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剑飞仙 > 六十五、比武

六十五、比武

  ps:第一次知道还有三江票这个东西,每天去领一次,只能投一票,大家帮《一剑飞仙》投起来呗。  洛阳街虽然有很多现代化的建筑,但也有很多古老风格的建筑,昆仑仙馆就是一座几乎可以媲美故宫的宏大建筑,带有浓烈的道家风格,每一座建筑都比普通的道家观舍殿堂高大十倍,人走进去就会感觉到自身渺小,天地博大,自然而然生出肃穆的心境。  许了跟赵燕琴在昆仑仙馆的大门处,预定了一座练武馆,昆仑仙馆的练武馆租借价格倒是颇合理,一个小时十枚时币,折合一两千块人民币,这个价格在北都市的市中心,租借一套办公别墅都搞不定。  尤其是当许了和赵燕琴在武馆的一名年轻弟子引领下,到了租借的练武馆时,物超所值的感觉顿时满满。  这座练武馆并不算大,但也有八百个平方,高有七米以上,就算跳跃翻滚,也不会有太多影响,地面铺了类似于榻榻米的草席,踏上去既坚固,又富有弹性,甚至许了用力一踏,踏碎了一块草席,草席上的软草立刻就重新生长编织,几秒钟就恢复了原状。  赵燕琴把许了扔下,一个人去了练武馆右侧的更衣室,几分钟之后,就换了一套软甲出来,赵燕琴性子活泼,平时打扮也偏淡雅,但这套软甲上身,顿时有花木兰在世,穆桂英重生之意,飒爽英姿,不让须眉。  赵燕琴摆开了一个架势,许了也试探性的拉开了七星螳螂拳的架子,但在下一瞬间,赵燕琴就微微一笑,十指轻扣,弹出了无数五色花瓣,练武场上落英缤纷,倒也煞是好看。  许了也算是屡经大敌,顿时觉出不妙,立刻放弃了七星螳螂拳,催动了合金不坏体。  自从他同化了碧玉七星螳螂妖之后,很快就把七星螳螂拳突破至了第四层巅峰,但这套拳法的确是太过入门级,威力远比无影鞭术,合金不坏体差劲很多,应付不来这种场面。  赵燕琴弹出了五色花瓣,风锐如刀剑,许了如果继续催动七星螳螂拳,必然数招内就会被切割的全身是伤。许了也没敢用无影鞭术,无影鞭术的化蚀变化实在太多阴损歹毒,他自己不想受伤,可也不想伤到赵燕琴。只有合金不坏体,攻防一体,容易掌控,既不容易被赵燕琴伤到,也不会轻易就伤到妖怪少女,最合适这种场面。  许了催动合金不坏体,肌肤隐隐有一层玄金光泽,五色花瓣稍稍碰触就被崩飞了开来。  赵燕琴微微惊讶,她是亲眼看着许了吞噬帝流浆,觉醒了血脉,也是她亲自带着许了去京都妖怪事务院检验血脉,作为许了的引路人,她自认为对这个少年了如指掌,但现在却有些看不懂了。  赵燕琴的这一手法术,一半是天赋传承,一半是融合了另外一门法术,苦苦修炼而成。平日对敌,漫天缤纷落英,藏锋锐于花瓣,攻防一体,就算比她实力更强的敌人,也很难破去这套落英神剑阵!  这套法术也不是没有弱点,它过于花巧,变化也太多,若是敌人的防御力不强,面对四面八方飘飞来的五色花瓣,只能疲于应付,像许了这样,合金不坏体催运起来,根本不惧五色花瓣的锋锐,这套落英神剑阵就完全没了用处。  赵燕琴虽然自忖,若是她用处当日击败李志超的那一招压箱底的功夫,也未尝不能破去许了的合金不坏体,但两人毕竟是切磋,不是战斗,这一招使出来,双方都没有转圜余地,必然会有人受伤。  许了不想伤她,赵燕琴自然也不想伤了许了,妖怪少女微微浅笑,就双手轻轻一扯,五色花瓣汇聚掌中,化为了一口精光四射的长剑。  许了除了七星螳螂拳,并不谙熟拳法,也只能挥拳应敌。  两人顷刻间,就恶斗了四五十招。  赵燕琴步法轻盈,身法变化多姿,手中五色长剑也变化精妙,许了根本就琢磨不着她的影子,虽然那合金不坏体坚硬无双,就算中了一剑,也只做不知,但却全然落在了下风,这四五十招里,也不知给斩中了多少剑。  许了击杀孙伯芳,靠的是醉仙液和崩龙仙劲,跟李志超恶斗也是靠的反应迅速,合金不坏体强横,两场战斗都算是特殊情况,也几乎不需要招数发挥,少年也一直都没觉得自己在招数上有什么缺陷。跟赵燕琴这一场比武,却让许了发现了自己最大的弱点,他唯一精通的七星螳螂拳威力实在太差,招数也太过普通,根本就没有办法跟他的武功配合起来。  许了几次三番想要找赵燕琴硬拼,但他就连妖怪少女的影子都捕捉不着。  赵燕琴翩跹来去,把许了杀的狼狈不堪,妖怪少女忽然收了长剑,退后了十几步,笑吟吟的看着许了。许了心头颇沮丧,忍不住说道:“赵燕琴你好厉害,我打不过你。”  赵燕琴摇了摇头,明眸微含喜意,说道:“我打不过你才是真的。我才不过是五级妖士,妖力值还未破千,你是八级妖士,妖力值已经突破八千,论真正的实力,你远远超过我。刚才之所以你看起来很狼狈,是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缘故,只要你能发挥出来自己的三成实力,我就只有被打趴下的份了。”  许了也知道自家的弱点,苦恼的说道:“我哪里有机会去学仙道武学啊?”  赵燕琴噗嗤一笑,扯了扯许了的衣服说:“我本来以为你也是遇上了只有一成实力的李志超,但现在看来那次你是凭真本事打赢,京都妖怪事务院的评测仪器并没有坏,你的确就是八级妖士。你有这么雄厚的妖力,想要去学什么仙道武学,或者妖族武学都轻而易举,只要报一个培训班就可以。”  许了这才恍然,赵燕琴非要跟他比武,是检验他的实力,他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喃喃自语道:“难道我实际上很厉害?”  许了虽然杀了孙伯芳,也击败了李志超,但一直都没有觉得自己很强,毕竟两场战斗都有各种原因,不是公平交手,但这一刻,少年忽然发现自己其实很强,很强,很强……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jianfeixian/1412687.html