二姐,你看这支珠钗?”
  “真好看,小妹真棒!一会儿等叶青龙回来,让他把那一盒子拿去卖了,算算刨除成本,至少还能赚一两多银子!”
  “二位姑娘也歇歇,这穿珠子毕竟费眼……”
  “怕什么,再费眼能比得上绣花做女红?只可惜我们都没大姐那针线功夫,我一拿绣花针就扎手,也不知道怎么搞的!”
  汪二娘正比划着自己拿绣花针时的尴尬模样,突然见一个人影一掀斑竹帘闪了进来,却是汪孚林她正要起身叫哥,却只见汪小妹已经敏捷地一跃下地跑了过去,汪孚林一如既往就这么抱着人转了半圈。面对连日来司空见惯的这一套,她已经早就没了教训人的兴致。当下只是白了一眼兄长。笑着问道:“哥。我可都听说了,你今天在状元楼又杀了汪尚宁的威风!”
  “是汪老太爷,回头在人前客气点,你哥我今天可把人给气晕了,不想回头再背个不够尊老爱幼的恶名!”
  看到汪二娘冲自己皱了皱鼻子,分明不以为然的样子,本来就是打趣的汪孚林便亮出了手中的布袋,冲着汪小妹犹如诱惑孩子似的招手道:“小馋猫。给你带好吃的了!”
  “哥,你太过分了,谁是小馋猫!”汪小妹使劲一跺脚,可动作却很快,一把从汪孚林手中把布袋抢了过来,打开一看里头都是一颗颗圆滚滚的东西,上头果壳上隐约还有些白霜,只微微开了一条小口,她不禁有些纳闷地抬起了头,“这真的能吃?”
  “不知道了吧?这叫美人果!”
  汪孚林信口开河这么一说。随即坐下当着两个妹妹的面熟练地剥壳取肉,一人递了一瓣。汪小妹想都不想就咬得嘎嘣脆,随即就歪着头说道:“味道似乎和盐津核桃有些像?不过比核桃更香脆……哥,哪来的?”
  见汪二娘一面细嚼慢咽,一面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分明是追问多少钱买的,汪孚林不禁一把捏住了这个泼辣二妹的鼻尖,等其触电一般躲远了,嗔怒地瞪着他,他才笑嘻嘻地说:“别想岔了,这东西不是买的,是我让人特制的,后天就会让叶小姐带去衣香社给那些千金闺秀分享。要知道,你哥我将来娶媳妇的老婆本,就都指望在这小小一颗颗美人果上头了!”
  此话一出,汪小妹立刻用手指刮脸,围着汪孚林嚷嚷哥哥想娶嫂嫂之类的玩笑话,而汪二娘却若有所思地看着一匣子最近做好的小首饰。家里欠下巨债的事,她曾经影影绰绰偷听到一星半点,虽不知道多少,可数目大到无法想象,这却是必然的。想到兄长一次次往她这儿送银票,她想了想,就去枕头边抱出了一个匣子,只见那里头除却压在最底下的两张百两银票之外,就是十几个银角子,还有一个小锦囊。
  见汪二娘一股脑儿把整个匣子都推到了自己面前,汪孚林不禁暗叹一声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虽说自家曾经富过,但早就被老爹给折腾穷了——他坚定地把匣子推了回去,这才笑着说道:“放心,还没到这时候。程乃轩出的大头,我占的小头,等不够了我就来找你这管家婆要钱。”
  汪小妹不太明白二姐突然来这一招是什么意思,闹够了的她抓着汪孚林的衣角,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眉开眼笑地说:“哥,回头我们跟着明月姐姐一块去衣香社好不好?之前推托好多次了,现在我和二姐做的首饰可漂亮了,也许还能找到大主顾!”
  大主顾这种词,汪小妹怎么知道的,汪孚林不用想就明白,肯定是叶青龙那小子给她们灌输的。他心想等昔日小伙计现在大掌柜回来,一定狠狠教训一顿,嘴上却说:“要想去玩,那就好好玩,别提什么做首饰的事。毕竟,有些人,比如叶小姐,她会真心把你们当朋友,有些人,却只是拿你们当玩具似的取乐。如果觉得去那儿有意思,我就让人去和叶小姐说。”
  “小北姐姐,许家九姐姐人都很好!还有……”汪小妹掰着手指头数了几个人,最后还是气馁地摇头道,“算了,不去了,其他人说话都怪怪的,还老喜欢问我这个问我那个,二姐也觉得不舒服,所以才不想再去的。我又不是想去玩,只是想着她们出得起钱,能多卖几个……”
  话还没说完,汪二娘就紧紧抱住了汪小妹,随即强笑道:“小妹只是随口说说,哥,我们不想去,你别和明月姐姐说。”
  汪孚林巴不得两个妹妹离那个奇奇怪怪的闺秀八卦团远点儿,可好好的勾起了她们这情绪,他也有些歉然。想到答应叶明月要同去太平兴国寺,他就对两人说了,这下子,汪小妹顿时兴奋成什么似的,汪二娘则是有些犹豫地问道:“听金宝和秋枫说,叶县尊病得不轻,明月姐姐既然是去祈福,我们一块去,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的,若是你哥我和她去,岂不是成了孤男寡女,瓜田李下说不清?”汪孚林很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这才往两个小丫头脑袋上各拍了一下,“总而言之,就这么说定了。”
  可汪孚林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转身一出屋子,汪二娘就一把拖着汪小妹到角落里,低声说道:“小妹,你说如果明月姐姐成了咱们的嫂嫂,那怎么样?”
  汪小妹顿时瞪大了眼睛,才刚要嚷嚷就被汪二娘给一把堵了嘴。好半晌,汪二娘挪开了手,小丫头才歪着头问道:“哥喜欢她吗?”
  喜欢吗?汪二娘仔细想了想,叶明月自从来过第一次,之后就来过好几次,还带她们去过衣香社,很维护她们,可真要说和哥哥之间有点什么,那还真的说不上。哥提到她的时候,那仿佛就只当是程公子那样的普通朋友。而且,不论怎么说,叶明月的父亲是一县之主,两榜进士,可哥哥只是个小秀才,爹又欠了一屁股债……
  她正这么想着,突然就只听汪小妹低声嘟囔道:“而且,她喜不喜欢哥也不知道呢!”
  此话一出,汪二娘顿时愣住了,随即大大叹了一口气。她支着双颊站在支摘窗前,突然觉得,父母全都不在家的感觉真不好,这本来不该她操心的。
  叶明月去参加衣香社聚会这一天,汪孚林一整个上午都泡在义店后院翻看叶青龙的账册。到底是前头在粮店米行足足做了好几年的小伙计,又能写会算,账目做得整整齐齐,而且还按照他之前的吩咐,在接受乡民卖粮的同时,还记录了他需要的一些东西。而这几日来,卖粮的不再只有歙民,还有其他五县不满那些粮店一再压价的农人,叶青龙都按照他的吩咐,装模作样问两句扯皮一阵子,最后还是照价钱收了。
  中午,他随便在这里吃了个午饭,见叶青龙忙得不可开交,他也就不去打扰这个做掌柜做得起劲的昔日小伙计了,又嘱咐在此坐镇的程乃轩两句,便悄然从后门离开。刚回到自家门口,他就看到不远处正有一乘轿子往这边而来。认出那些随从和轿子的熟悉式样,他就索性径直迎了过去。
  几个认识他的轿夫随从参差不齐地叫了一声汪小官人,轿子的窗帘也撩开了一条缝,却是叶明月冲着他点了点头。
  大庭广众之下不好打听椒盐小胡桃受众程度问题,汪孚林就索性熟门熟路跟进了官廨。等到闲杂人等都退下了,只剩下个小北杵在那,他就直截了当问道:“如何?”
  “你这算计真是太精了。那绢布口袋是杭绢做的,这就第一对了她们喜好精美的脾气。又是我带去的,她们更少了几分犹疑。而且就那么二十颗,今天尝过之后,也不知道回头得有多少人抱怨我小气。”
  叶明月说完这话,想到今天那些千金闺秀们颇感新奇,七嘴八舌打探东西是哪买的样子,她仿佛预见到了那家新开张的店会是怎样兴旺光景。见汪孚林并不意外,脸上笑容洋溢,她思量片刻就开口说道:“对了,南直隶乡试的日子应该差不多了,等他们回来之后,少不得还有一场庆功宴。如今这些既然叫做美人果,何妨再多做一款状元果?”
  “好主意!”汪孚林双掌一合,脑筋飞速转动了起来。可还不等他想好营销路子,紧跟着叶明月就又开了口。
  “对了,我本来想邀李师爷和我们一块去西郊太平兴国寺的,可他却声称对佛寺没兴趣。”
  汪孚林对于叶明月请李师爷同行没有半点意见,可没想到表面傲娇,实则却很喜欢凑热闹的李师爷竟是回绝了。再想到明天本打算捎带上的两个妹妹今早竟也告诉他,手头活计多,不想去了,他不禁有些纳闷。
  怎么一个一个都转性了?(未完待续……)r1292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mingchaomoushengshouce/666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