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朝谋生手册 > 第九五五章 传说结束,历史刚开始

第九五五章 传说结束,历史刚开始

  歙县渔梁镇码头是新安江水路通向杭州的重要节点,从数日前开始,徽州城汪、程、许三大姓,就直派人在这蹲守。 ★√.√く1 くW .在码头做生意的船商船主也好,苦力运工也罢,全都得到了个消息,松明山汪小官人回来了——虽然如今的汪孚林已经结婚生子,不能再称之为汪小官人,可依旧无碍他名声远扬。

  多年过去,不少在这寻觅生计的新人不大知道汪小官人是什么人物,可禁不住有老人在旁边添油加醋地介绍从前汪小官人的丰功伟绩,以至于那些已经过去多年的久远传说再次被人提起。

  更何况,汪孚林不是在朝争斗失败,这才黯然回乡的悲情人物,他凶残地干掉了张四维和刘守有,参劾了司礼监掌印太监冯保,却还能够全身而退回乡,临走前送行的官足有好几十,甚至还有不少京师百姓扶老携幼送出京城,据说那些老人是想让小辈沾点儿他那无往不利的仙气!

  汪孚林既然称病,他走的就不是快却累人的6路官道,而是运河到杭州,再从杭州到徽州的水路。先期抵达的几个家丁家将骑马从6路走,所以汪家人从开始就不断地算日子,可汪孚林走的却就是比推算慢。原因很简单,运河沿岸的扬州、丹阳、南京、杭州,全都是汪孚林战斗过的地方,每到地就会有人热情留他迎接款待,所以,二月末运河封冻时节过去时,汪孚林带着家眷从京师启程,却是四月末还没到家。

  这天午后,渔梁镇码头相比大早和傍晚时的忙碌,显得清闲了许多。先期和几个家丁家将同回来的,是汪吉和汪祥,两个人到汪家报了信,就受命搬了凳子守在码头,这等就是半个月。

  此时,他们仍然面眺望远处的水面,面自顾自聊天。不经意间,汪吉往远处看了眼,依稀现有帆影,他便立时霍然站起身来。汪祥也跟着起身,当看清楚那条船上挂着旗号,赫然是个汪字,他就立时大声叫道:“快快,回城报个信,是条官船,十有**是公子回来了!”

  当船只靠岸的时候,歙县城汪宅过来的人早已经全都到了,却是金宝抱着弟弟,也就是大名汪无论,小名阿毛的小家伙站在最前头,身后错开半步,是同样抱着儿子的沈氏,小家伙的小名叫阿福,是祖父汪道蕴起的,大名叫汪明川,是宣城状元沈懋学起的。

  虽说两个小家伙年纪只相差丁点,却是差着整整辈。

  金宝和沈氏夫妻俩再往后,方才是汪小妹夫妻。如果不是他们回娘家,劝住了汪道蕴和吴氏,对年纪不大却已经升格当曾祖父母的夫妻俩差点忍不住亲自来接儿子儿媳。

  当看到第个下船的正是汪孚林时,汪小妹就第个冲上前去,高声叫道:“哥!”

  “长胖了,长高了,又是当娘的人了,居然还这么爱撒娇?”汪孚林忍不住在妹妹头上扑棱了两下,见汪小妹赶紧护着脑袋,随即气呼呼地瞪着自己,他看到妹夫赶紧上前来打招呼行礼,就笑着颔道,“小方,我家小妹是我直娇惯的,你对她还算不错,以后再接再厉。”

  什么叫再接再厉?

  别说汪小妹又羞又恼,同上前来的金宝和沈氏听到最后这四个字,全都有些哭笑不得,可等到汪孚林看向他们时,夫妻俩连忙上前行礼见过,却不想汪孚林在伸手虚扶之后,盯着两个孩子仔仔细细端详了阵,却是饶有兴致地问道:“这两个小家伙,哪个是阿毛,哪个是阿福?”

  扑哧——

  这次,却换成汪小妹嘲笑哥哥了:“哥,你也好意思,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居然全都认不出来!”

  “废话,无论是儿子和孙子,落地之后我都还是第次见,你觉得我怎么能认得出来?”

  “你不会看谁和你长得像吗?”汪小妹却不放过这绝无仅有的嘲笑机会,嘿嘿笑道,“再说,阿毛可比阿福要大岁呢!”

  “都养得白白胖胖,看上去就和双胞胎似的。”

  汪孚林当然不是真的认不出来,要知道,两个孩子是金宝和沈氏分别抱着的,按照亲疏远近来算,这么来就很容易区分了。他伸出手去,把金宝手的小家伙接了在手,那沉甸甸的分量顿时让他吓了跳。然而,还不等他逗弄孩子叫自己声,那装扮成小粉团子似的小家伙突然开口叫道:“爹!”

  别说汪孚林,就连后步在严妈妈搀扶下,小心翼翼下了船的小北,听到这声也险些掉下泪来。眼见汪孚林如同献宝似的把小家伙给抱到了自己面前,已然显怀的她忍不住擦了擦眼角,这才嗔怪道:“是我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当初早就看了个饱,你还来做什么怪?小心孩子只是随便乱叫,其实却不认得你。”

  可下刻,小北就听到了声娘。她之前虽然说得嘴硬,可心里知道小孩子最不认人,不论是亲生父母还是别的什么人,不论曾经怎么亲近,只要几个月不见,再次见时,孩子就定会不认识。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这是老天给予自己的补偿,所以孩子早慧,还是别的什么缘故,当即伸手摩挲着孩子的脸庞,却是泣不成声。

  见汪孚林手忙脚乱安抚小北,金宝也不忙着上前,等到这父子母子久别重逢的伤心时刻过去,他方才示意沈氏抱着儿子随自己上前,因笑道:“爹,阿毛早慧,个月就会叫人了。岁半就能背诗,教他的东西都学得很快,最难得的是,他才刚两岁,居然能大略明白大人说什么。今早出来的时候,我们才教他今天去见爹娘,谁知道他就真的叫准了人。”

  早慧两个字,汪孚林自己没见识过,只见识过金宝这个曾经的小天才,所以,他此时此刻觑着自己的宝贝长子,心里忍不住有些嘀咕——小家伙真的这么神奇?不会也是穿的吧?可是,当阿毛开始好奇打量他,随即在他脸上印了个沾满口水的印记,继而又开始抓着他的头时,他就开始晕了。

  果然,就算是早慧,那也是凶残的熊孩子!

  汪孚林果断把阿毛先丢给金宝这个便宜哥哥,随即才从沈氏手接过了阿福。和年长岁却大了辈的叔叔相比,阿福显得安静很多,哪怕是换了个人抱,他也只是睁开眼睛漫不经心地看了眼,随即继续呼呼大睡了起来,看样子那是被人转手卖了也不会醒。

  “这小子有趣。”汪孚林抱了两下,这才又把孩子凑到小北跟前。小北如今正是好不容易再次怀孕的当口,自己的儿子当然喜爱,可自己名义上的孙子,她也同样爱不释手。尤其是儿子阿毛这般大时,她根本就不曾看过,此时此刻忍不住摩挲着那温软的头,那肉乎乎的手脚,直到快把孩子闹醒了这才有些不舍地放了手。

  “都是好孩子。”汪孚林轻咳了声,做足了父亲和祖父的威严,随即微微点头道,“码头上不好说话,回头再说。金宝,让你媳妇陪着你娘,把孩子也放在车里,你和我骑马,我们爷俩说说话。”

  汪孚林和金宝多年前就是这么相处的,金宝自然习以为常。而沈氏进门之后,也不是没伺候过小北这个婆婆,可那次小北上京的时候就曾经对汪孚林提过,被家教太好,礼节规矩太丝不苟的儿媳妇给伺候得浑身不适应,这才逃上京城。所以,如今婆媳俩再次同车而行,在几句闲话之后,她就忍不住说道:“三娘,你虽说叫我娘,但平时不用这么恭恭敬敬的样子,你太婆婆待我也是和待女儿似的,我对你也……”

  小北下子卡住了,怎么也不好意思说我拿你当女儿似的,她只能深深吸了口气后,笑着说道:“虽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可自己家人,在外人面前不能让人挑剔,可在自己家里,还是怎么闲适怎么来。晨昏定省之外,吃饭,起居,说话,不用拿我当成长辈似的毕恭毕敬,我在家里也没有妹妹,你在家也没有姐姐,不用拘束。”

  沈氏进门不久,婆婆就上京了,那段相处的日子很短,小北又老是避着她,再加上她常常听金宝说起公公婆婆如何如何,赫然敬若神明,总是不由自主地多加几分小心,生怕公婆不喜欢自己。直到这时候,她这才隐隐约约体会到,不止是自己对年纪相差太小的婆婆有些不习惯,婆婆也同样对年纪相差太小的媳妇不习惯。

  谁吃饱了撑着,不喜欢随性,而喜欢规矩?

  当下,她就笑着点了点头,对婆婆又多了几分自内心的亲切。

  到了歙县城家里,汪孚林和父亲汪道蕴,母亲吴氏重逢,少不得又是番契阔,歙县衙门三班六房还是原班人马,又是登门拜见,再加上程家和许家的人来拜,他又少不得回拜。当他去拜访了斗山街许家,回程时方才流露出几分怅惘。

  斗转星移,当初那个痴痴的许家九小姐许薇,已经随着夫婿远离了徽州,也许他这辈子都已经见不着了。虽说曾经两世为人的他对于那种小女孩子的迷恋,那时候没有办法接受,可总是难免为许薇有哪样个愚蠢无情的父亲而叹气。好在许薇还有许老太爷这样不错的祖父,否则这辈子也许就毁在那样的父亲手了。

  当汪孚林回到松明山村的时候,已经是他在县城停留了七天之后的事了。尽管他此次是告病归乡,起复何时还遥遥无期,但并不妨碍族长汪道旻等人对他吹捧备至,若不是他力推辞,只怕还会在这种非冬至,非清明,也非元的日子里,让他开宗祠另行祭祖。

  在这完全都是松明山汪氏自己人的村庄,这天傍晚,汪孚林悄然造访了汪道昆松园,伯侄俩在“翻脸”将近年半之后,再次重逢。他们全都是告病归乡,两人个成天悠游山水之,红光满面,比在京城当兵部侍郎时看上去还年轻了十几岁,而另个也是年轻意气,没有半点道受挫的沮丧。

  “冯保死了,司礼监秉笔提督东厂的竟然是前御马监监督太监姜淮,而且是得到冯保和张宏两人推荐,也不知道多少人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尽管已经处江湖之远,但汪道昆说起这种朝消息的时候,依旧头头是道。

  “余有丁入阁为四辅,马自强请辞却未准,而皇上则是狂症再,而且在不少大臣和科道眼皮子底下,潞王监国之议才刚提出,宫又说是皇后有妊,朝简直乱成锅粥。皇后腹胎儿被人寄予厚望,太后没法听政,因为没有前例,也听不懂。而冯保余党又翻出了张四维杀子的旧账,如今张四维的名声简直是烂了大街,可你不在京师,已经抽身而退,别人疑不到你,足可见先见之明。”

  汪孚林当然不会说,姜淮私底下对他透露过,皇后可能有妊,更何况他对冯保对张居正都有承诺,还不如从庙堂之高退到江湖之远,反正名声刷够了,从前被人视作为铁杆张党的印象也刷回来点儿,再不休息什么时候休息?如果不是这样,张宏怎么可能听从他的举荐,用了姜淮?

  “如果时机合适,伯父就先起复吧。”汪孚林笑得如同狐狸般,“这样的话,金宝到时候就有人带挈了,至于我,等到小北把孩儿生出来,我就叫上沈君典,天下四处转悠圈,休息散心。”

  汪道昆知道这个侄儿便是如此惫懒的性子,此时也没兴致责备,只是皱眉头道:“进士不是这么好考的,你就真有把握金宝能够蹴而就?”

  “有沈家这样的姻亲,金宝这些年在江南也名声不错,再加上我在京城给他做的铺垫,他要是明年还考不进士,那今后也没什么指望了。”嘴里这么说,汪孚林却笑呵呵地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才不担心他。”

  “那你呢?顶着个进士的名头天下闲逛?”

  “那是,考出了进士,天下谁人不得敬我三分?”汪孚林微微笑,这才耸了耸肩道,“等我回头逛累了,自然还会去做官。”

  话虽如此,汪孚林却在心里说,要是金宝能勤勤恳恳把官当大,他只要等着封赠父祖就好,费什么心力去做官啊!有那功夫,还不如多赚点钱,好分给日后越来越多的儿孙们!从负翁到富翁,再到科场连场告捷,辽东建功立业,再到广东巡按御史,天下赫赫有名的攻坚言官,他在这大明朝谋生求存的路算是挺成功了,日后还可以去趟东番,好好谋划番东南亚,未必不能够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全书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mingchaomoushengshouce/21523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