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朝谋生手册 > 第一五六章 歙县名流大会

第一五六章 歙县名流大会

bx
  如果只是从前的汪孚林这个小字辈发帖子,一二十人当中能够来一巴掌之数,都已经是很难得了。可汪道昆临行之前不止对一个人放话说,松明山汪氏的外务,都交给了汪孚林这个族侄小秀才打理,旁人不得不好好揣摩那位郧阳巡抚的心思。毕竟,汪道昆正妻只生了一个女儿,两个庶子还小,远远不到独当一面的地步,整个歙县甚至于徽州府,神童也许一抓一大把,但拳打脚踢能够闯出个灾星名号的妖孽,却只有汪孚林一个。
  至于程乃轩,冲着他是程老爷独子,许翰林女婿的名头,又亲自来送帖子,四乡八里几乎跑断了腿,是个人都得给几分薄面,就连一直自诩为歙县乡宦第一家的汪尚宁也要掂量掂量程家的分量。再加上这次提请商议的又是南溪南乡民卖粮砸了休宁米行,涉及到夏税的事,汪尚宁就加不能呆在家里了。
  于是,这位年纪已经不小,后继乏人,复出希望已经几乎断送,却依旧功利心很重的汪老太爷,在接到帖子的当天,他就坐滑竿赶到了住在府城的弟弟汪尚宣家。竦川汪氏现在因为他而显赫腾达,可从前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世家,汪尚宁出身匠籍,父祖两代号称耕读,不曾出仕,靠的是继父程嗣勋方才能够有今天,所以当到高官后,给继父也讨来了行人司司副的名头。
  到了汪尚宁这一辈,总共兄弟三个,可二弟好歹还中了举人,做过几任小官。可三弟汪尚宣就只得一个监生,下一辈的所有子侄到现在都没考出一个举人来,这也成了他一桩心病。
  正因为如此,他才这么不遗余力希望复出,又或者能够把外甥拱上去。好好提携一把子侄,这才借用夏税丝绢一事坑汪道昆,谁曾想汪道昆轻轻巧巧起复去当郧阳巡抚,他这里却还要面对焦头烂额的飞派白粮!
  可是,为了飞派白粮一事,寝食难安好些天。消瘦了不少的汪老太爷,此时此刻却不禁恶狠狠地瞪着读成,自己却一直护着的幼弟,一字一句地说:“你确定,你从南京打探到的消息是真的?”
  汪尚宣怵长兄。此刻只能小心翼翼地说:“只是有这么个说法。说是南直隶和浙江富庶之地,拖欠朝廷的赋税却很不少,这次南京户部的老大人们焦头烂额了,所以只能想出飞派白粮这一招,用激将法让各州县把夏税交齐……”
  砰——
  汪尚宁胡子都气得颤抖了,劈手就重重砸在扶手上。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上次府衙六县乡宦云集的那一次,他错过了好的机会!
  “可这种说法也未必准。南京那边,有时候会故布疑阵。”汪尚宣想了想,决定还是把话说得活络些。
  “不管准是不准。这次南溪南的人竟敢砸了休宁人的米行,休宁粮商那边肯定已经气炸了。你去那边使点劲,让他们施加压力,比如说,让他们放出风声,从今往后。不收歙县人卖的粮食!”
  “这……会不会太激烈了?就砸了一家粮行而已,那些粮商未必会同仇敌忾。”
  “就告诉他们。如果不这样,官府说不定还会尽着那些闹事的乡民。要他们做出让步!而现在他们这样一施压,县衙就不敢宽纵了那些犯人。”说到这里,汪尚宁顿了一顿,这才继续说道,“那汪孚林既是凭着汪道昆的面子,站出来振臂一呼当召集人,如果他解决不了此事,出了丑,汪道昆这个给他作保的就会颜面大失,到时候便是趁势提出均平夏税丝绢的机会!”
  根据南京那边的消息,他虽说还不能确定这飞派白粮乃是噱头,仍然决定狠狠搏一把。反正就算到了糟糕的地步,这白粮重役总不至于摊派到自己头上,那是以休宁人为主的其他五县的米行拒收歙人卖粮,也不会查到自己头上来!
  “大哥的意思是,汪道昆家里固然豪富,可银子都压在两淮盐业上,不可能任凭那个小秀才动用?”
  “汪道昆兄弟当初替汪道蕴赔补了七千两银子,他们的父亲汪良彬早就有些嘀咕了。如今儿子都不在,家里是他这个老太爷做主,别的事情他也许还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用钱的事怎可能尽着人胡闹?”
  既然汪尚宁都这么说了,汪尚宣想想这确实是趁着汪道昆等人不在,一举夺回歙县领军地位的好机会,当即找了妥当人去撺掇挑唆。就在当天下午,府城县城之中,除却歙县两家米行之外的其他米行就都高挂战牌,再不收歙县人卖粮。
  此时此刻恰是夏税完税的后冲刺环节,后一拨拨卖粮的乡民面对这样风云突变的景象,顿时慌了神。一时间,府城县城也不知道集聚起多少因为卖粮而不得不滞留城里的人,从官府到民间,恰是一片黑云压城的局面。在这个时候,汪孚林拉了程乃轩作为召集人,歙县头面人物的大聚会,也终于拉开了帷幕。
  召开大会的那一天,汪尚宁起了个大早,却磨磨蹭蹭一直等到晌午方才出发。
  大人物是有迟到特权的,何况论资历,论年岁,歙县还有谁能够比得过他?让人等一等他,这才能显示出他在歙县的地位和权威。虽说汪道昆已经起复回朝,可说不准和如今风头正劲的殷正茂还有一番龙争虎斗,他反而可以在歙县坐山观虎斗,然后让外甥渔翁得利!
  姗姗来迟的汪老太爷在当初承办了英雄宴的状元楼前停下,见门前亲自迎客的,正是东家洪仁武,却不见今日下帖的主人汪孚林和程乃轩,他登时面色不太好看。他作为曾经出仕过的尊长,当然不能在这种地方立刻发难,可随行的汪尚宣之孙。也就是他的侄孙汪幼旻却眉头紧皱问道:“怎么,老太爷大老远地过来,汪程二位小相公却一个都不见,这难道就是待客的道理?”
  徽州一府六县,其中绩溪占地只有歙县的六分之一。小且穷,但也有几个顶尖富商。可洪仁武虽说生意做得红火,如果在徽州府按家资多少排个顺序,他还轮不上号,不要说在汪尚宁这样当过布政使和巡抚的昔日高官面前硬气了。所以,此时此刻他赔了十万分小心。讨好地低声说道:“汪老太爷恕罪,汪小官人和程公子之前一直都是在这儿迎候贵宾的,只是因为段府尊就在汪老太爷您前头一会儿刚到,所以他们还没来得及下来。”
  段朝宗怎么会来的?
  汪尚宁登时心里咯噔一下。段朝宗毕竟是徽州知府,往日只要是和这位知府一块出席的场合。他都会很知情识趣地早到一步,表示一下乡宦对朝廷官员的恭敬,可今天他完没料到段朝宗竟然会来。这下子,他的姗姗来迟就变成了倚老卖老摆架子了!可错都已经错了,他又不能和愣头小子似的立刻赶上去弥补,只是漫不经心地微微颔首表示知道了,心底却不再像之前那样有把握。
  尽管和之前英雄宴来了总共将近三百名六县生员不同,今天的状元楼不过二十多名客人。但洪仁武在汪孚林亲自过来接洽之后,就慨然腾出了整座状元楼供歙县名流聚会。因为他知道,汪孚林大可在松明山。抑或是去西溪南借一处富商园林,把地方定在府城,不过是表示一种公允的态度而已。一再承办这种大场面的宴会,对状元楼的名气很有好处。此时此刻,他斜着身子在前头引路,眼角余光一直在观察汪尚宁的表情。
  他从汪尚宁脸上什么都没看出来。却发现搀扶着汪尚宁的汪幼旻脸色难看,嘴唇紧抿。分明还在因为汪孚林和程乃轩没来迎接的事情生气。
  三楼之上,对于不请自来的段朝宗。程乃轩是货真价实的吃惊,其他宾客也同样是意外诧异。而汪孚林自打把这位府尊迎上来之后,就是一直在表示惶恐不安,这也让人觉得,作为主人的汪小秀才也没料到段府尊亲临。所以,当汪尚宁在洪仁武的陪同下上楼之后,上头包括今日与会的乡宦们,以及和儿子程乃轩打了个照面却没说话的程老爷,都有一种微妙的感受。
  倚老卖老的汪老太爷今天晚到,实在有些不明智啊!
  汪尚宁歉意地和段朝宗打过招呼,面对汪孚林赔礼表示没来得及去迎接,他的表现也很大度,可心里却大为后悔。这种后悔别人也许就只能看出一星半点,汪孚林却知道得清清楚楚。
  自从帅嘉谟事件之后,赵五爷终于彻彻底底上了松明山汪氏这条船,于是汪尚宁暂住地汪尚宣那边的动静,他都通过赵五爷麾下那些民壮,打探得一清二楚,甚至早在一大早就知道汪尚宁大约准备几时出发。趁这个机会,他就通过刑房吴司吏以及户房刘会,在府衙那边使了一点劲。
  那天汪孚林当众宣布下帖邀请歙县名流的事,须臾就传到了段朝宗耳中。对于夏税这个主题,段朝宗如今简直是条件反射一般的敏感。眼看六县夏税都要七七八八了,突然横出来这么一档子事,他如何能够稳坐泰山?丢去歙县县衙处置的案子他可以不管,可五县尤其是休宁米行不收歙人的粮食,如今赫然又集聚起了巨大的风暴,他却没法置之不理。
  所以,从今天一大早开始,随着汪小官人主导的,各式各样的消息纷至沓来传到他耳朵里,说是今次大会已经有谁谁谁到场了,总人数到得比之前府衙六县合议那次还多,早一步抵达的某些人都在议论些什么,他终还是移步过来,决定亲自一探究竟。
  接了这位段府尊,汪孚林便名正言顺地拉着程乃轩迎接,寒暄,又陪同其一块接见各位乡绅代表,这才有汪尚宁姗姗来迟却吃了个哑巴亏的场面。
  此时此刻,人都到齐,汪孚林知道程乃轩这几天跑断了腿,再加上程老爷也来了,他当然不会再让这损友冲杀在前。
  尽管代表的是松明山汪氏,但今天和上次府衙六县乡宦群英会不同,他并没有以汪道昆代表自居,所以这会儿既然还没摆上席面,没有上菜,他就不设主位,而是直接站在了众人面前。
  p:今天总共超过万字了,求月票,没有的同学能不能支持一张推荐票呢?谢谢_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mingchaomoushengshouce/665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