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朝谋生手册 > 第九五三章 大家都反对!

第九五三章 大家都反对!

  今日奉诏来到华殿的众官,除却阁老,包括六部尚书在内的大小九卿,就是六科都给事,左右给事和都察院各道掌道御史。√ .く 1く√W.相形之下,六科廊出席的人数远远要多过都察院的御史,但这也是直以来科道的正常现象。更何况,六科廊的给事们要比御史们消息灵通,早就知道皇帝犯了狂症的消息。

  可知道归知道,就拿刚刚得知此事的其他大臣来说,谁也不相信朱翊钧犯了狂症这种事是真的。毕竟,冯保早就将小皇帝忤逆慈圣皇太后的消息大肆散布了出去,如今竟是已经人尽皆知。而且,随着勒令张四维革职闲住,越来越多的人都在悄悄议论着当年高拱旧事。

  只不过,和高拱那时候的黯然去职相比,如今打倒张四维的,不再是皇后懿旨,皇贵妃令旨,皇帝圣旨,而是汪孚林领衔的都察院御史们上书弹劾!也正因为如此,当汪孚林和程乃轩前后进入华殿时,竟是刹那间寂静无声。哪怕是曾经被召到乾清宫去的六部尚书和左都御史陈炌,此时看到他,脸色也异常复杂。

  要知道,除却张居正,在当初那件事的第时间被召入乾清宫的,那便是恰逢其会弹劾张四维的汪孚林!

  至于程乃轩,大多数人都将他忽略了过去。毕竟,程大给谏之前并不像汪孚林这么拉仇恨,此番事情也没有上窜下跳,更没有做出什么事情来,还不如汪孚林所属广东道的那两个御史蔡光安和秦玉明来得招人恨。可相对熟悉汪孚林的左都御史陈炌和户部尚书张学颜,看汪孚林和程乃轩的目光就不样了。

  谁都知道这两位是同乡,好友,同年,拐着弯的姻亲,程乃轩平日里和汪孚林那交情也绝对没话说,可谁能想到,关键时刻,汪孚林竟然用人人都认为是刺头的人冲锋陷阵,而舍弃至交好友不用,这不但是惑敌之计,而且让旁人想要指责朋党也找不到理由。

  至于相对独立的刑部尚书严清,刚刚荣升内阁次辅的马自强,三辅申时行,看到汪孚林上前和张居正谈笑自如,和张党坚的那几位大佬亦是说话自然,到这份上,他们要是还不明白之前汪孚林和张居正疏远,仿佛投靠皇帝,甚至于弹劾冯保只不过是战略,他们就是傻子了。

  两个奏本,则参倒刘守有,则干掉张四维,何其凶残?而且连冯保也敢明着弹劾,就算是虚晃枪,胆子也够大的!

  “司礼监张公公到。”

  冯保重伤不起的消息,对于有心人来说并不是秘密,而冯保举荐张宏代替自己的事,那就更不是秘密了。此时,当看到张宏扶着个小火者的手进来,明显尚未完全恢复,和他相熟的人大多会称声容斋公,不相熟的也多半会点头为礼,称声张公公。然而,当张宏和汪孚林打了个照面的时候,两人却相对无言。汪孚林微微颔,而张宏蠕动嘴唇,最终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张居正在慈圣李太后面前力保汪孚林的事,他隐隐约约听到了些风声。而汪孚林去劝过朱翊钧后,小皇帝终于去向李太后服软,这曾经让他如释重负,哪怕最终李太后怒吩咐朱翊钧罚跪奉先殿时,他也没有太放在心上。终究是嫡亲骨肉,做母亲的总不能直都因为冯保这个外人衔恨儿子。可谁曾想朱翊钧竟然连时之气都不肯吞下,竟然做出了那样的事!这能怪汪孚林吗?

  冯保是看着朱翊钧长大的,而他也算是看着朱翊钧长大的。在犹豫了片刻之后,张宏忍不住低声说道:“汪掌道,皇上从前对你素来另眼看待,哪怕如今狂症作,你也得记着当日皇上几番厚赐之德。”

  “张公公说的是,我自然直都铭记在心皇上的恩德。”

  张宏竟然对汪孚林说这个,华殿的各色人等自然而然就品出了不同的深意。如吏科给事陈三谟,那是直以来在汪孚林手吃了大亏的人,有心在张居正面前上个眼药,可眼看张居正面色如常,似乎根本就没听到张宏和汪孚林的对话,他忍不住生出了丝失望,当即侧头看向了素来心直嘴快的光懋。

  这时候,不该你光都谏出言讽刺汪孚林两句?

  光懋没有动。他今天养精蓄锐都是为了应付接下来的局面,哪里是为了小小个汪孚林?

  果然,当张宏在御座旁边站定之后,便沉声说道:“仁圣皇太后,慈圣皇太后口谕,皇上突狂症,不能理政,接下来该如何,请各位大臣议议。”

  无论汉唐太后当权的时候,还是宋朝太后有定参政权力的时候,全都可以堂堂正正坐在御座上,听廷臣议政,可本朝自从诚孝张太后之后,就再也没有能够干预国政的太后了。所以,冯保在唯次清醒过后,向李太后推荐了张宏代自己之职,李太后就果断让张宏代行皇权,前去旁听华殿廷议的结果。

  而群臣也无不知道张宏此来的用意,可让他们廷议的这件事,大多数人却异常为难。这如果真的是李太后指斥小皇帝忤逆不孝,光这四个字,不说足够帝位易主,至少来个罪己诏是最起码的。然而,朱翊钧是为了冯保和李太后冲突,细究下来李太后也有不当。可如今李太后采取的是相对婉转的狂症,那就不好说了。

  可谁先言,谁就要承担最大的责任!

  汪孚林见大多数人全都往自己看了过来,他不禁气乐了。难不成他这个灾星之名就那么名副其实,人人都指望他先开炮?就在他决定先装哑巴的时候,旁终于传来了个铿锵的声音。

  “皇上乃万乘之尊,既然是了狂症,脉案到底是怎样的?太医院束手无策,天下难不成就没有别的国手?这又不是等闲那些动辄有性命之危的疑难杂症,尽可云集天下国手来给皇上诊治,趁机也可以汰换批太医院的无能之辈!”

  说到这里,见众多的目光全都汇聚到了自己身上,其多有惊疑,不解,责难,甚至还有鄙视,可光懋却不闪不避,字句地说道:“说皇上有狂症,就需得有让天下人信服的理由!”

  真不愧是光懋,天下传直声不容易,在高层已经有了定论的时候捅破那层遮羞的窗户纸,那就更不容易!

  饶是汪孚林往日和光懋别说谈不上交情,就连来往都没有,在辽东事上,还与其结下了梁子,但并不妨碍他此时此刻暗叹这年头的清流君子还真够有坚持的。可暗叹不代表赞叹,更不代表真正的赞同,所以他没有贸贸然开口,因为他知道有人会把光懋堵回去的。

  而这个人下刻就出现了。那不是别人,正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张宏。

  “光都谏是觉得,哪怕天下传宫闱内务,那都是无所谓的?皇上是狂症,那么也许就有治好的天,可如果是别的什么乱七糟的,那么结果如何,就说不好了,光都谏是想觉得那种情形比眼下好?”不等光懋开口反驳,张宏就用前所未有的尖锐口气说道,“两宫老娘娘是想要各位商量出个可以实行的方案来,并不是让各位对既成事实指手画脚。想当初若非张四维等别有用心之辈挑唆,皇上又怎会在急怒之下了狂症?”

  在张宏这与其说是警告,不如说是威胁的番话打压下,华殿出现了片刻的死寂,紧跟着,吏部尚书王国光这才缓缓开口说道:“我等骤闻此事,时方寸已乱,敢问张公公来时,两位老娘娘可有交代?”

  相对于所谓的真相究竟如何,这才是每个人想要知道的重点,包括汪孚林。而张宏也没有让众人等候太久,只是微微沉吟就声音苦涩地开口说道:“慈圣老娘娘有意,请潞王监国。”但他根本不愿意!

  果然!

  也不知道多少人心浮现出这么两个字,而率先慷慨激昂反击的,却也同样是光懋。

  “莫非慈圣老娘娘想要重复当年正统年间旧例?须知英宗皇帝当初是失陷于虏,和如今情形截然不同!”

  事不同而理同,想当初英宗皇帝是听信王振,因此被也先给直接俘虏了,大臣这才本着立长君的意识,拥立了景帝朱祁钰。而这次万历皇帝也同样是头脑热去和慈宁宫圣母冲突,自己把自己的皇位推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群臣还没有大主张,但李太后却已经想要废立了!

  张宏本来就是不同意的,此时听到光懋终于把矛头调转了个方向,这才松了口大气,可对直保持缄默的汪孚林却不免有些失望。然而,就在这时候,他又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

  “光都谏说得不错,正统那时候,英庙失陷于虏,鞑虏兵临城下,这才需要有人主持大局,监国临朝。然而,如今皇上却只是了狂症,人却尚好,让潞王这位藩王监国,天下其他藩王会怎么看,天下臣民又会怎么看?皇上登基之初,因为年纪幼小不能主政,而是内阁票拟,司礼监批红,照样国政有序,如今若是皇上暂时不能康复,何妨如万历初年之政?臣请二位老娘娘体恤潞王殿下,莫要让他遭人诟病,无法辩白!”

  和光懋的直截了当相比,汪孚林摆事实讲道理,说得更加透彻。张宏闻言固然如释重负,在场的众多大臣也不由得面色变。刚刚张宏传达慈圣李太后的这个意思时,大多数人就绝不赞同,此时他们更是意识到,光懋和汪孚林这科道尚且能够据理力争,他们做大臣的要是缄默不言,回头绝对要被喷死!

  既然知道绝不能屈从李太后的这个提议,汪孚林又把能说的话说去了大半,其他人就不得不紧急斟酌自己该说的话。而第个开口陈情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居正!

  “汪世卿所言,虽有偏颇,然则大体却不差。潞王监国,将把皇上置于何地?还请张公公禀告慈圣老娘娘,伏请三思。”

  张居正作为内阁辅起了个头,其他人自然纷纷附和,就没有个人敢附和潞王监国的。毕竟,那是位自从落地就当成幼子,没有接受过任何帝王教育的皇子,本身野心如何暂且不提,可仅仅十岁这点,就足够让外间士林产生深刻联想了。最主要是,兄终弟及,兄还没终,弟怎么能想着及?到时候,他们大堆人恐怕全都会被抨击到死!

  更何况,太后主导废立事,本朝以来满打满算只有英宗复辟,孙太后颇与谋,可那也是因为英宗本来就是嫡长子——尽管这个嫡长子在民间直都有各种各样的流传,土木堡之变的种种行径更是大受诟病——可即便如此,孙太后也谈不上亲自主导废立,徐有贞石亨之类的人本来已经拥立英宗复辟,孙太后做的不过是在骆驼身上压下最后根稻草!

  除此以外,名声赫赫如诚孝张太后,也在拥立襄王以及自己的长孙英宗的时候,在大臣的压力下被迫放下了原本的打算。

  然而,李太后到底是曾经有着凭借皇权,直接干掉高拱的辉煌历史!

  因为这点,大臣们的言审慎而小心,面小心翼翼谴责朱翊钧这个小皇帝听信他人谗言,这才因为时急怒攻心而导致狂症作,面却又大义凛然地表明自己立场,长幼有序,皇帝尚在,皇弟监国无法服众。当最终与会者的记录全都被记录在案,廷议结束之后,张宏固然第时间离去,其他人也走得飞快。

  而张居正因为病体未愈,落在最后。申时行见汪孚林只与张居正打了个招呼,低声言语了几句,就径直和程乃轩先走了,马自强则是脸色铁青,个人独行,他有意慢走两步,等张居正这边没了旁人,他才上去与之同行,却是低声问道:“元辅的病情究竟如何?太后今日使张容斋试探大家,虽说被顶了回去,未必就能管用世。而且……”

  虽说提及同僚实在是有些落井下石的意思,但申时行还是叹了口气说:“我观马阁老,只怕有些灰心丧气。”

  万马自强撂挑子,总得有个准备!

  张居正哪里会听不懂申时行的意思,只是微微沉吟,他就淡淡地说道:“天下事没有全都如意的。我会提请再廷推阁臣。你的同年,礼部侍郎余有丁,却是不错的人选。”(。)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mingchaomoushengshouce/21450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