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金丹九品 > 第十二章 同修

第十二章 同修

这武道元神之法别出机杼,虽是出于《大坤武经》,许多要点关键都能够在那其中找到,但却另成一体,通过种种莫名的组合,突破了一般武学功法的桎梏,构筑出了一种超越先天之境的武学元神,使得修炼者能够凭借武学之道与修道相斗而不落下风。  这种天才的构思,对于一直认为武学只是小道的李浩来说,震撼之大,可想而知。
  但让李浩所遗憾的却是,这构思虽然天才、精妙,但可惜的是,它只是具体讲了该怎么构筑武道元神而已,至于武道元神之后到底该怎么修炼,却只是讲了个大概,武道元神之上还能够有什么境界,这些却是一点没讲,这让他怎能不遗憾?
  虽然有些遗憾,但李浩心里却瞬间决定,自己要修行这一部武道元神之法!
  不是他被这一本读书笔记讲的内容给洗了脑,要放弃修道,改修武学。而是因为,他发现,这武道元神之法,和道门修炼之法根本没有什么冲突。相反,按照他的见识来看,反而是有着相互促进的作用!甚至,那修出来的武道元神,也和《无上炼气决》在练气第四层的时候所修成的某种成果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他现在只是练气第一层小周天境界而已,在修道之路上只是刚刚起步,就算能够修炼什么法术,那威力能有多少也很值得怀疑。相比之下,以他使用《无上炼气决》修炼出来的真气修炼武道元神之法,很快的,他就能够发挥出极为强大的力量,战斗能力将在极短的时间内提升十倍甚至数十倍!如此一来,在修炼武道元神不会有什么弊端之下,选择哪种来修炼,这当真是再明显不过了。
  想定之后,李浩开始默记这一本读书笔记里面的每一个文字。
  现在的李浩只是十岁而已,记忆力比起成年人好了许多,虽然不能做到过目不忘,但看上两三遍之后,将一本几十页的读书笔记完全记住,那却是一点压力都没有的。
  这样翻看了大半个时辰之后,李浩合上笔记本,闭目细致回想一番,发现那整本读书笔记的内容已经巨细无遗的呈现在他的脑海中,终于长呼出一口气。
  “现在我真气不足,激发不了双眼异能,在藏书阁里面寻找功法根本是事倍功半,不如先行回去,日后再说。”这样想着,他将读书笔记放回原位,自己转身就走。
  他进入这藏书阁里面穿过几十个架子才到这里,但回去的时候,却发现出口居然就在这架子的附近不远处。
  对于这样的变化,以前他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但现在的李浩却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这藏书阁当中,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值得惊讶的……
  因此,他只是看了一眼,暗自赞叹了一声,就跨出了这大门。
  在跨出去的瞬间,他好似感到有着某种奇怪的波动扫过他的身躯一样,不过这波动太过隐晦,速度又是太快,他隐隐感觉之后,就已经消失,让他根本无法确定那到底是真的还是错觉。
  藏书阁中不知日月,出来之后,李浩才发现,现在居然已经是半夜。
  而这藏书阁之外,相比于他进来时的清晨时分虽然冷清了一些,但依然有着不少人在这外面停留。甚至在李浩站在这门口的时候,就有两三个男女穿过他进入藏书阁里面。
  “这位兄弟,你是第一次到藏书阁吧,以前都没有见过你。我叫璋锁,这藏书阁可不简单,里面的典籍汗牛充栋,要从中选出自己所需要的功法典籍,那可不是简单的事情。要是自己一一去选,可就浪费老多时间了。如果兄弟有兴趣的话,我这里有藏书阁功法典籍的分布目录,只需要一百两银子就可以了,怎么样?”忽然,一把李浩怎么听怎么熟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他转头一看,只见不远处一个看起来三十来岁的璋锁正拉着一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小孩说着话,他刚刚听到的那些和他上次所听到的一字不差的话语,就是从璋锁嘴里吐出来的。
  看到这个,他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他之前没有得到齐雨兰指点之前心中还有些后悔之前没有买下璋锁卖的目录而有些后悔,但现在,却只是庆幸。
  这璋锁虽然不能说是行骗,那目录可能真的就是那藏书阁里面的诸多典籍的分布情况。但,对于修道者来说,特别是有着资格进入藏书阁里面的修道者来说,那却绝对是鸡肋,只要他们知道在藏书阁里面寻找典籍的关键所在,这目录便屁用没有了。
  心中忽然起了好奇,李浩就站在一旁打算看看事情的发展。
  那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显然颇为天真,被璋锁吹得满面期待,居然迷迷糊糊的就掏出一百两银子交给璋锁,换来一本二十来页的笔记。
  璋锁一脸正气的将那小孩送入藏书阁里面,那样子,简直就是在说“你占了老大的便宜了,我吃了老大的亏了”。
  璋锁回过头来,看到在一旁鄙视着他的李浩,知道自己的骗局已经被看透,讪讪一笑,道:“见笑了,见笑了……”
  “我就是有些好奇,璋老板要那么多银子做什么?修道中人,银钱这等俗物难道还能加快修行速度不成?”李浩只是好奇的道。
  璋锁一听,面皮一抽。
  眼中忽然透出一种莫名的沧桑,不过很快的就被掩饰了过去,他笑道:“小兄弟说笑了,这只是我的一点爱好而已,就像其他人喜欢琴棋书画一样,只不过是他们喜欢的比较高雅,而我喜欢的却在一般人眼中是比较俗气的而已。”
  李浩不是普通的十岁小孩,自然看出璋锁言不由衷。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们的交情并没有到那份上。
  他只是随意的笑了笑,就和这璋锁告辞离开了。
  在李浩背后,璋锁看着李浩的背影,用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叹息一声:“修道哪里是这么简单?我八岁上山,到现在修行了二十几年时间都还卡在小周天境界,突破之路更是遥遥无期,这样下去,被赶下山几乎是一定的。现在不多积累一些银钱,日后难道去给人当护院不成?”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jindanjiupin/1387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