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朝谋生手册 > 第九四七章 再下一城

第九四七章 再下一城

  汪孚林快走到午门出宫的时候,他却突然站住了。

  他刚刚有意绕开了张四维带人伏阙的皇极门前,原本是想早点出宫,可现在想想,今天宫里发生的这些事实在是非同小可,他也算是深入了解不少内情的人之一,尽管在皇帝面前承诺保密,尽管李太后也没有灭口堵嘴的意思,但只要他出了宫,回头外间消息万一散布开来,他就完全百口莫辩。所以,他在堪堪要出宫的地方停住了,随即又调转头往里走,须臾又回到了会极门。

  会极门的两个管门太监这两日看着风云变幻,着实唏嘘不已,刚刚还看着汪孚林往宫门去的背影,闲极无聊在那悄悄打赌,赌的便是汪孚林明天会不会再弹劾一个重量级人物。然而,看到明明要出宫去的汪孚林又折返回来,他们就有些发愣了,等到发现人竟然朝着会极门过来,两人你眼看我眼,全都生出了一种非常不妙的预感。

  不会汪孚林还有奏本要提交吧?

  等到汪孚林直接来到他们跟前,两人同时紧张了起来,却没料想到汪孚林竟是客客气气对他们拱了拱手:“二位公公,能否帮忙去内阁那边问一声,能不能借一套文房四宝……哦,最重要的是空白的奏本?”

  这是什么意思?两个太监那表情完全是僵的,其中一个反应快一些,失声问道:“汪掌道莫非准备在这里现写奏本?”

  “是啊。”汪孚林随随便便给出了一个让人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的答案,随即微笑解释道,“宫里今天发生了不少事情,其余诸位还没出宫,我要是这会儿出宫,万一出点瓜田李下的传言,难免不美,所以我不得不逗留一会儿。可若无理由,却实在是说不过去,还请两位公公帮个忙,就说我打算现写奏本,得晚点才能出宫去。”

  见汪孚林不动声色地往四周一扫,随即手上一滑,有一样东西通过手指传递了过来,见惯了这种伎俩的一个管门太监迅速接过往袖子里一藏一捏,确定不是金子就是玉,他就对同伴轻轻点了点头。两人的意见全都空前统一,别看汪孚林昨天弹劾冯保,今天弹劾张四维,可这位竟然全须全尾地从乾清宫出来,仿佛没有受到今天那件他们都不大了然的诡异事情影响,这种小事他们还是行个方便的好。

  当然,回头一定要问清楚汪孚林这是什么奏本,别胡乱收进来给自己惹麻烦。如果还是死揪着冯保不放,他们也不能给面子。

  于是,其中一个年轻的管门太监立时匆匆专门往内阁制敕房跑去,等到和其中一个中书舍人一说,借了一套笔墨纸砚,包括两本空白的奏本回来,他身后那个好奇的原主人也跟了出来。虽说品级相当,中书舍人那也是京官序列中一个不错的饭碗,但中书舍人除去极少部分进士之外,却还有很大一部分是选用的举人甚至监生,因此和大多出身进士的监察御史没法相比。这位和阁老们常有近距离接触的中书舍人就对汪孚林客客气气。

  “汪掌道什么奏本这么紧急要在这写,不能出宫去写?”

  “之前在乾清宫听到下头禀报的消息,思来想去,还是免得明日再走一趟会极门,干脆呈了再回去。”汪孚林这一次却绝口不提自己是为了避开可能有的嫌疑和疑忌,笑吟吟借了张椅子,磨墨之后就把打草稿的笺纸卷成了一个小卷,左手拿着右手写。这是没有桌椅的隋唐人士常用的书写方式,他当然不大熟悉,但如今条件有限,他又不是内阁中人,不适合进内阁去借地方,因此只能这么将就。当然,他用这种书写方式的最大原因只有一个——拖时间!

  只要拖到其他相关人士出宫,消息散布开来,那就没他什么事了!

  那中书舍人使尽浑身解数想要从汪孚林口中套话,奈何对方守口如瓶,两个管门太监又在旁边虎视眈眈,他也只能悻悻闭嘴,却又拿眼睛悄悄去瞟汪孚林这奏本写的到底是什么。而对于这个,汪孚林当然不会再遮掩,那中书舍人很快就发现此番汪孚林弹劾的一样并不是一个小人物。

  锦衣卫缇帅刘守有,这要是算小人物,满京城就没有大人物了!哪怕比不上阁老尚书,但刘守有的位子甚至可以说比不少侍郎都更要紧些!

  他一下子没有再看下去的欲望,一溜烟跑回去说给同僚听。此时此刻,马自强和申时行全都被召入了乾清宫,告病多日的张居正早就被抬进了慈宁宫,内阁一亩三分地上一个能管事的阁臣都没有,中书舍人自然彼此之间疯狂议论串联,却全都不明白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很快,他们就不用再猜了,因为汪孚林的嘴不大好撬开,但马自强和申时行却先后回来,而护送他们回来的太监又是嘴不大紧的人,直接把小皇帝被罚跪奉先殿的事给捅了出去。

  也不知道是否为了惩戒长子,还是气得忘记了,李太后竟然丝毫没下禁口令。

  汪孚林当然不知道自己完全是白担心了一场,但他在某些时候素来警惕心过剩,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因此眼见得申时行和马自强都阴沉着脸出来了,他还是整整在会极门盘桓了一个时辰,把自己这奏本从草稿到誊抄全都完成,这才把奏本交给了管门太监,把文房四宝还给了那位中书舍人,自己把揉成一团的草稿带上了走人。

  等出了宫,回到都察院吃了一顿晚了许久的午饭,继续捱到散衙,他回到家里,这才立刻见了严妈妈和刘英。得知奉了冯保之命接应的张宁,直接把张泰徵给接过去安置了,他便对刘英问道:“你那时候用张四教的声音吩咐管家说张泰徵已经死了,又叫他们请刘守有帮忙灭火,张家人没有怀疑?”

  “没有,虽说我没有现身,但张四教常来常往京师张府,上上下下全都最熟悉他的声音,张四教出门时坐的轿子,我们也是早就打探好了,所以我哪怕没有出轿子让人看见,别人也没大怀疑,毕竟慌乱之下轿夫只要差不多身形,那管家更不会去怀疑。而张四教的声音和说话口气原就是我最熟悉的。张泰徵如今是一门心思认定了父亲和叔父想让他死了,也不会怀疑我这个仆妇。更何况,我把他弄出去就没再现身,将来他也见不到我。”

  汪孚林见刘英说得头头是道,不禁赞赏地点了点头道:“此番多亏了你,辛苦。”他又看着严妈妈,含笑赞叹道:“这次的事情能这么顺利,也多亏了严妈妈,你们两个这几天就不要外出,虽说乔装打扮,但为了避免被人看出身形,还是谨慎一点好。”

  “是。”

  刘英答得爽快,严妈妈却问道:“公子,还要做其他准备吗?”

  “不用,我该做的已经都做了,剩下的不过是顺势等待,至于事情究竟怎样发展,那就不是我能做主的了。”

  对于这样一个事实,汪孚林不能不说不遗憾。然而,他的层级摆在那里,能够调动所有资源,达到眼下这样一个效果,那实在是已经惊世骇俗,若要强求结果完全符合自己的预期,那并不现实。但是,只要李太后、冯保、张居正这三个重要人物,陈太后、张宏这些次要人物,以及张四维纠集的那些人还是沿着之前的轨迹走下去,朱翊钧这个天子不至于突然权谋天赋觉醒,瞬间点数全满,那么即便是最差的结果,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果然,他今日一天之内连续弹劾了张四维和刘守有,这简直是一炮震得满京城都在晃荡。更让无数人瞠目结舌的是,广东道的蔡光安和秦玉明竟然也在傍晚时分到会极门送奏本弹劾了内阁次辅张四维,不少人都知道,这两个在都察院是刺头,往日独来独往谁的帐都不买,陈炌把他们调到汪孚林麾下,据说他们还在外怨声载道,非常不服管束。可这一次,两人到会极门送奏本的时候,却都张扬出一个意思。

  从前他们瞧不起汪孚林,但就冲着这位广东道掌道御史敢弹劾张四维,他们就钦敬这人品,愿附骥尾!

  相比今日一天遭到三次弹劾的张四维,反而是刘守有只被汪孚林炮轰了一次,说他是身为缇帅,却俨然大臣家奴,又罗列了平日失职、贪贿、结交张鲸等诸多罪状,宫中的处分却下达得非常快。刘守有出身麻城刘氏,可以说是家世资历全都相当不错,掌管锦衣卫也已经多年,之前赫然官拜都督佥事,此番竟然被直接革职,锦衣卫掌卫事临时交给了掌刑千户刘百川署理,理刑百户郭宝协理。

  尽管只是署理,绝对不可能越过很多级直接转正,但刘百川却是欣喜若狂。换成从前,他何尝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哪怕日后不署理了,只要这些天能够建下功劳,一个指挥佥事就能稳稳当当入手,担一个管卫事的名义,日后就是名副其实的北镇抚司之主!

  郭宝也一样是高兴得差点没端住脸色。他哪里能想到,只不过是把刘守有帮着张家救火这么一桩小事捅到外东厂,就换来了这样丰厚的回报?

  然而,两人也没只顾着高兴,商议着立刻找由头设法给陈梁谋一个总旗的空缺。毕竟,如今三个人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至于打翻船主自己做主这种事,三个人却都很默契地不提,至于背地里想没想,这当然谁也不知道——可是,汪孚林拿住的把柄非同小可,是他们锦衣卫往官员府邸安排谍探,这种事传出去是要捅大篓子的,再加上汪孚林脚踩着不知道多少条船,他们压根不敢和这位妖孽翻脸。

  汪孚林能掀翻刘守有,更何况是他们?

  可这个晚上,三个人聚在刘百川家里喝酒的时候,陈梁却是压低了声音说道:“今天街头传言很不对,似乎有人在故意散布皇上忤逆太后的事。”

  “你也发现了?”郭宝立刻看着刘百川道,“这事我也发现了,非常不对劲,绝对是有人故意在这么做。而且……似乎是东厂的人。”

  一提到东厂,后面的人是谁,那就显而易见了。刘百川做了个冯保的口型,见对面两个人全都赶紧点头,他顿时苦恼得皱眉沉吟了起来。

  然而,当初刘守有坐缇帅这个位子,尚且还要给冯保磕头,如同仆隶一般供其驱使,他们又算得了什么?

  “给汪爷报个信去,事到如今,得由汪爷拿主意。”

  这是刘百川说的,立刻得到了郭宝的认可。郭宝却还看着陈梁道:“汪府周边,这两天还有东厂的人出没吗?”

  陈梁名为领着锦衣卫的命令监视汪府,实则作为汪家和刘百川郭宝沟通的渠道,身份最低,却也最不引人关注。他想了一想,压低了声音说:“汪家附近,这些天东厂的眼线都撤走了,不知道什么缘故。不过那个刘勃提醒过我,很可能暗中还是有人盯着,小心点的好。”

  “这是正理。”刘百川想了想,和郭宝低声商议了一下,最终说道,“这消息你早点递,最好今夜瞅准时机送进去。倒是得盯着点儿张四维那边。”

  张阁老变成了张四维,三人就在这么不知不觉之间,把还在台上的张四维给打成了下台倒计时。

  深夜时分的张府,确实正笼罩在一片惊惶不安的愁云惨雾之中。

  张四维伏阙大半日,却没有等到宫中传来的任何好消息,反而是听到小皇帝被罚跪奉先殿,而自己被人架出宫时却没有得到任何明确的答复,直到出了长安左门,他才得知家中失火,张泰徵“死”了,自己遭到了汪孚林以及两个御史弹劾。瘫软在轿子上的时候,张四维就意识到自己落进了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中。

  等回到家里,见了三弟张四教,得知张泰徵不是死了,而是失踪,家中管家在慌乱之际听到轿子中疑似张四教的声音,就立时照着办理,甚至还请来了刘守有维持秩序,帮忙灭火,以至于刘守有遭到了汪孚林的弹劾,如今竟然已经丢官去职的时候,他那种确信就更强了。

  此时此刻,眼看满脸疲惫的张四教走进屋子,随即直挺挺跪在了他的面前,张四维不由得以手扶额,深深叹了一口气道:“事到如今,你跪着请罪有什么用?起来吧,越是这时候,我们越是得好好商量!”(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mingchaomoushengshouce/2130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