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朝谋生手册 > 第一六一章 邀约和反击

第一六一章 邀约和反击

bx
  “第一,按照人数,定制二十个绢布口袋,记住要精工,不要粗制滥造,不计成本。巴掌大小就够了,每袋子只要装二三十颗,不要多。”
  “第二,准备一个雕漆盒子,尺寸不必太大,到时候装好椒盐小胡桃,让叶小姐回头带去衣香社,前头那些袋子是送礼的,这些是当场分食的。晚上给叶小姐送过去。”
  “第三,尽在歙县闹市区找一家铺子,把店开起来,记住,盛放的家什要考究,绢布袋,竹编的小盒子,攒盒,这是做精品生意,给人送礼的。”
  “第四,也是重要的,尽囤积这些今年刚刚成熟的货,动作要。这种东西没有秘密,今年这头一年打个漂亮仗,以后就难说了。”
  那管事听汪孚林侃侃而谈,看向了程乃轩,见自家公子点头如啄米,他想到之前把这事禀报程老爷后,程老爷吩咐自己一切照办,他此刻赶紧凛然答应。
  “瓜子核桃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市场?前者价贱,后者也不算太贵,吃的人里闲人多,又有口彩。所以,要和这些类似的东西区分开来。礼品装的椒盐小胡桃,那是给闺秀千金,有钱有闲的人聊天消磨时间的。而那些不加盐的,可以用旺火炒熟到开口之后,直接让人用辆车推到大街上,用纸包上,秤了分量卖。”汪孚林说到这里,突然若有所思地瞅了一眼小北,这才笑着说道,“至于那家店,不妨请个画师瞄上两笔美人。然后打上招牌——就叫美人果!”
  见汪孚林看着自己说什么美人果,小北忍不住嘀咕道:“这时候还有闲工夫想吃的?状元楼上那档子事都已经传遍了,今天小姐去衣香社集会,就有人从外头把这事报了进来,别看这一场赢了。那些奸商可不是好对付的!”
  “这件事本来就是那些奸商没理,如今我们既然造起了声势,还怕他们?”程乃轩今天破天荒第一次被父亲夸了,尽管只是区区一句,因此竟是信心爆棚,“他们尽管放马过来。我们都接着呢!”
  “等回头你扛过了人家的报复,再神气,现在说什么大话!”
  “什么说大话?小北姑娘,打架我不行,经商你不行……”
  “说得像是自己做过多少回生意似的!”
  眼见程乃轩和小北竟是在那扛上了。汪孚林又看到那管事知情识趣溜之大吉,他也懒得管这两人,自顾自对叶明月表示了诚挚的谢意。他汪小官人一个大负翁,在这几乎不需要太大本钱的小胡桃的生意上还差不多够插上一脚,可粮食生意他哪可能投入几百上千两?结果,他那时候去对“重病在床”的叶钧耀汇报了之后,叶明月就在旁边使劲撺掇了一番,叶大县尊终于被说动。结果把户房司吏刘会给叫了来,从县衙公上克扣出一千两本钱投了进去。
  “谢我干什么?那是爹答应的。”
  “可要不是你提及之前那五千两账面亏空,县尊哪来的决心?”
  “有几个当县令的像爹这样。上任之前一点成算都没有,盘账马马虎虎就过去了,结果替前任背了这么个黑锅?”说起自己的父亲,叶明月顿时想起了弟弟侍疾的趣事,嘴角顿时翘了翘。她突然抬起头看着汪孚林,眼神中闪烁着狡黠的神采。“你今天这一出把汪老太爷给逼得气晕了过去,回头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那些粮商肯定也少不了反击。衣香社的下次聚会是后天,干脆这样吧。大后天你陪我和小北去西郊太平兴国寺替爹祈福,求个平安。”
  说到这里,叶明月那嘴角弯了:“算是你当初答应我的那个条件。”
  这大半年来,她虽说远去过离县城四十里的许村,却都是到人家家里做客,那些风景名胜却都没去过。这次难得有这么好的借口,去的又是黄山披云峰下,练水西岸,那座从唐时开始兴盛,如今仍然有号称水西十寺的太平兴国寺去走一遭,也算没白陪父亲到这徽州府来!
  汪孚林听到只是这么简单的条件,又觉得自己一来完成了君子协定,二来这一趟之后,可以让人认为叶大炮病得不轻,以逸待劳等着鱼儿上钩,可谓一举两得,再完美不过,他当然赶紧答应了下来。等到离开作坊的时候,叶明月还用帕子包了一些小胡桃回去,说是奖励那三个辛勤照顾病人的小家伙,至于小北偷偷抓了几个在手中,如同玩健身球似的玩起了杂耍,汪孚林就纯当没看见了,因为他自己也顺手装了一布袋。
  义店这样一个突然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事物,自然而然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徽州府又不是什么盛产粮食的地方,再加上地方仓储制度已经形同虚设,别说水旱天灾要从外地调粮食来,就是平常时节,每到春耕粮荒,也往往要从芜湖等地运粮,所以这粮食市场一直都操纵在粮商手中。
  对于大粮商们来说,徽州一府六县只是个小小的市场,广大的市场在苏松、南直隶乃至于湖广。哪里丰收,哪里歉收,他们永远都是消息灵通的人群。比如此次徽州一府六县风调雨顺,算是个小小的丰收年,他们便立刻压低粮价。而这些粮食也许会放在库房里,也许会通过安江水路,通过严州府,运到浙江福建那些受灾的地方去。至于回头徽州府若是开春缺粮,他们也自有办法依样画葫芦把粮食运进来,顺理成章开个天价。
  这种低买高卖的方式,在粮商们看来,自然天经地义。而留守府城的粮商们,主体都是小坐商,本地收,本地卖,偶尔有多余的则卖给走南闯北的行商。他们多了几分安逸,少了几分风险。但赚的差价自然不比那些行商。如今因为歙县和其他五县打擂台,他们瞅着这个空子,自然避不了多几分黑心。
  谁曾想,就因为他们放出话说,不收歙人的粮食。正等待官府那边稍稍放松一点态度,承诺严惩犯事者,他们就退一步放开禁令,可歙县那边的反击竟是来得这么,这么凌厉!如果只是寻常百姓敢于和他们作对,联合在一起的他们当然能够毫不力地伸出一根小指头。将那蝼蚁给捏成齑粉,可问题在于,那状元楼上的一场集会上,歙县稍有名声的乡宦富民大户在汪小秀才的煽动下,很多都加入了这个叫做义店的怪物!
  哪怕有的主动。有的被逼,可就算闹事者有错在先,这也是他们这些粮商挑起的战争!
  这会儿,一间宽大的屋子里,众人正在你眼看我眼。终于,这回受损失大的休宁吴家米行东家吴兴才重重一捶扶手,恼火地说道:“别都当哑巴!都被人逼到这个节骨眼上了,究竟怎么办?难不成眼睁睁看着他们一拳头把咱们打伤了还不算。要从咱们嘴里夺食吃?”
  “老吴,不是我说你,你那伙计真该好好洗洗那张嘴了!什么叫做歙县两溪南。抵不上休宁一商山,这自吹自擂的话家里说说就算了,非得在人前说!”
  “这事情到了这地步,真的有些难办了……话说回来,之前谁出主意,说是不收歙人卖粮的?”
  前头一个嘲讽吴兴才的声音。大多数粮商都选择性忽略了。是人就有仇人,吴兴才当然也不例外。那个讽刺的家伙就是吴兴才的大竞争对手。至于后一句话,众人却都面色凝重。眼神不善地看向了一个方向。而那个发现自己一下子成了千目所视千夫所指的胖粮商,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怎么就怪我了?我只不过这么嘀咕了一句而已,你们都点头称赞好主意!再说了,我也只是听到老吴这事后和家里婆娘感慨了几句,说是泥腿子真是胆大包天,结果我家婆娘就给我支了这么一招,我怎么知道那些歙人居然会来这一手!”
  他这一辩白,其他粮商顿时语。谁都知道这死胖子刚入粮商这一行,可家底却颇为丰厚,唯一的弱点就是和别人玩心眼还少根筋。关键还在于他们那时候也想表现一下存在感,得回头还要吃官府的哑巴亏,谁想到终弄巧成拙。众人正在彼此之间交换眼色,那个胖粮商突然又低声说道:“不就是收粮吗,咱们就把库存的粮食都一辆辆车送过去给他收,看他们能够有多少钱!”
  “你这脑袋怎么长的?咱们收粮的价钱是这一两个月一点一点跌下来的,放消息说不收歙人卖粮后,又跌了两分银子,可这几天卖粮的人又少,算算咱们的平摊成本,可比他们眼下的收粮成本高多了!我们把粮食运过去卖,不是送钱给人赚?”吴兴才恼火地瞪了那胖粮商一眼,这才咬牙切齿地说,“所以,什么义店,只不过是趁着这机会出来捞一票,黑锅咱们背,名声他们得,哪有这样的好事!”
  “就是,口口声声说义店,有本事他一口气涨一钱银子,算他真仁义!”
  尽管众人不骂骂咧咧,忿忿不平,但都是生意人,他们都清楚,倘若那个劳什子义店真的敢上浮一钱银子收粮,那眼下这里坐着的人必定会毫不犹豫,一口气抛出大批库存,直接让对方吃不下撑死。可眼下,他们能够做出的选择着实很小。
  老半晌,一个老粮商方才一字一句地说道:“涨价吧!到时候每石涨四分银子收,否则现在若是压不下去他们这势头,秋粮收割,只怕我们一粒米也甭想收到!就算那边跟着涨价,先头卖了粮食之后感恩戴德的那帮乡民,发现自己吃了亏,我们撺掇一下,很容易纠集一大堆人去他们那儿叫嚷闹事!不过,大家先准备好,之前我们吃了措不及防的亏,这次却要先知己知彼,把歙县衙门那边,还有汪家程家乃至于戚家军那批人动向摸清楚了,我们再一起涨价!”
  p:今天晚了点,不好意思,但三会有的,一求月票和推荐票!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mingchaomoushengshouce/6663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