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金丹九品 > 第三十六章 破解

第三十六章 破解

“完全不同的系统,要破解真是麻烦啊……”
  李浩看着手中那如同一条狰狞的鳄鱼以怪异的姿态盘成一团的玉佩,却是感觉颇为头痛。  这玉佩,自然就是李浩从斐乐人那里顺手牵羊给抢过来的。从当时斐乐人那震怒的样子来看,它显然是一件极为难得的宝贝,而且极有可能是类似乾坤囊这一类拥有颇大空间的宝贝。
  只可惜,研究了几日,他却发现,这玉佩使用的是一种他所不知道的,并非道门炼器之法炼制出来的。在那玉佩内部,更有着一层极为坚固的屏障,牢牢的挡住了他的真气,让他根本无法通过将真气渗入那玉佩之中,与其建立联系,看清那玉佩之内到底是什么。
  他想要将这屏障打破,就只能使用一种方法,那就是磨,生磨硬磨的将那一层屏障磨掉,才有机会看清那里面到底是有什么。
  而这几日来,李浩除了修炼,几乎就是在做这件事了。
  只是,这一层屏障实在是太坚固了,哪怕是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也只是感觉到那一层屏障微微松了一点而已,想要让其完全崩溃,却是还差得相当的远,至少要耗费比这多十倍的时间才有可能做到!
  至于斐乐人,就像是完全消失了一样,自从那天之后,就再没有出现,也找不到任何他存在的痕迹——这却让李浩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不过这些事情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喂,你还是搞不定啊,里面肯定有点石成金的术法吧,就算是假的,也可以骗一下人嘛,你现在都打不开这东西,我们岂不是白跑了那山寨一趟了?”
  虎仆沉闷的声音从马车外传进来,这几日,李浩偶尔烦躁的时候,就经常和他聊起自己对玉佩当中情况的推测,所以他居然也是知道这些。
  “叫主人!”李浩本能的纠正一句,然后道:“你以为这么简单啊!这东西明显不是道门的产品,哪那么容易破解的!”
  “哦。”也不知虎仆到底听懂还是没听懂,毫无意义的应了这么一句。
  斐乐人所施展的点石成金自然不可能是真的。至少,并不全是真的。
  当初在那山上,那诸多强盗刚自将那些金子收起,便有人忽然发现,那黄金的重量开始在减弱。
  掏出来一看,那黄金的色泽更是在渐渐褪去,不一会间,所有的金子居然就已经变成了灰白的石头!看起来简直比起一般建筑用的石灰石更加的脆弱。
  当其时,那山上的疯狂与混乱,却是可想而知。
  现在想起来,依然是又是悲哀,又是好笑。
  “嗯,差点忘记了,真气不行,或许想月煞,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忽然,李浩灵光一闪,想到了月煞。
  相比于真气,月煞的破坏力更加强大,用在养身健体那是找死,但用来破坏这玉佩上阻挡他真气的屏障,那似乎更加的专业。
  想到这里,他也不迟疑,将原本已经收起的玉佩重新掏了出来,这几日所积累起来的月煞从丹田当中运起,缓缓渗入那玉佩之中。
  这几日,因为他已经掌握了缩地成寸,月煞的用处变得愈发的巨大,所以这几天晚上,他对于凝炼月煞这件事,却是更加的积极。
  几日之间他所凝炼的月煞,却已经有拳头大小的一团,足以支撑他施展四五次初窥门径的缩地成寸了——初窥门径境界的缩地成寸极难控制,每次施展,最多都只能够跨越三十丈,也就是百米左右的距离。除非,煞气不够,所跨越的距离才会比三十丈少,就像他那天第一次成功施展这术法的时候一样。
  在这个时候,他却是有足够的月煞来使用。
  这些月煞在灌入那玉佩之中后,便开始不断的渗入那屏障当中,居然渐渐的改变了那屏障的特性,使得那屏障居然渐渐的软化起来。虽然在这过程当中,这月煞也是有着极大的消耗,但比起之前硬生生使用真气去磨,效果却好了不知多少倍了。
  眼见希望就在眼前,李浩自是大喜。
  毫不犹豫的将月煞源源不绝的灌入玉佩之中,不断的补充其内部月煞的消耗。
  这样好半天,等到李浩感觉到这几日的月煞差不多消耗一空的时候,噗的一声轻响从那玉佩之中传来。
  接着,李浩就感到一空,似乎透过这玉佩看到了一个有半个房间大小的空间。
  而在那空间当中,堆积着大量物品,其中绝大部分是黄金、珠宝,除此之外,还有着几块看起来好像刚刚出炉的铜板,以及一些看起来乱七八糟的杂物。
  “终于成功了!让我看看都是什么!”李浩大喜,心中一动,这空间里面的那几块铜板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以铜板在记载文字图案之类的信息,这种方法李浩在通天道的藏书阁当中已经见过不少。自然知道这些铜板便是如同书籍一样的信息载体了。
  这几块铜板每一块都有两张a4纸大小,厚度大概有四五公分。
  但重量,却相当的惊人,至少比起正常的铜板要重上数倍之多,每一块都有上百斤以上。
  李浩之前并没有心理准备,忽然被这数百斤的重量一压,手脚一痛,几乎瞬间就有被压断的感觉。
  而这样的重量忽然出现在这马车上,却是将这一辆马车压得一沉,深深的陷入了地面,让前面的那两匹被李浩改造过的黑马都忍不住一声痛苦的嘶鸣。
  幸好卖这马车给李浩的马车行并不是奸商黑店,这马车却是足够稳固,不然的话,忽然增加这数百斤的重量,这马车怕刚刚那一下就要塌了。
  “不好……”李浩吃了一惊,连忙将铜板重新塞入那玉佩里面的空间之中,只留下最上面的一块铜板。
  这时,那马车方才重新变得平稳起来,前面那两匹马也方才恢复了正常。
  “好家伙,手脚都差点断了……”苦笑着将那铜板搬到一边,李浩看着有些青肿的手腿,心中又是无奈,又是期待。
  两张a4纸的大小,四五厘米厚的铜板却足足有上百斤,这可不是什么正常的重量,这足以表明这些铜板本身的不凡。
  ps:几次没求包养了,再一次求包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jindanjiupin/1387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