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金丹九品 > 第四十一章 节外生枝

第四十一章 节外生枝

虽然已经吩咐五六个小二去帮自己准备补给了,那些小二也算是地头蛇,买各种补给物品相当的快速。  就在李浩心中暗自着急,担心会不会节外生枝的时候,一个很是欢喜的声音传入李浩的耳中:“原来李公子在这里啊,让我一番好找!”
  李浩一听这声音,忍不住一阵苦笑。
  这,分明便是那晴天成的声音,原本以为以那绝对的难度,至少能够难住他几天的,却没想到短短的三个小时时间,他就已经找上门来——就是不知他是想不出下联要来让自己告知答案,还是对出了下联,正来告诉自己。
  回头看过去,只见得客栈门口正有两人悠然走进来,正是那晴天成和与他形影不离的老者。
  这客栈当中此时并不算热闹,但却也有着几张桌子是满的。
  当他们两人进来的时候,原本有些嘈杂的客栈便忽然静了许多,也不知是有人认出了晴天成的身份,还是只是巧合。
  李浩因为要等那些小二回来,所以就在这门口附近和虎仆吃着小吃,喝着薄酒,距离晴天成两人,却只不过是几步远而已。
  虽然恨不得此人立刻在自己面前消失,但李浩还是站起身,迎上去,道:“晴公子,我正准备离开从陇县,你来得正好,我正好向你告辞。”
  坐定之后,那晴天成才道:“李公子居然这么快便走?不行不行,我俩一见如故,李公子便要离开,也得先让在下尽了地主之谊再说。更何况,方才我已将李公子所出的上联对出,现在正要与李公子探讨一番呢。”
  “这么快?”李浩本想坚持自己就要离开,听到后面一句,忍不住惊呼出来。
  他出的上联是“烟锁池塘柳”,这在上一世可是千古绝对,到他穿越之时整个地球上都找不到真正格律、意境尽皆完全相配的下联,现在这晴天成之时听到这上联短短三个小时,居然便说已经对上了,这让已经有几分文人特质的李浩瞬间起了兴趣。
  晴天成显得极为得意,这样道:“上联是‘烟锁池塘柳’,我对的下联就是‘冀粟陈献忠’上联有火金水土木五行,我下联有北西东南中五方,五行对五方,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李浩一听,不由得一撇嘴角,道:“我还以为是何等绝对,谁知只是如此。这格律是对上了,但意境怕是有些不对吧。”
  晴天成不由得不服道:“这已经是很不错了好吗,你有更好的,那你对一个啊?”
  “这还不简单,我可以随便对出七八个比你好的。你听着‘桃燃锦江堤’、‘炉铭汉地松’、‘杈烦汉域钩’、‘烛镌河坝松’、‘焱淘梗地钩’、‘灯锢汀堤桂’、‘枫焰镜湖堤’、‘焰镶江堤林’,这些哪一个不比你的强?”李浩很不屑的道。
  晴天成听得李浩的这段话,不由得目瞪口呆,口中喃喃重复着李浩所说的这几个下联,眼神却是越来越亮。
  他这三个小时来几乎将脑浆都搅成浆糊了,都只是想出那一个只是形式对上却意境全无的下联,却没想到,眼前这人居然将下联好像是沙子一样,一抖就抖出八个出来,而且每一个在意境上虽比不起上联,但都比起自己硬堆出来的那个要好十倍。
  “虽然有些不是很明白,但你真的很厉害!”好一阵子,他好像在看一件难得的宝贝一样看着李浩,口中这样赞叹道。
  李浩一看,在心底暗自打嘴。
  原来已经对这人敬而远之了,谁知道居然文青气发,居然反而去撩拨他,这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啊……
  “我也是硬堆出来的,其实这些根本没一个算是对上……”他有些苍白的解释了一句。
  这解释,显然不会让那晴天成所接受的,他笑道:“李公子实在太谦虚了,这么多下联,任何一个都非我所能想到的,李公子能够想到这么多个,已是让人叹为观止。为酬谢李公子让我见得如此绝对,我今夜家中设宴款待李公子,还望李公子赏脸前来。”
  “不了不了,我还有事,等一下便要离开从陇县,晴公子不必麻烦了。我们日后有缘再见吧。”李浩自然是连连推拒。
  那晴天成哪里肯,只是不住的殷勤邀请,定要李浩答应赴宴,以酬谢李浩。
  推拒之间,李浩之前派去购买补给的小二却开始回来向李浩复命。
  李浩一看,大喜,连忙吩咐他们将补给物品搬上马车——他有着乾坤囊,还有着那一块有着巨大空间的玉佩,本来是能够将补给物品都收起来的,但那样却太过招摇,在这里却不太合适,所以才使用马车来掩饰。
  “李公子,我们家公子不久前得到一部奇门武功,似与修道相关,只是文字古拙难认,正要在晚宴上请公子辨认一番,还望公子勿要推辞。”这时,那老者忽然插口这样道。
  李浩一听,双眼一亮:“果真是与修道有关?”
  晴天成听到老者插口,恍然大悟,连忙道:“啊,没错没错,那是一卷兽皮,那上面的文字虽古拙难认,在下看不出那记载的是何等妙法,但那兽皮却是刀剑难伤,水火难进,定然不是凡俗之物。”
  李浩厚起脸皮道:“在下便是对这些东西感兴趣,既然如此,也不用等今夜了,我们现在便前往贵府,看看那物如何?”
  那老者和晴天成虽然说得委婉,但李浩却一下就听出来,那哪里是分辨不出那文字,那分明便是看自己不愿意前往,故而直接搬出那典籍出来当报酬,诱惑他留下来。不过,他要着急离开,只是对这不知深浅的晴天成敬而远之而已,倒不是真的就害怕,有着这种可能得到修道术法或者功法的机会,留下来又有何妨?
  “啊?不走了?”虎仆之前一直闷声不响的装背景,忽然听到李浩这话,忍不住茫然道。
  “当然不走了!那么快走干什么?难道你不想吃这里的特色烤全鹅了?!”李浩怒道。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jindanjiupin/13877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