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朝谋生手册 > 第一四一章 竞争上岗?

第一四一章 竞争上岗?

去松明山的时候,汪孚林还因为程老爷的承诺而振奋,那么回歙县县城的时候,他就着实是一肚子的脾气。
  程家父子的事情应该算是暂时得到了解决,可汪道贯暗示他,回头汪尚宁兴许会反扑,而且汪家兄弟三个都要去郧阳官场上开辟新战场,帮不了他,而且还隐隐流露出,叶钧耀这个歙县令要是保不住就可以不保。可他怎么能平静地接受?他从前没混过官场,没那么黑心黑肺,好歹叶大县尊对他一直都算不错,言听计从不说,其他方面也多有照拂,这过河拆桥的事情怎么能随便干?
  这不是感情问题,这是做人的原则问题!毕竟汪家兄弟一直藏在后头,在前头冲锋陷阵的可是他!
  从府城进了县城,二人抬的滑竿走在县后街上,虽说上头有竹子编成的这样顶棚,可四周空气燥热,汪孚林仍然出了一身汗。一路上他就没停下过思量,这会儿脑袋都想得有些昏昏沉沉,眼睛半睁半闭,他不知不觉就有些精神恍惚。突然,他只听到耳畔传来了一个声音。
  “汪小相公。”
  汪孚林闻声睁开眼睛,见旁边是一乘两人抬的青绸小轿,此刻窗帘半掀起,露出了一只纤纤玉手,前后还跟着几个人。轿子后头,一个熟悉的俏丽丫头正拿眼睛瞪着他。到了这份上,他哪里还会不知道里头是谁?于是,瞧着距离自家不远,他想了想,干脆就示意康大二人停下,自己下了滑竿,嘱咐他们先回家去,这才拱了拱手道:“没想到会这么巧遇见叶小姐。”
  轿子中的叶明月抿嘴一笑,这才一本正经地说道:“南明先生起复郧阳巡抚,爹本来想要斟酌送一份礼过去的,一直都想问你的意见。可你倒好。自从昨天府衙群英会后就不见踪影,爹也不知道抱怨多少回了,我听得耳朵都起了老茧。”
  他抱怨,我都不知道找谁抱怨去!
  汪孚林倒没在意叶明月的称呼问题。暗自抱怨了一句,这才强打精神说,“我昨天今天连跑了两次松明山,本来也打算一回来就去见叶县尊。”
  “说什么同路。”跟在轿子后头的小北轻哼了一声,随即低声嘟囔道。“小姐不说,看你还会想起去见老爷吗?”
  汪孚林才不会和这么个浑身是刺的小丫头一般计较,信步跟在轿子旁边往知县官廨后门而去,少不得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叶明月说话。当听说她今天又是去赴衣香社的聚会,那些闺秀千金们还在遗憾他两个妹妹没来,他登时在心里狠狠赞赏了一番叶青龙。
  汪二娘和汪小妹的女红都只是差强人意,所以那小子没有兜揽什么刺绣之类的伙计,而是从一家饰铺买了一批散珠以及金银线等等,汪二娘在设计饰方面有些天分,汪小妹跟着照花样串珠子。两个小丫头做的头几件饰就让人收了去。算算赚到了钱,小财迷似的汪二娘立刻带着小妹大干特干,哪里还记得什么八卦闺秀团?
  “二娘和小妹最近都有些忙,所以才只能婉言谢绝。”
  汪孚林刚说到这里,就只听到身后又传来了一个低低的声音:“一天到晚忙着做饰,她们这妹妹也当得太辛苦了。”
  那俩丫头悄悄做这活计,要不是叶青龙私底下告诉他,恨不得连他都瞒着,身后这丫头怎么知道的?
  汪孚林顿时有些不高兴,可就在这时候。他只听轿子里的叶明月轻喝道:“小北,住口!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叶明月这后半截话入耳,汪孚林突然对这位知县千金有些刮目相看。不论她是怎么知道那回事的。可她至少明白,汪二娘和汪小妹并不是因为生计所迫,而非得要去找点事情干,而是因为觉得那样的日子过得充实。也许有的才女喜欢诗词歌赋,甚至欲与男子试比高,八股文章写得比男人还溜。可自家那两个小丫头喜欢看杂书,喜欢听戏看传奇,喜欢摆弄小玩意,女红马马虎虎,也偶尔会帮刘洪氏的忙下下厨,他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任何不好。
  也许她们今后嫁人,得遵守这年头的礼仪规范,当循规蹈矩的媳妇,可在她们还是他汪孚林的妹妹时,他大可以让她们活得恣意一些!
  所以,他接下来沉默了好一会儿,在轿子抬进官廨后门停下来,轿夫都退下之后,他这才开口说道:“如果二娘和小妹听到叶小姐这句话,一定会很高兴的。人生能得一知己足矣。衣香社中,到处都是衣香鬓影,说是言笑无忌,可有时候难免仍要比拼某些外在的东西,还不如三五知己自在。若是叶小姐和小北姑娘觉得二娘和小妹不出门有些闷,不妨常去看看她们,她们一定会很欢迎的。”
  小北原本在心中幻想着汪孚林支使两个妹妹挣钱供自己的场面,可听到这邀约,原本伸手去扶叶明月下轿的她登时怔住了,那双手呆呆放在半空中,甚至连叶明月怎么出的轿子她都没觉,只是有些不敢相信地盯着汪孚林拱手后径直而去的背影。直到一只手在她眼前挥舞了两下,她才一下子回过神来、
  “看呆了吧?”
  “谁看他!”小北赶紧摇了摇脑袋,想到那平易近人,相处起来一点都不累的汪家姐妹,她便扬了扬下巴道,“去就去,又不是龙潭虎穴。若是他堂堂男子汉大丈夫竟敢压榨两个妹妹,看他下次还敢在我面前说大话!”
  “弟弟只不过说了一句看到她们在做饰卖,你就敢歪到人家压榨妹妹上头!”叶明月用手指在小丫头脑门上点了点,这才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上次我带她们去衣香社聚会的时候,你难道没瞧见,她们两个都对哥哥信服到了十分?听汪小相公那些故事的时候,她们比谁都要聚精会神。”
  “我不管,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小姐,下次我们多去汪家,少去衣香社的聚会!那儿吵吵闹闹的。除了许家九小姐她们几个,其他好些人都明里暗里较劲,说话都说是带刺的,没劲透了。老爷不是都站稳脚跟了吗?不用你再卯足了劲敷衍这些人……”
  主仆俩彼此犹如要好姊妹一般说着话。却是通过一条迥异于汪孚林刚刚那条路的小小夹道,径直往官廨后院去了。
  至于汪孚林,他当然不会在意自己走了之后是否还会被人八卦,径直熟门熟路来到了叶县尊书房。门前台阶上坐着打盹的书童微微睁开眼睛一看,已经见惯了他。竟是连声音都没出,继续垂下头犹如小鸡啄米一般继续打盹,汪孚林知道里头应该没什么情况,就干脆叩了叩门,随即推门而入。
  书房中确实没有外人,但除了叶钧耀之外,还有个李师爷。汪孚林和李师爷算得上是说话相交并不多,却很能够互通心意,这会儿当然只是熟不拘礼地互相点了点头,随即。他便对叶钧耀拱了拱手:“叶县尊,学生从松明山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会儿,叶钧耀哪有叶明月说的埋怨之色,满面春风地说,“听说你昨天回了松明山就没回来,虽说坐滑竿能省力,但老这样也不是办法,回头有机会,你可以请赵五爷帮你去买一匹好马代步。这就方便多了。要不是身为县令,我也不会成天坐着四人抬轿子进进出出的招摇。”
  “原来东翁也喜欢骑马?”李师爷立刻眼睛一亮,随即遗憾地说道,“只可惜我从宁国府出来的时候。把最喜爱的坐骑留在了家里,否则倒可以找东翁切磋一下骑术。汪贤弟,日后去买马的时候,记得叫上我!”
  说到这里,他就对叶钧耀一揖道:“东翁,那件事就先这样吧。汪贤弟想必有要事,我先告退。”
  叶钧耀对李师爷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举人相当礼敬,竟是离座目送其离去,这才冲着不明所以的汪孚林叹道:“李师爷九月初就要上京,毕竟春闱虽说在三月,可天一冷,路上就不好走,所以举子总得寓居京城一阵子,一来熟悉环境,二来以文会友。所以,他生怕耽误三个学生的学业,举荐了人代替他。他说已经写信回乡去了,那是他授业的老师,学问很扎实。我想他推崇的人应该信得过,就答应了。”
  李师爷还真是尽职尽责好师长!
  汪孚林一面寻思着日后该如何感谢这位年纪轻轻的俊杰,一面把松明山汪道昆那儿门庭若市的情况简短介绍了一下,绝口不提汪道贯的提醒,随即才拿出了汪道昆给叶钧耀的亲笔信。这是封了口的,所以他虽说好奇,却也没办法偷看,这会儿看到叶钧耀有些激动地拿在手里,坐下之后,就用裁纸刀小心翼翼割开封口,拿出里头两张薄薄的信笺,展开后全神贯注看信,他想到汪道贯转达的话,突然觉得这年头当个县令着实很悲催。
  上有朝廷,中有乡宦富民,下头是一堆胥吏差役,没有点高手段的话,那是分分钟就要被生吞活剥了。
  “咦……”
  听到叶钧耀的一声惊咦,汪孚林有些奇怪,下一刻,他就看到叶大县尊脸色古怪地看着自己。他当然不会认为汪道贯会在信里把有些关节都给挑明了,这会儿不禁有些好奇信里写了什么!
  “南明先生知道李师爷明年要下春闱,所以给金宝他们三个举荐了一位老师,说是当年他弟弟的授业恩师。”
  这不就是举荐了汪道贯的业师吗?
  汪孚林登时明白叶钧耀为何表情微妙了。李师爷和汪道昆全都推荐了人来,而且全都是他们的老师,回头一个门馆先生岂不是还要竞争上岗?
  ps:通报一下,周末容我休息一下。今明两天双更,周一四更,谢谢大家!认真地求下月票和推荐票,尤其推荐票,本周能否破万票就看这两天了!(未完待续。)xh118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mingchaomoushengshouce/658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