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朝谋生手册 > 第八章 打响功名保卫战

第八章 打响功名保卫战

提督学校巡按南直隶监察御史谢廷杰,提县学附生汪孚林!
  当这样一张署名牌票摆在桌子上的时候,不管是泼辣能干的汪二娘,还是古灵精怪的汪小妹,全都觉得心慌意乱。汪孚林却镇定自若,请三个登门的快班快手稍等片刻,回房之后须臾就收拾停当带着金宝出来。眼看兄长就要跟着这些差役出门,汪二娘终于忍不住追了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
  “哥,我陪你进城!”
  “傻话,你和小妹留下看家!”汪孚林转过身来,见汪小妹也跟着汪二娘过来,眼眶里含着泪水,碍于外人在场,他不好对她们透底,只能冲着她们点了点头安慰道,“等我回来。放心,不会有事的。”
  今天来的是歙县县衙快班三个快手,除了正役许杰,还有副役马能,帮役刘三。所谓正役,是指上了编制的,也就是所谓的经制正役,副役和帮役是经过核准增加的,三者间也就是所谓编制内和合同工的区别,和县学廪生以及增广生差不多道理——廪生是年资久的秀才,每月能领米,经制正役也一样每月能领钱,增广生是候补廪生,副役帮役也同理。除了他们¢≯顶¢≯点¢≯小¢≯说,,县衙内还有大批的白役和帮手,那是连口粮银都没有,全靠平时各种陋规钱填肚子的帮闲。
  平日要是遇到这种下乡的好差事,何止出动三人,少不得还要捎带上十几个白役帮手,那时候才叫一个鸡飞狗跳人仰马翻,非得那牌票上要捉拿的犯人榨干不可。可今天的情形毕竟不同,发牌票的不是知县,而是刚刚抵达的南直隶督学御史谢廷杰,只借用他们来提人,提的又是正经有功名的生员,自然得给予对方应有的体面。只不过,想着那沸沸扬扬的流言,还有大宗师的态度,自然有人觉得汪孚林根本过不了这一关。
  所以,出门的时候,眼见汪家人竟然连个表示都没有,刘三心里不痛快,嘴里便嘀嘀咕咕说些不三不四的话。汪二娘原本心情低落,此刻登时惊醒了过来。她虽泼辣刚强,却也知道阎王好过小鬼难缠的道理,突然撂下兄长回转屋内,不多时就快步出来,一言不发将三串钱往三个快手那一塞。
  “此去徽州城有二十里路,劳烦三位照应我哥!”
  听她话说得不太软和,又看到手中那串钱不过几十文,刘三便嘿然笑道:“我们照章办事,定然不会让汪小相公为难的!”
  见汪二娘信以为真,回头却又悄悄往自己怀里塞了一把散碎银子,汪孚林知道她毕竟不懂行情猫腻,这些衙门出来的家伙哪是那么容易打发的!不过,他心里也不怵,连日他经由早起晨练,午后也出门走上一圈,四处打招呼闲唠嗑,汪二娘又会常常分送些新鲜吃食给四邻。他一个读书人既是如此折节,村人自然对他好感多多,再加上他事先又有所打点,今日前头人登门,他后头就让汪七去给四邻八舍通风报信了。
  果然,当他跟着这三个快手出门之后,就只见门前已经围拢了一二十人。
  “林哥儿不过是依父母之命全心全意应试,犯什么错了,要这样对他!”第一个开腔的是一个拄着拐棍的老人,他用力地跺着手中那拐棍,气咻咻地说,“这三年咱们松明山村便出了这么一个秀才,招谁惹谁了!”
  “林哥儿,咱们也随你进城,请大宗师主持公道!”
  眼见四周围拢的寻常农人群情激愤,三个快手之中为首的正役许杰之前一直不显山不露水,此刻终于出面转圜道:“大宗师也只是提汪小相公去问话,各位乡亲父老,还请稍安勿躁。我们一路护送汪小相公去徽州城,自然会尽心竭力……”
  刘三因为是户房刘司吏的侄儿,这才没经白役这一层,直接成了帮役,因此见许杰竟是对一帮泥腿子如此客气,他登时很不理解,遂对身边的马能问道:“这小东西的功名眼看保不住了,许头儿还对这些村人这般低声下气干什么?”
  马能素来笑眯眯的,可若要把他当成和善,那就错了,他虽为副役,却是歙县县衙有名的笑面虎。
  他看了一眼帮着许杰劝服村人的汪孚林,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千秋里松明山你第一次来?相比河对岸的西溪南村,这里人少,可却一样不好欺负!那松明山前的房子,你看到没有?”
  他冲着那几座错落有致的庄园努了努嘴,这才意味深长地说道:“据说那位南明先生也许要起复了。他那会儿罢官之前就是福建巡抚,一起复之后,至少平齐,秩位不会更低!否则,今天会只有咱们三个来?一个家世不怎么样的秀才,只要大宗师亲笔出了牌票,早有一二十人一拥而上了!”
  自家嫡亲叔父是户房司吏,在乡间都可横着走,再加上之前他和汪秋千方百计设计的事情落了空,这次过来松明山,刘三早就打好了敲骨吸髓的主意,来的时候满腔热切。可此刻听到巡抚两个字,他登时心中一跳。
  本县典史主簿县丞只是个花样子,可户房司吏上头还有知县,知县上头还有知府,可知府距离巡抚还差着远呢!想想刚刚在汪家院子里,看到这房子半新不旧齐齐整整,还有那百多亩地,分明殷实小康之家,这一趟走二十里山路出这趟差,却只得一串三四十文钱,他又觉得很不甘心。
  “就算同村同宗,也未必亲近到哪去。更何况,只不过是赋闲在家的乡宦。而且那小东西是犯了大忌讳的,据说大宗师之前到徽州城的时候,府衙不去,却到县衙来,脸色很不好!”
  马能点到为止,听刘三这口气,还是想捞一票,他索性抱手在一旁再不做声。
  就在这时候,只见围拢的村人已经渐渐被劝退,余下三五个人,刘三却是蹬蹬蹬来到许杰身侧,有意开口说道:“许头儿,咱们今天就来了三个人,可没多少动静,好好的怎么这么多人围堵?若是回头耽误了大宗师的时辰,少不得要如实禀报上去,说是有人煽动民意,图谋对抗朝廷学政!”
  余下三五个人是已经决定要送汪孚林去徽州城,听到这话登时齐齐对刘三怒目以视。刘三却不在乎这些寻常村人,正要添油加醋再说道两句,许杰却看见不远处有数人抬着一架空滑竿往这边来。
  等到了近前,为首的一个中年人便上前对汪孚林作揖说道:“我家老爷吩咐,二十里山路不好走,让我等抬滑竿送小相公进徽州城!”
  刘三一见又多了几个碍事人,脸色立刻更不好看了。可还没等他发问是谁家老爷,那余下还未散去的人中,就有个年纪大的嚷嚷了一声。
  “是南明先生的家仆!我就说嘛,林哥儿好歹是秀才,南明先生一定不会坐视的!”
  “到底南明先生又是前辈,又是长辈,想得周到!”
  许杰乃是快班资深快手,本就不想在这松明山村多事,因而,对刘三的自说自话,他相当不满。可对方是刘司吏的侄儿,他之前也不想闹僵了。刺客,他连忙息事宁人地上前拱了拱手,确定来人真是最忌惮的那一家派来的,他心里就更加不安了。
  连日徽州城风起云涌,看似只是一个小秀才惹出的风波,可其实真正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
  金宝侍立在汪孚林身后,此时此刻见是本村最有威望的长者派人护送,登时又激动又欢喜,当即小声说道:“爹真有办法,竟然能请到南明先生撑腰。”
  别夸我,我自己还糊涂呢!
  汪孚林嘴角动了动,心想自己不担心进徽州城见大宗师之后,却怕这从松明山村到徽州城的二十里山路出问题。毕竟,他之前不就是被轿夫打伤险死还生的?所以,他连日结识了几个热心肠好说话的乡亲,请他们帮忙护送自己一程,可他哪里有本事去疏通那传说中的南明先生,对方怎会主动出手襄助?
  难不成是因为同宗血脉,故而不嫌弃自家父子为人孤僻,于是一伸援手?
  想不通的问题就不想,他只纠结了片刻,便也立刻上前道谢,却没有贸然探问背后的缘由。等到上了滑竿坐好,随着两个健仆将他轻轻松松地抬了起来,他对抹眼泪的二娘和小妹招了招手,当即把目光投向了前方。
  目标,徽州城!这场功名保卫战就要打响了!
  ps:第四更!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mingchaomoushengshouce/6424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