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朝谋生手册 > 第一五四章 两手都要抓

第一五四章 两手都要抓

bx
  “我去府衙要人!”
  赵五爷听到这么一个简单的回答,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从前汪秀才抛头露面固然不假,可那都是被人欺上头来的时候,哪像这次一般积极主动?而且,秀才出面管这种事,汪孚林不怕被人骂讼棍?
  “县尊对我有知遇之恩,如今他因为多日劳累而病了,连县衙事务都立马会交给方县丞署理,我身为歙县生员,怎能不灸攫?”
  叶县尊病了的消息,赵五爷当然也从刑房吴司吏那儿听说了,可还是不太相信。联想上次叶县尊病了的时机,他心里断定那是欲擒故纵之计,因此看到汪孚林此刻那模样,他不禁在心里暗自嘀咕。
  上次就是汪秀才冲杀在前,叶县尊掠阵在后,结果赵思成一头撞在铁板上。这次再要有人不知死活撞在矛头上,那就自认倒霉吧!
  话虽如此,他还是少不得提醒了一句:“不过,小官人还请千万心,毕竟人是府衙扣下的,万一段府尊不肯放人,还是不要力争。”
  “我理会得,我歙县也不会包庇凶嫌,抓到之后该怎么疵,律法上都清清楚楚。但是,夏税的要紧关头却闹出了这种不光彩的事,也需要想个对策,否则,今天是打砸粮店,明天兴许还会闹出别的事情!”
  说到这里,汪孚林到粮车边上,试着搬了一下那一包包沉甸甸的麦子,随即便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终看向了叶青龙。后者还以为小官人想到了旧事。赶紧狗腿地解释道:“小官人。我可再不会像从前那样衣冠取人了。我早就都改了”
  “谁和你说这个!”汪孚林拍了拍沾满灰的双手,笑眯眯地看着酗计说,“卸子,你在这米行干了这么久,要是回头我给你这么一家,你觉得如何?”
  叶青龙简直认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可等到他想要追问的时候,汪孚林已经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而是拉着赵五爷在那商量如何存放粮车的问题。至于纠结的▲不止叶青龙一个,至少赵五爷听到汪秀才还有闲心谈论这种事,就知道对方心里又有了什么计策。
  汪孚林亲自跑到府衙,段朝宗思来想去,想到刚刚上任郧阳巡抚的汪道昆,终还是给了个面子。毕竟,他和汪道昆的实际品级看似只相差了半级,可知府这种地方官升官是尴尬,不是分守道就是分巡道,也就是布政司左右参政。又或者按察副使的级别,甚至很容易遭到明升暗降。再往上要成为一方巡抚,那一定得朝中有人,又或者简在圣心。
  所以,当汪孚林说,只是要把那些打砸米行的奸民给要回县衙去审理,而不是别的什么要求,他立刻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推官舒邦儒正才,而刑房这一摊子别人也不愿意接手,再加上这么一桩案子在夏税完税的当口尤其棘手,歙县愿意接,那简直再好不过了!
  话虽如此,他在允诺之后,却不告诫道:“此事震动不小,绝不能宽纵了。”
  “是,府尊教诲,学生回去之后,定当转告县尊和二尹,请他们审慎定夺。”
  府城县城紧挨着,消息传得极,再加上就在汪孚林赶到府衙来游说此事之前,叶钧耀告不给方县丞署理县令的文也送了过来,故而段朝宗也知道了。虽说短短几个月里,叶钧耀这已经是第二次“病了”,可要说公务政绩,这位歙县令倒还完成得不错,他也不好多说什么,转达了作为上司的一点关切,他也就没太放在心上。
  从前叶钧耀病了的那一次,他以为这家伙是装层事,结果变成了引蛇出洞。这次也不知道玩什么名堂4正他是知府,居高临下看着就行了!
  府衙门口,当那些满心惶惶不安的乡民被人从牢房里推推搡搡押出来,站在夕阳底下的时候,大多数人都眯着眼睛,大口大口贪婪地吸着气,努力适应那阴暗到光明的巨大反差管他们知道,这只是暂时的,自己只是要从府衙牢房转押到县衙牢房,还要等待那不知是怎样的严厉审判,可这一会儿的透气疑给了他们一个喘息的机会。唯有之前冲动的那个后生耷拉着肩膀,低垂着脑袋,心里数次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坐牢,那么他甘心情愿,可就因为他一时忍不坐,带累得从担任里长的父亲到同乡其他人都坐了牢,连粮车也肯定被那些差役给私吞了,他怎对得起他们?
  “走,别拖拖拉拉的,若不是段府尊发话,有的是你们苦头吃!”
  骂骂咧咧说这话的时候,牢头简直有些咬牙切齿。他收了吴家米行好处,打算狠狠教训一下这些竟敢打砸的泥腿子,可还没等计划实施,这帮人竟然要被转押歙县县衙,他到了嘴里的肥肉还得吐回去,这郁闷就别提了!
  不但牢头生气,把人押出府衙的府衙班王捕头也同样一肚子气。奈何舒推官早就怂了,段府尊也不愿意揽事,他只能忍气吞声把人带到了府衙南门,眼见得在那接人的竟然只有一个汪孚林,并不见半个歙县差役,他忍不住出言刺道:“汪朽公好托大,竟然就这么大喇喇地单身过来接这些犯事奸民?”
  “第一,他们是犯了事,但骨子里不过面朝土地背朝天的庄稼人,不是奸民。”
  汪孚林脸色丝毫不变,扫了一眼这些才坐牢没半天,就一个个衣衫褴褛的乡民。见他们听到王捕头对自己的称呼,不都在偷偷打量他,听到他说话的时候,脸上表情各异,有人苦笑。有人感动。有人振奋。也有人撇嘴,但是,几乎所有人都不知不觉稍稍捅了一些脊背,至少都对视他的目光了。
  这时候,他才继续说道,“第二,我不是托大,因为如果他们犯事之后要跑。府衙差役就算来得再,怎么也会跑掉一个两个,而不至于一举擒获了所有人y说,我刚刚从南溪南回来,南溪南吴氏才刚刚殷勤款待过我,料想身为南溪南人,他们总不至于丢家乡的脸!”
  说到这里,他看也不看王捕头,见乡民们从原本的面面相觑,到表情显然微妙了起来。他这才对众人说道:“歙县叶县尊虽说正才,但方二尹一样神目如电。犯事的该怎么疵就怎么疵▲不宽纵姑息,但是,你们辛辛苦苦从乡里送来的完税粮食,都已经暂存在征输库!”
  那率先动手的年轻后生猛地抬起头来,狂喜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其余被芹坐牢的乡民亦是抑制不住高兴的表情,身为里长的老汉嘴唇颤抖着想要说什么,终却化作一声悲叹。而汪孚林并没有等他们说出什么感激的话,做出什么感激的动作,只是咳嗽了一声说:“那么,现在各位就跟我回县衙,刑房吴司吏一会儿会过来,劳烦王捕头帮忙接洽一下,交接一下相应的案卷。”
  眼见汪孚林转身走在前头,一群乡民彼此搀扶,就这样默默跟了上去,一长串人没有一个左顾右盼的,没有一个逃跑的,府衙班王捕头有些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心想怪不得前任死心塌地跟着舒推官,到后竟是被坑得连位子都丢了。这汪秀才不愧是松明山汪氏的人,想当初府衙中的前辈提到那位南明先生时,也提到过人简直是舌粲莲花,在徽州一府六县的文士之中,人能出其右。
  如今汪秀才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汪孚林带头的这一行人走在路上,自然极其扎眼,不时有路上行人看到之后为之驻足,甚至还有人闻听消息后过来围观,从徽州府衙到府城东南德胜门这一程路,须臾便是呈现出夹道“欢迎”的场面。这府城之中也是歙县籍人居多,可对于今天发生的这样一起案子,反应却各有不同。富民们大多在表示同情的时候,认为反应过激,中人之家乃至于平民,却都在私底下拍手称。
  那帮子买入时拼命压低粮价,卖出时却拼命抬高粮价的黑心商人,活该!
  从德胜门进入歙县县城之后,那个率先动手的后生终于忍不住了,他猛地冲上前去两步,对着前头的汪孚林说:“汪小官人,一人做事一人当,都是我一时昏头这才铸成大错,要打要杀我一个人承担求你向叶县尊求个情,放过我爹和乡亲们!”
  他这一起头,身为父亲的里长老汉没吭声,其他一路上还算老实的乡民也立刻闹腾了起来。
  “黄心,你往自己身上揽干什么i都是那伙计狗眼看人低,怎么不把他这种奸人也抓起来!”
  “谁让他嚷嚷歙县两溪南,及不上休宁一商山,这不是寒碜咱南溪南的人吗?若真的只怪罪我们,那还有没有王法了!”
  “那些黑心商人欺压咱们多少年了,按照太祖爷的祖训,奸商害农的,都该死!”
  听到这七嘴八舌的声音,原本默然走在前头的汪孚林突然停住了。他就知道,这些种地的乡民看上去老实,可要是你认为他们老实巴交一点心眼都没有,那就大错特错了[下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心思活络打算替自己讨公道了。
  他转过身来,又听了好一阵子这乱糟糟的嚷嚷,他突然猛地喝道:“奸商固然可恨,可你们动手打砸,那就是目王法!若没人替你们赔补损失,真的按照朝廷从严的律法,一个个都要充军,懂不懂?”
  读人的名声,再加上之前那杀气腾腾的灾星光环,汪孚林终于把众人的喧闹给镇压了下来。但他看得出,这仅仅是暂时的。
  见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围拢了过来,他就提高了声音说:“我知道你们辛辛苦苦一年,却在收获的时候遭遇这种事,心头很苦。所以,我代表松明山汪氏,回头就会发帖给歙县各家乡宦富户,请求大家一块来想一想办法连叶县尊自己病倒在床,闻听你们的困境,也忍不住捶床说,农乃国之本,断然不能让你们流血流汗又流泪!”
  p:今日三照例求月票和推荐票
  [记住址三五]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mingchaomoushengshouce/665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