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朝谋生手册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早就转移的战场!

第一百五十八章 早就转移的战场!

bx
  当一二十个往日自重身份的乡宦士绅来到状元楼三楼倚栏凭的座位前,看到底下聚拢的人群时,不禁齐齐为之色变。尤其是徽州知府段朝宗那张脸,是几乎挂满了寒霜。就在这时候,自觉刚刚占尽上风的汪幼旻突然扭过头来,满脸讥诮地瞪着汪孚林。
  “汪小相公,今天召集各位乡中耆老士绅的人,是你和程公子,眼下却有这么多刁民闹事,是不是也应该你出面去压平息?要知道,这里旁边就是歙县的大荣耀,唐状元的状元坊,而此地距离徽州府衙也只有一箭之地,真的出了问题,你承担得起吗?”
  汪孚林斜睨了汪幼旻一眼,随即便满不在乎地说道:“只看到人员聚集就认为必定是刁民闹事,汪公子,你的眼界实在是浅薄。乃轩,既然我们两个是今天的主人,我先下去,其他客人你帮忙款待。洪东家为了今天这场宴会,准备了不少拿手菜色,却又和当初的英雄宴不同。这其中,便有上好的清水蟹,还请各位在这临的好位子上细细品尝,我去去就回。”
  见汪孚林说完这话,一拱手后就施施然离去了,汪幼旻只觉得蓄力一拳打在空气上,要多难受有多难受。他觉得汪孚林是在说大话,其他不了解这个小秀才的也多数认为那只是色厉内荏,可程老爷见程乃轩笑容可掬地和洪仁武一块招呼众人,心里那担忧就淡去了很多。几个往日和他往来甚密的友人低声询问时,他就笑着说道:“孩子们长大了,也该学着独当一面。我信得过他们。”
  程老爷这信得过三个字,不远处的段朝宗听到了,于是,即便桌子上黄澄澄的大螃蟹喷香扑鼻,他却也没心思吃。索性站在边俯瞰楼下,可那吵吵嚷嚷的声音却让他根本法听分明众人都在说些什么。直到汪孚林人终于出现在楼下,仿佛举手示意肃静,又叫了两句什么,不多大一会儿功夫,那上百号人就安静了下来。他正诧异于小秀才的威望。却看到汪孚林回头往楼上看了一眼。
  “多谢汪小相公程小相公救咱们于水火!”
  “祝二位小相公将来科场大捷,公侯万代!”
  “那义店实在是雪中送炭,否则咱们还不知道要睡多少天破庙大街!”
  随着这些声音,顷刻之间竟是有不少人跪下磕头。面对这样的一幕,楼上原本带着看戏心态的乡宦士绅们。不少人都呆住了。原本举杯喝茶的汪尚宁是死死捏着茶盏,倘若不是年老体弱,他兴许能把茶杯捏出个印子来!他身边汪幼旻就加瞠目结舌了,年轻自负的他没有别人的城府,回过神后竟是失声叫道:“这不可能!定是那汪孚林找人演戏!”
  汪尚宁有些恼怒地瞪了汪幼旻一眼,见其死死盯着楼下的场面,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眼神,他之前对这个侄孙的那些赞赏都转化成了不满。果然是歹竹出不了好笋。汪尚宣这么个一事成的祖父,怎么可能养出一个沉得住气的孙子?
  状元楼下,汪孚林亲手把那些下跪的乡民给一个个搀扶了起来。同时又示意其他要跟风的人不必如此。后,他才退到了原位,大声说道:“各位,之前歙县南溪南乡民打砸了一家米行,这确实是他们犯法在先,可那些米行粮店因此就不收歙人的粮食。实在是欺人太甚!之前还有其他五县的乡民幸灾乐祸,觉得是我们没理在先。可结果如何?就算是他们五县的人卖粮,粮价还不是比从前又跌了两分银子!”
  “所以。所谓的义店,我也没怎么多想,纯粹是听到不收歙人粮食的消息,满腔义愤,拉了好友程公子,又承戚家军的戚百户带着其他老卒仗义疏财,就连大家今天看到的义店,都是临时在征输库旁边找到,好说歹说向居户借的三间屋子!今天,我把歙县各位有名望的乡宦士绅都请到了这里,就是希望大家能在义店之中都凑一份子,能够让多的歙民受惠!南溪南吴老先生因为知道消息得迟,却还有感于本村乡民的遭遇,慨然捐助二百两……”
  此时此刻,楼上的人终于都听清楚了。敢情汪孚林今天并不仅仅是下帖邀约众人来商议,而是先斩后奏,直接就把摊子支应了起来!
  而被点名的南溪南吴中明族叔吴老员外,这会儿则是面色霁和,心想自己看在程老爷和汪道昆面子上捐了二百两,到底没白出。否则就因为自家村里那些按捺不住火气的混球惹出事端,南溪南可是要被那些卖不出粮食的歙民戳着脊梁骨骂死了!
  四周围的那些歙县乡民,听着汪孚林这慷慨激昂的话,又何止一丁点感动。大半天前,他们还被人吊在悬崖上,可现如今却终于脚踏实地了!
  此前,尽管五县米行粮店都放出消息说是不收歙人卖粮,可仍然不停地有一拨拨的歙人从四乡八里赶到城里,准备赶在完税期限之前,把夏税给清了,以回头遭到飞派白粮。至于其余五县百姓,也有住得距离城里近的人,选择了先到这里卖粮,然后拿着银子到各自县城征输库去完税。初听到米行粮店不收歙人的粮食,他们还有些幸灾乐祸,可当这些五县乡民听到伙计又或者掌柜报价的时候,却一下子又懵了。
  遭遇这样一场闹事之后,所有米行的粮食买入价不涨反跌,从大麦小麦到大米谷子又跌了两分银子!
  这下子,看别人热闹的心思都没了。尽管只是一石粮食差两分,可十石八石呢?到手的银子缩水,完税之后,还有多少够自家糊口?
  从歙县名流大会的这天一大早开始,初那些卖粮不成滞留城中露天宿夜的歙县乡民,赵五爷就亲自带着民壮一个个游说。告诉他们已经找到了卖粮的地方。尽管也有人将信将疑,有人疑心是否会遭到压价,可领路的人带着他们,从府城到县城一家家米行粮店问价转下来,后来到了歙县征输库旁边。一处标着义店二字的大院外。而这里的粮价标牌,赫然比他们刚刚打探到所有粮店的粮价都高三分!
  即便如此,仍旧有人不敢相信天上掉馅饼。陆陆续续被赵五爷麾下的民壮给“拐骗”到了这里的,足足有上百人,绝大多数是为了交齐夏税而赶来的,也有乡民是因为今年多收了几斗几石。想换了钱买点东西带回去。在他们乱糟糟的询问声中,便有一个十五六岁一身青衫的少年神气活现地从里头出来,而在他身后,还跟着眇了一目却不减威武雄壮的戚良。
  叶青龙做梦都没想到,汪孚林之前说的给他一家店。竟然是眼下这么一个状况。尽管义店的两个大东家汪孚林和程乃轩都在状元楼那边,身后这位戚百户又明说,自己只会在场做个样子,其他的什么都不管,但他还是差点没乐疯了。平生第一次,他一个被人呼来喝去的小伙计也能这么风光!
  “各位乡亲父老!”
  小叶子说出这话的时候,完忘记自己是休宁人,和歙人八竿子打不着。只不过,他幼年便到府城学徒,那一口流利的歙地方言。足以抹平这一丁点小小的差距。他清了清嗓子,竭力让自己大声。
  “大家应该都听说了,之前除了两家早就银钱不凑手,不收粮食的歙县粮店之外,其余粮店都已经传话,不收歙民的粮。所以。我家小官人松明山汪小相公,联同县城黄家坞程小相公。以及戚家军戚百户,还有南溪南吴老员外等几家襄助。各自拿出本钱,把这义店支应起来,所以这才有眼下比其他各家米行每石提高三分银子的收粮价!”
  嘴里这么说,叶青龙却在心里想着——那些个奸商趁机又压了两分钱,算下来这义店不过是比原来那低价提高了一分,可在受尽盘剥的乡民看来,这便是整整提高了三分,汪小秀才算盘打得真精!
  听到叶青龙这样的说法,人群中顿时起了一阵骚动。黄家坞程家名气很大,汪孚林近是名声大噪,而戚家军那不用说了,早十几年,那是整个东南大的主角,没有之一!听到是戚家军的将兵,和歙县名流程老爷独子,还有名声赫赫的汪小秀才一块凑份子出钱办了义店,之前闹出事情的南溪南村也有人站出来掏了腰包,和那黑心米行粮店打擂台收粮食,大多数人再怀疑。须臾之间,义店门口便是一片热火朝天的场面。
  后,等叶青龙一说汪小秀才正在状元楼和歙县名流谈判,卖了粮食卸下包袱的乡民就来了一堆!
  此时此刻,状元楼下,汪孚林在向人详细解释,这义店突出的就是一个义字,所以,宗旨并不是在和其他米行粮店抢生意,而是为了不让谷贱伤农,而是不会让春耕粮荒的时候粮价飞涨,而重要的是,给银钱不凑手的乡民完税时提供方便。
  同一时刻,状元楼上,徽州知府段朝宗确信汪孚林竟然真的在别人毫不知情的时候就把摊子铺开了,原本评价的迂腐二字,已经悄然变成了果决。那些被将了一军的乡宦士绅们,听到南溪南吴老员外,西溪南吴老爷,黄家坞程老爷……林林总总一共五六人慨然捐助,大多数人都在设想,是不是随便掏出百八十两银子,暂时把此事糊弄过去。至于汪尚宁,继上回飞派白粮之后,第二次在徽州府地面上被人当猴耍,是让他整个人气得直发抖。
  可偏偏在这时候,楼下还传来了汪孚林清亮的声音。未完待续
  p:求推荐票……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mingchaomoushengshouce/665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