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朝谋生手册 > 第一六零章 真正的狐狸尾巴(求月票推荐)

第一六零章 真正的狐狸尾巴(求月票推荐)

bx
  叶明月见旁边也有两个闺秀竖起耳朵听,她就轻描淡写地说:“你们也知道的,我爹就是那脾气。”
  和这些衣香社的闺秀们相处,叶明月从来都是藏拙,表现出对县衙事务一窍不通,同时和别人一样八卦外头发生的大小事情,时不时还把资质愚钝的弟弟拿出来晒一晒,抱怨一下父亲做事的拖泥带水,仿佛就是一个只贪玩不关家里事的闲人。这会儿,她见别人恍然大悟地笑着点头,显然被她带歪了思路,她虽说对欺骗天真娇憨的许薇有些歉意,但心里却知道只得如此。
  等到今日这场衣香社的赏花会就要散去的时候,做东的许薇大方地拿出家中厨娘做的点心分给众人,叶明月便突然开了口。
  “县衙官廨太小,实在没地方请大家到我那去聚会。我正好寻到一样奇吃食,下次就带来给大家分享吧,算是赔罪跟着大家伙又是吃又是玩,却从没做东!”
  此话一出,别人自然纷纷笑着叫好,许薇是拉着她的手连声问究竟是什么,叶明月却哪肯透露,临走前也只是笑着捏了捏许薇挺翘的鼻尖,笑吟吟地说:“你回头就知道了。定是你这个小馋虫爱吃的!”
  许薇这才喜笑颜开,却又拉着小北,说起下次有机会再同去许翰林家。一听到许※4翰林三个字,小北忍不住瞪了这位九小姐一眼,见她没事人似的,她不禁暗自嘀咕这位好动千金的贵人多忘事,直到出了斗山街许家。被叶明月拉上了轿子。她才歪着头在那思量了起来。
  许薇竟然还敢提许翰林家。她如今是一想到许小姐就心虚。可要不是许翰林家那位大小姐腼腆羞涩,也不至于闹成了这么一场大骚乱!许薇娇憨天真,很好相处,也是衣香社那些千金闺秀之中,小姐愿意相交的朋友。可这想到什么是什么的脾气,实在让人有点不敢恭维。当初那桩险些演变成骚乱的大事情,她想到就脑仁疼。
  叶明月却不知道小北正在那想别的,因笑道:“真没想到。汪小相公来了这么一手,算是将了那些粮店一军。”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有心算心吗?”小北轻轻哼了一声,可下一刻,她就发现叶明月正若有所思盯着她。
  “你好像和汪小相公有什么过节?”
  除了初在屏风后推了汪孚林一把的事,叶明月知道,后来在屏风后被汪孚林揪住险些露马脚,又或者是对方拿着自己的帕子要挟,以及自己在吴氏果园里技痒找人讨教武技却露出了女儿身……这一桩桩一件件丢脸的事,小北哪有脸告诉别人。所以此刻被戳到了痛处,她的脸一下子就拉长了。好半晌。她方才小声说道:“小姐你说什么呢!他是小秀才,我是小丫鬟,哪轮得到我和他有过节!”
  “哦,是吗?”叶明月似笑非笑盯着小北,见她理直气壮看着自己,她不禁扑哧一笑,随即沉思了起来。过了许久,她突然只听到前方仿佛有一阵大呼小叫吵吵嚷嚷的声音。她刚想问,外间便有轿夫提醒道:“小姐,似乎有人在街上追打,围观的人很多,咱们是不是绕道?”
  叶明月不想多事,当即点头道:“也好,就绕道吧!”
  可她话音刚落,只听得人群中陡然传来了一个惨叫:“杀人啦!”
  一时间,叫嚷声此起彼伏,现场乱成一团。面对这样的势头,叶明月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只觉得轿子一下子剧烈摇晃了起来。小北本待窜出去看个动静,可面对这突然失去平衡的状况,她一下子身子一歪,竟是就这么扑倒在了叶明月身上,带着措手不及的叶明月,主仆俩眼看就要从轿帘往外撞去。偏偏就在这时候,外头还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叶小姐吗?”
  是那个可恶的汪小秀才!
  小北顿时大吃一惊。她可不想在汪孚林面前出丑,慌忙定了定神。她到底是练过的,奋起余力用脑袋往左边轿杆一撞,手一拨拉把叶明月给稳住了,又是一个千斤坠。然而,这一乘两人抬青绸小轿原本只能坐一人,她们主仆俩是因为体态轻盈,两个轿夫又是身强力壮,这才并排坐着,轿夫能够堪堪扛得住。眼下外头的轿夫因为人群冲撞而一下子抬不稳轿子,她又突然来这一招,只听外间传来了两声惊咦,随即就是咚的一声,一顶轿子直接落了地。
  这一下震动可实在是不小,叶明月好歹刚刚被小北一拨拉,坐稳当了,小北却再次失去了平衡,脑袋直接撞到了门帘,整个人一骨碌滚了出去。好在她身手敏捷,一下子触地起,整个人还没来得及站稳当,就瞥见一个身上溅满鲜血的中年汉子挥刀胡乱挥舞,旁人纷纷逃跑闪避,看那方向竟是往这边来。而轿子前头,汪孚林也已经转身面对着那边,似乎有些目瞪口呆的迹象。
  尽管见过汪孚林当初揍翻邵员外,可她还是几乎想都没想就一跃扑上前去,越过汪孚林,直接欺入那中年汉子怀中,猛地给了其肚子一下凶狠的重击后,她就一脚踢飞了其手中的利刃,随即把整个人给掀翻在地。
  整个过程不过持续了区区数息功夫,眼见四周人群还在一片骚乱,她随手把散乱的头发给一把高高束起,冲着一旁的轿夫和随从问道:“还不把人拿下?”
  “大家不用跑了,凶手已经就擒!”
  汪孚林看着那个暂时爬不起来的家伙,暗道小丫头真凶悍,随即赶紧高叫了一声。虽说他这声音在这一片混乱的场合显不出来。可从轿子里探出头来的叶明月立刻吩咐轿夫随从跟着叫喊压,渐渐地,乱糟糟的局面才有了些稳定的迹象。而在这当口,初挤在人群看斗殴,没想到斗殴变成命案,险些连鞋都给人踩丢了的程大公子,方才心有余悸地和墨香一块回来了。
  “晦气,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是邵家那桩争产案子,这两个是同宗从兄弟,为了打官司也不知道送出去多少钱,如今一个得了家产,一个却部落空,一时不忿就当街打了起来,到后还动了刀子,不过那家伙只是肩膀上被砍了一刀,却险些没被人踩死!”
  程乃轩悻悻说到这里,见汪孚林正在看另一个方向,他这才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乘轿子,轿子旁边站着个高挑俏丽的少女,只是发式有些古怪。刚刚那当街撂倒凶手的一幕,他看得清清楚楚,此刻再细细一看,他就认出那是之前在汪道昆松园中见过的,人家是叶县尊的丫头!可待他多看了几眼,人却突然一瞪她,就这么闪身进轿子里去了。
  而这时候,汪孚林已经转身走到轿子前头,把事情原委大略说了说。邵员外一死,邵家家产尽管经过层层过手揩油,可遗留下来的仍然有上万贯,怎不叫同族眼热?这官司打到现在,府城那些讼棍一个个犹如打了鸡血似的,听说各式各样的状纸和证据足有一人高,而府衙那些小吏差役也不知道捞了多少油水。现如今舒推官一直躲到歙县接手打砸粮店案,方才复出审了这一件案子,可尘埃落定,又闹出这么一场,有的好让人头痛了。
  “叶小姐,这里的事情既然解决了,自有府衙差役去管。既然正巧遇上,一块去我之前提到的那家作坊看看如何?”
  虽说刚刚这一出着实突然,可来得去得,叶明月今天才对衣香社众人提出,来日要带礼物过去,眼下汪孚林既然这么说,她自然满口答应。一旁的小北倒不是很想去,可小姐都开口答应了,她只好闷声不发表意见。至于他们这一行人离去后,回头府衙差役会如何收拾场面,那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等到轿子一停,叶明月见小北一脸不太想动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拍了拍小丫头的脑袋就轻声说:“那好,你在这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她刚刚弯腰出了轿子站稳,身后突然一阵风似的,小北还是跟了出来:“我还是跟着吧,天知道还会不会有之前那种事!”
  尤其得看着这一对狐朋狗友!
  这一次,汪孚林终于没有再忽视小北斜睨程乃轩的眼神。想到鬼面女的传说,他只觉得,自己已经抓住那根狐狸尾巴了。
  热火朝天的炒制房间里,汪孚林和程乃轩也好,叶明月和小北也好,都没有停留太长时间。这暑气未消的大热天里,那种火炉就在旁边烘烤的炙热,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等到众人跟着程家那个管事到了另一间凉爽透气的穿堂中,眼看那管事亲自端了一盆炒制好的小胡桃过来,让众人品尝,汪孚林便率先抢了一个,熟练一捏剥壳之后取出果肉往嘴里一扔,他便露出了一丝心满意足的表情。
  真是吃货!
  小北和程乃轩不约而同地生出了同一个念头。奈何对付这小胡桃,两人就没汪孚林这种水平了,直到那个管事又给每人送来了特制的小锤,他们方才好不容易剥开果壳。可嚼着果肉,从前也常吃瓜子的小北不得不承认,这东西瞅着不起眼,但真的咸津津,香喷喷,好吃得很,而且竟有些核桃的香味。叶明月可不像两人这般猴急,她端详了东西好一会儿,就把自己答应下次衣香社集会送东西的事说了。
  听到叶县尊千金把事情办得这么,汪孚林顿时把那什么鬼面女的传说暂时丢到了九霄云外:“叶小姐果然做事爽!”
  和这种人合作痛!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mingchaomoushengshouce/6661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