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金丹九品 > 第二十五章 凝炼月煞

第二十五章 凝炼月煞

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可以明显的看到,那夺心手在左手被齐肩斩断之后,那从其身上得到的文字所代表的寿命开始在快速的减少着。  这,很显然便是在表明,李浩的命眼,虽然能够看到某人能够再活多长的寿命,但那并不是真的看到命运!而只是通过某种他无法理解的方式,将对方的身体状态具现出来,与能够存活的时间挂钩在一起而已!
  这两种结果的表面看起来一样,但事实上,其中一个代表着绝望,另一个却代表着希望!
  若是这双眼睛看到的就是命运,那显然便是表明,这时间一到就身死根本就是命运的决定,要改变这个身死的结果,就相当于要改变命运!
  这,所带来的,自然便只有绝望了。
  而若是看到的只是身体的情况而已,那就和上面完全不同了。那就只是表明,这个身体状态这般下去,他所能存活的时间就是那么多,想要改变这个结果,只需要增强身体,提升人体本质就足够了,相比于改变命运来,这显然希望更大。
  李浩在方才他们两人战斗之前忽然激发命眼,所想要彻底了解的,就是这个——命眼看到的,到底是命运,还是状态。
  在李浩暗自为自己所看到的结果而松口气的时候,那边的局势再度发生剧变,那夺心手在左手手臂被斩断的时候,虽面色抽动,但动作却毫不放松,那呈爪子形状的右顺势一插,就插入了那斩龙刀的胸口,再用力一抓,就在呼吸间直接将斩龙刀的寿命清零了!
  而他自己,在那斩龙刀寿命清零的最后一刻,又被他的大刀将剩下的那只手臂也齐肩斩断,将那只手直接留在斩龙刀的体内,他的寿命也随着被减少到十年不到。
  这整个过程,风云突变,瞬间逆转,让人看得目不暇接。
  一切结束之后,那夺心手躺在屋顶上不断的呻吟着,鲜血不断的流淌着,而他的寿命,在这过程当中,几乎是一个月一个月的往下降——很显然,若是再等下去不去处理,说不定很快的,他就将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了。
  呻吟了一阵,那夺心手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我赢了!我终于赢了!哈哈哈……”
  在笑声当中,他双肩那被斩断的部分鲜血直喷,就好像两个喷泉忽然发力一般。
  随着这鲜血的喷涌,从他身上映入李浩双瞳的那些文字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减少,不一会,便被清零。而就在那寿命清零的瞬间,他的笑声戛然而止,整个屋顶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
  “自杀了……不过,他也只能自杀了,双手已废,从此成为废人,生活都难以自理,不自杀,那就是任人折辱的命运了……”李浩叹息一声,从那种阴暗之处走了出来,来到他们两人倒下之处。
  只见得,他们两人此时却是倒成一堆,血肉交融混合在一处,已经再难以将他们完全的区分开来。
  “为了一点胜负虚名弄得这般模样,难道真的值得么?”李浩看着他们,叹息一声,将身一转,就跃上了另一栋楼的屋顶,盘膝坐下。
  他并没有因为这一次的插曲而改变今晚凝炼月煞的计划,只是那一片屋顶毕竟已经躺着两个死人,他就算不会害怕,却也不会再喜欢呆在那里的。
  方才斩龙刀和夺心手两人的战斗是如此的激烈,在这半夜三更的时候,却是更加的明显。
  只是,他们对于这个似乎相当的有经验了,却是并没有上来查看。一直等到如今完全平静下来之后,方才有着几个人摸黑爬了上来,开始很是熟练的清理屋顶。
  “这些武林中人真是的,要打就去别的地方打啊,每次都是在屋顶……”其中一个声音尖锐的这样说道。
  另一个人闷声道:“快干活,我还要回去睡觉呢。每隔几天就来这么一次,我都要考虑换工作了。”
  “嘿嘿,换什么工作?你不觉得这样挺好吗?他们死了,他们的行礼还在客房,这些东西可是满是油水呢……”另一个人嘿嘿笑道。
  他们一边低声说着笑,一边极为熟练的将尸体搬走,将屋顶清洗干净,甚至其中一个还直接使用工具将那瓦片给修补了一通……
  只是几分钟而已,这屋顶就完全恢复了原来李浩没有上来之前的模样,完全看不出刚刚在这里死了两个人。
  那些清理屋顶之人,却是没有任何一个发现在不远处屋顶上凝炼月煞的李浩。
  李浩对于他们的议论,虽心生感慨,却没有多花精力去管。只是一心按照那一道凝炼月煞的法诀运转体内真气,不断的将那隐藏在月华当中的丝丝煞气缓缓抽取出来,按照法诀所述之法,在自己的丹田之中凝成一团。
  这一道得自路至尚的法诀颇为精妙,在这法诀之下,这些煞气凝炼于丹田之中却并不与真气干涉,彼此自行其是,免除了月煞对真气的侵染,保证了真气的纯正与精炼。
  这样用功了一夜。
  等到天色大亮,月亮西沉隐没之时,李浩已经是在丹田当中凝练出了鸽蛋大小的一团银色月煞。
  这一团月煞冰冰凉凉的,隐隐间有着某种幻变之意,将之置于丹田,就好像腹中怀着一团寒冰一般,感觉虽说并不难受,但也绝对称不上舒服。
  “这一团煞气,似乎足够施展两次驭兽术改造马匹了……”
  李浩一边衡量着这一团煞气,一边跳下屋顶。
  他修行的武道元神之法在武学上来说,几乎是世间最为精妙的武学,操纵真气,掌控**,尽皆强至超乎想象的境地。轻飘飘落地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动静。那早晨起来忙碌的客栈伙计,甚至都不知道他就在其身后数尺之外从天而降。
  等到李浩穿过他向着马棚走去之时,其方才吃了一惊,暗自惊讶李浩起得这样早。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jindanjiupin/1387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