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朝谋生手册 > 第一章 爹!

第一章 爹!

好刺眼!
  汪孚林本能地眯起了眼睛,想要适应从黑暗到光明的巨大反差。可他还没看清楚四周,耳朵里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爹?”
  这是在叫谁?
  汪孚林茫然四顾,下一刻,他就看清楚一个年方八九岁,眉清目秀的童子趴在床沿边上,先是和他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继而就又惊又喜地又大叫了一声:“真的是爹醒了,爹醒了!”
  这一次,意识到这竟然是在叫自己,汪孚林被雷得外焦里嫩,随即气得七窍生烟。
  哪个贱人竟敢用这俗套的一招来坑他?
  等等,他恍惚记得之前那场剧烈的事故,他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怎么会在这里?
  随着这两声嚷嚷,他的面前须臾就挤满了人。那是三个女子,红红绿绿复古的衣着,发髻繁复,容颜秀丽,可全都是从前绝不认识的!紧跟着,他只见那个称呼自己为爹的童子对这三个女子规规矩矩行了个礼,而后开口唤道:“大娘,二娘,三娘。”
  光是被人叫爹还不算,现在又来了大娘二娘三娘?这到底什么情况?
  汪孚林只觉头皮发麻,情急之下,他干脆两眼一闭,假装昏死了过去。
  他这一45顶45点45小45说,合眼不要紧,屋子里登时再次乱成了一团。床前三个本是欣喜若狂的女子不禁呆住了,随即便焦急了起来。
  “小弟怎么才一醒又晕过去了!”
  “都怪那两个天杀的轿夫,半路劫财伤人,官府到现在都没抓到人!亏得舅舅正好顺这条路从徽州城到松明山来,听到哥的呼救!”
  “要不,再把上次那大夫再请来瞧瞧?”
  “大姐!还请那庸医干什么,他一张口就说哥捱不了几天,就算捱下去也是活死人,舅舅给他赔了多少好话才肯开方子!诊金倒敢大开口,一次就要五钱银子,前前后后拿了那么多钱,哥却迟迟不醒。回头他若再来问诊,看我捶不死他!”
  “二姐你小声点,幸好娘不在,娘听见了你又说什么捶不死,肯定要罚你跪院子了!”
  这叽叽喳喳的声音一一入耳,听到那些称呼,汪孚林终于稍稍回过了神。
  他悄悄把眼睛打开一条缝,仔细打量这挤在床前的三个人。只见那个最年长的女子十七八岁,银红衫子藕荷裙,双眸黑亮,不怒自威,很有长姐派头。那嚷嚷着骂庸医的女子一身玉色衣裙,大约十二三,双手叉腰,柳眉倒竖,一脸凶巴巴的。而最后一个小丫头尚在总角,眼睛忽闪忽闪,却是正好和他偷瞟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哥醒了!”
  这个眼尖的小丫头!汪孚林吓了一跳,赶紧又闭眼装昏。
  刚刚听到一声爹醒了,现在又听到一声哥醒了,长姐和二娘不约而同又把目光投向了床上的汪孚林。见人双目紧闭挺尸似的,长姐便狐疑地看向了刚刚开口的小妹,小妹当即嘟囔道:“我刚刚还看到哥眼睛睁开一条缝的……”
  长姐眉头紧蹙,可还不等她有什么动作,二娘却一个箭步冲上去,突然用两指拈着汪孚林的右颊,就这么拧了小半圈。只听哎哟一声,众目睽睽之下,汪孚林痛苦地**了一声,五官都仿佛纠结在了一起,眼睛自然而然就瞪得老大。
  “还是我这招管用?”二娘得意洋洋地挑了挑眉,可收获的却是长姐责难的目光。意识到自己有些过火的她讪讪地低下了头,随即却不服气地看向了小妹,“从前冬天哥起晚的时候,小妹还拿冰块放他被窝里……”
  长姐没好气地瞪了两个妹妹一眼,这才在床沿边上坐下了。见汪孚林表情呆滞,而且不知为何避开了自己的视线,她方才叹了口气。
  “小弟,你这次进了学,同窗邀约不得不去,可为何先把佃仆打发了回来,又在人前露财?到头来雇了两个恶棍轿夫,弄得这一身伤!爹行商在外染病在身,娘怕你正临道试耽误了,亲自赶了过去。二老不在,我又嫁了人,回来一次不容易,妹妹们都小,这次多亏了舅舅奔前走后给你请大夫……”
  汪孚林听着这些絮絮叨叨的话,只觉一个头两个大,又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茬,心里对如今的处境纠结万分。就在这时候,他眼角余光一瞥,突然瞧见了角落中那个童子,想起刚刚那一声突兀的爹,他心里不禁犯嘀咕。
  如果他现在真的成了这女子的弟弟,年纪才多大,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儿子!
  尽管他没有开口,但坐在床沿边上的长姐注意到了他的目光,顺着视线看过去之后,她登时俏脸含霜,开口叫道:“金宝,你过来!”
  深深吸了一口气,汪孚林眼神复杂地看着那童子依言上前,只见人虽然站得笔直,但怎么瞧都是满脸紧张之色。
  见金宝紧紧咬着嘴唇不吭声,长姐依旧端着一张冷脸:“一会儿我派人送你回去!”
  金宝的脸色越发苍白,他僵立在那好一会儿,这才结结巴巴地问道:“大娘,是我照看爹照看得不好?”
  “自从你哥哥把你送过来之后,你这半个月日夜守着伺候,尽心尽力!”长姐看到金宝的脸上稍稍有了些血色,却仍然没有松口,“可既是同姓同宗,同气连枝,小弟只听了你兄长几句话,就一张死契,收你为奴仆,这不成体统!而且,若不是因为给你兄长礼银的时候露财,小弟怎会招这无妄之灾?”
  汪孚林虽松了一口大气,但心里却已经完全迷糊了。这不是口口声声叫自己爹吗?怎么又变成了仆人?
  金宝的脸终于完全煞白一片。他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带着哭腔说道:“爹,求求你留下我。我要是回去,就真的没活路了!生火、烧水、劈柴、打扫、端茶……我什么都会做,我一个人能干好几个人的活!哥哥送我来的时候说,卖了我,家里就少了一个累赘,不然他就打断我的手脚,把我卖给专收小儿去行乞的外乡人!爹,求求你了,留下我!”
  汪孚林上辈子连婚都没结过,这样被一个半大孩子跪着,一声声叫爹的经历就更是第一次。父母早逝,他自己独自打拼,好容易有些成就,却又倒霉地遭遇事故,醒来之后,就突然如遇梦境一般,来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时空。此时此刻,他只觉得天大地大,只有自己孤寂一人。当下看着那泪流满面的小家伙,他竟生出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留下他。”
  “哥!”
  “小弟!”
  “爹娘不在,我就是一家之主,听我的!”
  面对长姐和二娘这四道全都绝不赞成的目光,小妹则在笑嘻嘻地打量着金宝,汪孚林顿时有些心虚,却不愿改口。除了怜悯,他还有别的顾虑。
  幸亏父母在外,只要应付三姊妹,否则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可即便过了第一关,要是不能从叫自己爹的小家伙那想想办法,回头他恐怕只能装失忆!
  “立婚书人徽州府歙县千秋里松明山汪秋,今有亲弟汪金宝,年方八岁,为因家下贫穷,饥寒无奈,是以夫妇商议,浼托中亲说合,与族叔汪孚林名下养为义男,当日接受礼银八两,一并完足,言定抚养成人,与依婚娶,终身听从使唤。”
  想办法把姐妹三个支出去,这会儿半坐在床上,手里拿着那一张字迹工整的卖养男契书,汪孚林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今天这一连串遭遇之下,他已经能够确定,自己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拥有了新的身份,可竟然有这么巧的事,契书上的定约人之一竟然也叫做汪孚林!难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可坑爹的是,他对这个身份的一切记忆全无,连现在什么年代都不知道!
  他揉了揉太阳穴,又看了一眼面前那垂手侍立,要多恭顺有多恭顺的金宝,他明白金宝那一声爹实在是叫得不冤。白纸黑字的契书写得清清楚楚,其兄八两银子把人卖给了自己,名义就是养子。他只出神片刻,就又顺着这段内容继续往下看去。
  “此系二比情愿,并无重叠、来历不明等事,亦无货利、准折、逼抑等情。自今以后,系是本主之人,死不归茔。朝夕务要勤谨,不敢躲懒走闪。如有此色,尽凭主人教训责罚。倘风水不虞,系是天命,与主人无干,敬立婚书,并本男手印,悉付本主收执存照。”
  那一前一后两次出现的婚书二字异常刺眼,汪孚林暗忖这年头的卖身契却写成婚书,抬头更是用了卖养男三个字,他这是收奴仆呢,还是养儿子呢?他把这薄薄一张买断了一个大活人的契书暂且丢在床边,对金宝问道:“当时买你的时候一时冲动,后来又受了伤,事情我已经记不太清了。你既然叫金宝,想来当初父母也该视若珍宝,你兄长为何如此狠心要卖你?”
  金宝还小,刚刚豁出去哭求收留,此时脸上泪痕未干。面对这个问题,他脸上涨得通红,好半晌才低声说道:“我和哥哥不是一个娘生的。”
  这短短一句话,足以解答一切问题。汪孚林不想追问别人家那点狗屁倒灶的阴私,稍一思忖便又问道:“虽说你兄长不慈,但你为何就甘愿跟我?不怕朝打暮骂,做牛做马?”
  “爹不是那样的人!”金宝慌忙双膝跪了下来,压根没发现汪孚林听到那一声爹后脸抽筋的样子,“哥哥带我见了爹后,只不过分说了几句,爹就一口答应出八两银子买我,待我又和气亲切。而且,爹是进了学的相公,只要再中了举人进士,日后肯定要当大官的,做大事的,就算打骂,也定然是我犯错。”
  汪孚林懒得去想这称呼了,指着金宝便没好气地喝道:“别没事就往地上跪,男儿膝下有黄金,起来说话!”
  见小家伙犹如兔子一般弹了起来,复又规规矩矩站在那儿,汪孚林虽说觉得自己好似那诱骗小白兔的大灰狼,可又不得不耐着性子问道:“那我家里的情形,你可晓得?”
  金宝哪里知道汪孚林这是在套自己的话。他低垂着脑袋,老老实实地说道:“哥哥对我说过,爹家里有一百多亩地,三户佃仆。爹是家里独子,今年十四岁就过了县试、府试、道试,刚进了学,现在是附生。除了进学时那几次考试,爹平时都不进县城,一心在家苦读。虽说这次道试只是最后一名,可毕竟是秀才!爹家里有大娘二娘三娘三位姊妹,上头老员外从两淮贩盐往湖广,几年都没回来,这次在外病了,在家主持家务的老安人亲自赶了过去,”
  其他信息之前汪孚林也听长姐言辞中透露过。可这秀才的名次却还是第一次听说,原来汪小秀才幸运地吊了车尾!
  ps:我回来啦!新书上传,求点击推荐收藏!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mingchaomoushengshouce/642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