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朝谋生手册 > 第十三章 猪一样的对手

第十三章 猪一样的对手

如果这时候有人一直暗自观察督学御史谢廷杰的脸色,那么也许会发现,最初升堂见生员的时候,这位大宗师并没有太大的盛气,笞责的那个生员更是一点都不冤枉,此人在县学连续三次科考中都落在最末一等,甚至还有科考作弊的传闻,故而才在大宗师亲自考课后,挨了一顿竹笋烤肉。而等到汪孚林上堂之后,谢廷杰也没有动辄大怒诘责,而是给了对方置辩的机会。但此时此刻,这位年纪不小的提学是真怒了。
  等到汪秋一上堂,他便厉声问道:“你既然说汪孚林逼侄为奴,甚至于卖身契上弄虚作假,此中情形,给本宪一五一十全都说清楚!”
  汪秋很光棍地往汪孚林身旁一跪,磕了个头后便直起腰说道:“大宗师,小民家里父母过世之后,便和弟弟相依为命,纵然家中再穷,又怎会有货卖亲弟的念头?是汪孚林见小民那弟弟年方八岁却生得俊俏,于是有不良之心,故而趁小民新得长子,却欠下不少外债的当口,逼小民将亲弟卖了给他!而且,他知道户房刘司吏为人一丝不苟,必定不会准许这等血亲买卖,便买通了户房钱科典吏万有方,在卖身契上盖了豆腐干上刻←顶←点←小←说,的假官印!”
  说到这里,汪秋竟是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包袱,小心翼翼地解开之后,赫然是一块已经长毛了的豆腐干,他举起给众人看了,就只见下头还留有印泥的痕迹。他皮笑肉不笑地斜睨了汪孚林一眼,这才朗声说道:“这是学生从万有方处偷来的假官印,可以请汪孚林拿出我那亲弟的卖身契来,验看这印鉴是否一致!也可以对照这一个多月来,经户房钱科典吏万有方之手出具的其他公文,看看是否一模一样!”
  要不是知道这场一个小秀才引起的风波后头,还有更多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名堂,自己一直有些投鼠忌器,听到这里,谢廷杰一怒之下简直想立刻革了那汪孚林的功名。然而,他怒气冲冲地往汪秋身边那小秀才脸上一扫,却只见其非但没有露出半点惊慌失措的表情,反而镇定得有些过了头,嘴角还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此中有鬼!
  生出了这么一个念头,谢廷杰便立刻开口喝道:“汪孚林,你可有话说?”
  “既然汪秋告学生逼侄为奴,那学生提请大宗师,将汪秋之弟汪金宝宣召上堂。”
  “大宗师,汪孚林身为生员,却不顾同宗之亲,我那弟弟不过一八岁孩童,慑于淫威,纵使对质也未必属实,还请大宗师明察!”
  见汪秋连这种打预防针的话都说出来了,汪孚林便不紧不慢地说道:“大宗师,学生请宣召汪金宝上堂,不是为了对质。一个八岁孩童,只要稍加威逼胁迫,不足以当成陈堂证供,学生既然从小读圣贤书,当然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
  不是为了对质?
  此时此刻,包括程乃轩在内的不少生员糊涂了,汪秋则有些发懵。谢廷杰满心怒气顷刻之间无影无踪,只淡淡地说道:“准,提汪金宝!”
  当金宝出现在明伦堂上时,赫然双眼通红,仿佛才刚刚哭过。当他跪下磕头之后,竟是讷讷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
  刚刚在学宫之外,他已经见过汪秋和刘三了,被狠狠胁迫了一番。如今面对的抉择,着实让他五内俱焚,心乱如麻。
  就在这时候,他只听耳畔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提学大宗师在上,金宝,把《中庸》从头开始背来给大宗师听听。”
  如果这时候是让他作证说话,金宝定然不知如何开口,可听到是背书,他立刻恢复了连日以来养成的本能。而且,这也能让他平静下来。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
  明伦堂上突然传来了这琅琅书声,从前常常在此读书的生员们登时面面相觑,正中主位上的谢廷杰先是狐疑,渐渐就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而跪在那里的汪秋只觉得此刻这一幕对不上他预想过的任何一种情况,心情一时七上八下,怎么都不明白汪孚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让金宝一口气背了数百字,汪孚林才出口将其打断,随即拱手对谢廷杰说:“大宗师,适才金宝所背《中庸》数章,未知可有任何谬误?”
  “没有。”
  得到这言简意赅的两字回答,汪孚林便笑了笑:“歙县千秋里松明山村虽则并不算富庶,但村中有社学,社学之外还有私塾,乃是几家大户联合出资,但使族中幼童,全都能够入学启蒙读书认字,如果是家中贫寒却资质好的,甚至能够得到一定的资助。但是,金宝现年八岁,却没有上过一天学。”
  没有上过一天学,却能背出大段中庸,没有磕磕绊绊,也没有半点错误?
  眼见得四周围那些目光尽是质疑,汪孚林不慌不忙,继续说道:“而他却从小好学,但凡有空就会去学里偷听,短短两年间,竟然已经能够背出四经,而且还靠着捡别人的字纸,用树枝在泥地上习练,于是学会了写字。可是,这样放在别家定然会视若读书种子的珍宝,却在他兄长发现之后遭到连番毒打!”
  说到这里,汪孚林一下子翻起金宝背上的衣衫,露出了那斑斑旧伤。他提高了声音,一时整个明伦堂中都是他的咆哮在回响。
  “歙县县衙也好,徽州府衙也好,全都有的是最了得的仵作,金宝身上伤痕是新是旧,想必全都能够轻易验看得出来!金宝这个狼心狗肺的兄长,只因为弟弟不是一母同胞,便将弟弟的生母卖到了远处,便将弟弟当牛做马,而且生怕其读书认字之后,将来有出仕为官,出人头地的机会,竟狠心让如此良才美质踩在尘泥里,将其卖为奴,让他一辈子不能翻身!”
  这都是汪孚林在结合种种迹象之后做出的推断,可是,在他出其不意地用金宝背诵中庸这样一种方式,将其好学且资质优秀这一面摆在所有人面前之后,几乎无人怀疑他此话的真实性。只有汪秋本人一下子惊慌失措,慌忙连连叩头。
  “大宗师不可听他一面之词,定然是汪孚林诡诈,趁着将金宝收在身边这一个多月,趁机教他读书,金宝会背的不过这数段而已……”
  “我诡诈?中庸,论语、大学、孟子这四书,金宝全都能倒背如流!若是谁人原本目不识丁,只一个多月便能将四书尽数记熟,谁敢说不是良才美质?金宝自从跟了我之后,我无意中发现此节,便许他读书写字,书房之中所有经史典籍尽他翻阅,如若大宗师不信,可以当堂考核!”
  尽管已经信了八分,但汪孚林既然说了,谢廷杰少不得立时考证。而有汪孚林挡住了汪秋那可以杀人的视线,金宝面对的又是自己最熟悉不过的诵读,最初还有些紧张,一来二去便渐渐回复了过来,竟是对答如流。十几条经义考问之后,谢廷杰便欣然点了点头。
  “若仅仅是偷学便能够如此,确实是良才美质。不过……”
  他倏然话锋一转,声音一下子转厉:“汪孚林,你既是知道此子好学上进,又是你族侄,怎能让其屈身为仆?”
  汪秋这才终于得到了喘息之机,他立刻哭天抢地道:“大宗师所问正是正理,他若是真心体恤我这弟弟,又怎会待他如同隶仆……”
  “大宗师问得好!”汪孚林不等人把话说完,立刻高声应答了一句,当即从袖子中拿出了两张折叠得整整齐齐的纸片,继而转身对着身边额头碰得通红,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汪秋看了一眼,又深深吸了一口气。
  “汪秋,早在你硬是好说歹说要把亲生弟弟卖给我之后,我就觉得不妥,因此便去禀告了族长。知道你苛虐亲弟,又将其卖为奴仆之事,族长痛心疾首,他知你滑胥,生怕此事万一另有变故,你会将亲弟卖到外地,让同宗血脉流落在外,便出了过房文书,将金宝于我为养子!你在族中素来蛮横,为防此事引来聒噪,族长和我方才隐忍不言,只想着有卖身契在,再改了户籍,我就可以将金宝当成儿子一般养。”
  幸亏因为秋枫的事,他对那户房刘司吏很不感冒,请舅舅办户籍的时候另外转托了人,不使那位户房掌案察觉。
  “这不是卖身契中的卖为义男,而是有族长见证的过房为子。我只年长金宝不过六岁,但同宗昭穆有序,长他一辈,自信比他这狼心狗肺的兄长,更能够做到为父之责,让他能够堂堂正正立身处世!虽是养子,不是嗣子,但只要我一日有一口气,金宝就能一日安安生生读书,将来即使我有了亲生儿子,金宝也会分得一份家产,能够继续学业!”
  今日明明审的是汪孚林,可审来审去却审出了另一桩匪夷所思的案子,谢廷杰即使阅尽世事,也觉得有目不暇接之感。当他接过随行冯监生下去拿的两样文书一看,见其一是族谱副本,其二是盖着歙县县衙户房印章的过房文书,表明改了户籍,他更是惊奇感慨。
  身为督学御史,他这次从宁国府折回徽州府根本就是被舆论绑架。毕竟,他这个督学御史刚刚上任没多久,若是被传出第一次录取的秀才就出了问题,回头非得被其他御史喷死不可。其他的民间纷争他本来不会管,也懒得管,可本该是读书种子的良才美质险些埋没尘泥,他就不能置身事外了。更何况,汪孚林摆事实讲道理,说出来的话铿锵有力,让人无可辩驳。
  至于前头那两条只凭臆测,没有干货的罪名,反倒成了次要!
  眼见东西都呈上去了,汪孚林看到金宝已经呆愣在那不会动了,他方才冲着小家伙微微一笑,又看着汪秋说道:“大宗师,适才汪秋所言典吏万有方,学生先前已经说过很少进城,对于县衙吏员更是一个都不认识,更不要说什么豆腐干刻的假印。怕是他卖亲弟于我,本就包藏祸心,甚至打算一人卖二主,故而才弄出了一张假的卖身契来!此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鼠辈,简直是白披了一层人皮!”
  此时此刻,汪秋只觉整个人都快瘫了,他想要磕头求饶,但身上力气全无;想要和汪孚林继续置辩打嘴仗,可事实证明和读书人吵架简直是自取其辱;他想要威胁金宝,偏偏连这本来最有把握的事,竟也突然断绝了希望。
  就只见金宝膝行上前,突然用力在地上碰了几下头,带着哭腔说道:“大宗师,刚刚在学宫门口,哥哥和县衙一个差役刘爷同来,用我生母的下落,逼我在大宗师面前陈告是爹逼我为奴!我之前就该说实话的,可却因为害怕不敢开口,我不配当爹的儿子!”
  ps:求推荐票,谢谢大家!今天容我休息一下,就这一章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mingchaomoushengshouce/642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