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明朝谋生手册 > 第九四六章 和风细雨入君心

第九四六章 和风细雨入君心

  慈宁宫这种地方,向绝对属于男人的禁区。 .★ 1 くW .因为不论是这里改名之前的清宁宫,还是如今的慈宁宫,在名分上都属于个群体,那就是在名分上位居整个帝国最前列,甚至还要压过皇帝小半筹的太后。尽管张居正常常入宫,但那都是乾清宫,慈宁宫只有他母亲赵老夫人和妻子王夫人来过。不但如此,就连李太后的父兄,在礼法上也不能踏足这里。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汪孚林那是大明立国两百多年来,不说唯,至少也是屈指可数几个能踏入此地的外臣之。只不过,李太后和陈太后都在乾清宫,押在这里的却是朱翊钧,眼下又是事急从权,那就没那么大问题了。而护送他过来的慈宁宫太监李用先头还有几分太后身边近侍的倨傲,可刚刚在乾清宫东暖阁听了那么会儿,心里对这位崛起度飞快的掌道御史实在是佩服极了。

  面撇清自己和张四维张明刘守有等人的关联,面却又替小皇帝求情,面得张居正信赖,面又没得罪两位太后,最重要的是很可能还会成为小皇帝的救命稻草……这左右逢源的本事简直绝了!

  要是让汪孚林知道李用的心里话,他定会翻白眼——如果李太后之前不捅破那层窗户纸,让他立刻走了,他哪来的兴致给小皇帝求情?要知道,他收拾张四维是招,挑起小皇帝和李太后的冲突,那却不是他的手笔,当然他也在放纵这种过程进行也就是了。至于换个人来当天子,他不支持也不反对,但是,那个被娇惯长大的潞王朱翊镠比朱翊钧未必好得到哪去,而且人也已经不小了,他没怎么接触过,不知道是否好糊弄。

  尽管,只要是李太后这个当妈的应该命很长的情况下,只要外头和里头直都有类似于张居正和冯保这样的组合,再压着李太后这座大山,要钳制朱翊镠应该比朱翊钧容易。可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设想,他是间接促成了现在的结果,可对于他自己来说,他点都不想搅和到改朝换代那点事里头去,这是要在身上背无数骂名的!

  所以,他既然没走,听到李太后那忤逆两个字的巨大罪名,他就没地儿躲了,不论怎么样,如今张居正时半会出不了宫,他就得负责把消息传出去!

  “汪掌道,皇上就在里头。”

  见李用站在门外,声音很低,汪孚林踌躇了片刻,随即也压低了声音说道:“李公公,会儿我劝皇上的时候,也许彼此都会说点大逆不道的话,您多包涵。”

  知道,就算你不敢说,可皇上那脾气,之前已经说过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了!李用立时心领神会地点点头,旋即就打起帘子,把汪孚林放了进去,自己却守在门外,勒令应太监全都退远,以免回头被太多人听到里头的谈话,那时候个个灭口都是天大的麻烦。

  汪孚林进屋子,就看见朱翊钧正呆呆坐在软榻上。这位昔日出现在人前时从来穿戴整齐不苟言笑的小皇帝,此时此刻却是典型的衣冠不整,件外袍被撕掉了半个袖子,前襟耷拉了下来,光着头没戴帽子,脸色呆滞,眼睛无神,用比较贴切的词语来形容,那就是货真价实的活死人状态。知道般的话语只怕惊动不了这位天子,他就提高声音叫道:“皇上,臣刚刚弹劾了内阁次辅张四维!”

  “啊?”朱翊钧犹如从睡梦惊醒般,眼睛终于有了焦距。他缓缓扭过头来,看清楚面前的是汪孚林,他顿时猛地吃了惊,等意识到汪孚林说了什么,他顿时为之大怒,下子跳了起来,“你和张四维不是和解了吗?干什么还要弹劾他!”

  你居然也背叛朕!

  “皇上,张四维做下的事情实在是太不地道,臣没办法和他和解!张四维把之前写信给我族伯汪道昆的事情全都推在了他儿子张泰徵的身上,勒令张四教带着张泰徵来给我负荆请罪,可是,就在刚刚,张家据说走水了,之前就病着的张泰徵说是烧死了!他能够做出杀子这种不慈的事情来,更何况是臣这么个不共戴天的仇人?”

  朱翊钧听到杀子这两个字时,冷不丁打了个寒噤。要知道,之前他是怒火上脑,踹开张宏,甩了陈太后,打伤冯保,想要和生母李太后好好理论,可那个节骨眼上,他最初去找陈太后的时候,喝了几口酒壮胆,等到了慈宁宫番吵闹之后,心智迷乱,早已分辨不清楚什么。如今细细想来,他却依稀记起,母亲的眼神除却深深的失望,似乎还藏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要知道,他并不是父亲隆庆皇帝的独生子,他还有个弟弟!

  张四维为了自己的前程和名声可以不要长子,张四教也可以不要蒲州张氏的嫡长孙,那么他呢?他虽不是父亲隆庆皇帝的嫡子,却是长子,和张四维家里的情形何等相似!

  汪孚林先不提张四维的伏阙,给张四维扣了个杀子的大帽子,现小皇帝的表情似乎有些异样,他知道自己做对了,方才继续说道:“臣因先后弹劾冯保和张四维之事,被两位老娘娘召到了乾清宫。臣到那儿之前,两位老娘娘已经下旨,令人将病的元辅从家里抬到了乾清宫。慈圣老娘娘接见臣的时候,就正在怒不可遏,偏偏这时候又传来了次辅张阁老带着大堆人在皇极门前伏阙的事,慈圣老娘娘恼将上来,元辅便怒斥是张四维等辈教唆皇上忤逆不孝!”

  咦咦咦?

  朱翊钧并不傻,这会儿那丁点迷醉狂乱的酒意也已经完全醒了。否则,他刚刚在汪孚林说出弹劾张四维的事情时,就直接嗓子把那半截心里话给吼了出来。然而,此时此刻,他轻轻吸了口气,这才低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和个脑子还清楚的皇帝交流,这无疑是桩难度不太高的任务。汪孚林就定了定神,将张四维带人伏阙的经过笔带过,着重说明了张家起火,张四维的弟弟张四教对人说养病的张泰徵来不及逃出而身陨,锦衣卫缇帅刘守有亲自去救火……当然,张明在东厂吃拷问不过,于是供出的那串同谋,因为那是他到乾清宫之前的事,因此他当然不知道,就连替田义轻轻巧巧开脱的事,他也隐去不提。

  朱翊钧咀嚼消化着汪孚林带来的这些最新消息,越想越觉得自己是被张明坑了。如果不是张居正这病之后,田义突然病了,张宏又每每苦劝他要宽容冯保,而张明却跑来暗示次辅张四维愿意投靠,自己也愿意作为马前卒掀翻冯保,如此就可以除掉三座大山的两座,他怎么会在如今这当口贸贸然动手?想到这里,心头火起的他忍不住冲着汪孚林质问道:“都是你,好好的你昨天为何弹劾冯保?”

  外间的李用听得险些龇牙咧嘴,心想事情是皇上您做出来的,这时候却迁怒于人家汪孚林?若非汪孚林肯承揽下这个来劝您的苦差事,就凭慈圣老娘娘那最要强不过的心气,哪怕有陈太后的劝阻,哪怕元辅张先生不肯,那张罪己诏,那张废立的诏书,说不定到最后都会成为定局!

  汪孚林却不怎么生气。本来,皇帝这种生物嘛,便是委过于人,肯下罪己诏的多半那还是委委屈屈,更不要说朱翊钧这种天子了。于是,他调整了下情绪,随即诚恳地张口问道:“难不成皇上也觉得,冯保无懈可击,所以这么多年来才没人弹劾?”

  朱翊钧差点被汪孚林问得憋过气去。他当然想铲除冯保,如果不是为了这个,他至于和亲妈闹成心在这个样子?如果不是汪孚林带头开炮,今天又是那么十几份的题本窝蜂送上,他至于在张明的撺掇下这么直接捋袖子打算追究下冯保吗?

  偏偏汪孚林仿佛没看出他的憋屈似的,竟是语重心长地说道:“皇上,臣弹劾冯公公,那是为了公义,并不是为了己之私,臣在此之前,那是已经下定决心,不成就隐居乡里去教书的。”

  虽说如果让他去教书,十有**是误人子弟。

  “当然,臣也要向皇上请罪,之所以会想到朝冯公公开炮,那是因为张四教带着张泰徵来负荆请罪的时候,用言语激臣的,彼时他说,臣做御史这些年,虽然也弹劾过不少人,甚至还包括座师,但总的来说,是苍蝇多,蚊子少。来二去,本来臣的心结就没有完全打开,又年轻,是个受不得激将的人,于是当他直接说了句柿子不要只挑软的捏,你敢弹劾冯公公?臣就接下了。”

  外间的李用听得个踉跄,心想你在太后面前说得那般大义凛然,怎么跑来劝皇帝的时候,却又换了说辞?然而,张四维如今反正已经讨了两宫厌弃,兼且小皇帝忤逆这件事还确实是很麻烦,如果能够推到大臣挑唆天家骨肉上,那还确实是再合适不过。因此,他对于汪孚林在紧急情况下,公报私仇,个劲往张四维身上泼脏水,倒也不觉得奇怪,甚至也没多少反感。

  毕竟,汪孚林是明知道他在外头的情况下说的。

  要知道,刚刚在带路到慈宁宫时,汪孚林用非常快的动作塞给了他张五百两见票即兑的银票,却是低声告诉他,自己不求加官进爵,哪怕此事之后归隐田园也不要紧,可绝对不希望张四维能够东山再起。要是平时,为了个御史的贿赂而得罪当朝次辅,那当然是再划不来的,可现在张四维直接撞到了两宫皇太后那满腔怨气的火头上,他哪能没个选择?

  因此,在听到里头接下来是死般的寂静时,他就压低了声音提醒道:“汪掌道,两位老娘娘那边时间有限,你可快些儿,否则咱家没法担待。”

  面对这样的催促,朱翊钧顿时脸色大变,而汪孚林则开口说道:“皇上,臣并不十分清楚宫到底生了什么事,但母子没有隔夜仇,既然是外人挑起的,皇上何妨去两位老娘娘面前赔罪认错?臣介外人,今天看到的听到的,全都会闷在腹不对外人言。这两日臣就递辞表回乡,还请皇上能够放下心结,日后的路还长着呢,怎能就因为些外人的胡言乱语,不顾骨肉亲情?”

  尽管刚刚还在迁怒汪孚林,可是,朱翊钧想到张明落在怒气冲冲的李太后手里,肯定会供出他那点最后的班底,到时候自己又要回复孤家寡人的状态,只怕就连身边的内侍太监也要再被清洗遍,外朝旦听到那什么忤逆的风声,只怕短时间内不要再想有人心向自己了,汪孚林的劝告不可不听,他顿时又慌乱了起来。再加上汪孚林好歹给自己指点了条唯的出路,他把心横就霍然站起身来。

  “你说得对。”这四个字能够憋出来,剩下的话就容易多了,“朕真是悔不当初,怎么会被张明这些人给骗了!朕要去向母亲请罪。”

  阿弥陀佛,皇帝总算是说出这句服软的话来了!

  李用舒了口气,而汪孚林知道自己也算是把自己该做的事情给做完了,当即起身告退。

  至于之前李太后撂下的那什么到奉先殿跪三天三夜,然后写罪己诏等诸如此类的话,他是半个字都不打算对小皇帝说的。要惹毛天子,谁爱去谁去,反正他没有这个兴趣。尽管他看似把皇帝劝回来了,但旦朱翊钧被罚到奉先殿去跪灵,以小皇帝的心性,如果还有人挑唆,再干出什么事来,那就和他毫无关系了。

  当汪孚林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出宫溜之大吉的时候,冯保在外皇城御河边的私宅,也终于苏醒了过来。直守在旁边半步不敢离开的掌家张大受喜极而泣,连声吩咐人去宫向李太后报信,随即就匆匆将冯保昏过去之后那系列事情五十说了出来,从张居正入宫说到张四维等人伏阙,从汪孚林弹劾张四维说到人被召到乾清宫,而后又进了慈宁宫去见朱翊钧,如今已经出了宫。

  听着这桩桩件件的事,冯保便有些吃力地说道:“皇上呢,可出了慈宁宫?”

  张大受犹豫了下,这才低声说道:“太后没有见皇上,而是让皇上去奉先殿跪着悔罪。又召了内阁马阁老和申阁老,似乎是要拟旨黜落张四维以及那些伏阙官员。”

  冯保顿时心突,随即死死握紧了拳头。他这次是过了关,而且也没什么大损伤,可这次之后呢?他的家人子侄呢?受此奇耻大辱,昔日情分丧失殆尽,小皇帝岂不是已经对他这个大伴恨之入骨?

  想到这里,他立刻挣扎着试图坐起身来,见张大受还摁着他,他就用嘶哑的嗓音字句地说道:“要是还想活命,抬也抬我去见慈圣老娘娘!还有,给我把皇上忤逆两宫老娘娘,于是被罚跪太庙的消息传出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mingchaomoushengshouce/2126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