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朝谋生手册 > 第九五零章 小鱼小虾的战略

第九五零章 小鱼小虾的战略

  这天晚上,汪孚林并不在自己家,而是在张府。 .く 1W.由于冯保在东厂的那些眼线,全都撒出去盯住张四维以及那些伏阙的官员还来不及,掌管锦衣卫的缇帅刘守有又已经下台,刘百川和郭宝都已经是他的人了,他自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张府。因为他事先还留在会极门,现写现送了份弹劾刘守有的奏本,和最后从乾清宫抬出来的张居正不过前后脚抵达大纱帽胡同张府。

  而在他们回来之前,关于小皇帝和母后的冲突,早已经在冯保的刻意纵容之下,旋风似的在满京城散布了开来。

  这会儿,张居正书房里便是满满当当的人。然而,在这里的并不是往日那些常来常往的尚书侍郎,高管云集,而是清色的年轻人——张居正五个成年或将近成年的儿子全都在,唯的外人,就是汪孚林了。已经听了多个版本流言的张敬修兄弟几个当听完了汪孚林主讲,张居正补充的那番母子冲突情由之后,有的冷汗淋漓,有的面色苍白,有的牙关紧咬……就连张懋修这种面玲珑素来把持得住的,也只觉得浑身打颤。

  皇帝既然这样恨冯保,焉知就不是同样恨他们的父亲张居正?

  张居正不过是对儿子们交待下如今的状况,可背后那些更深层次的东西,他却不想对儿子们谈及太多——即便是现在这样,那已经是泄漏禁语了。可事到如今,他再不说,将来局势还说不好,指不定就没有那样的机会了。他沉着脸吩咐他们,哪怕对祖母和母亲也不许透露半个字,更不要说妻子,他就把人全都屏退了下去,这才看着汪孚林说道:“你去见皇上的时候,究竟都说了些什么。还有之前你来见我时,还有什么隐瞒下来的事情,全都直说了!”

  尽管之前汪孚林来见时,已经说了不少,但那是忖度宫可能会派人来召见张居正,张居正在面见太后又或者皇帝的时候,必须知道的消息,他还省略了很多非常要命的细节。比如说,他弹劾冯保的真实缘由,比如说,他和张四教的虚与委蛇,比如说,他是怎么把张泰徵给弄到冯保手里去的。

  即便是对冯保和张四维全都有极其深刻了解的张居正,听到汪孚林在弹劾冯保之前与其打过招呼,面和张四维结城下之盟,面又背后坑了他把,仍旧忍不住狠狠瞪了汪孚林眼。

  “你知不知道,这次宫内宫外如此风云巨变,你这个罪魁祸若是被人知道了,那是何等罪名!”

  “元辅说错了,树欲静而风不止,是次辅张阁老能继续隐忍?还是冯公公能继续隐忍?又或者是皇上能隐忍?谁都不能。至于我,我掌控得了这些事件?我不过是在骆驼的背上已经压了太多太多的重物之后,再加上根稻草。既然迟早要爆,那么是在还有影响力的情况下爆,还是在失去掌控力只能任人宰割的时候爆,这道选择题还用得着说吗?”

  见张居正长叹了口气,看向自己的眼神异常复杂,汪孚林便爽快地说道:“至于我自己,就和我对冯公公说的样,我本懒散人,此番事了就准备周游五湖四海,好好过几年逍遥日子,预备将来当老太爷,没那么大野心。元辅那些政令,之前都对我提过,有的利国,有的利民,但恕我直言,其他也就罢了,可整饬学政却还请三思。这些年来天下私学林立,也许确有这样那样空谈误国的缺点,可官学蹶不振多年,万不可轻易毁弃私学,讲学者更是门生故旧众多,不可轻易加罪。否则众口铄金,三人成虎,千秋留骂名!”

  这是柯先生和方先生上京见他时,唯提及的条件,而汪孚林更深深地知道,张居正那么多政令当,最被人诟病的就是这点,哪怕张居正想做的其实是统思想,钳制空谈,从出点来说也许是不错的,可对于已经放炮习惯的士林来说,终究是无法受得了,所以他此时此刻干脆就直接说了。

  对于张居正来说,借助君权方才能够推行的那些东西,在如今君权的倚靠已经出现了巨大垮塌时,也许能够收敛点。

  而与此同时,大概接下来很长段时间之内,张居正未必有那么闲的心思去阴阳调和了,光收拾残局就有得忙活,大概能多活两年吧?

  至于他,功成则身退,否则难道还要任劳任怨给皇帝打工辈子吗?光是有之前那三道弹劾人的奏章打底,这名声够他用辈子了。

  “小小年纪,你竟然比那些老官油子还要油滑!”

  嘴里这么说,张居正心里却仍旧松了口大气。尽管直都颇为信任汪孚林,可在对方竟然在多方势力的角力之下,左右腾挪,促成了如今这令人瞠目结舌的幕,纵使他也没办法轻易重用这位破坏力太大的灾星。在沉吟了会儿之后,他就字斟句酌地开口说道:“对于天下私学,我会多加考虑,不至于再去轻易动,讲学者亦然。然而如今有功名者多,官缺则少,东南甚至有县三县令的,冗官不除,后患无穷,考成不行,则尸位素餐横行。”

  “是,但若是以收齐赋税作为考成标准,多少盘剥地皮的官员借此跃升入朝堂,而多少真正勤恳的官员则沉沦末僚,甚至降级罚俸?”

  “你还真和我顶习惯了!”张居正气得板脸,可看到汪孚林笑吟吟丝毫不惧的样子,想到这家伙就要撂挑子辞职了,他不禁又恨得有些牙痒痒的,忍不住又反问道,“你不到二十五就已经是掌道御史,未来前途无量,即便不能入阁,九卿却未必无望,真的能概舍弃?”

  “元辅这是试探我,还是说真的?有不到五十的阁老,却少有不到五十的尚书,这是为什么?因为阁老可以凭帝师荣升,可以从翰林清贵名高,众望所归荣升,可当尚书的,没有实实在在的功劳,谁买你的帐?想当初张翰张子那样深厚的资历,那样还不错的政绩,当吏部尚书却仍然被人诟病,还不是因为他在廷推上比不过前头两个?我到底不曾当过亲民官,起步高却不稳,与其将来在外看人脸色做官,还不如名声起来就寄情山水,反正我还有儿子。”

  “歪理!”

  举凡张居正这样年纪的人,当面或许会把儿子训得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但在背后和朋友同僚说话时,却大多会有意无意地炫耀儿孙,这也是成功人士的另外大乐趣。尽管张居正心知肚明,他的几个儿子并不是真的优秀到无可挑剔,包括次子那个榜眼也多是看了他的面子,可这依旧不能阻止他对儿子们的认可。然而,年纪和他儿子差不多的汪孚林,却在这笑眯眯地夸耀儿子,这实在让他有种指着鼻子骂人的冲动。

  这小子说什么想当老太爷,还真不是说说而已!

  “真不知道说你什么是好……好了,夜深了,就算有锦衣卫给你收拾,你也该走了!”张居正最终下了逐客令,可看到汪孚林笑嘻嘻地站起身告辞的时候,他犹豫片刻,终究还是开口说道,“若你那养子日后应考,只要他经史章能服人,总少不得个二甲之位!”

  如果说,汪孚林从前不让金宝这么早下场参加会试,就是因为张居正这个内阁辅太过强势,他身上的张党烙印又实在是太深,所以特意避嫌,那么现在听到张居正的这个承诺。他就立时松了口大气,笑吟吟地开口谢过。

  这年头不是你才高斗就能金榜题名的,前头有倒霉的唐寅唐伯虎,后头有南京崇正书院代山长,在东南名声赫赫的焦竑,去年汤显祖不是也落榜了?也许你名不见经传却能够跻身三甲,可你旦真的恶了当朝权贵,却很有可能直接黑得你连三甲都进不去!

  如果汪孚林知道,历史上黑张居正最厉害的人里,就有焦竑个,而且宣扬那两室厅轿子的人,也是焦竑当先,因为后来五十出头才状元的焦大山长,在张居正当权时期却连个进士都没考上,那么他定会更觉得自己先见之明。

  悄然从张府穿过夜禁的京城回到自己家,汪孚林方才有几分独守空房的寂寞。只不过,此番就连他也无法确定事情展到什么程度。而刚刚张居正虽说做出了相应承诺,可究竟能否达成,却不过是认为宫李太后能将小皇帝压制下去,所以他并不后悔将小北送走。沐浴更衣躺倒在床上的时候,他甚至在暗地里不无恶意地想到,冯保在已经得罪死了朱翊钧之后,究竟是会和大多数太监样继续忠义下去呢,还是会为了自保铤而走险?

  不论如何,已经弹劾了冯保,弹劾了张四维,弹劾了刘守有的他,业已在李太后、朱翊钧、张居正、冯保、张宏,甚至在小皇帝那边都做了相当大的铺垫,哪怕不能飞黄腾达,但安安稳稳退下来,应该是可以保证的。

  否则岂不是白费他这将近两年来的苦心?

  然而,已经提早嘱咐往都察院送请假条的汪孚林,却并不是从夜深沉好睡当醒过来的,而是硬被人推醒的。当他看清楚床边站着的人时,到了嘴边的抱怨吞了回去,可还是有些语气不善地问道:“你大清早的不去六科廊,跑来我这扰人清眠?”

  “你还睡得着?”程乃轩想到昨天自己替这家伙****多少心,可他好容易熬到散衙回到家直接杀过来的时候,汪孚林却根本就没回来,啥时候回来的也没给自己通个气,这会儿竟然还只想着睡觉,他就恨不得拎着这家伙的领子骂两句。死活把汪孚林给拽起来之后,他就咬牙切齿地说道,“宫里出大事了,大早开门就派人来宣元辅进宫,道是慈圣老娘娘指斥皇上夜半带人冲慈宁宫!”

  “……”

  冯保已经彻底推到了对立面,张宏还在养伤,皇帝又没了张诚这样稳重的谋士,没了张鲸这样狡猾的野心家,身边只有小狗小猫两三只,如张明张维这样在司礼监排位靠后的秉笔,目的还不是为皇帝做狗头军师,而是仅仅想要自己上位,那么他能做出什么像样的事情来?

  汪孚林在最初的愣神过后,突然呵呵笑了起来,随即在程乃轩那仿佛看鬼样的目光,他眉头挑道:“关我屁事?”

  呆了呆的程乃轩盯着相交多年的好友,非常不解地问道:“皇上可是曾经派人笼络过你,这要是真的有个什么万……”

  尽管受汪孚林的影响,程乃轩没那么愚忠,可被废两个字,他还是轻易说不出来的,所以万之后,他就卡住了,时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句。可他不说,汪孚林却没有那么大的忌讳,竟是直接替他说了。

  “我昨天被召到乾清宫,后来在慈圣老娘娘面前义正词严表态了番,去看了皇上,好歹劝了皇上去赔礼道歉,而且全程慈宁宫太监李用都是在外守着的。至于后来再生什么,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就算传出过皇上笼络过我,那时候他是君,我是臣,而且,我做了什么吗?除却弹劾了冯保张四维刘守有之外,我还做了什么事情?没有吧?如果因为弹劾冯保,我就丢官了,那不是正好跳出了此次的漩涡?”

  说到这里,汪孚林就对目瞪口呆的程乃轩问道:“现在什么时辰?”

  程乃轩这是已经到了六科廊后吓了跳,然后装病紧急溜出来找汪孚林报信的,却没想到汪孚林竟然是这样的态度,此时有些呆呆地答道:“巳正了。”

  巳正,也就是十点……

  汪孚林已经醒悟到程乃轩这是从六科廊翘班回来,想了想就开口说道:“宫城之必定多事,不管你找什么借口回来的,继续在家窝着好了。这么大的事情,那些阁老尚书们有的好扯皮,小鱼小虾若是掺和其,很容易遭殃,安分点来得好。”

  程乃轩对于汪孚林把自己两人归于小鱼小虾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那根本就完全懒得计较。他没好气地哼了声,打定主意家里蹲的同时,他突然开口问道:“要给李师爷他们三个送个信吗?”

  “不用,六部在千步廊,又不在宫城,他们也不像我们是科道言官,只要稳住就没事了。我是昨天就提早请过假的,你是早上去了之后溜回来的,要是再继续串联别人,反而会被诟病,还不如顺其自然。”说到这里,汪孚林就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皇上都冲慈宁宫了,不知道昨夜战况到底怎么样?啧啧,没看见还真是可惜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mingchaomoushengshouce/2137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