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金丹九品 > 第四十五章 赌场高人

第四十五章 赌场高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浩看着侯府门口旁边贴着的那公告,忍不住暗自疑惑。  那公告上所说的,确实是如他之前在那大汉之处所听到的内容差不多,只是措辞更加委婉而已,本质却是一般无二。
  想着,他忽然灵光一闪,好似想到什么。
  但这灵光却又在瞬间,以极快的速度消失,让他根本抓不住刚刚自己到底想到了什么,这种感觉,就像是想要打喷嚏却酝酿了好几次都打不出的那种感觉,却是让他变得有些烦躁起来。
  在心情烦躁之下,他却是没有了再度乱逛的想法,心中起了一个原来不可能起的念头。
  去赌场!
  无论是在穿越前的前身,还是在穿越后,李浩都未曾真正踏入过赌场。穿越前不用说,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普通人,赌场这种地方,显然是不会随便接近的。而在穿越后,他虽然有了一些实力,不惧普通人,但却又一心修道,也没心思赌博,自不会去赌场。
  所以,此时的他,对于赌场的一切,却还是很有些好奇的。
  正常的情况下,他即便是有些好奇,也不会有这种去赌场的想法——毕竟赌场之中污秽不堪,贪欲横流,不是修道人的好去处。但这时心情烦躁,急需发泄,这里反而变成了好去处了。
  只要有人聚居的地方,便绝对少不了两种去处,赌场,青楼。
  这从陇县虽是一个县城,但却是颇为繁华,自然也少不了这两种去处。
  甚至都不需要怎么打听,顺着人流走,李浩轻轻松松的就找到了赌场的所在。
  因为成老侯爷招婿,所以这从陇县聚集了数量相当巨大的武林中人,这些武林中人本身精力充沛,自然不可能和升斗小民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赌场和青楼,就成了他们发泄过剩精力的去处。所以,这些时日,这赌场的人流却是比起以前多了十倍不止。
  现在虽然只是中午,但因为成侯府的忽然变化,不知多少人心情变得烦躁愤怒,这赌场也因此而比平常更早的热闹起来,而且整个赌场当中,更多的就是向李浩一样想来这里发泄烦躁心思的武者,这让整个赌场笼罩在一股淡淡的烦躁之中,似乎一个一点就着的炮仗一样,显得有些压抑。
  “这就是赌场啊,人真是多啊,真想要抓一个来吃……”虎仆看着密密麻麻的赌徒,舔舔嘴唇,这样嘟囔一声。
  “给我闭嘴!五百只烤全鹅才下肚,你现在跟我说你还想吃人?!”李浩怒道。
  “喂!哪有五百只那么多?!明明你自己吃了几十只好不好!”虎仆一听,不由得愤愤不平起来。
  “要叫主人!”李浩怒道。
  不过,他对于那吃了几十只烤全鹅的事情,却是装作没听见——之前他吃得兴起,却是忍不住催动肠胃的三个小周天,真气运转之间,大大加强自己的消化能力,很是夸张的吃了几十只正常人只能吃上半只的烤全鹅……
  虎仆一听,更是愤愤不平,但慑于李浩的淫威,却只能闭嘴不言。
  李浩自是懒得管虎仆心底怎么样,他的命眼有着透视能力,虽然并不算强,但在赌场之中,已经是能够无往而不利了。
  进入不到一个时辰,他就已经是感到心神俱畅,那种之前因为抓不住灵光而产生的烦躁早已被赢钱的兴奋所取代了。
  “早该来赌场了,这里来钱真是容易啊!”虎仆在一旁看得眼热,不住的在他的耳边嘟囔着。
  李浩心情好,却懒得与他计较,也就任凭他在那里荼毒自己的耳朵了。
  也确实,不到一个时辰,他就赚了数十万两银子,哪能不愉快?
  他高兴了,自然就有人不高兴了。
  这赌场的庄家眼看自己无论做什么手脚,对方都能轻松的押中,哪里还不知道遇到高手了,每次开骰,对他来说已经变成了一种折磨,几次下来,他的冷汗早已是湿透了内衫。
  “买定离手……”他这声音,听起来却已经是有些颤抖了。
  在他面前,几十万两银票摆放在一个数字上,而这个数字,就是他骰钟里面骰子显示数字的的总和……可以想象,若是这一把揭开,那这赌场不一定会关门,但自己绝对会没掉这一份工作,甚至命都可能丢掉……
  “我来吧。”这个时候,忽然又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上,接着一把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这庄家一愣,接着欣喜若狂,道:“是,老板。”
  这说话之人,是一名看起来有六七十岁的老者,他身材瘦弱,双目浑浊,身上穿着丝绸青袍,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在家中怡儿弄孙的普通老人一样。
  这老者拍了拍那庄家的肩膀,对他说了那句话之后,就抬手按在那骰钟上。
  “我姓刘,排行第六,朋友都叫我刘老六,添为这赌场的老板,阁下不介意我来玩一手吧?”这老者呵呵笑道。
  这一张赌桌是买大小的赌桌,周围密密麻麻的围着几十个兴奋的赌徒。只是,真正下注押大小的,却只有李浩一个人而已——最开始当然不是这样,只是李浩越赢越多,其他人终究害怕出事,所以就随着他赢得越来越多就越来越少人敢跟着下注了,到现在,就只剩下李浩一人还在这里玩了。
  “原来是刘老板,既然老板有兴趣,我自然不会不奉陪了。”李浩这时面色却有些严肃,没有了之前的轻松随意。
  刘老六呵呵一笑,谢过了李浩之后,解开了骰钟。
  只见得那骰钟里面的数字,却是一二三,与李浩命眼所看到的九点,居然完全不同!
  “不好意思了。”那刘老六一笑。
  “呵呵,刘老板技艺高超,在下技不如人,输得无话可说。”李浩无奈道,“今日已经尽兴了,下次再来吧,告辞。”
  “我与阁下一见如故,不如一起喝杯酒交个朋友如何?”刘老六摇摇头道。
  李浩一听,冷汗都下来了,连忙道:“算了算了,在下还有事,下次再说,下次再说。”
  说着,带着虎仆快快离开了赌场,他心里暗自无奈,“这从陇县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到处都碰到命眼看不透的人?!”
  ps:好久没有求包养了……再求包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jindanjiupin/13877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